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杂志 > 详情

一波三折的梅内德斯兄弟案

时间:2018-06-14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    责任编辑:沈建华

自始至终,哥俩没有表示过他们恨父母,相反他们经常说自己爱父母。如果仅仅是谋财,完全没有理由对着父母打上15颗子弹

文|俞飞

年4月,美国南加州监狱发言人对外宣布:枪杀亲生父母的梅内德斯兄弟首次在狱中重聚,22年未见面的二人抱头痛哭。

这起发生在贝弗利山庄的富家子弑亲案,真相扑朔迷离,审判一波三折,震惊全美。多年以来,该案衍生多部电视剧、电影、纪录片,争议不断。儿子弑亲,天地不容,为何竟有不少美国民众坚称:他们无罪!

惊天杀人案

镜头拉到1989年8月20日周日夜,加州豪华住宅区贝弗利山庄静谧无声。10点钟一阵异响划破夜空。邻居回忆:“这里没有坏人,当时还以为是顽童在放鞭炮,压根没想到治安一向良好的贝弗利会出现杀人案!”

当晚11点47分,梅内德斯兄弟看完电影,回到家中,21岁的哥哥莱尔忙拨打911,哭喊道:“有人杀了我父母!”女警询问:“谁杀的?凶手还在那里吗?”他泣不成声:“我没看到杀人过程,我不知道。”

人命关天,警察第一时间赶到。案发现场惨不忍睹,45岁的好莱坞高管何塞被人用枪射击5次,倒在血泊中;妻子玛丽身中10枪毙命。警察发现:作案工具是散弹枪,所有的弹壳都已被凶手捡走,这在杀人案中倒是少见。洛杉矶警察局长马文·伊诺内告诉美联社记者:“干了33年的警察,我很少看到这样野蛮的杀人案。”

哥俩被请到警局,接受调查。“我们刚在影院看完《蝙蝠侠》,又去市民中心参加酒会。本来我打算去见朋友,没想到爸妈就……”哥哥痛哭流涕。

“爸妈今晚待在家里看电视,我们本不应该去出门看电影的。老天!我看到到处都是烟和血。爸爸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的?”18岁的弟弟埃里克说。

警察问道:“莱尔,你有什么能帮助破案的线索吗?”哥哥提及:“我爸开了家电影公司,他解雇了一大批人,他抱怨那群人真是混蛋!对了,老妈很暴躁,有自杀倾向。”

这起枪杀案是父亲的仇人下手,还是母亲的抑郁症所致,有没有可能是黑手党作案?警察放松警惕,没有及时对二人进行枪击残留物测试。此外,证据不足也阻止了警方更深入地调查。

父母死于非命,儿子接下来的做法惹人生疑。周一从警局回家,二人振振有词地去拿网球装备,警探难以置信:“你们想去打网球吗?”“是的,弟弟今天还要练习。”“我不能让你们进去,那里是案发现场,万一被破坏就糟了。”

此外,二人大肆挥霍,买下金表、纯金钱夹,去阿玛尼买衣服,而这就发生在父母死后第四天。“我们一定要在追悼会上穿得出众一点,到时我们是要上台致辞的。我代表的是父亲的形象。”莱尔对弟弟说。葬礼上,西装笔挺的弟弟动情表示:“父亲告诉我们,永远永远不要放弃!”

感情脆弱的弟弟,很快向心理医生坦白了哥俩杀害父母的秘密。心理医生一再承诺,自己严格遵守医患保密协定,病人说的话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警察。

天有不测风云,半路杀出来了一位医生的情妇。不满医生冷落自己,她一气之下向警方举报他为杀人犯隐瞒案情,有录音带作证。警方也从同学处得知,两年前哥哥曾写过剧本——儿子杀死父亲,继承数百万美元的故事。案发半年后,哥俩落入法网,罪名是两项一级谋杀罪。

一时间,贝弗利山庄富家子弑亲案,登上全美各大报纸头条,舆论一边倒谴责,可谓国人皆欲杀。

“美好家庭”的阴暗面

美国媒体强调:这是一个住在超级富人区的完美家庭。身为古巴移民之子,父亲一路打拼,积累惊人财富,实现了世人艳羡的“美国梦”。

但是警方查明:美好家庭其实早已千疮百孔。莱尔遭普林斯顿大学要求退学。父亲对儿子的不争气极为失望,曾威胁将哥俩从总额1600万美元的遗嘱中除名。心怀不满的儿子杀死父母后百般挥霍,半年时间花了一百万美元,兄弟俩杀人动机就是谋财。

