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杂志 > 详情

校园里“捞金”的教育局长

时间:2018-02-09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高达    责任编辑:沈建华

胡厚明则推心置腹地对张大胜说,六中工程比较复杂,最好不要做。裕安区教师进修学校项目就要对外招标了,胡厚明让他做这个工程。张大胜自然听从胡厚明的建议

文|高达

017年8月到11月,安徽省六安市组织机关干部职工分批分次到该市党风廉政教育中心接受警示教育,促进廉洁奉公、廉政奉法。参观党风廉政教育中心接受警示教育中心的干部职工发现反贪腐的宣传墙上出现了一位新面孔:六安市裕安区教育局原局长胡厚明。胡厚明案2017年被六安市市纪委、市监察局编入《警示教育材料》中,其贪腐经过也逐渐被人所知。

曾经是勤奋农家子

六安市金安区检察院起诉书显示,胡厚明自1999年至2013年,利用担任原县级六安市广电局局长、六安市裕安区教育局局长职务上的便利,为张大胜、黄山书社等个人或单位在工程建设、职务调整、教辅资料销售等方面谋取利益,竟然145次收受现金301.7万元。胡厚明受贿次数多又持续多年,将党和国家赋予的权力变成了摇钱树,着实令人气愤。

2016年11月7日,由六安市金安区检察院立案侦查并依法提起公诉的六安市裕安区教育局原局长胡厚明涉嫌受贿罪一审判决,胡厚明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一百万元。

如果翻看胡厚明的个人简历,这位曾经非常优秀的农家子弟,难免也让人叹息。

1955年出生的胡厚明是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施桥镇人,作为农家子弟,年轻时的胡厚明算是勤奋努力。他于1982年毕业于安徽师范大学中文系,作为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胡厚明是同龄中的佼佼者。他在毕业后至1986年,在六安市裕安区苏埠中学任语文教师,工作四年后,女儿出生,他拥有一个和谐美满的家庭和非常好的工作。工作上比较出色的胡厚明很快得到组织的重用,1986年至1994年,他先后担任六安县(市)委宣传部干事、办公室主任、副部长。1994年至1996年,他担任原县级六安市西市街道党委书记、办事处主任。1996年至1999年,他任原县级六安市广电局局长;2000年1月至5月,任裕安区教育局副书记、副局长;2001年5月至2002年9月任裕安区教育局局长、党委副书记,2002年9月至2010年4月任裕安区教育局局长、党委书记。胡厚明于2015年7月退休,退休前担任六安市裕安区教育局局长。可惜的是,在职务的一步步升迁过程中,胡厚明的贪欲也一步步显现出来,一次次受贿不肯收手,最终未能保住一个安逸幸福的退休生活。

教育基础工程建设是个“肥差”

在胡厚明的受贿历程中,有一个人非常突出,此人是大康建筑公司项目经理张大胜。2004年左右,在一次饭局中,张大胜经其公司老总胡某的介绍,认识了裕安教育系统的当家人胡厚明。后来,胡某还主动带张大胜到胡厚明家拜访。从那时起,张大胜与胡厚明便结成利益同盟;一个送钱拿工程,一个利用权力收钱发工程。

两人认识后,张大胜主动请胡厚明吃饭。在饭桌上,张大胜提出,如果教育系统有建设工程的话,希望胡厚明对其多关照,胡厚明答应帮忙。在新安中学项目上网发布招标公告的前一晚,张大胜拿了6万元送到胡厚明家中。尽管新安中学项目的业主单位是新安中学,但主管单位是裕安区教育局,胡厚明通过招标文件设置及业主评分向其公司倾斜的方式对张大胜进行照顾,张大胜的公司自然顺利中标。

2006年初,另一项工程,六安六中教学楼工程进入招标阶段,张大胜如法炮制,打电话给胡厚明说,要去看看他。他用塑料袋装了10万元带到了胡厚明的办公室,向胡厚明提出想参与六安六中教学楼的竞标。

