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杂志 > 详情

“月亮帮”的人,谁也惹不得?

时间:2018-05-31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    责任编辑:沈建华

黄图展驾驶皮卡车载着帮派成员在五指山市国税局路段与“鹏辉帮”成员相遇。黄林壮拿着左轮手枪和“鹏辉帮”成员相互开枪射击。其间,“鹏辉帮”一名成员被击中头部身亡,“鹏辉帮”的车队立即掉头逃跑

文|江舟

何为“月亮帮”?“月亮帮”是因38岁的“帮主”黄图望额头上有一月亮形疤痕而得名。“月亮帮”特大涉黑团伙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故意杀人、故意伤害、强迫交易等犯罪一案,2017年9月30日海南省检察院第一分院对黄图望为首的“月亮帮”37人提起公诉。同年11月21日至25日,海南省第一中级法院经审理作出一审判决,“月亮帮”头目黄图望被判处有期徒刑25年,梁正武被判处有期徒刑23年,其他35名成员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至20年不等的刑罚。

一审宣判后,黄图望等人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3月21日,海南省高级法院经审理,对此案进行公开宣判。终审裁定驳回被告人黄图望等人的上诉,维持原判。

只有拳头硬,才有地盘

时间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出生在海南五指山番茅村的黄图望和王保翔、黄雷等人在五指山市陆续加入了以蔡某某(另案处理)为首的“黑鬼帮”。

2000年,在混帮会期间,黄图望因故意伤害罪被法院判处2年有期徒刑,2002年刑满释放。出狱后的黄图望发现“黑鬼帮”头目蔡某某在2001年被人砍伤,“群龙无首”的帮派也随之烟消云散。

2005年,黄图望思忖,要想在社会上有立足之地,有了钱才能活得潇洒。可他从未想过靠劳动赚钱,而是开始谋划重操旧业,不劳而获。几天后,他重新纠集原“黑鬼帮”成员王保翔、黄雷等社会上的无业青年、闲散人员及番茅村宗族势力。在通过实施强迫交易、故意伤害、聚众斗殴等暴力活动中,黄图望等人在五指山市区的势力和影响逐步扩大,逐渐形成了一定规模的黑恶组织。

“只有拳头硬,才有地盘”这是黄图望的口头禅。为壮大势力,黄图望吩咐手下不断招收“新人”。2010年前后,五指山市的一些无业青年、在校和辍学学生也加入其中,成员多时达40余人。其间,一个叫梁正武的人加入该组织后成为核心成员。这个组织逐渐形成了以黄图望为首的帮派。那么,如何维系这个帮派组织呢?黄图望自有招数。那就是为团伙成员提供住宿及娱乐消遣活动的开销,以此来笼络人心。

据案卷资料记载,“月亮帮”帮派等级从高到低依次为领导者、骨干人员、积极参与者和一般参与者。其中,黄图望和梁正武为领导者,梁正武的地位、权威仅次于黄图望,组织成员必须服从两位“帮主”的命令。根据帮规,低级别成员要尊重高级别成员,并明确规定:组织成员要团结、不得吸毒、兄弟被欺负要报仇等。

为便于管理和笼络成员,“月亮帮”为成员安排住宿,提供免费的娱乐消遣活动,中秋节发月饼,春节发红包,对因犯案而被关押的组织成员提供生活费,对受伤的组织成员提供医疗费等。

为了保证“实力”,“月亮帮”非法持有仿制枪支2支,砍刀、斧头、匕首等作案工具几十把,供实施暴力活动时使用。案发后,黄图望接受审讯时坦言,“平日兄弟们在一起玩而已,谁没有几个朋友在一起玩?”黄图望一口否认了自己的罪行,他说,自己准备转行做正当生意,开公司与合作社。因为逢年过节给兄弟们发红包,还提供吃住,所以大家都愿意跟自己混。

对于他在五指山市组织恶势力,并采取暴力、威胁等手段插手五指山市新市场拆迁工程等行为,黄图望辩称,五指山市的吊车老板们之间常因为“价格战”闹矛盾,自己和成员只是去帮忙调解。黄图望承认自己从2011年起,在五指山市新市一带开设赌场。但他表示,自己只开不管,管理这些小事由下属去办。

