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讨薪

时间:2018-07-26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周耘芳  责任编辑:沈建华

正午,太阳像个火球挂在天空,热得知了都懒得叫了。严大力开着摩托车急停在家门口,“春芝,帮我收拾一下衣服,我马上要出远门。”

“去干啥?”“二柱他们几个为了讨工资在省城闹起来,张书记让我去处理一下。”“又是你去跑,他是书记怎么不去管,整天守在家里?”

严大力知道妻子话里有话,还在计较之前的事。去年腊月,精准扶贫评估正在紧要关头,村里一批农民工从外地回乡过年,客车不小心在国道上翻车,十几个人受伤。严大力正忙着填扶贫评估表格,张书记把他找去,让他配合乡干部处理这次事故。严大力二话没说就去了,把农民工安排进医院救治,等他们全部脱离危险后才回家。当时已是正月初二,严大力年夜饭都没在家吃。

“你呀,心眼儿真得放大点。书记负责全面工作,当然要坐镇在家,我这当副手的不出去跑谁跑?”“行行行,你心眼儿大。注意安全,早去早回。”

严大力赶到县城高铁站和乡司法所周律师汇合,一起坐高铁去了省城。找到二柱时,这小子正带着几十个农民工横七竖八躺在开发商家里。

“严书记,我们也没别的辙了,就守在他家,什么时候给工钱什么时候撤兵。”

“二柱,你就是性子太急,人家什么情况你搞清楚了吗,就走极端?”

“我管得了那么多!乡亲们锅里有几个补丁,你都一清二楚。德强老婆得了癌要治,保国三个孩子上学读书要学费,大军家盖房子要买材料,都等不起啊!”

开发商洪元奎赔着笑说:“您是村里领导吧,失敬失敬!您看我这边资金链断了,能不能容我再缓缓?”“你放心,我马上劝他们撤走,讨薪不能蛮干。现在国家明文规定,任何人不能拖欠农民工工资,你应该不敢例外吧?”

严大力说话绵里藏针,洪元奎红着脸点头称是。

二柱他们被劝回驻地,严大力和周律师在一家小旅馆住下。

第二天一早,严大力刚起床就听有人敲门。门外站着洪元奎,“昨天你们走后我想了很久,觉得欠谁也不能欠工人,就连夜发动亲友凑了100多万元。您放心,剩下几十万元三天到账……”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