胡厚明则推心置腹地对张大胜说,六中工程比较复杂,最好不要做。裕安区教师进修学校项目就要对外招标了,胡厚明让他做这个工程。张大胜自然听从胡厚明的建议。六中工程启动大约一个月之后,裕安区教师进修学校工程就启动了。在该项目招标过程中,张大胜向胡厚明推荐了东方招标代理公司的张敏,东方招标代理公司代理张大胜公司参加此项目竞标。当然,作为那10万元的回报,胡厚明让张大胜顺利拿下该项目。

2006年初,六安市决定由几个小区共同出资建设城北南校,这个项目的业主单位是六安市教育局,张大胜得知这个消息后,找到胡厚明表示想参与该工程的招标。但张大胜不认识市教育局的人,就请胡厚明帮他出主意。一个星期天,胡厚明主动约市教育局负责人李某去某景点游玩,让张大胜也跟着一起去,这样就顺理成章地为张大胜和李某创造了认识的机会。如此尽心尽力地帮助张大胜,胡厚明也真是“用心良苦”。为了确保能中标,张大胜向胡厚明推荐了几家招标代理公司,最终其中一家招标代理公司中标了城北南校招标代理工程。张大胜如愿拿到这个工程建设项目,自然也不会忘记胡厚明的“帮助”。在城北南校工程开标前,大约是2006年底,张大胜就约胡厚明在某茶楼见面,当时张大胜已然胸有成竹地说:“城北南校这个工程中标已成定局,谢谢你给我的帮助。”随后把一个装了10万元的纸袋给了胡厚明。

2008年下半年的一天,张大胜再次约胡厚明一起吃饭,胡厚明提到老九中迁址新建的事情,张大胜顿时明白赚钱的商机又来了。他立即向胡厚明推荐了大海招标代理公司的经理李梅。在该工程开标的前一晚,张大胜打电话给胡厚明,问其在哪里,说想见见他。张大胜自然不会空着手去见胡厚明,他开着车找到胡厚明,将装了60万元的纸箱从自己车上搬到胡厚明的车上。有意思的是,此前,张大胜为了拿到该工程,曾送30万元给胡厚明,当时胡厚明没有收。这次送了60万元,胡厚明没说半句客套话就笑纳了。当然,重金的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张大胜如愿以偿地拿下了这个大工程。所以,张大胜4次共送给胡厚明86万元现金。

2006年上半年,胡厚明邀请张大胜去看自己刚买好的一套房子,让张大胜出主意该怎么装修。张大胜心里当然明白这位“老大哥”的心思,便说自己有施工队,可以帮其装修,胡厚明便同意了,还特意叮嘱:不求豪华、只求实用,价格控制在15万元左右。装修好后,胡厚明问张大胜装修花了多少钱,张大胜当然很识趣,对胡说道:“今年还有不少工程要做,以后你多关照我承建点工程就好。”胡也就没给其装修款。

张大胜对胡厚明的要求,几乎都是呼之则来。早在2005年,胡厚明曾对张大胜说他家的小厨房需要维修,让其过去弄一下。张大胜马上赶去照办。

2006年左右,张大胜通过其合肥某房产公司经理朋友买到一套145平方米的房产。有一次,张大胜在与胡厚明吃饭时告诉他自己在合肥买了套房子。胡厚明说自己女儿在合肥上班,也想在合肥买房子。过了一段时间,胡厚明便主动约张大胜一起去合肥看房。没看到中意的,胡厚明就来到张大胜位于合肥的房子。胡厚明说,房子户型不错,提出想购买张大胜的房子。张大胜对胡厚明说可以,但要回去和其家属商量下。尽管家人不同意卖房,但张大胜为了维持和胡厚明的关系,还是决定把房子卖给胡厚明,并带上房屋资料和购房凭证来到胡厚明的家中;胡厚明问张大胜房价是多少,张大胜说53万多元,胡提出45万元买房子,张大胜答应了。