与“鹏辉帮”成员遭遇

“月亮帮”的人,谁也惹不得。2014年1月18日下午,“月亮帮”成员黄林壮的同村人因为交通事故,在医院与一名气不大的帮派组织“鹏辉帮”成员发生争执。黄林壮便叫上黄图展、黄克理等帮派成员赶到医院和派出所,与“鹏辉帮”成员发生冲突,后被民警制止。

为防止“鹏辉帮”成员报复,黄图展、黄林壮等人当晚让人回村里拿刀,并纠集“月亮帮”成员在一家宾馆集合,黄林壮叫黄克理取了仿左轮手枪放在车上,准备“火拼”。当晚9时,“鹏辉帮”20余人持刀、枪,驾驶多辆摩托车和一辆三轮摩托车寻找“月亮帮”成员报复。

随后,黄图展驾驶皮卡车载着帮派成员在五指山市国税局路段与“鹏辉帮”成员相遇。黄林壮拿着左轮手枪和“鹏辉帮”成员相互开枪射击。其间,“鹏辉帮”一名成员被击中头部身亡,“鹏辉帮”的车队立即掉头逃跑。

2008年至2016年,“月亮帮”成员多次在五指山市网吧、酒吧等地聚众斗殴,导致多人受伤,影响恶劣。2005年8月21日,黄图望指使组织成员在五指山市某卡拉OK厅分别持刀、开枪将2名被害人打成重伤和轻微伤。

2013年9月18日,黄图望妻子王某驾驶的车子被一辆小轿车剐蹭,王某立即将此事电告“月亮帮”骨干成员黄林壮。黄林壮迅速召集“月亮帮”成员黄克理等人驾车在五指山市区寻找该车,伺机报复。当晚,黄林壮、黄克理等人驾车在五指山市房产局路段发现该车,将正准备上车的被害人郑某强行拉上黄克理驾驶的小轿车,带到一无人处,并与陆续赶来的其他成员一起围住郑某拳打脚踢,还拿出砍刀、匕首威胁郑某,将郑某打成轻伤。

“月亮帮”在大打出手、耀武扬威的同时,当然需要强行敛财来维系帮派组织。2013年至2015年,为拿到五指山市新市场拆迁项目土方工程,黄图望、梁正武等人商议,决定指使“月亮帮”成员采取威胁、恐吓等手段帮助生源公司非法拆迁,从中获取大笔好处费。

市民吴枚(化名)的饭店在拆迁范围内。为了让吴枚接受拆迁协议,梁正武先是指使他人打电话威胁,未果之后,又让他人两次将粪便、机油泼到吴枚经营的饭店内及吴枚住宅楼道里。万般无奈的吴枚最终被迫接受拆迁协议。

在帮助生源公司完成拆迁后,梁正武等人向生源公司提出要求承揽工程项目。为了拿到项目,梁正武等人纠集“月亮帮”成员来到生源公司进行恐吓,同时采取堵公司门口、驱赶客人、恐吓等方式,扰乱生源公司正常经营秩序。此外,梁正武还在2015年5月21日安排成员在酒店门口将粪便泼在生源公司老板身上及其乘坐的奥迪车上。

通过多次寻衅滋事,“月亮帮”获得新市场拆迁工程,共计获利30余万元。

寻求“月亮帮”庇护的人

一开始“月亮帮”没有资金来源,黄图望等一帮人的第一桶金是通过暴力、威胁手段控制了五指山市区南圣河以南的鸭毛收购市场获得。

2005年9月,黄图望召集梁永杰、黄雷等人在五指山市新市场、纺织厂、面粉厂、气象局等地,用暴力、威胁手段低价向杀鸭户收购鸭毛,对于市场内不愿向他们低价出售鸭毛的杀鸭户则进行殴打。

