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杂志 > 详情

“假将军”招标“国防工程”

时间:2018-09-21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    责任编辑:沈建华

孙四海的哥哥是个行走商海江湖多年的商人,以他多年的商业经验和丰富的社会阅历,他觉得自己的弟弟根本没有承包如此大的工程的实力和资格,建设国防工程是事关国家安全的大事,怎么能靠给点好处费就能承包下来,这其中肯定有问题

文|常洪波 孙莉 徐忠

山东省蓬莱市(隶属于烟台市)濒临黄、渤海,被誉为京津门户、海上要塞,历史上属于兵家必争之地。令人没想到的是,近来,有一伙骗子居然也看上了这个重要城市,以虚构的“国防部战略战备基金会”的名义,在素有“仙境”之称的蓬莱,租房假扮军事禁区,虚构国防工程项目,进行疯狂诈骗。但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无论骗子的手段多么高明,最终都会受到法律的严惩。

从被骗到诈骗

这个惊天迷局的策划者是一个被这个犯罪团伙成员称为“巴特尔将军”的人。此人真名叫张晓全,蒙古族人,别名巴特尔,陕西省渭南市人,50多岁。他不仅不是将军,连正常的工作都没有,还被公安机关拘留过。据办案人员透露,1998年他曾因冒充军人诈骗被警方治安拘留。北京是张晓全的伤心之地,他曾经在这里被人骗过,但他还是选在这里“发展诈骗事业”,虚构高官的身份,以帮助转业干部安排工作为名诈骗。

张杰,今年56岁,江苏省睢宁县人,常年住在北京,没有正当职业,他是张晓全的朋友。2012年,烟台某国防港口建设工程招标的消息引起了张晓全的注意,为了赚钱,张晓全安排张杰到当地进行投标。张杰与招标组织者高天生签订了工程合同,并交了400万元的保证金。不料,高天生的公司是个骗子公司,张杰不仅没有拿到国防工程,还损失惨重。随着高天生犯罪团伙的落网,张晓全也萌生了诈骗的罪恶念头,他认为这种骗局是个来钱快的好途径。

从被骗到行骗,张晓全和张杰有过“深刻的反思”,他们反复琢磨被高天生虚构港口项目诈骗的经历,并重新设计诈骗项目。搞个什么样的项目合适呢?经过反复思考,“经验丰富”的张晓全认为,还是要从假的军事项目下手,可以搞国防海防建设。他认为,现在的青少年缺少国防教育,国家的国防体系在民兵预备役方面是一个弱项。他就凭空捏造了一个北至辽宁营口,南至广西北海,遍布海岸线的国防教育基地工程,包括博物馆、医院、靶场、培训中心等。很快,两人达成了行骗共识:以一个名叫中百利呈的公司为平台,设立“国防部战略战备基金会”,在蓬莱成立“国防指挥部”,对外发包“国防工程”,搞“海防建设”诈骗。

旅馆里谋划出惊天骗局

为了将这场惊天骗局演绎得真实可靠、精彩纷呈,在张杰租住的旅馆里,张晓全和张杰进行了反复商量。

他们计划指挥部建成后,张晓全任上家,以“巴特尔将军”的名义,冒充在北京的军队领导,在北京遥控指挥。张杰到指挥部具体执行,按照北京下达的文件进行操控,这样给人一种真实存在的感觉。他们给蓬莱下发的第一个文件就是“国防部相关部门”决定在烟台地区筹建一个“国防教育基地指挥部”;第二个文件就是任命,该文件任命张杰为烟台地区前线指挥长,具体负责指挥部。指挥部还设立副指挥长,他们计划选定中百利呈公司的代表陈晓光任常务副指挥长,共同演出这场大戏。同样是高天生诈骗项目受害人之一的陈晓光也当过兵,他对部队环境和国防知识有一定的了解,这也为他们实施国防工程诈骗提供了有利条件。

