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缘分

时间:2018-07-12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曹春雷  责任编辑:沈建华

火车是老式绿皮车,逢站必停。这种慢,总给人想与同行人攀谈的欲望。不然,这么漫长的时光怎么打发呢?

一只红公鸡羽毛鲜亮,趴在竹筐里。筐上来回缠了好几圈绳子,防止鸡跳出来。竹筐提在一个小姑娘手中。我问:“小妹妹,你提着鸡去哪呢?”

小姑娘十三四岁,扎着马尾辫,朝我羞涩一笑说:“去城里卖鸡和核桃。”我这才注意到,她脚边还有个蛇皮袋,里面装的应该就是核桃。

车上人很多,小姑娘没有座位。我往里挪了挪,让她挤着坐下。她说不累。我把鸡筐接过来放在跟前地上,这样她就能轻松点。“为啥要跑这么远去卖?”我问她。

“城里能卖上价,比在乡下大集上多卖不少钱,刨去路费也还多。家里喂了一大群鸡,天天在屋后的林子里捉虫吃,每到学校放假我都进城卖。”小姑娘笑着说。

邻座一个就着炸鸡喝啤酒的红脸汉子说:“这鸡是真土鸡,吃起来一定香,你卖给我吧。”小姑娘摇头道:“叔,不行啊。这鸡有个大爷订好了,上次我进城他跟我订的。”“他给你多少钱一斤,我给你多一半的钱,行不?”

小姑娘笑着说:“不行,我和那个大爷说好了的。”汉子也笑:“这丫头,还挺讲信用。”

我继续和小姑娘攀谈,问她卖完东西是否接着就返回来,她说还要去医院买药,“妈妈一直病着,定期要到城里拿药。爸爸在家种地养鸡,伺候妈妈,没时间去。”

中午吃饭时,小姑娘掏出一张饼,就着一袋咸菜吃。我提议道:“小妹妹,你这咸菜是自家腌的吧,看着很不错。能不能你分我咸菜吃,我分你香肠?”

小姑娘将咸菜递到我面前,却不接香肠。“你这么客气,我咋好意思吃你的咸菜?”听我这样说,她才接过香肠。红脸汉子和我一样,也拿鸡腿换了咸菜吃。

突然,那只鸡不知怎么挣脱了筐上的绳子,飞了出来。小姑娘、我、红脸汉子,其他乘客还有乘务员都忙着捉鸡。好不容易逮住鸡,小姑娘掏出蛇皮袋里的核桃,一人一大捧表示感谢。

乘客们都接了,但都掏出钱来,五元的、十元的。小姑娘推辞,红脸汉子劝道:“拿着吧,一块儿坐车就是缘分,这钱可以给你妈妈买药。”小姑娘这才接了,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