同时黄图望等人持刀、火药枪等器械驱赶其他收购鸭毛者。没有其他人收鸭毛,不敢卖给他们还被殴打,当地的杀鸭户只能将鸭毛低价卖给黄图望等人。在2005年9月至2006年4月,他们又通过暴力、威胁手段控制了五指山市区南圣河以南的鸭毛收购市场,牟取非法利益。

敛财,光靠低价收鸭毛当然远远不够。2012年至2013年间,黄图望和陵水铸城砖厂经销商薛强(化名)等人合谋垄断五指山市加气砖市场。

黄图望安排薛强等人多次带领帮派成员在通往五指山市的公路上打砸外地运砖车,迫使陵水、三亚等周边市县的经销商不敢再去五指山市销售加气砖,五指山市内的工地只能向薛强购买价格高于市场价的加气砖。

2016年,薛强发现有外地运砖车出现在五指山市。薛强和黄图望立即密谋决定,让帮派成员“碰瓷”外地运砖车后报警,交警随即会发现运砖车超载,并将车辆扣下。他们用这一手段迫使其他经销商的运砖车不敢进入五指山市。

据知情人披露:2012年至2016年,薛强等人通过非法控制加气砖市场,累计非法获利194万余元,钱款由黄图望、薛强等人分配。

随着“月亮帮”势力壮大,寻求“月亮帮”庇护的人大有人在。陈书清、陈书洁原本经营吊车生意,在“月亮帮”成员的威逼侵扰下,无奈与其同流合污。2014年年初,黄图望、梁正武和陈书清、陈书洁多次谋划,共同非法控制五指山市的吊车市场,陈书清、陈书洁每年支付“月亮帮”20万元报酬。经黄图望同意,梁正武安排骨干成员逼迫五指山市另外两家经营吊车的商户将吊车租给陈书清、陈书洁,如果不同意则威胁让其退出五指山市。商人张亮(化名)的吊车原本在五指山市一个小区内施工,经“月亮帮”恐吓及三次驱赶,张亮最终离开了五指山市。施工方只好支付5000元租金租用陈书洁的吊车完成剩余工程。

此外,“月亮帮”成员如果发现五指山市的工地有其他吊车,便会以恐吓、打砸吊车的方式进行驱赶。在“月亮帮”的“保护”下,五指山市的吊车市场由陈书洁、陈书清垄断。

案发后,陈书洁说,“我不是‘月亮帮’的,我只是一个商家,帮他们打电话而已。”作为一名最初的受害者到最后的施加伤害的人,陈书洁为何从一个正经的商户变成涉黑团伙一员?陈书洁表示,加入“月亮帮”只是为了寻求庇护,为了不让自己的生意受到影响,在其他吊车进入五指山时,陈书洁会通知“月亮帮”的成员过来处理,“我心里知道他们(指团伙成员)一定会找麻烦,但是他们做了什么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负责打电话而已。”陈书洁强调自己是“无辜”的。

2015年6月,倪强(化名)、廖刚(化名)共同在五指山市开了一家KTV,黄图望和“月亮帮”成员多次到KTV消费,不仅不付款还无事生非,严重影响经营。倪强、廖刚被迫接受黄图望、梁正武提出的要求,至2016年12月,每月免费为“月亮帮”提供3至5次包厢和啤酒,黄图望则安排帮派成员在KTV看场,以防他人闹事。

反侦查意识强,取证异常困难

“月亮帮”在五指山市逞凶霸道,无恶不作,10余年间,却无人敢报警,受害者忍气吞声怕报复身陷不测,知情者也是明哲保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此,便滋长了“月亮帮”的嚣张气焰,使其有恃无恐。正当“月亮帮”屡屡作案,逍遥法外之际,扫黑除恶的专项活动启动,不堪忍受“月亮帮”欺辱的群众勇敢地拿起了法律武器,向五指山警方报了案。

警方立即组成专案组,迅速投入侦查之中,经过缜密侦查,很快固定相关证据。同时,通报检察机关,在海南三级检察机关的同力协作下,最终侦查终结,移送海南省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