为了让这场行骗大戏演得逼真,张晓全又继续寻找上家。很快,行骗高手邵华池纳入张晓全的视线。邵华池真名叫邵存礼,是山东兖州人,常年在北京行骗,曾因招摇撞骗被判处5年有期徒刑。邵华池在北京搞了一个“中国国防战略战备基金会”的名头,准备往民政部报。虽然这个基金会肯定是批不下来的,但他长期就以这个为噱头对外宣传自己,还在社会上公开宣称他是国防部的副部长。

攀上邵华池后,张晓全把他奉若上宾。邵华池也不负其所望,他很快找人制造了几份假的中国战略战备基金会命令,以红头文件的形式发给了张晓全的指挥部,之后就对外宣称这个国防工程是国防部负责的。

为了避免地方公安机关的打击,他们决定只选择在烟台地区以外的地方发布招商信息,联系施工单位到山东蓬莱签合同,因外地的施工单位对当地的情况不了解,很难发现这里面存在问题。

一切准备就绪后,他们就以假的工程项目的名义,向全国各地的施工单位发招投标通知,具体实施诈骗了。

惊现“神秘指挥部”

按照计划,张杰很快来到蓬莱,具体建设“指挥部”。临行前,张晓全花3000多元给张杰买了一套大校军服,为他在蓬莱开展“工作”提供方便。为什么选择蓬莱,也许是骗子们想到,蓬莱市是海防前哨,驻军多,到处是军营、军车、军人,他们把指挥部设在这里,容易以假乱真。

张杰到达蓬莱后,将办公地点选在了位于蓬莱市长江路5号的南王街道办事处一个酒厂里,这里交通便利,又相对隐蔽。为建这个“海防工程指挥部”,光是租金就花了上百万元。据酒厂的人说,进出指挥部的人都穿着军装,神神秘秘的,不知道他们在忙些什么。

一段时间之后,开始有各种各样的高档车辆进出这个指挥部,而且以外地牌照居多。当地民警按照正常程序也来走访过,每次都是张杰亲自接待。张杰告诉民警,他是大校军官,职务是总指挥长,对指挥部负责,指挥部涉及国防工程,属于国家机密,拒绝透露具体内容。

警方敏感地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暗藏什么玄机。此前,在烟台市开发区曾发生过一起巨额合同诈骗案件。当时,一个名叫高天生的男子注册了一家公司,对外宣称自己承包了烟台市西港区海港工程的土石方工程,然后对外转包,收取巨额保证金。那么这个空降的“国防工程”,会不会也是如出一辙的骗局呢?警方为此进行了进一步调查,他们先后到当地的武装部门和地方政府的发改局进行调查。武装部说没有这批部队人员进驻的有关文件的备案,发改局也说没有在蓬莱周边地区进行海防建设工程的备案。一时间,蓬莱市警方虽然查不出这个机构有什么问题,但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和职业敏感,他们意识到这里面疑点很大。为了稳妥,民警没有马上打草惊蛇,一直暗中关注着这个指挥部的动向。

做足了“军事包装”功夫

为了使这个假冒的国防工程看起来就像真实的一样,张晓全和他的同伙们在外观上做足了“文章”。

首先是文件通知。张晓全每次下发文件,都花费了一番功夫,联系专业造假人员反复推敲、精心造假,从不轻易、马虎地下发。指挥部收到的每个文件,都有着鲜红的公章印记,行文、排版都很规范。

其次是办公地点的装修。为了将这个指挥部建得和真正的部队很像,张杰曾派了两名员工到当地部队驻地的附近远距离观察各部队的建筑风格,然后将部队的风格汇总,挑选合适的风格,要求装修公司按照选定的风格装修指挥部。不仅指挥部装修得像军营,他们还在办公楼顶上竖起了“建设海疆,听党指挥”八个鎏金大字,办公楼内有党旗、国旗和国家领导人的照片,楼门口的牌子上写着“中国国防战略战备华东国防海防教育基地建设指挥部”,警示牌、墙壁上随处可见“听党指挥保卫海疆”“军事要地闲人免进”等标语。大门口总是有穿迷彩服的士兵站岗巡逻,设有警戒线,不让陌生人靠近。

