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杂志 > 详情

天堂小岛的灰色历史

时间:2018-05-31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    责任编辑:沈建华

有一名女孩提出新指控,自己11岁时被市长两个儿子强奸。警方去新西兰的奥克兰找一个年轻的皮特凯恩岛女子谈话,她是被害人的朋友,在警方准备离开时,她随口说自己也于10岁时被强奸,“反正在岛上没有女孩到了12岁还是处女的。”

一名去过皮特凯恩岛的警察描述:小岛与任何旅游小册子所讲的都完全不同,没有柔软的沙滩,也没有美丽的珊瑚礁。海浪劈头盖脸拍打着悬崖,令人胆战心惊。(图片来源:CFP)

文|俞飞

2004年,英属皮特凯恩岛上那场轰动一时的集体性侵案,案件惊世骇俗。调查多年,终以性侵者定罪服刑告终。

叛舰落脚荒岛

故事还要从头讲起。镜头拉回到1787年,皇家战舰“邦蒂号”从英国普利茅斯港扬帆远航,驶往南太平洋。

“大家打起精神!要是有个闪失,小心你的皮。”舰长威廉深知此行重任在肩,严令手下船员各司其职。原来英国政府在下一盘很大的棋,派遣军舰搜集塔希提岛特有的面包树树苗,再送到西印度群岛,好喂养那里的大批黑奴。帝国种植园的美梦指日可待,岂不美哉?

长达一年多的海上旅程艰险无比,舰长的凶残更是让人畏之如虎。好不容易到达塔希提岛,又碰上台风阻隔,舰长下令在此停留六个月。

“1789年4月4号,我带着1015株上好的面包树从塔希提启航。28号黎明前我正酣睡,克里斯廷领头带着同伙径直闯入,强行将我捉拿,威胁如果发声就立即处死我。”舰长醒来,发现一把剑正指着他的喉咙。

这就是著名的“邦蒂号”哗变事件,大副克里斯廷牵头,发动士兵哗变。最后威廉舰长与18名追随者被扔到大艇上,军舰调头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41天内威廉航行了3600英里,奇迹般安全返航。克里斯廷等人则回到塔希提岛,带走12名女人和6个土著男人。军法无情!哗变者回伦敦会被绞死,随后9个月内他们航行8000英里,寻找藏身处。

1790年1月,哗变者选中南太平洋深处的皮特凯恩岛。一上岸,他们就将军舰付之一炬,决定把此岛当成长期落脚的据点。

克里斯廷的手下容格在日记中写道:“我们不断地建房子、筑篱笆、开荒地、捕鸟兽,岛上的野猪已经多得成灾,对菜地里的蔬菜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我们就这样度过了在荒岛上的第一年。”

显然,皮特凯恩岛的自然环境并不好,为了争夺赖以生存的资源,岛上发生了混乱。

丛林法则在岛上发挥着威力,5名船员被土著男人谋杀,后者也因此送命;一名船员被处决,一名自然死亡,另外一名跳了崖。

到了1799年,男人只剩下约翰和杨,他们将《圣经》作为指导,不再残杀。1800年杨因为哮喘去世,剩下约翰一个成年男子。

1814年两艘英国船经过小岛,他们决定不再逮捕约翰,这样做“极不人道与残酷”。

“邦蒂号”传奇如同野火一般燃遍全世界,儒勒·凡尔纳和马克·吐温写过相关小说,好莱坞明星克拉克·盖博、马龙·白兰度和梅尔·吉布森先后扮演过克里斯廷,把他变成了一个乱世英雄。小岛的神秘传说如磁石一般,吸引着梦想家。

这里不是天堂

皮特凯恩岛是英国最小的一块殖民地,比纽约中央公园大不了多少。它遍布红色火山岩,偏僻、遥远、孤独,距离其他大陆超过3000英里。数千年来,海水不停地拍打着它,形成了500英尺高的悬崖。岛上菩提树、椰子、面包果树仅容一小群人生存。

1997年伦敦女作家伯凯特写了一本书《伊甸园的毒蛇》,讽刺:“岛上居民唯一关心的就是三个F:fishing(打鱼)、food(吃饭)和fucking(做爱)。”这本书大大激怒了岛民。

“电影结尾总是很浪漫,残阳如血,盖博或者白兰度搂着塔希提少女,站在悬崖上,望着熊熊燃烧的‘邦蒂号’和无边无际的太平洋,”60岁的岛民卡瑞女士抱怨:这里不是椰林树影的天堂。“那只是开始,而非结束。椰子不会从树上掉下来砸到你的膝盖上。”

