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法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与法 > 焦点关注

建网络赌博平台,用比特币分红

时间:2018-08-14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范跃红 陈露 项卫兵  责任编辑:沈建华

\
田粟/漫画

8月10日,浙江省台州市椒江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对肖某等45名被告人提起公诉,涉嫌窝藏罪的刘某也同时被诉。据悉,这是台州史上涉案金额最大的一起网络赌博案件,仅非法获利就达11亿余元。

从青年企业家到犯罪团伙首脑

2017年9月,台州公安机关在网上巡查发现一个名为“新版捕鱼”的网络棋牌游戏网站,里面有“牛牛”“百家乐”“炸金花”“斗地主”等游戏,种类繁多,人气非常旺。平台每天都公布购买游戏币的前50名玩家排行榜,能进入排行榜意味着他们每日购买的游戏币达50万元以上。这么巨大的金额引起了网警的深入追踪,而后发现该平台确有涉赌行为。经过侦查,公安机关破获了这起组织架构严密、涉案金额巨大、人员众多,而且是通过比特币洗钱和投资的新型网络赌博案,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检察机关审查查明,该“新版捕鱼”网络棋牌游戏平台来自四川成都的一家科技公司,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就是该网络赌博犯罪团伙的核心人物。39岁的肖某2009年开始经营公司,有丰富的经营经验,是当地小有名气的青年企业家。由于近年来生意不好做,他便心生歪念,伙同他人开设多个赌博游戏平台。

肖某伙同蔡某最先开设的“玖发棋牌”赌博游戏平台自2015年上线后,每日在线参赌人数很多,收益非常可观。在利益的驱使下,肖某又与何某、屈某合作,以经营正规业务为幌子,陆续开设“新版捕鱼”“大鱼棋牌”两个赌博游戏平台。上述三个赌博游戏平台参赌人员遍布全国。为逃避监管,同时也为了减少被其他同行攻击的几率,这些游戏平台每隔三四个月就会更名,其中一个平台一年多时间里从起初的“快乐799”“大众棋牌”“澳门娱乐场”,最终更名为“新版捕鱼”,直至案发。

整个游戏平台组织架构严密,包括公司主管、技术团队、商务团队、客服团队、银商等多类人员。各类人员分工明确,根据重要性和分工获得工资或分红。肖某负责技术研发团队,指派尹某等人组成技术团队。除此之外,他每天都要听取游戏的数据汇报,包括在线人数、回收率、销售币数等,以便准确掌握平台盈利情况。三个平台都有专人负责商务团队,即出售游戏币。商务团队负责人则招募多人发展商务团队,组织银商和银商之间、银商与玩家之间进行游戏币与人民币的交易。

三个平台前期的非法获利以现金方式进行分成,2016年5月以后,因网上赌博的流动资金巨大,为规避金融部门监管,犯罪团伙以购买比特币进行利益分成。

十赌九输,网络赌博全是套路

据办案人员介绍,玩家进入该游戏平台后,平台会先收取一部分座位费,“炸金花”“牛牛”等博弈类游戏是玩家之间对赌,还有些游戏是直接和平台对赌,输赢直接和平台挂钩,通过平台技术控制,可以让玩家输多赢少。为让玩家不至于输太多而离开游戏,平台技术人员通过游戏币的消耗数值控制输赢率,当有人赢的较多,就会让他输钱;当有人输钱较多,就让他赢点钱,令其欲罢不能。这样既能留住赌徒,平台也可以持续获利。由于网站后台人为操作控制输赢率,参与网络棋牌游戏的几乎没有一个人能真正赢利。

当然,也有真正赢利的,那就是开设这些赌博平台的肖某等庄家。今年1月8日,案件移送至椒江区检察院审查起诉。办案检察官对肖某个人情况进行深入审查,发现他名下还有20多家注册公司,多为空头公司,既用来掩饰自己的身份,又能一定程度上为资金流转和洗钱铺路。肖某一夜暴富后,大肆挥霍,用非法所得购买多辆豪车、别墅等。不仅如此,肖某还是个非常有投资头脑的人,他将非法获利投资房产、股票、理财产品等,并网上购买近5000台“挖矿机”继续挖比特币,达到资产增值的目的。案发后,肖某比特币核心钱包中仍留有非法所得的32580个比特币,市值达6.97亿元。

追捕、追查、慎诉,检察官开展长线作战

面对55册案卷,台州市椒江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仔细审查,围绕追捕、追查、慎诉开展长线作战。在审查案卷中,检察官发现该案的核心人物肖某在公安侦查阶段已被取保候审,根据案情肖某并不符合取保条件,决定对他采取逮捕措施。为了能够顺利将肖某依法逮捕,公诉部门承办检察官和侦监部门通力合作、周密部署,成功将躲藏在刘某处的肖某逮捕。

因为这起案件人员构成复杂,承办检察官通过绘制人物脉络图,分析梳理人员层次,理清人物结构关系,以便更好地区分每个人在案件中起到的作用,对日后法庭定罪量刑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另外,由于该案涉及资金往来账目繁多,光银行就涉及十余家,各类银行账户不下五百个,核对计算各类银行流水账、摸清资金的来龙去脉,尤其后期犯罪团伙使用比特币分成,虚拟货币和人民币之间转换后的去向必须一一查清。

针对涉案金额不清、涉案人员分成不明、非法获利去向不明等部分办案瑕疵,检察官两次退查,引导公安机关补充侦查,至7月底,公安机关根据案情完成补证23册。其间,为更好地落实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检察官对其中犯罪情节轻微的4名银商作相对不起诉处理,其余45人均以涉嫌开设赌场罪提起公诉。而刘某明知肖某是犯罪的人而为他提供隐藏住所,帮助他逃匿,也被检察机关以涉嫌窝藏罪提起公诉。

“涉案人员远不止这些,因案件牵涉线下客服、银商众多,还有50多人另案处理,待公安机关查清各自涉案金额后,将陆续移送起诉。”承办检察官介绍。8月10日,该案78册案卷已全部装箱移送至椒江区法院,法院将择日开庭审理。



[ 相关新闻 ]

经济资讯

更多>>

安吉法院设企业破产援助金

安吉法院设企业破产援助金
企业倒闭资不抵债,想走破产清算之路盘活闲置资产,可是连看管厂区设备、评估财产等基本的费用都无从着落,这样的情形在司法实践中并不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