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栀子花开

时间:2018-04-13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彭清水  责任编辑:沈建华

暗夜,在江滨公园里行走。忽有淡雅的甜香在鼻息来来去去地萦绕。是熟悉而亲切的,像邂逅了久别的旧友,也像那些突然记起的渐行渐远虚无缥缈的美好往事。

循香而去,昏黄的路灯下,果真是成片的栀子树。浓密的碧叶,在灯光下似墨绿的水面,纯白色的花,是漂在水面上的洁白的浪。

夜的黑,抽走了四照花明艳的色彩,却覆盖不了栀子花淡雅的素色,和四处飘逸的,幽幽的清香。这种美和这种香,是骨子里透出的,不会妥协和屈服,哪怕是在沉沉的黑暗里,或是在密密的雨线里。像倨傲的美丽女子,哪怕是裹在陈旧的衣饰里,也会有无法掩饰的风姿暗暗地透出。

选了个细雨的午后,是特意地探访。雨气夹带栀子花特有的芳香,在潮湿的江滨四处弥漫。成片成片的栀子花低低地开在路边,开在树下,雨水顺着高大的树冠点点滴下,看似来势汹汹,却在滴到花瓣的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道,轻柔地划过,隐入叶下。也有细小的,沾留在洁白的花瓣和油绿的叶片上,晶莹剔透,梨花带雨般的娇羞。雨水的洗涤下,叶片愈加碧绿油亮,花瓣越加纯白洁净,衬得淡黄色的花蕊娇嫩得动人心弦。

归来时,在林幽叶茂处,看看四周无人,做了一回偷花贼。盗得两枝藏于衣下,带一身清香回家,清水瓶中供养,让美与香离得更近些,留得更长些。突然想起,许久许久没有动偷花的心思了,是这高洁的美和淡雅的香诱惑了我吧。

想起安妮宝贝在《清醒纪》里说:这白色的香花,代表着南方夏的开始。

在花香中打开手机里的日历,原来立夏真的早已过去。连绵的梅雨,混淆了季节的边线。是这怡人的香,和纯净的白,无声地宣告了春尽夏至。

都说是因为有了故事,才会对某种物件有了特殊的念想。和栀子花,有着怎样的故事呢?

突然记起,年少时曾读过席慕蓉和栀子花有关的诗句,记得题目好像是《盼望》,文字却无法回忆了。搜索了百度,才重读了散发着幽香的诗句

……

如果能在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上

与你相遇

如果能

深深地爱过一次再别离

那么

再长久的一生

不也就只是

就只是

回首时

那短短的一瞬

诗句依旧煽情而柔美,但如今读来,也只是远远地留在了青春岁月里的发黄了的旧心情。岁月荏苒,尘埃落定,如今再无“盼望”的心绪。若有“开满了栀子花的山坡”,也只会是撑把雨伞,静静地闻嗅香气,欣赏花色,再无“盼望”了。

搜《盼望》时,还搜到了很多有关栀子花的古诗词,可见,喜爱栀子花之人,古来有之。一路读来,最爱这首:

绿艳一株随夏同,浅衣著尽小楼东。

此情不惯红芳举,却泛清香守夜穷。

“此情不惯红芳举,却泛清香守夜穷”。突然明白,栀子花是无需故事的。栀子花是世外的仙子,不沾红尘之琐,她需要的只是静静地开放,静静地弥漫这柔软的幽香,便可让我留恋难弃了。

(作者单位:福建省三明市梅列区人民检察院)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