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监督者风采

杜梅:司法进步让我有了更多期待

时间:2018-02-06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杜梅  责任编辑:沈建华

\
杜梅 全国政协委员 鄂温克族作家

“这些年,法院、检察院经常邀请我们去给他们提意见。当了委员以后,我切身地感受到我们的司法机构更有人情味了,审判速度也比过去快得多,管理方面也有很多加强……”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鄂温克族作家杜梅说,“司法的不断进步,让我有了更多的期待”。

杜梅从2003年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如今已经连续15次参加全国两会。她一直都比较关注的问题是如何保护好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作为少数民族的委员,就必须要为这个群体发声,希望它能够有更好的保护和发展。”杜梅说。

“司法制度不断进步,让我有了更多期待”

杜梅说,当了这么多年的全国政协委员,曾参与过几次案件的处理,并把相关建议向最高人民法院提交。“这些年,法院、检察院经常邀请我们去给他们提意见。过去,我们对法律关心的不够,但是这些年当了委员以后,对法院、检察院的工作,也会有意识地去关注”。

杜梅还向记者谈到,她切身感受到的我国司法制度进步中几个显著特点。她说,“我们的司法机构,在处理案件的时候,比原来有了更多的人情味;从审判速度来看,也比过去要快得多;另外在管理方面也有很多加强……我觉得这是我们国家逐步走向法治社会很好的一个前进吧。”

杜梅说,她也感受到了国家对司法制度建设的重视。特别是内蒙古的呼格吉勒图案,她认为宣告呼格吉勒图无罪对社会各界影响很大。“这也是向法治社会迈进的一个典型案例。”

“正因为国家在不断进步,所以我们对国家、对社会才会更有期待。当委员也是这样的,每次听政府工作报告时,我都会有振奋、有感动,这是因为好的政策在不断地出台。”杜梅说,“司法制度的不断进步,也让我有了更多的期待”。

“未来会继续关注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保护”

杜梅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用汉语创作,她的《木垛上的童话》《风》等几篇获得全国或内蒙古地方文学奖的作品,内容都无不带有鄂温克这个以游牧和狩猎为生的少数民族日常生活的印记。

她曾用9年的时间寻访老一辈鄂温克族人,收集整理濒临消亡的鄂温克故事歌。这个民族的民歌是歌也是诗,读起来悠扬奔放,富含森林和草原气息,展现了居住在中国雄鸡状版图巨冠上的族人的宽阔胸怀和质朴性格。最后,杜梅将它们整理凝结成一本《鄂温克族民间故事》。

“记得有一位老人,80多岁了,当时我给老人买了很多去疼片当礼物送给她。老人看到我们很高兴,坐在那儿一上午一上午的听她讲故事。大概也就是一两年,老人就去世了。生命就是这样,你不抓紧就流失了。”

杜梅很早意识到,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鄂温克族,人口特别分散,像故事歌这样珍贵的非物质文化只能口口相传。但是,懂得鄂温克故事歌的人越来越少,年纪也越来越大,所以特别着急。因为很多老人走进坟墓,后人就再也不知道了……

“如果我们的文化,只停留在走进博物馆、走进书本里,那都是‘死’的文化,我们想要‘鲜活’的传承下来,但是这只是希望,因为很难做到。尤其是因为人口较少的民族还没有文字,即便是有文字,但传承非常微弱……”

作为一名全国政协委员,为提高社会各界对少数民族文化面临困境的关注,她连续提出了多个与本民族文化保护息息相关的提案。

这些提案包括《加快抢救和保护濒临消失的萨满文化》《关于对十万以下没有自己民族文字的少数民族启动民族语言抢救保护工程的建议》《保护少数民族语言地名》《关于恢复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电视“骏马奖”和舞蹈“孔雀奖”》等等。

此外,2013年,她还在两会上给央视春晚“提意见”。这份《中央电视台春节晚会应增加少数民族文艺节目》的提案,引起广泛关注;2015年,杜梅建议国家立法保护少数民族文化;2016年,杜梅表示要做好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守护人;2017年,杜梅则关注了食品安全问题。

杜梅说,“我从2003年开始担任全国政协委员,已经15次参加全国两会。我一直都比较关注的问题是如何保护好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我作为少数民族的委员,就必须要为这个群体发声,希望它能够有更好的保护和发展。”

谈到未来的打算,杜梅委员表示:“即便未来我不是全国政协委员了,我也依然有责任、有义务继续关注少数民族文化的保护和传承。不管是不是继续担任委员,我还是会继续为推动少数民族各方面的发展做努力,也会一直关注这个群体。”

借助新媒体平台传播推广“希望有所作为”

杜梅是最早开设博客、微博的少数民族界委员之一,她时常在博客、微博上开展讨论、提出问题、收集反馈,还常邀请“博友”针对自己的提案展开互动。她有关少数民族文化传承的提案也从当初单纯的“留住记忆”,扩大到借助新媒体平台传播以加深广大民众的认识。

杜梅说,“当委员以后,我觉得仅仅有自己的声音很微弱,因为我还要代表我们这个群体的声音。所以,后来我的一些提案都会联合其他人口较少的民族,为22个人口较少的民族去发声。好多提案不光为了鄂温克人而提案,也是在为人口较少的民族而提案。”

后来,杜梅意识到,她的有一些提案,缺乏普遍性她想,“既然是委员,就不仅要为我这一部分人去说话,也应该为更多的人去说话。”所以她就觉得,既然开了博客、微博,就希望能够代表更多、更广泛的一些人的利益。

“所以,每次开会的时候,我都会在博客、微博上问问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跟我说。后来我的一些提案,比如说关于供暖的问题、关于学生上课的问题,都是来自于大家的委托,我才去做的。”杜梅说,“看到自己的提案,受到关注、引起影响,我感受到做一个政协委员是有意义的,我也希望自己在任期间,能够有所作为,多做一些事情。”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