最后是工作人员的选择。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必须是退伍兵。他们让招聘来的退伍兵统一着迷彩服,在指挥部办公。虽然没有配军衔,但看起来跟真军人没有太大的区别。

正规的部队生活。平时,指挥部对相关工作人员也进行军事化的培训,实行军事化管理,车辆停放、各种制度都很健全。党的群众路线活动部署后,这个指挥部为了掩人耳目,每个礼拜也组织员工开展群众路线教育,外观看起来与正规部队没有一点区别。

严格的保密制度。为了掩人耳目,指挥部下设基建科、生产科、办公室等机构部门,所有工作人员均要接受严格的保密教育,不仅对海防工程不能进行打听,而且互相之间也不能随便交流,只能依靠个人的人脉关系拉拢客户。

为使工作人员相信是部队工程,指挥部的“指挥长”张杰经常身着大校军衔给大家上教育课,给大家洗脑,他告诉大家,目前指挥部从事的是隶属于中央军委的秘密项目,但等到项目正式开启后,会为每个人转入军籍。

有了部队的风格,有了整齐划一的员工,有了鲜红的大印,有了相关批文和手续,有了亲眼所见的施工现场……这些与真正部队非常相似的符号让受害者对这个“神秘的指挥部”深信不疑。

很快,附近的老百姓都知道了有一帮部队的人进驻在酒厂里面,在搞规模宏大的国防海防建设。

掘金者接连“中枪”

2014年4月,陆续有群众反映说,有不少的施工队过来跟“神秘的指挥部”签工程合同。而且也有人过来报案说,这帮人可能是存在诈骗的。

据蓬莱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透露,引起他们进一步关注这个指挥部的是一个孙姓男子的报案。孙四海是山东省临沂市人,有一个规模不大的施工队,平时做绿化工程。2014年也是通过朋友介绍,到那个神秘的指挥部承包工程。为了能接触到指挥长张杰,以便从浩大的军方工程中分到一杯羹,过于相信潜规则的孙四海在给了中间人10万元好处费后,如愿来到了所谓的“中国国防战略战备华东国防海防教育基地建设指挥部”。

军队机构的牌子、军营般的警卫、军事化的着装、高大上的办公配件以及张杰说话办事的派头和若即若离的态度让经商多年的孙四海相信这是一个真实的军事机构。在虚幻的巨大利益诱惑下,孙四海使出浑身解数与张杰拉关系套近乎,最终张杰同意给他1亿土石方的工程,但必须给张杰20万元好处费,再交200万元保证金。孙四海在激动之余却拿不出这笔钱,心急之下他找来了在临沂做大工程的哥哥。孙四海的哥哥是个行走商海多年的商人,以他多年的商业经验和丰富的社会阅历,他觉得自己的弟弟根本没有承包如此大的工程的实力和资格,国防工程是事关国家安全的大事,怎么能靠给点好处费就能承包下来,这其中肯定有问题。警惕的他不仅没有投钱,还亲自陪同孙四海到蓬莱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报了警。

后来,济南的一名承包商史某来到蓬莱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反映了一个情况。史某向警方做了详细描述:“我的一位朋友跟我说的,给你介绍一个国防工程,工程的副指挥长是陈晓光。陈晓光告诉他,有个填海国防工程可以去做,这个工程一启动大概就是十亿方吧,我签的是一亿方。他让我交1500万元,但开始要先交200万元。我交了200万元后,就等他下了开工通知,然后再交齐预付款,但是他们却一直这样拖啊拖,一直没有通知,没有下文。”

被骗金额最多的受骗单位,是一家名叫海南中水路桥的公司。该公司派人对张杰的指挥部观察了半年多的时间,就感觉这个工程应该是真的。因为指挥部的人带他们到烟台市开发区八角办事处看了不少地方,说某山要填到海里面去,在烟台港这边要建一个航空母舰的基地。建基地就会有大量的土石方工程,而且施工现场都去认真查看了。实际上,他们去看的地方都是张杰虚构的设计说辞。

