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杂志 > 详情

日本“最毒黑寡妇”如何炼成

时间:2018-01-03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子非鱼    责任编辑:沈建华

在笕千佐子的婚恋史中,没有分手,只有丧偶和死亡!一任又一任的丈夫、男友“前赴后继”地撒手人寰。最让人胆寒的是,笕千佐子在杀人过程中没有一丝心虚害怕。怀揣不义之财,毫无愧疚之心。

文|子非鱼

1月8日,日本京都地方法院宣判:对涉嫌毒杀三名老年男子的笕千佐子判处死刑。消息一出,举国上下松了一口气,70岁的“最毒黑寡妇”恶有恶报。

三年前,67岁的笕千佐子被控犯下三起谋杀案,一起谋杀未遂。日本媒体报道:“在笕千佐子充满谜团的人生中,毒物的知识被滥用。”

日本精密司法名不虚传,三年当中检辩双方围绕证据、被告人精神状态,展开激烈交锋,50多位证人出庭作证。负责搜查的警察和法医等相关人员说:“整个案子好像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侦探推理小说一样。”

她可是一位美丽的女生

在笕千佐子的婚恋史中,没有分手,只有丧偶和死亡!一任又一任的丈夫、男友“前赴后继”地撒手人寰。普通日本人难以置信:早已不再年轻貌美的老妇人,居然能吸引这么多飞蛾扑火的老男人。

故事还要从头讲起。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笕千佐子出生于福冈县,父亲在炼铁公司上班。“她可是一位美丽的女生!”认识她的人无不羡慕地说。

“我们都毕业于福冈县排名数一数二的中学。”都筑高中同学回忆,“笕千佐子性格和善,男女都喜欢,高中三年成绩也很优秀。她就像吉永小百合一样,在学校好评满满。对了,高仓健还是我们的学长。”

那时的日本,男尊女卑思想盛行,一个女生相夫教子最重要。1965年从都筑高中毕业,听从父母劝告,她没有进大学深造,去了住友银行小仓分行就职。

24岁时,她嫁给长途卡车司机矢仓,婚后随了丈夫的姓。贫贱夫妻百事哀,小两口的生活颇为艰苦。

为了过上好日子,笕千佐子积极鼓励老公创业。两人一起在大阪开了纺织印花厂。1994年,借了2千万日元债务的老公(56岁),在家中突然死去;因欠下巨额债务,公司破产倒闭。那是笕千佐子度过的最艰难时刻,但她大肆吹嘘:凭着向邻居们借的钱(1千万日元),通过炒股和操作期货交易,自己竟然东山再起,再次成为富婆云云。

此后在她身上发生的一切,简直就是一部丧夫和男友死亡的惊悚记录:

2006年,第二任丈夫和她结婚2年后,因中风而死;2007年,一位商人和她在餐馆约会,进入停车场时突然倒地抽搐,差点死亡;2008年3月,第三任丈夫和她结婚一个月后去世,原因不明;2008年5月,服装店主和她谈了几个月恋爱后去世,原因不明;2009年5月,与她交往的末广利明死亡,他曾借给笕千佐子4000万日元;2012年,71岁的本田正德和她订婚,在骑摩托车时突然头朝下倒地死亡。

2013年前,笕千佐子结过3次婚,3任老公全死了。她还和不少老头保持恋爱关系,其中至少有6人暴死。老男人死亡在日本实属正常,很多尸体没经过检查就直接火化。笕千佐子再次通过婚姻介绍所寻觅新欢,择偶要求是:年长、独居、无子女男性,最好身患疾病。

东窗事发束手就擒

镜头拉到2013年10月,独居多年的老头笕勇夫,终于要再婚了。75岁的他,从大企业退休多年,手头积蓄不少。无奈老婆死的早,日子过得孤独冷清。

多亏那些专为老年人服务的婚恋网站,寂寞的勇夫注册了个人信息,等待那个梦中的她早日出现。不久,他就遇到对自己感兴趣的老太太。笕千佐子全无少女的羞涩,主动积极,每天发来大量热情洋溢的电子邮件、手写情书,夸他保养得当,雄风不老,正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和65岁的笕千佐子互通了几封情书,勇夫被热情如火的她迷得神魂颠倒。笕千佐子将自己的成功经历和盘托出,让勇夫佩服得五体投地:“你有钱有能力,长相端正还深爱自己,实在是个绝佳伴侣啊!我们俩是天作之合,相见恨晚。”

几次约会,勇夫都不敢相信这样的优秀女人会爱上平凡的自己。他略带醋意地问笕千佐子:“在我之前,你曾有过几个男友?”她微微一笑很倾城,毫不讳言:“有过几个,但终无结果,有缘无分。”