很快有人提出质疑,二人从小衣食无忧,甚至认为钱是树上结来的,根本没有金钱概念,这样的人不会一夜之间成为超级杀人狂。谋财害命一说,难以完全解释凶手动机。

看到媒体大幅报道,女律师莱斯利对代理本案产生兴趣。早前电视直播葬礼,经验丰富的她一眼就猜到兄弟俩就是凶手,但她坚信谋财不足以让儿子残忍杀死双亲。“用枪开了15枪,直指面部和后脑勺,那是大写的愤怒。只有一样东西,能产生那种级别的愤怒——家庭。”

恰好在刚刚结束的另一起儿子杀父案中,她成功地为当事人争取到自由。直面陪审团的她炮火全开:“控方想让你们把这个小伙子送进毒气室,因为他杀了常年虐待他的父亲。请扪心自问,究竟谁更值得同情?这个受尽虐待的孩子,还是死者?我的当事人不想死,他杀了父亲,长年累月的恐惧瞬间爆发,他害怕父亲会杀了自己,如果你们判他一级谋杀罪成立,那将是他父亲最后一出恐怖行为!而你们就是他父亲的同伙。”

虽千万人吾往矣!女律师一意孤行,毅然担任哥俩的辩护律师。打开他们的心扉,是她要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交谈后,她发现哥哥多疑偏执、善于表达,但永远不会把真相告诉别人,和他在一起只会让人焦虑;弟弟十分脆弱,心理医生担心如果逼问太紧,他会直接崩溃。

“亲爱的,我知道你害怕。不管发生过什么,埃里克,我不会让他们随意欺负你。”她提醒,“除了律师,不要和任何人谈案子的事。”

她对记者侃侃而谈:“贝弗利警方和地区检察官违反宪法第六修正案,放弃一切合法的伪装,侵犯了个人与医生间的隐私,扣押了心理医生的记录。根据这份非法获得的传闻证据,兄弟俩锒铛入狱。这样一来,我们任何人看医生,咨询律师,向神父忏悔都将惴惴不安。地区检察官想借本案政治上位,必须有人阻止他,我们就要阻止他。”

亲戚向律师表示,梅内德斯家的晚餐就像美国电视智力竞赛节目《危险边缘》,父亲总在吃饭时提问孩子,回答不上来就会怒叱:“继续,基佬,吃完你的食物。”

弟弟每次向心理医生坦白自己的噩梦时,讲到关键时刻就开始闭嘴念经。很明显他有所隐瞒,想把秘密带进坟墓。最终哥哥交代了惊人秘密:从6岁开始自己被父亲用牙刷和生殖器性侵,12岁后父亲又转向弟弟。这以后,母亲居然让大儿子上自己的床。

发现父亲性侵弟弟,哥哥哀求他收手,但父亲没有就此停止,反而变本加厉。弟弟从小就被父亲警告,如果胆敢反抗或者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就会杀了他。

哥俩多次向母亲哭诉,想让父亲罢手。但母亲回答:“父亲就应该这样惩罚你们。你以为是怎样的,我一直都知道。”亲生父母接连性侵虐待儿子,这是一个多么可悲的“美好家庭”啊!

弟弟性格脆弱与从小受到父亲性虐待有着直接关联。貌似坚强的哥哥,其实常年戴着假发,心事重重。哥哥上大学后,父亲坚持让他每周有四晚回家住,不然就以不付学费来威胁,这四个晚上的痛苦难以为外人道。

案发前几天,哥哥发现父亲还在性侵弟弟,与其摊牌。结果是父亲扬言要杀死哥俩。感受到家中氛围异样,兄弟俩马上买了两支枪,悲剧随后上演。

自始至终,哥俩没有表示过他们恨父母,相反他们经常说自己爱父母。杀人是他们在长期陷于恐惧的不正常情况之下,因为错误判断做出的过激反应。如果仅仅是谋财,完全没有理由对着父母打上15颗子弹。

检方嗤之以鼻:“18岁的孩子完全有反抗的能力,他们之所以不反抗是因为贪图父亲的财富,不愿意自己独立生活。”律师则主张:对于从小就受到父母性虐待的孩子,心理阴影挥之不去,最应该保护他们的父母禽兽不如,乱伦环境下生长的孩子无法同正常孩子比较。

法庭上,莱斯利发言:“地区检察官莱纳想竞选检察长,一直向媒体泄露消息。他无权破坏陪审员选任制度。”法官指示检察官:“告诉你的上司莱纳停止泄密行径。”