据一分院有关负责人介绍,由于该案案情疑难复杂,涉及罪名13个,涉及犯罪事实59起,单是侦查卷宗就达238册。涉及人员众多,大多数被告人有犯罪前科,反侦查意识强,取证异常困难。

受理此案后,海南省检察院领导作出批示,要求在确保案件质量前提下,快审快诉,争取良好的社会效果和法律效果。随即抽调省检察院公诉处,一分院、五指山市检察院办案经验丰富的4名资深检察官和4名检察官助理组成办案组,集中精力、集中时间,全力以赴投入案件审查工作中,确保了专案集中高效办理。

专案组把全面严格审查证据作为重要任务,在后续审查起诉期间,进一步细化和补强证据,向侦查机关提出补查补证意见146条,建议公安机关追加认定累犯1人,撤销缓刑2人,追加个罪漏犯11人,做到了“案不漏人、人不漏罪、罪不漏证”。办案检察官坚持规范办案,两个月审查案件中,专案组提审犯罪嫌疑人80余人次,对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的讯问过程进行同步录音录像,先后12次到讯问现场、复勘复验案发现场进行亲历审查,在客观全面审查的基础上,认定15名被告人实施部分犯罪时具有未满十八周岁的法定从轻处理情节,核减了部分被告人的犯罪次数、犯罪数额,为法院准确依法审判定罪量刑打下了坚实基础。

审判结束后,“月亮帮”成员、今年刚满20岁的符启帆对自己所犯罪行深感悔恨。他说,14岁加入“月亮帮”至今已有6年之久。由于当时自己年纪小,不懂事,自初二辍学后,便经常跟着黄图望等人出入各种场合,干了不少坏事,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行,最终自食其果。

判决书罗列了符启帆犯下的罪行。2014年、2015年,符启帆多次跟随他人阻止吊车进入五指山或者阻止吊车施工。2015年8月,五指山市一家宾馆开业,符启帆作为“月亮帮”成员采取寻衅滋事、恐吓等手段,要求该宾馆为“月亮帮”成员提供免费住房……还有平常他跟着几个弟兄出去打架,有时还帮忙赶走外地的吊车司机,遇到对方态度强硬、不愿离开的吊车车主,便喊上弟兄们去砸车。当时的他并不知道自己已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2017年11月25日,符启帆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有期徒刑1年零2个月。

“月亮帮”被绳之以法

“月亮帮”被绳之以法的消息很快传遍海南岛。

“判得好,我们以后做生意不用提心吊胆了。”五指山一家美容店老板阿芳(化名)说。她已从电视里得知“月亮帮”二审宣判的消息。阿芳在五指山经营美容店有6年。在五指山做美容行业的,几乎很少有人不知道“月亮帮”的。2013年的一天忽然来了十几个不速之客,要求交“保护费”。“态度很嚣张。”阿芳说,没过几天又来了一帮人,因为担心影响到生意,阿芳还是答应了每个月固定给钱。

“每月800元至1000元不等。后来对方说自己的兄弟多,钱不够用,就开始加钱,每个月他们会派不同的人过来收钱。我知道他们是一个帮派的人,所以不敢报警。”阿芳说,她的家人都在这边,担心被报复,所以宁可“破财消灾”,也不愿向警察寻求保护。听到“月亮帮”覆灭消息之后,阿芳拍手称快。

同样经营美容店的阿丽说起“月亮帮”还是很害怕。“他们人很多,实在没有办法,不交保护费就闹事。”阿丽(化名)说,每月都得上交保护费。

在五指山市经营着小卖店的王兵(化名),在2013年的一天晚上,忽然接到一通陌生电话,对方说,要他明天立刻与拆迁公司签协议,否则自己就会麻烦了。

“没想到他们第二天就来我店里闹事。”王兵回忆说,记得那天中午客人比较多的时候,店里来了几个年轻人,什么都不说就往店里泼粪,泼完就跑,当时我想到应该就是威胁电话里所说的麻烦。

“第一次听说月亮帮,是从新闻里知道的。”王兵说,去年检察机关找他去了解情况,才知道原来之前自己的案子正是这个帮派的人所为。“判得好,这样百姓才能安稳生活。”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