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艺术

时间:2018-09-27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张良  责任编辑:沈建华

甄直退休前是一所高校的美术老师。退休后,他醉心于徐悲鸿的《奔马图》,没日没夜地揣摩、临摹。

为了画画,他真是拼了。除了画画,生活中的任何事好像都离他很远。老伴六十岁生日,他忘在脑后,儿子甄槐被中央美院留校任教,他也淡然处之。老伴逢人就抱怨:“我家老甄已经疯魔了,这个家早晚要败在他手里!”

一晃几年过去。那年暑假的一天,甄槐的老同学来家里做客。趁甄直有事外出,甄槐带同学偷偷参观父亲的画室。看到桌上的奔马图,同学双眼放光,啧啧称奇:“太像了,简直跟原作一模一样!”见甄槐不以为然,同学道:“你不信?那咱们带上画去问我爸。”这位同学的父亲恰好是国内知名的收藏家、鉴定家。

同学的父亲见到此画,足足呆了十多分钟才缓过神来:“极品,极品中的极品!原画市值几个亿,这幅画估价在一千万以上。”

甄槐心里乐开了花,拿着画一刻不停赶回家,第一时间把此事告诉母亲。老人一听,欢喜得手足无措:“这下可好了,咱们有好日子过了。我马上给他煲汤喝……”

甄槐正小心翼翼把画放回原处,甄直推门进来,喝道:“住手!你动我画干吗?”

甄槐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爸,我问过小进他爸了,他说你这幅画是极品中的极品,他愿意出高价收藏。”“是吗?”甄直眉毛一挑,“他真这么说?”“是真的,只要你愿意,马上就可以成交!”

甄槐满以为父亲会和自己一起欢呼,哪知甄直沉下脸来,突然抓起画用力撕。甄槐吓得脸色惨白,想阻止已晚了一步,价值千万的画已成碎片。甄槐又气又急,不停跺脚。甄直老伴端汤进来,见此情景,汤碗摔碎在地:“死老头子,你这不是作孽吗,这日子没法过了……”

甄直眼含歉意看了看老伴和儿子,幽幽道:“这是我多年心血,我比你们还心疼。但,这不是我想要的。罢了罢了,我再画一幅就是,保证比这幅画还要好!”

转眼又是几年过去。为了画画,甄直废寝忘食以致心力交瘁。最后一笔画完时,他晕倒了。

办好甄直的入院手续,甄槐拿着那幅画赶往同学家。他想的是:父亲这次病得不轻,恐怕只有这幅画能挽救他了。

然而,当收藏家急不可耐地打开这幅画作后,却很长时间不说一句话。甄槐再三催问,收藏家才喃喃道:“可惜了先前那一幅,可惜了……”

病床上的甄直看到儿子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心里便明白了八九分,闪亮着眼睛问:“你去给人家看了,怎么说?”“你的画与原画画风、画法、意境皆有所不同,人家不愿意收藏了。”

甄直面露喜色,“这就对了,这就对了嘛!”说完,他大笑数声,与世长辞。

甄槐返校后,带着百般愤懑千般困惑请教他的导师方教授。方教授肃然道:“你爸爸是真正的画家,这是他用生命给你的忠告或者说遗产,你要好好珍惜。”

“忠告?遗产?”

“是啊,你没听过这个故事吗?从前,一只八哥讥笑蝉叫得单调乏味。蝉反击道:我叫得再难听也是我自己的声音,你说得再像人话,是你自己的声音吗?”

甄槐顿然开悟:“我明白了!”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