后来,胡厚明的女儿并没有入住这套房子,之后几年合肥房价一直在涨。到了2012年,张大胜多次对胡厚明说道,你那套房子现在价格很高,如果不住,我可以帮你把它卖掉,胡厚明考虑到与其卖给别人不如卖给张大胜他本人,让其自己去处理。胡厚明对张大胜说,合肥的房子现在还给你,张大胜便说现在价格很高啊,八九千一平呢。胡厚明说我们之间就不要算账了,100万元卖给你。张大胜对胡厚明说,那你吃亏了,在市场上肯定不止这个价格。胡厚明说,算了,这就不讲了。

随后他便让张大胜把100万元房款打到六安某学校负责人许某的账户。许某是一私立学校的校长,学校需要钱用,胡厚明把这100万借给许某,收取高利息。而许某还以为这100万元是张大胜借给他的,还打了个借条让胡厚明转交给张大胜。当然,这100万元本就是胡厚明的,这张借条自然也就没给张大胜。

2013年左右,胡厚明又打电话给张大胜说,这家学校资金紧张,让其借200万元给该学校负责人,约定月息1.5分。因为怕有风险,张大胜答应只借100万元,该学校负责人还打了张借条给张大胜,胡厚明打电话给张大胜说自己借了100万元给该校负责人,因为想吃利息,但是二人关系较好,不好意思,就以张大胜名义借200万给该校负责人,还叮嘱其不要把话说岔了。身为教育局的局长,胡厚明就以这种方式让受贿款进行“钱生钱”。当然,“听话”的张大胜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他先后获得了裕安区教育系统的四个建设工程,可谓赚得盆满钵满。

除了在教育系统利用建设工程赚钱,在其他的单位工作时,类似的事情胡厚明也干过。1999年,胡厚明在任原县级六安市广电局局长期间,该单位要建职工宿舍楼,安徽某建筑公司老总张辉找到了胡厚明,表示只要胡厚明不让其他公司参与该工程的招投标,其他事情他自己会打理好。胡厚明收了张辉3万元,帮助其顺利中标广电局职工宿舍楼工程。

2004年左右,安徽某生态园林公司孙民在安徽教育厅劳务公司承包绿化工程时,得知六安市裕安区独山中学正在申报六安市示范高中,学校校园需要整理。孙民通过别人介绍找到了裕安区教育局一副局长,该副局长带其到独山中学找该校校长和副校长,孙民对学校负责人说想做该校的文化广场和绿化工程。本以为顺理成章的事,没想到此次洽谈后却没了下文。孙民便找人打听情况,有人给其分析,裕安教育系统的事情,只有局长胡厚明同意才能办成。受到“点拨”的孙民,在当年春天,用信封装着3万元现金来到胡厚明的办公室,把钱放在其小电脑桌上,说明自己的意向,希望能关照一下。胡客气了一下,便收下了钱款。这招果然奏效,不到一个月时间,孙民便得到风声,自己的“事情”可能差不多了。便再次来到胡厚明的办公室听消息,胡厚明只丢了一句话,“事情我跟他们讲过了,你自己到学校去看看。”孙民心里乐开了花,马上到学校洽谈这项工程,此时的学校负责人明确表示让孙民做这个工程。2005年春节前,孙民感谢胡厚明对其在独山中学文化广场工程上给予的关照,送给他2万元“表心意”。后来,孙民又经过胡厚明拿到一些教育系统工程,当然,他对胡厚明的回报也非常丰厚。

2009年,胡厚明的女儿结婚,孙民送了1万元表示祝贺。2006年胡厚明在老家施桥镇盖新房,便叫孙民帮忙搞绿化。孙民从自己公司找人为其房子装潢,花去20多万元。胡厚明为了面子上好看,竟叫孙民打了一张付款收条,实际上孙民并未收胡厚明的装潢款。孙民的公司股改时,胡厚明以其女儿和自己名义分别以150万和50万元参与,拿到该公司原始股。

