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用艺术为新时代铸魂

时间:2018-03-23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郑博超等  责任编辑:沈建华

什么是新时代之魂?如何用文艺作品揭示、高扬新时代之魂,让主旋律作品在潜移默化中具有感动人心、触及灵魂的力量?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感悟,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回答。两会期间,本报记者就此采访了三位长期从事文艺创作的全国人大代表。

\
\
\

普通人的喜怒哀乐就是主旋律

“过去我们对主旋律的理解是比较狭义的。”日前,全国人大代表、广西民族大学影视创作中心副主任樊一平开门见山地说。

说起作家凡一平(樊一平的笔名),很多人可能并不熟悉。但知道电影《寻枪》的人却很多。电影《寻枪》就是根据樊一平原著同名小说拍摄而成,该片成为实现艺术与商业“双赢”的典范之作。

“过去以为主旋律就是重大题材、高大上,除这些之外,我认为贴近人民、符合人性、反映底层民众的喜怒哀乐,都是主旋律。”樊一平这样回答记者的提问。

“新时代的百姓故事,有意义,也有意思,能让人们‘笑容露出来’‘眼泪掉下来’。”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广播电视台新闻综合广播频率广播剧创作室副主任吕卉表达了相同的观点。

有人说,广播是一方小天地。而吕卉却认为,这方天地无比广阔、大有可为。迄今为止,他们创作生产的广播剧已有《板车女孩》《大岭村的故事》《母亲的童谣》等10部作品、连续9届获得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在全国各广播电台中名列前茅。

宣教色彩浓厚,教科书式的道德宣讲、报告式的情感表达,人物形象高大全、脸谱化……诸如此类的对主旋律文艺作品的诟病,我们并不陌生。与批评相伴随的,是主旋律电影“媒体热赞、票房遇冷”的尴尬。

可喜的是,梳理近年来的中国文艺创作,我们欣喜地发现,主旋律文艺创作在坚守主流阵地的同时,主动担当,辗转寻求突破,得到了市场和观众的双重认可。

“例如去年《人民的名义》这部电视连续剧,就是引发了主流题材电视剧的收视和话题的爆点,成功吸引了广大观众的目光。”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电影电视剧制作中心原艺术副总监赵冬苓说。

《盖世太保枪口下的中国女人》《我的父亲母亲》《安居》……一段段动情动人的故事,一部部荡气回肠的作品,作为编剧,赵冬苓用自己的笔塑造着每一个极富生命力的人物角色。

“对影视创作者来说,是迎合需求、追逐市场热点,还是追求艺术和文化价值,这个困惑始终是存在的。”赵冬苓说。采访中,她以“三分球”来比喻现实主义题材创作面临的问题。“我当然想投三分球,但是如果搞不清楚三分线在哪儿,就会造成很用力投球,但是投不上。所以,为了鼓励现实主义题材创作,一些代表委员们呼吁对电视剧市场加强管理。”在她看来,相关部门、机构更应该加强标准的统一,更加注重规范管理。

“文艺作品需要引导,但不能误导。”樊一平关注的是当前文艺作品创作中另一个常见的误区。

近年来,很多普通的观众都能感觉到,现在的电影越来越喜欢“大制作”——眼花缭乱的叙事结构,惊心动魄的听觉视觉冲击。

“这个可以有,但肯定不是主旋律的表达方式。”樊一平认为,主旋律文艺作品追求“好看”,并非只是简单迎合部分观众的浅层次审美愉悦和猎奇心理。他说,主旋律不是标新立异,形式要为内容服务;更不能靠形式的吸引眼球掩盖内容的贫乏。

樊一平反复强调,主旋律创作“要真实,让每一个读者(观众)在欣赏作品时,感觉到作品中的人物和读者的心灵是能够引起共鸣的”。

生活比想象更精彩

“优秀的文艺作品不是远离日常生活经验的故事,而是来自于每一个有过梦想、并且为梦想奋斗过、哭过、痛过、笑过的普通人。这些作品充分反映了中国梦既是国家梦、民族梦,也是个人梦,每个人都有梦想成真的历史机遇。”吕卉这样认为。

作为主创,吕卉每年坚持深入生活、体验生活,走到人民群众中去,关注现实、讴歌时代,关注身边每一个朴素而平凡的生命个体,关注普通人的生活愿景和现实困惑,积累了丰富的创作资源,并把这种资源和每一次体验思考,转化成一部部反映时代变迁和人民心声的文艺作品。

“普通人对美好生活向往的情感是一致的,在生活中遇到挫折的情感也是一致的。”樊一平认为,主旋律作品应该是“反映群众疾苦,又有温情的,鼓励人在困境面前保持积极的人生态度”。

我们已经进入新媒体时代。主旋律文艺创作能否借力新技术、新媒体?