庭外女律师呼吁:“不要让检察官将审判变成一出狗血真人秀!我知道媒体大部分看不惯富人。我的当事人不是被宠坏的富家子弟,他们唯一应得的就是一场公正的审判。我将竭尽全力,为此而战。谢谢。”

从流审到终身监禁

对于律师来说,这一场注定必输无疑、没有悬念的官司前前后后打了7年,简直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本案庭审中,“谁杀的人”根本没有悬念,“为何杀人”才是焦点。

控辩双方攻防激烈,检方主张兄弟两人是为了获得巨额遗产,童年性侵犯全是谎言;哥俩有一万种方法自救,偏偏以此为杀害父母这样的滔天大罪辩护,纯属血口喷人。辩方则强调兄弟二人错误地以为自己将被父母杀死,因自卫而杀人属于防卫过当。“两兄弟挥霍浪费施虐者的钱,来宣泄长期的压抑和宣告一种掌握人生的解脱。”

看看梅内德斯一家,本来是多么让人羡慕,贝弗利山庄是多少人羡慕不已的美国梦,这张合家欢照片难道不是众人仰望的对象,美国民意大多要将兄弟俩送到绞刑架上。

接受哥俩的说法,无异于接受好莱坞名流和他漂亮优雅的金发太太居然是威胁、控制、猥亵、强奸、性虐、殴打亲生儿子的罪犯,就等于承认亲戚、朋友、邻居、同事那些看起来完美的幸福家庭只是一个表象,就等于直面深不见底的人性之恶。

20世纪90年代的美国人不作如是想。“叛逆的儿子为了遗产残忍杀害父母”虽然恐怖,但这个世界的正常逻辑还在。“父母从小残忍性虐儿子,儿子长大杀掉父母”——这个世界怎么了?如果这是真的,美国人还能相信什么?

一位女陪审员感慨:“很多人不相信父母会性侵自己的孩子,原因是我们不敢承认我们其实对他们不够好,甚至会做出禽兽不如的事情。”

美国的法庭从来不是生活在真空当中。法官、检察官、警察、律师各有所求。

本案地方法官面临竞选连任的巨大压力,之前几个大案他的表现过于软弱,急于重判哥俩讨好民意,扭转颓势。检察官追求政坛步步高升,力求树立对待罪犯零容忍的铁面硬汉形象,操控舆论有何不可?万万不能接受儿子杀害父母的警官,用点手段,操纵证人易如反掌。女律师坚信任何人都有权获得最好的辩护,反对草菅人命,轻率定罪。

美国媒体追求收视率,疯狂报道本案。案件变成全民真人秀,无限发酵放大。心理医生的情妇为了出名,在电视节目的采访中大谈特谈。为了个人利益,朋友在媒体曝光对哥俩不利的信息,有人还出书炒作。

不少陪审团成员无法避免媒体的密集轰炸,大受影响。他们认为作为家里的顶梁柱,父亲辛辛苦苦工作养育子女,即便有过失也不应该被儿子杀死。

在听两兄弟陈述受害过程中,一审陪审员、记者都在流泪。经过半年庭审,陪审团商议了二十五天,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最后宣布流审。

再审换了全新的陪审团、法官撤掉所有摄像头、有律师临时辞职、检察官甚至想撤掉莱斯利。她无所畏惧,百分百努力为哥俩抗争。如母亲般耐心、温柔,她给他们带最爱吃的小吃、拍他们的肩膀胳膊,她认为每个人都需要母爱。

无巧不成书,关在埃里克旁边的辛普森,此时被陪审团宣布为无罪,加州地方法庭承受不起同一时期让两起杀人案的富人被判无罪的严重后果。新陪审团在不知晓兄弟长期受父母性虐的情况下,作出有罪判决。1996年7月法官宣布二人一级谋杀罪成立,终身监禁,不得假释。哥俩被关押在两个监狱,长期不准见面。

接受采访时,新陪审团成员表示:“如果我们当时知道兄弟俩被性侵的家族史,绝不会以一级谋杀案给他们定罪。”

判决令人唏嘘,但哥俩说:“这个判决能接受,至少我们知道今后的生活是什么,比在家里好多了。”

姑妈事后告诉莱斯利,父亲之所以会性侵孩子,是因为守寡多年的奶奶曾因寂寞而诱惑和猥亵儿子。所以,这是一场家族恶性循环。谁能想到,那个永远默默坐在法庭里备受折磨的老祖母,居然是这一切的源头。

多年后,年近半百的哥哥首度发声:“令人惊讶的是我的童年经历为混乱的监狱生活做好了准备。我是那个杀死父母的孩子,没有泪水和遗憾可以改变,你生命中的几分钟可以改变你的一生。”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