寒暑假作业里的“油水”也要捞

做教育基础工程建设虽是个能捞钱的“大肥差”,但是对于胡厚明来说,项目无大小,只要能收到的钱,来者不拒。教辅项目是胡厚明的另一个“收入地带”。安徽某传媒有限公司六安地区业务经理李兴一直在六安从事教辅经销工作,为了迅速拓展市场,2003年,李兴找到胡厚明对其承诺,自己在六安做教辅资料生意,以后若有利润,会按照折算点对其有所表示。自此,从2003年到2005年每年两学期的开学之时,教辅资料钱结算后,李兴和其爱人就一起来到胡厚明家中,给其送去2.5万元现金。3年6个学期,胡厚明一共收了李兴15万元。2006年到2008年,李兴公司在裕安区的发行总量不断增加。每学期,他给胡厚明送的钱也增到3万元。2009年,每学期又增加到5万元。而这4年8个学期,李兴一共给胡厚明送去了28万元。仅此一家教辅资料供应商送给胡厚明的“表示”就高达43万元。李兴下这么大本钱孝敬胡厚明自然有其道理,在裕安区发行教辅资料,没有局长胡厚明的同意则寸步难行。

2004年7月的一天,六安某中学的刘某带了朋友李慧来到胡厚明的家中,见面后,李慧说自己跟胡厚明是老乡,想做裕安区校服生意。胡厚明表示,校服已有定点企业在做,可以帮其介绍做学校的卧具生意。李慧当时就带了一些烟酒给胡厚明,烟酒袋子里面装有一个信封,里面装有3000元现金。李慧此后也就顺理成章地承接了裕安区高中学生卧具业务。2005年到2012年的每年中秋和春节,李慧都会带着烟酒去胡厚明家拜年,自然也都会包个5000元的红包信封放在烟酒礼品袋子里。胡厚明一共收了李慧8万元过节费。值得一提的是,李慧很会“做人”。2010年,胡厚明过生日,胡厚明的朋友请他去某会所吃饭,李慧得知信息后,马上赶过去,趁人不在意将装有1万元的信封塞给胡厚明。2011年,胡厚明的母亲摔伤骨折,李慧闻讯马上赶去,送给胡厚明母亲5000元。2013年,胡厚明的父亲过八十大寿,按照当地习俗,大寿要过三年,李慧也是每年必送2000元表心意。

2002年,想进军裕安区校服市场的六安某教育用品工贸中心法人代表周彬,经人介绍找到胡厚明,并用报纸包着2万元送给他。为了维系在裕安区的校服业务,周彬自2002年到2009年分6次送给胡厚明12万元。与周彬形成对比的是,同样做教辅生意的赵瑞,赵瑞在裕安区做教辅资料比较早,然而其销售量一直不大。从2004年秋季学期开始到2009年,6年的11个学期的每学期,赵瑞都送给胡厚明1万元,每次都是直接从银行取1万元,上面还扎着银行捆钱的白纸条,趁胡厚明办公室没别人的时候,直接放到办公桌抽屉内。“今年还不错,赚钱大家一起花。”这是赵瑞送钱给胡厚明经常爱说的一句口头禅。胡厚明对赵瑞也是尽心帮忙,使其业务开展得顺风顺水。

有意思的是,胡厚明在中小学生《寒暑假作业》这样不起眼的小生意中,也能捞到油水。2002年,六安市教育局决定在县区使用某书社编写的《中小学生寒暑假作业》,并指定该社赵高作为六安地区营销负责人,之后胡厚明便认识了赵高。2003年到2012年,赵高每年春节前都给胡厚明送去4000元左右的红包,共计4.5万元,并称这是书社给其的年终奖金。

下属升迁调动有求必应

作为教育局的领导干部,下属的升迁调动,自然有相当的发言权。于是这项权力也成为胡厚明的“创收机会”。2004年春节前一晚,某中学校长郑兴来到胡厚明家中给其拜年,并将装有5000元现金的信封送给胡厚明。至2009年,郑兴共13次送给胡14万元现金,感谢其在创办学校及亲友调整工作等方面提供帮助。