一腔热血往头上涌,勇夫相信自己就是笕千佐子的“如意郎君”。谈了几个月的恋爱,毅然决定立马结婚,以免夜长梦多。二人一起搬到勇夫向日市家中居住,笕千佐子又改了丈夫的姓。

婚后勇夫仍然是退休老大爷的生活状态;笕千佐子依旧炒股、做生意。新开了一家T恤印花厂,所有的卖家、供应商,由她一手联系。“我老婆真有本事,不用在家闲得发慌,多赚点钱总是好事一桩。”

时间一长,他发现笕千佐子的投资好像经常亏本,总是向自己伸手要钱补窟窿。勇夫二话不说,给了不少钱。只是笕千佐子的资金缺口越来越大,要的钱越来越多,勇夫不乐意了,拒绝再当冤大头。

二人闹过几回,勇夫就是不愿意拿自己的血汗钱去打水漂。笕千佐子好像也没有再提这事,每天忙得不亦乐乎。保住了自己的小金库,妻子也不再和自己吵闹,勇夫乐得清闲。

幸福的日子总是那么短暂。同年12月28日,笕千佐子出门办事,勇夫一人在家中休息。他像往常一样打开药罐,取出一颗吞下。突然他呼吸困难,心跳急剧加快,非常想呕吐,视力也变得一片模糊。最终倒在自家地板上,医治无效去世。

回家发现丈夫身亡,笕千佐子痛哭不已。新婚两个月不到的老公突然死亡,这实在太悲伤太不幸了!

灵堂上,亲朋好友安慰一脸憔悴的笕千佐子,劝她节哀顺变,“年纪大了,有时死得就是那么突然,不要太伤心,保重身体要紧!”没有人怀疑勇夫的死,不是自然死亡。

但当地一名警察本能地怀疑:“死者常年寂寞独处都没问题,偏偏结婚不到两个月就去世,世上真有这么乐极生悲的事情吗?”

这位警察曾经接过两个和笕千佐子有关的案子,都是和她恋爱后不久,男友就神奇死亡,并且死因都被认为是“自然原因”。难道里面真的没猫儿腻吗?世间真的有“克夫命”的女人吗?

不顾众人反对,警察将勇夫的尸体送去检验,结果令所有人目瞪口呆,尸检结果发现死者血液里有剧毒物——氰化物。警方还发现:勇夫人寿保险单上唯一的受益人是笕千佐子。带着疑问和尸检报告,警察前去调查。

“老娘屡次丧夫已经够不幸了,你们还来怀疑我!这都是命啊!怎么可以怪到我头上来?”她强硬地辩解。

很快,警方在笕千佐子京都公寓里,查到一套注射设备、一本医学书;在家中垃圾桶里,发现有残留的氰化物。在向日市垃圾回收站发现有一个被她丢弃的花盆,里面是包装好的氰化物液体。

顺藤摸瓜,警方查明:未婚夫本田正德死后,医院保存了他的部分血液,经过检测,里面果然有氰化物;2007年倒在停车场里的商人,他被送到医院后,血液里也发现氰化物;另一个男朋友的尸体里,也发现氰化物的成分。

证据链一环扣一环,结论呼之欲出:凶手就是笕千佐子!

被宣判死刑

2014年6月26日首次公审。本案法官和陪审员总计9人,其中女性为7人。

先声夺人,检察官强调:“四起案件存在共同之处。被害者都是与笕千佐子关系亲密的高龄男性,受害人死后,被告人获得遗产和人寿保险金。”

律师团则为笕千佐子极力进行辩护,主张无罪。她也坚称自己无辜。

“自从我和他结婚后,他就不愿意给我钱。”笕千佐子似乎精神崩溃了,突然在法庭上当着50多人的面,承认了自己谋杀勇夫的罪行,“我早就想杀他了,我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我没有掩盖罪行的意图,如果你们明天就要判我死,来啊,我很乐意去死!”

笕千佐子说通过T恤供应商的朋友得到氰化物,自己杀人都是为了钱,好得到老公死后的人寿保险金。“克死”四任丈夫,她从保险金和遗产里,获得了超过10亿日元(6000万元人民币)的财产。

这些年,她引以为傲的富婆身份,都是靠这一大笔财产支撑的。无奈近几年生意投资一败涂地,10亿日元赔得差不多了。

两天后,律师团表示:“被告人患有轻微老年痴呆症,周一是在说胡话,因此不能对自己的罪行负责。”法庭上,笕千佐子改口:“我不记得我之前说了什么。”

京都地方法院对她进行了精神鉴定,精神鉴定医生表示:“笕千佐子现在确实有轻度的阿尔兹海默症,但实施犯罪的时候并没有。她可以接受审讯并对之前的作为负责。”笕千佐子有轻度认知障碍,但是在责任能力、诉讼能力上没有问题。她在接受检方调查阶段也曾承认过自己杀人,检方请求法庭采用这些证据,以尽早确定其罪行。