外人很难理解岛民在物理、社会和心理上的隔绝。从未有飞机在岛上降落过,天气不好几个月给养船也不会来。130年中,它与外界的唯一联系就是当有船经过时,对它晃一晃马灯。1964年岛上最先进的交通系统是自制的独轮手推车。维多利亚女王曾送给岛上教堂一架管风琴,一直等了两年,才确认琴已送到。

岛民孤独地忍受着台风、干旱、疾病和死亡,直到一条爆炸性的性丑闻让它再次成为世人关注的中心。

1996年一名牧师向英国当局抱怨说,小岛市长斯蒂夫的儿子、20岁的肖恩强奸了他11岁的女儿。肯特郡警局派出两位警察前去调查。

“它与任何旅游小册子所讲的都完全不同,没有柔软的沙滩,也没有美丽的珊瑚礁。海浪劈头盖脸拍打着悬崖,令人胆战心惊。岛上的人看上去十分害怕,腰里别着刀,头发乱糟糟的,光着脚,顺着绳梯爬到船上,我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警察大吃一惊。

1996年前后,全岛居民维持在50人左右,属于四个大家庭,关系密切,生活方面互相依赖,由于缺乏私密空间,冲突和口角总是不可避免。“你从来没有机会单独待着,”澳大利亚记者哈维说,“那个地方荒凉偏僻,什么都没有,你会以为你最怕的是孤独,但事实上,你的问题是无法从别人的视线中走开,因为根本没有地方可去。”

两位警察的调查过程并不顺利,那些敢于向外界揭露这种状况的居民都已经被驱逐出皮特克恩岛。但调查人员还是取得了一些证据:克里斯廷的后代们的性行为已明显地触犯了法律,在发现的受害者中包括了10岁左右的幼女。

警察向上级汇报:岛上确实有强奸幼女的情况发生。另外,岛上居民喜欢喝酒,武器很多,当地司法体系极不健全,一旦发生重案恐怕无法应付。

其实,自从两个世纪前克里斯廷被土著男子干掉后,岛上就再没发生过枪杀案。枪在这里有着外人难以想象的用途:收获粮食。因为这里的面包果树高达60英尺,必须用枪打下来。

接到两位警察的调查报告,1997年英国外交部派船把56卷的哈兹利伯法律大全送来,岛民将其束之高阁。岛上自订的法令仅限于偷盗、财产争端,没有提及强奸,只是提议将那些与未成年人发生性关系的人关押100天,但在成年标准上从未取得统一,有人主张12岁,有人主张15岁。岛上唯一的警官华伦从未逮捕过任何人,唯一的法官杰伊也从未开过庭。

伦敦方面决定派女警官考克斯每隔一年到岛巡逻,先调查当地性风俗,对居民送法下乡。两年后她再次到访,两名15岁女孩投诉新西兰游客性骚扰。考克斯要求华伦协助调查,后者不以为然,“这事全怪两个女孩子主动挑逗男人。”

考克斯着手处理第二项指控,那次“强暴”发生在厕所——岛上受人欢迎的幽会之处。华伦直言,根据当地法律,发生在私人产业中的案件不予受理,厕所就属于私人产业。

又有一名女孩提出新指控,自己11岁时被市长两个儿子强奸。警方去新西兰的奥克兰找一个年轻的皮特凯恩岛女子谈话,她是被害人的朋友,在警方准备离开时,她随口说自己也于10岁时被强奸,“反正在岛上没有女孩到了12岁还是处女的。”

朗朗乾坤,还有这等怪事?次日她被正式请到警局,一整天都在回忆所知道的性侵案。

根据女孩的指控,英国政府发起代号为“唯一行动”的调查,持续27个月的时间,遍及三大洲寻找受害者,小岛天翻地覆。

然而,对于英国政府的调查行动,并非所有人都支持。舆论分成截然相反的两种意见:支持者认为岛民在与世隔绝的情况下,对性关系有他们独特的理解方式;反对者则认为这些岛民仗着天高皇帝远,无法无天,纵容自己的兽行。而人类学家的问题是:在人类的任何行为都不会受到惩罚的情况下,他们将会干出什么?这些行为又将如何处置?