无独有偶,该区某乡镇中学中层干部邱好希望能够获得职务升迁,调到城区工作,2005年到2011年,邱好以拜年和祝贺胡厚明的女儿出嫁为由,一共送给胡厚明3.8万元。邱好于是也顺利地调到城区任某学校校长。该区某中学教师程原想竞争该校副校长,2005年春节后的一天,程原来到胡厚明家中,请胡厚明找机会关照他担任中学副校长,随后便放下1万元。胡厚明答应帮忙,程原后来也顺利担任了该中学副校长。

在帮教育系统教职员工调动、职务晋升方面,胡厚明基本上是做到有求必应,当然胡厚明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金钱。(文中人物除被告人外皆为化名)

教育系统腐败的特点

近年来,被人们普遍认为是“清水衙门”的行业和单位,却也曝出一些腐败丑闻,“清水衙门”水不清,成了人们广为关注的一种腐败现象,教育系统腐败即是其中的一种。校园曾被认为是“一方净土”、“象牙塔”,遗憾的是,“净土”、“象牙塔”也有些不纯净的现象。

教育系统腐败案屡有曝光,这些案例也体现出一些共同特点,教育系统的腐败,大到招生录取,教学楼、教师及职工宿舍的建造、翻新、改建,以及人事调动、干部任用;小到教材、作业本、校服、印刷品、电教设备、办公用品采购,甚至牵涉到代办学生保险等事宜。这类犯罪的犯罪主体,主要集中在教育行政管理部门领导和学校领导、财务和后勤人员及某些项目主管人员等层面。

检察官建议

针对教育系统的特殊性,建议应加强三方面的机制建设,减少廉政风险点,堵塞漏洞。

(一)加强法纪教育,特别是学校的领导干部,尤其是“一把手”们,要通过关口前移,加强党纪国法的教育。要更注重对他们人生观、价值观、权力观这“三观”的正确培育,使他们知法、懂法、守法,真正树立起对人民负责、对组织负责、对家庭负责、对自己负责的观念,正确行使手中的权力,遏制“权为私用”的主观臆想,“信仰不能丢,本色不能改,行要端”的要求。

(二)坚持制度管人,从机制层面上遏制学校腐败。进一步建立和完善学校财务管理制度,加大行业内部财务审计和监察力度,积极探索教育主管部门委托社会中介等第三方介入重点学校内部审计和财务检查制度,规范中小学学校教育收费行为,完善相关体制机制,形成用制度管权、管事、管人、管资金的良好机制。进一步建立和完善学校重大基建维修项目招投标管理、项目施工监管、资金拨付监管等环节的监管制度,从制度层面上尽量减少人为因素的控制和操作,预防学校领导干部的腐败行为。进一步建立和完善学校后勤管理、物资采购制度,对固定资产出租、转让进行清理和严格审批程序,对重大资金使用、重大物资采购必须逐级报经主管部门审批,并进行公示,主动接受社会监督。

(三)搞好权力分解,建立和完善对“一把手”的监督制约机制。目前,许多教育系统不同程度地存在着管理机制僵化、政务缺少透明、决策不科学等现象。导致出现这些问题的原因之一,便是监督机制未能有效地发挥作用。监督行为的实施由于制度上的缺失等原因而显得苍白无力。事实证明,仅靠个人的人格修养或不稳定的良心发现,大多难以避免权力的滥用。避免出现长期在一个工作岗位上担任领导干部的现象,为其搞“一言堂”提供土壤。二是要充分搞好党内的民主。要积极发挥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的作用,提高民主生活会质量,敢于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建立苗头性、倾向性问题“早发现、早提醒、早纠正”的机制。三是要坚持和强化“三重一大”事项集体研究、集体决策的科学决策机制。对重大问题、重大事项、重大资金必须经过学校领导班子集体研究,集体决策,决不允许搞暗箱操作,违规决策。通过健全内部和外部监督,有效落实权力制衡,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破除腐败滋生的土壤,使腐败者不能违法。

综上所述,教育系统的腐败案件再一次警示我们,一个领导干部如果不能正确对待手中的权力,而是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为个人谋取私利,最终将走上违法犯罪、身败名裂的道路。因此,每个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一定要牢记党的宗旨,认清我们手中权力的性质,正确行使职权,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切实为人民掌好权、用好权。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