2015年11月6日,日本警方结束长达679天的刑事搜查,氰化物的来源依旧成谜。

官司打了三年,2017年11月8日法庭宣判。这一天京都地方法院外,旁听者500多人排队入庭。上午10点半,身穿黑色毛衣的笕千佐子,在律师簇拥下进入法院最大的101号法庭。

“丈夫死了,妻子被怀疑是当然的事情吗?杀人的事我不懂。”笕千佐子作最后陈述,她嘟嘟囔囔,一再重复。

中川绫子法官花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宣读判决。法官驳回了“病死和事故的可能性”等辩护方的无罪主张,最后说出:“涉嫌毒杀三名老年男子的笕千佐子罪名成立,判处死刑。”

那一瞬间……旁听席上的遗属双手捂脸呜咽,喃喃自语:“很好!”戴上耳机的笕千佐子脸色剧变,紧张地搓脚膝盖。“听到了吗?”中川审判长询问,她点头称:“耳朵不好,听着有点难。”

笕千佐子之所以被判死刑,是因为法官依据1983年日本最高法院公布的死刑量刑考虑标准——“永山基准”:1.犯罪性质;2.犯罪动机;3.犯罪形态,尤其是杀人方法的执拗性和残虐性;4.结果重大性,尤其是被害者数目;5.被害者家族感情;6.社会影响;7.犯人年龄;8.有无前科;9.犯罪后表现。被害死者人数是衡量判刑的一项非常重要的基准,杀三人以上有较高的可能被判死刑。

多家日本媒体在第一时间以快讯方式播报,NHK电视台甚至比法院早了10分钟对笕千佐子“判死刑”。随后NHK在午间新闻时段正式谢罪。日本新闻界强化媒体自律,避免煽动民意,防止舆论不当影响司法的职业操守,可见一斑。

日本死刑执行难

只是日本死刑执行难上难,笕千佐子极有可能老死狱中。

目前,日本在监死刑犯平均在狱中度过25年,最长的已经45年,年龄最大的88岁。近年来日本执行死刑人数平均每年2个,死刑执行依法必须由法务大臣签字执行。多数日本法务大臣因政治主张或宗教信仰,不愿签署死刑执行令,从而导致日本实际执行死刑的案例少之又少,甚至出现一年全国没有一起死刑执行。

依据日本法律,笕千佐子在死刑判决后,享有申诉权,相关程序极为冗长。日本众多人权派律师,坚持废死理念。他们无偿代理诉讼,利用相关法律漏洞,帮助当事人成功逃避死刑执行。万众关注的笕千佐子案,日本法学专家预计也不会成为例外。

问:谁的钱最好骗?答:老人!直木奖作家黑川博行的小说《后妻业》的主人公,就像以笕千佐子为模特一般的作品。与资产雄厚的老人结婚,设法害死他,夺走巨额财产。在毒寡妇案出现前,黑川从熟人姐妹那里听说类似故事,获得灵感,写完后在文艺杂志连载。小说后来改编为电影《后妻业之女》,2016年公映。

日本早已进入高龄化社会,独居老年人快速增加,后妻业商机无限,笕千佐子的案子或许正是冰山的一角。

记者冈村繁雄感叹:“笕千佐子、角美代子、木岛佳苗……毫不在乎的女人,你在考虑什么呢?”这些被逮捕的被告人,看上去都是普通的女人,很难与罪犯联系在一起。

“特别是毒杀的情况,如果遗体马上就火葬,验尸官难以发现证据。”法政大学越智启太教授指出,“东京等大城市圈以外,不是法医专家的普通医生作尸检。别说立案,就连犯罪都被放过,白白送命的死者不在少数。”

日本大量富裕的高龄男性独居生活,很容易沦为别有用心后妻的受害人。犯罪学者指出,单身生活的老人身体虚弱,精神也变得脆弱,一旦碰上有强烈犯罪意识的女性,根本无法自我防卫。“所谓的男人和女人的关系,是以怎样的形式进行,迎接悲剧的结局呢?”

精神科医师和田感叹:“男女关系的可怕之处就是,通常人的判断能力很好。但恋爱是相亲相爱幸福的状态,一个人沉浸其中;另一个家伙精心算计,结果一方对他人唯命是从。真是防不胜防啊。”

老男人晚年的欢乐,完全交由了一个居心叵测的外人。老年人谈恋爱,就像老房子着了火。幻想中唯美的夕阳恋,成了催命符。最让人胆寒的是,笕千佐子在杀人过程中没有一丝心虚害怕。怀揣不义之财,毫无愧疚之心。无怪乎,笕千佐子被日本人称呼为“最毒黑寡妇”!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