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杂志 > 详情

失踪27年的儿子回来了

时间:2018-02-09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张振华 刘领    责任编辑:沈建华

“儿呀,你可回家了……”见到高大帅气的儿子,陈绍荣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脱眶而出,她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儿子,失声痛哭

文|方圆记者张振华 通讯员刘领

你儿子曹进城找到了,12月18号回来!”2017年12月17日晚,55岁的湖北省麻城市居民曹先金和妻子陈绍荣忽然接到麻城警方的电话通知。

放下电话的那一瞬间,曹家夫妻俩先是一下子愣在那里,不敢相信这从天而降的喜讯。而后,陈绍荣突然像被电击了一样,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号啕大哭起来。听到儿媳陈绍荣的哭声,正在楼上看电视的婆婆慌慌张张地跑了下来。得知这一喜讯,老人家禁不住也抱着陈绍荣哇哇大哭起来。

对曹家人来说,等这一天,等这一刻,等得太久、太久了,27年,9900多个日夜的牵挂,只为这一刻。27年前,曹家2岁的二儿子曹进城被人拐走,从此失踪。如今,离家27年的曹进城终于要回家了!

一位特别的“客人”

2017年12月19日才刚刚凌晨时分,曹先金和陈绍荣便起床忙碌起来,今天是二儿子曹进城回家的日子。

一大早,曹家所居住的麻城市龙池桥办事处陵园社区就弥漫着一片喜庆的气氛,一条红色地毯从曹先金家门口铺过整条巷子,一直延伸到巷子外面的主干道路上。巷子里挂着“万分感谢党和政府”“喜迎儿子回家”的大红横幅,展示着曹家人无比激动的心情。

19日上午10时30分,在众人焦灼的等待与期盼中,一位特别的“客人”迎着响亮的鞭炮声,在麻城市公安局技术室主任陈向阳、刑侦队长胡刚的陪伴下,踩着红地毯,穿过人群,大步往曹家院子走去。

这位身高1米78,留着短发,浓眉大眼,脖底喉结处有一颗醒目的圆形黑色胎记的小伙子一进大门,便被曹家夫妇曹先金、陈绍荣与她的大儿子、女儿,还有曹家78岁高龄的曹奶奶簇拥在一起,一家人抱头痛哭。

母子相见哭泣拥抱在一起

“儿呀,你可回家了……”见到高大帅气的儿子,陈绍荣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泪水脱眶而出,她冲上前去紧紧地抱住儿子,失声痛哭……

“妈妈,爸爸……”曹进城声音哽咽。为了这一声呼唤,父母亲足足盼了27年,等了27年。

陈绍荣满脸泪水,半跪在地上紧紧地搂抱着曹进城,捧着儿子的脸看了又看,“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伢呀,你回来了,你爷爷终于可以闭上眼睛了。”快80岁的曹家老奶奶见到孙子曹进城,颤巍巍地伸出手,紧紧地抓着小孙子,生怕一松手,孙子又跑了似的。老人说,几年前,曹进城的爷爷临终前,一再交代家人要找回孙子曹进城,老人家去世时眼睛都没闭上。

“没想到还可以见到弟弟。”见到失踪27年的弟弟,曹进城的大哥曹进波说,自己仿佛是刚从噩梦中醒来。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活在愧疚里,他总觉得当年是他不小心弄丢了弟弟。在厦门打工的他这次是专门请假从厦门飞回麻城,等着弟弟回家。

曹进城的妹妹也从武汉赶回来,带着孩子,迎接哥哥回家,还给哥哥腾出了自己的住房。

曹进城回家当天,他的舅舅、舅妈以及曹进城的堂兄堂弟堂姐堂妹表兄表姐,全都来了,曹家的朋友亲戚,纷纷送上祝贺的红包和礼物,亲自来见证这个家庭团圆的时刻。那天上午,从路口到曹先金家中,周围的上百名居民将曹家人围得水泄不通,看着曹进城回家,一家人拥抱在一起,哭泣、欢笑,不少居民边鼓掌边掉泪。27年来,这是曹进城第一次踏上故乡,见到亲人。

2017年12月21日,当《方圆》记者走进曹先金家所在的小巷时,看着风中飘扬的欢迎曹进城的大红横幅和满地的烟花鞭炮碎屑,还能非常强烈地感受到当时曹家人迎接回家儿子的激动,感受到这一家人团圆的不容易。