一波三折的审判

警官追踪寻访过去40年中所有小岛女性,其中24人愿意作证。她们提出100项指控,涉及31个男人(相当于岛上近半数男人),其中4个已经死了。超过30项指控在英国法律下被定义为强奸,受害者都是未成年少女,很多案子发生在20多年前。

最让人惊骇的是小岛“独具一格”的性风俗:性渗透到岛民生活方方面面,孩子们常常玩性游戏,性伤害如家常便饭。报告甚至指出,他们对婴儿实施性抚慰。这一调查结果可吓坏了古板的英国人,舆论大哗。

警方集中火力对准19个男人,讯问全程录像。画面上可以看出,没受过什么教育的岛民一开始表情天真,莫名其妙。对于指控,他们坦然承认;提及女孩子年龄时,他们耸耸肩,说:“对,对,没错。”最后他们“眼泪汪汪,看上去沮丧极了,其中一位担心自己会被绞死”。

一个中年男子说:“性关系很正常啊,每个人在11岁都在做这种事。”警察追问:“这么说岛上文化认为与未成年女孩发生性关系是正确的?”回答是:“反正世世代代都是这样的。”他好像突然醒悟过来,加上一句:“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知道时代在变……显然我们那时做的事是不正常的。”

英国政府担忧的是,公开审理该案将引致全球关注,“使女王陛下蒙羞”。检察官认为将半数岛上男人抓起来不是好办法。

小岛社会形态的权威研究学者赫伯特·福特强调,如果官司继续的话,在不到三年的时间内皮特凯恩岛将会成为一座荒岛。“不仅是那些被告,就连那些无辜的岛民都将受到很大影响,因为整个小岛就是一个不可分割的大家庭。小岛的严重危机可能造成剩余居民的大规模逃离。”

为了保存小岛,人们要求撤销对岛民的起诉。那些曾经起诉自己被强奸的女人们,在意识到对肇事者的惩罚将导致小岛的毁灭时,开始纷纷撤诉。而岛上的男人们则为家中的女人和孩子们储存木材和粮食,祈求在没有男人的日子里,皮特凯恩岛能够逃脱变成荒岛的厄运。

有人呼吁进行特赦。最终英国表态:“不予特赦。”

为了开庭,英国花了700万英镑,租了游艇,往岛上运送补给品、法官、律师、义工,并建造了有6间牢房的新监狱。小岛成了“被占领区”,英国官员、警察、义工忙忙碌碌进进出出,人数比本地人还多。他们毫不掩饰对岛民的厌恶,“这是地球上功能最为紊乱的一个生物群落。”

被告律师保罗认为,事发之后再勉强拼凑出一个法律体系对岛民进行审判是不公正的,但是案件本身的性质过于罪恶,战胜了他的逻辑。当他败诉后,满怀敌意的岛民认为他由英国人指定并付钱,是整个大阴谋中的一部分。

被告们的妻子和姐妹严词抨击警察多事。在和记者的谈话中,她们反对将所有个案全部视为强奸罪。很多人讲述了自己的性经验,“发生这种事双方都有责任,岛上的女孩成熟很早。”

这些女子问记者多大时第一次发生性关系。少数几个勇士结结巴巴地说了出来:18岁,17岁,或者19岁。“她们尖叫着大笑,”《澳洲人报》记者克莱尔说,“我不知道她们是以为我们在说谎,还是觉得我们太天真。”

第二天这些故事出现在全世界媒体上。《国际先驱论坛报》讲述了达拉琳10岁时失身的故事,引用了她的原话:“我当时认为自己很辣。我感觉自己是个成年女人。”法庭里面一排排的椅子都空着,没人愿当陪审员。案发时间过去太久,也没有证物。整整一个月,审判像在演“空城计”。检察官想促成庭外和解,前提是被告认罪,但他们坚称无辜。24名受害人有7人通过视频作证。一名38岁的女性说被人强奸,当时才12岁,他20岁,“我就躺在那儿,随他去。他越早结束,我也就能越快离开。”

一位50岁的受害人说:“在我的记忆中,岛上与性联系在一起的就是暴力。这就是岛上生活的正常方式,女孩们都是这样被对待的,就好像她们只是性工具。男人们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这是他们为自己制定的规则。”卡瑞也出来作证,她说了一句让媒体趋之若鹜的话:“岛上没有哪对夫妇是彼此忠诚的。”

2004年10月24日法庭判决:华伦无罪(他被控摸了一名女孩的屁股),其他6人罪名成立。被控四项强奸罪的兰迪刑期最长,要坐六年牢。养蜂人丹尼斯最轻,只需300小时的社区服务。后者向受害人道歉,法官赞扬这一行为“极具勇气”,与其他人死不悔改的态度形成鲜明对比。

检察官西蒙认为判决“慈悲得不可思议”。根据英国法,强奸最高判处终身监禁。这主要是考虑小岛的特殊历史和文化。媒体猜测,这是为了避免威胁小岛生存。如果男人都被关起来,小岛只有死路一条。

审判引发激烈争论,有人认为必须帮助小岛建立有秩序的文明,判决过轻是对法律的侮辱,对罪恶的纵容;有人则说,将英国法律强加于被遗忘于时间之外的岛民并不公平。《荆棘鸟》的作者、澳大利亚作家考琳的丈夫是岛民的后代,她激烈抨击英国摧毁了一种“文化特性”。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