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聚焦

人大监督发力国有资产监管

时间:2018-10-29  来源:检察日报  作者:郑博超  责任编辑:沈建华

2017年,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为183.5万亿元,国有金融企业资产总额241.0万亿元,全国行政事业单位资产总额30.0万亿元……

10月24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第二次全体会议,审议了国务院关于2017年度国有资产管理情况的综合报告。——被媒体称为国务院首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家底”。

首次报告体现了新发展理念

“国有资产管理情况报告制度是一项新制度,也是一项重要的改革举措。”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沈春耀盛赞“这是一个具有创新意义的工作”。

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加强人大预算审查监督、国有资产监督职能的重大改革举措和重要决策部署。2017年年底,中共中央专门印发了《关于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的意见》。今年是贯彻落实这一决策部署的第一年。

记者了解到,除了“首次”这一特点,“全口径”“全覆盖”也是这次报告的鲜明特点。除了全国国有企业资产总额、金融企业的国有资产总额、行政事业单位国有资产总额等项目外,报告还列出了土地资源、海洋资源、矿产资源及外汇储备等项目的数据。

24日下午,在参加分组审议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吕薇说,过去一般都是报告国有企业的管理情况,现在除了企业国有资产以外,还增加了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行政事业性国有资产和国有自然资源资产,这4部分是比较全面的。“总体来看,因为这是一项新的工作,有创新性,特别是像自然资源资产、行政事业性的国有资产,这些过去都还没有做过,是一个创新性的工作。”吕薇委员认为,报告体现了新的发展理念要求。

“报告制度的建立和报告的提交,有利于全面摸清国有资产家底,向全国人大和全国人民交一份国有资产的明白账;有利于夯实国有资产管理的决策基础,为国有资产监管提供数据支撑;有利于提高国有资产管理的公信力,推动规范和改进国有资产管理。”杨志今委员精辟地概括了“首次报告家底”的意义。

国有资本运行效率不够高:委员建议加强绩效管理

报告“家底”不是目的,管好、用好国有资产,才是建立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报告国有资产管理情况制度的真正目标。

谈到今后的工作思路,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高虎城建议,首先要提高我们的监管能力。“监管能力是我们在治理体制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监管能力也包含了目前我们对国有金融企业的管理,但监管制度设计方面要落实为法律法规规章,这是对所有企业都适用的,也包括国有企业。”高虎城说。

吕薇委员在发言中强调要加强国有资产的运行绩效管理。“报告要与预算法相结合,要比较全面地体现国有资本运营管理的要求,加强国有资本的绩效管理。从目前报告来看,国有资产和国有资本的运行效率不够高,国有资产的利润率和资本的利润率比较低,所以要加强国有资产的运行绩效管理,进一步完善国有企业的绩效评价指标,要尽快细化和落实国有企业分类管理的评价指标,进一步明确公益类国有企业,包括政策性银行的考核指标和考核办法。”吕薇委员建议,进一步完善国有企业的资产管理报告制度,通过报告制度来加强和完善国有企业的经营预算和业绩考核,改进管理,促进国有企业管理体制的改革。要重点围绕提高国有企业的效率,完善激励创新的机制。

风险防控:发挥立法对规范金融发展的引领作用

如何防范化解金融风险,打好三大攻坚战,是财政部部长刘昆在作2017年度金融企业国有资产专项报告中重点谈到的话题,也是常委会委员审议发言的热点话题。

刘海星委员说,从防范风险角度来看,国有企业资产负债率仍高于国际警戒线。尤其是金融企业国有资产负债率较高。刘海星委员建议分类划定债务红线、考核指标、负面清单,既引导国有资产进一步向重要行业、关键领域集中,又坚决退出“落后产能”“僵尸产能”,加快资金融通、战略重组,撬动社会资本形成良性循环,做到“杠杆合理”“资本规范”“风险可控”。

近年来金融业混业经营、多层嵌套、期限错配等特点较为突出,叠加互联网新技术广泛应用融合,金融风险的多样性、复杂性、广泛性、传导性显著增强。刘海星委员建议,按照全口径、全覆盖的要求,全面精准动态摸清互联网金融企业国有资产“家底”,敦促国有资本增强风险预警处置和防控能力。

现阶段,国有企业在地方政府债务当中特别是隐性债务攀升当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杜黎明委员建议,将加强国有资产管理同防范政府债务风险相结合。“要通过有效监管,防止地方政府通过将公益性资产注入投融资平台公司等国有企业,从而变相为地方政府建设项目融资或提供担保。”杜黎明委员建议,强化国有企业债务约束,建立完善国有企业负债约束机制,提高国有企业财务透明度,建立国有企业债务风险动态监测机制。

“守住金融风险这个底线至关重要。”李学勇委员说,从报告反映的情况看,国有金融资产风险隐患主要来自两个方面,内部经营管理约束不够的风险和外部经营性风险。李学勇委员建议,创新方式加强监管,完善基础性的制度机制,有效防范国有资产流失风险。对一些苗头性问题要及早研判、主动应对,多措并举、有效解决,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李学勇委员特别指出要发挥立法对支持金融创新、规范金融发展的引领性作用,针对现有法律难以对金融领域新情况新问题实现全覆盖,加强调查研究,加快相关立法和修法进程,依法管好用好国有金融资本。

“总的来说,尽管这次报告开了一个很好的头,要做的事还比较多,但是我想,一件一件去做,把它做实做好,对我们庞大的国有资产管理、监督应该是一个好事。”在发言的最后,杜黎明委员如是说。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