2岁男童家门口被拐

在幸福的泪水与开心的笑声中,《方圆》记者采访了沉浸在团圆快乐中的曹进城以及他的父母、哥哥、妹妹和奶奶。

对曹家人来说,往事不堪回首。1990年11月7日是曹先金一家最为心痛的日子。虽然已过去了整整27年,但曹先金、陈绍荣夫妻俩永远都不会忘记二儿子曹进城失踪的那一天。生于1988年10月23日的曹进城失踪时才2岁多。

那天上午10时许,曹先金4岁的大儿子曹进波和邻居家3岁的男孩何双林用小推车推着2岁多的曹进城,在家门口附近玩耍。这时,一名年龄约60岁的男子走上前,抱起推车上的曹进城,对那两个孩子说:“我把小孩抱给你父母那里去,你们在这里玩。”说完,便将曹进城抱走了。两个还不懂事的孩子完全意识不到事情的严重性,接着玩耍,直到玩累了,便推着空车回家了。

在家里照顾出生刚两个月女儿的陈绍荣见二儿子没跟着大儿子曹进波回家,便急忙问大儿子:“弟弟呢?”得知二儿子被陌生人抱走,一家人立即报了警,并在麻城市区到处寻找。接到报警后,麻城警方也立即安排警力在各处寻找。

尽管警方和曹先金家的亲朋好友找遍了整个麻城市,却也不见曹进城的踪影。当时,曹先金在麻城开了一个小门店,专门替人加工门窗电焊工作,每月收入可观,家里生活本来很不错。自从儿子被拐后,一家人停下了手中的所有工作,四处寻找曹进城,从麻城找到黄冈,从黄冈找到武汉,甚至周边的安徽和河南等各地都去找过,但每次都失望而归。

“不管花多大代价,我都必须找到儿子。等他回来,哪怕去讨米(方言,讨饭的意思)我也要养活他。”尽管从没有获得曹进城的点滴消息,但是曹先金夫妇从没有放弃过寻找二儿子的努力。

曹进城的奶奶告诉记者,曹进城的爷爷直至2014年去世之前,还一再叮嘱家人,一定要找到小孙子,否则他死不瞑目。

陈向阳说,曹进城失踪后,曹先金、陈绍荣夫妻俩先后两次到当地公安局采集DNA血样,相关信息也上传到全国的失踪人口库,近年来,曹家也开始上网寻亲,并于2016年在“宝贝回家”网上做了登记。

27年来,每隔一段时间,曹先金夫妻俩都会到麻城市公安局刑侦大队,找民警打听儿子被拐案件的进展情况。平日里,只要听说哪里有人曾捡到孩子的,曹先金夫妻一定会赶去辨认!

从儿子丢失到现在已近30年,曹先金、陈绍荣夫妻俩仍然清楚记得二儿子曹进城脖子上有一小块黑色胎记,随着年龄的增长,相貌可能会变,但这个从胎里带来的印记应该不会消失。至今,夫妻俩仍然保留着当年曹进城穿过的小衣服,1周岁时候拍的照片,以及当年他们发出去的寻人启事。

警方也从没有放弃对曹进城的寻找。2016年初,麻城警方对历年来儿童被拐案件进行了梳理,并成立了专班进行回访和侦办。同时,随着技术的不断发展,黄冈市公安局也成立了DNA实验室,警方对涉拐儿童的亲属均进行了血样采集和登记工作。2016年5月10日,麻城警方对曹先金夫妻俩进行了DNA血样检验入库工作。

通过比对DNA找到亲人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2017年7月17日。那天,麻城市公安局来了一名操河南口音的青年男子,该男子说自己姓路,叫路玉龙。目前生活在河南省许昌市农村。他告诉民警,他的养父告诉他,自己是1990年10月左右被养父从一名60多岁的男子手中花1000元买来抱回家的。

“不会这么巧合吧?”熟悉曹进城失踪案件的陈向阳,在接待路玉龙时心里暗暗揣测,并专门留意了一下,看路玉龙的脖子上是否有一块黑色胎记。陈向阳惊喜地发现,路玉龙喉结处居然真有一块1厘米左右的胎记!非常清晰,也非常特别!曹先金被拐的儿子曹进城的脖子上也有一块胎记。陈向阳觉得此人很可能就是曹先金的二儿子曹进城!