2016年,由安徽省委宣传部、安徽省文明办、安徽广播电视台出品,推出百集微广播剧《安徽好人》。该系列录制完成后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及安徽广播电视台各频率展播,并在微博和微信公众号进行推广,分享给手机用户,引起广泛关注、转发、点赞。

这也是一次成功的融媒体创新尝试。“广播剧是一种传统的广播文艺形式,随着时代发展,不太符合用户碎片化阅读和收听的习惯,所以我们把它打造成微广播剧,一集不超过10分钟,8分钟左右最合适,就可以讲一个完整的故事。”吕卉向记者介绍了这种新颖的传播形式——微广播剧。通过微数字技术在互联网上进行音图文融合传播,成本低、制作周期短,容易形成规模化生产,符合新媒体时代碎片化阅读和收听的习惯,便于手机传播。

“融合新媒体是一个趋势,广播剧也要做一些尝试和突破。前几年流行微电影、微小说,我们就想也可以把广播剧做成微剧。”吕卉说,“新的艺术表现形式对我们的文艺创作会带来挑战,也会带来契机和灵感。”

广播剧《板车女孩》,就以“中国好人”黄凤为原型,讲述这个安徽农村小女孩用自制板车拉着爸爸千里求医的故事,这个剧塑造了一个在困境中积攒温暖、凝聚力量的女孩形象。

吕卉说起这部剧的诞生时依然难掩激动:“采访中,黄凤对我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阿姨,有一个人,对我帮助特别大……阿姨,还有一个人,对我帮助也特别大……’所有人都能想象她一路走来吃过多少苦,但她说得更多的是那些曾经温暖了她的人和事。对有的人来说,这些点点滴滴的温暖不过是偶尔滴落在干涸地里的水滴,瞬间便消逝不见。而她,却成长为一个充满爱心、懂得感恩的阳光女孩,就是因为她会积攒温暖。从幼年时邻居送一碗饺子一个馒头,到拉着板车去北京途中陌生人的点滴关照,她积攒了一路上所有细小的温暖。这些温暖在她的心里积攒成了一轮太阳,不仅温暖了她自己,也温暖了别人。”

这一切,使《板车女孩》这部广播剧具有了打动听众的力量。该剧荣获第14届中宣部“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

她说:“生活永远是创作的富矿,生活比想象更精彩。在深入生活中积攒温暖、从人民实践中汲取力量。我们有义务有责任通过作品,把这种温暖和力量传递给听众。”

文艺作品的主旋律概念其实是一棵大树,枝枝叶叶的茁壮最终组成这棵大树的繁茂。

法治题材也要有温度

随着全面依法治国不断推向深入,展现法治对生活的影响和改变、传播法治精神也是当然的主旋律,法治题材也受到众多文艺工作者关注。

今年3月16日,正值2018年全国两会如火如荼召开之时,“安徽之声”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条消息——微广播剧《不被遗忘的时光》,讲述的是全国模范检察官、安徽省宣城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周会明的故事。今年的最高检工作报告中,也提到了这位为检察事业奋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检察官。

“听到最高检工作报告中讲到那些为维护公平正义献出自己宝贵生命的检察官时,代表们爆发了热烈的掌声,我相信这是大家发自内心的感动。”回想起这个场景,吕卉依然有些动容。

吕卉是《不被遗忘的时光》的主创之一,她告诉记者,曾经采访过很多检察官,他们的故事都很动人。吕卉还表示,未来也会继续关注检察官群体,通过讲述检察官的履职故事,把检察官的形象塑造好并传递出去,让这些动人的故事影响更多人。

她说,安徽是一方英模众多、好人辈出的热土,这些人,根在基层,长在民间。他们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英雄”“偶像”,但正因为真实平凡,更容易引起人民群众的共鸣。

2016年,由中共安徽省委宣传部、安徽省文明办、安徽广播电视台出品,推出百集微广播剧《安徽好人》。搜集了10多年来1000多名上榜“安徽好人”的资料,选取具有代表性和戏剧性的人物事迹,用紧凑的节奏和情感悬念,讲述100位“安徽好人”的动人故事。这些故事有意义,也有意思。在打动人心上下功夫,是任何题材的文艺作品取得成功的不二法门。

作为全国人大代表的赵冬苓,多年来持续关注法治进程,她不仅为法治题材的影视作品点赞,自己也创作了电视连续剧《因法之名》。

“我之前参加了‘于欢案’的二审旁听,我真切感受到该案的审理既维护了法律的尊严,又表现出法律极大的悲悯,充满人性的情怀。”谈到《因法之名》,赵冬苓介绍,该剧落笔“冤假错案”这一热点议题,以两代人的情感纠葛、观念之争为线索,讲述了一段中国现实版的《信号》悬案。

“目前,《因法之名》已由最高检影视中心拍摄完毕,正在进行各项审核,我也希望它能尽早跟观众见面。”赵冬苓透露。

樊一平创作的一部表现变革中的乡村图景的作品即将面世。他告诉记者,这部作品有很多篇幅反映了法律与情感的冲突。

“尊重法律是文艺工作者创作的前提。”樊一平认为,文艺工作者在尊重法治的基础上,关注合乎人性、合乎人情的东西,才能写出丰满的作品,作品才能散发出温情的味道。

吕卉以自己的切身经历,找到了一个创作者与一名人民代表的契合点:作为人大代表,始终在基层一线,密切联系群众,做个有心人,做个倾听者、关注者、交流者,听取他们的故事和心声,体会他们关心的事、烦心的事,这与我们的艺术创作是相通的。“深入生活,是在积攒力量和资源,最终会给你丰厚的回报。”她说。(郑博超 吴贻伙 曹烨琼 闫晶晶)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