有上级部门的相关批文和手续,有实实在在的“国防教育基地”,有亲眼所见的施工现场,这些“套路”让受害者们对这个指挥部的“工程”深信不疑。很快,骗子们和施工单位签订完合同,并陆陆续续收到全国各地汇过来的款项。合同签订以后,张杰也给这些施工单位陆续发了进场通知书等相关的手续。这些受骗单位多是从事路桥建设、园林绿化等建筑业务的公司,且均为外地企业,分别来自于江苏、天津、陕西、福建、湖南等地。

警方雷霆出击

但骗局再高明,还是会有漏洞,更会有演砸了的时候。很快,这个虚构的“国防工程”便漏洞百出,惹得民怨四起,随着两名报案人的出现,蓬莱警方更加坚定了他们之前的判断:这个地方有问题。

2014年5月19日,蓬莱市公安局经侦大队40多名参战民警雷霆出击,将这个标有“中国国防战略战备华东国防海防教育基地建设指挥部”的大楼包围、查封,并且将楼内的14名身着迷彩服、头戴迷彩帽的工作人员全部带走。但是,张杰以及另两名主要负责人却因外出漏网。

警方介绍,他们到指挥部查封的时候,楼内的工作人员正在办公室里坐着,看见民警进来,工作人员一开始很惊讶。但是,他们还是很嚣张,说自己是国防单位,不让民警进来。随后,民警亮出了身份,并把有人报案的情况跟工作人员讲了,他们才慢慢接受。工作人员告诉民警,指挥部高层经常不在指挥部。

警方调查证实,这帮人是以张晓全、张杰为首,雇用了多名社会工作人员,设立所谓的“国防部战略战备基金会”,在蓬莱虚构“国防海防建设”,四处行骗。警方从现场查获的各种证据确认,这个假冒的“中国国防战略战备华东国防海防教育基地建设指挥部”,伪造大量加盖公章的文件,其工作人员所穿的军装、佩戴的军衔,都是从网上买的假货。

他们诈骗的对象主要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工程建筑公司。到目前为止,警方查实,约有19家工程公司上当受骗,诈骗金额目前高达3400多万元。这些钱除了一部分被张杰等主要头目瓜分之外,大部分汇给了被称为“巴特尔将军”的张晓全,张晓全再将钱分给“国防部副部长”邵华池。

经过审讯,警方发现,指挥部的这些工作人员也一直被蒙在鼓里,被警方抓获时,不少人还依然坚信会有中央军委的同志来“搭救”自己。在他们眼里,“巴特尔”就是北京的中央军委大领导,中将军衔。这个国防工程,就是“巴特尔”主导的。直到指挥部被取缔后,工作人员才得知受骗的真相。

得知“指挥部”被取缔的消息后,张晓全、张杰等几个所谓的高层领导人就迅速逃跑了。经过网上追逃,2017年7月底,警方分别在北京等地将犯罪嫌疑人抓获。

是否真的存在所谓的军方领导呢?经过警方排查,他们关于领导的那套说法也都是编造的。

办案人员提醒公众,根据我国的相关规定,军人是不准经商的,军队招标更是有着严格的规定,广大民众不要被利益蒙蔽双眼,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实际上,在平时工作生活当中,只要稍微留心,就能做到防患于未然的效果。正规的国防工程的启动,必定是要经过严格的招标程序的,相关的官方文件也都是非常严谨、正规、齐全的。另外,公民完全可以到政府部门、建设部门等部门了解地方到底有没有这个所谓的“国防工程”。只要当地真的是在建设这些工程,包括部队的工程,地方发改局都会有备案,政府也都会有正规批文。

在此案中邵华池冒充国防部副部长纯属无稽之谈,目前,我国国防部是没有任命国防部副部长的,这类信息在政府公开官方网站都能查询到,稍加细心,多加查询,就可以识破其中的明显漏洞。

经过审理,烟台市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张杰、张晓全、陈晓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充军队和国防单位的领导身份,以虚构的国防单位和虚假的国防工程对外签订施工合同,骗取他人的工程履约保证金,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合同诈骗罪。

法院判决,张杰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张晓全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陈晓光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其他涉案人员另案处理)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