麻城市公安局立即对路玉龙进行了DNA采集工作。采集血样后,民警立即将血样送往黄冈市公安局司法鉴定中心。黄冈市公安局DNA实验室技术民警王子强、吴鹏于2017年8月7日将路玉龙的DNA数据进行入库,DNA比对结果显示,路玉龙与曹先金、陈绍荣夫妇有亲子关系的概率为99.999999%,可以认定路玉龙就是曹先金、陈绍荣夫妇的生物学儿子。为了慎重起见,这一数据还需要送交公安部打拐数据库进行复核。

等待的时间显得格外漫长。一个月后,上级公安机关进行复核后,认定路玉龙就是曹先金和陈绍荣夫妻俩的亲生儿子!

和陈向阳一起见证和推动曹进城回家的王子强介绍说:“目前,普遍采用的DNA检验技术具有个体识别率高、亲缘关系认定准确的特点,是确认走失或被拐卖儿童身份最有效的技术手段之一。”

在获得权威数据后,陈向阳第一时间联系到路玉龙,但当时路玉龙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不想让亲生父母担心自己,要求警方对其父母保密,待其身体恢复健康后就会回麻城认亲。12月初,路玉龙身体康复,他告诉警方,自己可以回麻城认亲了。

12月18号晚上7时许,路玉龙抵达麻城。这天晚上,王子强亲手将亲子鉴定书交给了路玉龙。

颤抖着双手,打开证书,路玉龙反复地看了三遍。看完之后,他眼含热泪,嚅动着嘴唇,不停地对民警说着“感谢”。当众人离开宾馆时,大家听见房间里传出路玉龙再也无法控制的哭泣声。

7岁起便藏在心底的疑问

当年,曹进城被拐后,被人贩子作价1000元,卖给了当时正在麻城做小生意的路某,路某家里生了3个女儿,一直想要个儿子,便将曹进城抱回了河南许昌农村,给其起名路玉龙。路玉龙7岁开始上小学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邻居说,自己是捡来的孩子。

从此,在路玉龙心底一直便有个疑问,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他们在哪里?但是,养父对此一直否认,一直说他就是自己亲生的孩子,直到两个姐姐帮着路玉龙做通了养父的工作,养父才于2017年7月初把真实的情况告诉曹进城,猜测他很可能就是麻城人。得知实情之后,路玉龙即刻辞掉工作,奔赴麻城,找到公安局,恳请民警为自己寻亲,这才找到亲生父母。

由于从小在河南许昌长大,曹进城操着一口地道的河南口音。即将进入而立之年的曹进城也已经结婚生子,有了一双儿女,大儿子9岁,小女儿7岁。对于儿时在麻城的记忆,他一点印象都没有了。得知自己的确切身世之后,曹进城时时刻刻都想着要回家,要找到父母。

他说,他被人贩子卖到养父母家后,虽然吃穿不愁也有学上,路家人对他也很好,但是,有很多时候,在夜深人静时,他会想起远方的不知在哪里的亲生父母,就独自躲在房间里哭。

即便是找到亲生父母之后,曹进城内心的感受仍然非常复杂。一面是27年的养育恩情,一面是骨肉血缘。正如曹进城所说,亲生父母一定要认,否则此生不安,但是,养父母的养育之恩不能忘,他希望亲生父母能多给他些时间来协调处理好这些事情;开明厚道的曹先金和陈绍荣夫妇均表示尊重儿子的选择。

“我现在也是做父亲的人了,我能理解做父母的不容易。”曹进城表示,虽然自己找到了亲生父母,但是他也将会担起自己的责任,好好孝敬自己的养父母。

通情达理的曹家父母表示支持儿子的想法。他们表示,曹家感恩路家抚养、照顾曹进城多年。

曹进城打算带着亲生父母、哥哥、妹妹一起回路家去见养父母,希望两家结成亲戚。

陈向阳对《方圆》记者说:“看到这一家人团聚的情形,我也泪湿了眼睛,那一刻,我再一次感受到了警察这个职业的光荣和骄傲。拐卖孩子,对一个家庭的伤害实在是太大了,我愿为天下无拐,做更多工作。”

2017年12月19日,被拐卖27年之后,曹进城回家认亲,与母亲拥抱在一起(摄影/刘丹)

曹进城回家那天,周围的上百名居民围着曹家院子,见证这一家的团圆。(摄影/刘丹)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