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神药”串起的传销链

时间:2018-10-19  来源:方圆  作者:卢金增 田园 高忠祥  责任编辑:沈建华

通过对产品调查发现,凯安尼产品并未取得在中国境内合法的经营资质,作为一种食品进行销售是完全违法的。凯安尼产品含有普通维生素、微量元素、添加剂等成分,虽没有危害物质但不是药品,也不具有治疗的功效

文|卢金增 田园 高忠祥

了让消费者购买凯安尼公司的产品,以黄桦等人为首的犯罪团伙,把成员包装为国家一级营养师,忽悠众多消费者。除此之外,为了“洗脑”消费者,该团伙还采取灵活多样的宣传形式,通过一些丰富多样的文艺娱乐节目吸引人们参加传销活动,包括召开产品介绍会、感恩旅游聚会、小型聚会、家中拜访回访、唱歌、舞会等等,可谓灵活多样,花样翻新。他们利用各种途径向参加者灌输产品的功效,从事销售产品活动能够带来的高额回报,吸引人们参加传销。3年间,该团伙共发展下线3万人,涉案金额3600余万元。

2017年5月,由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检察院提起抗诉的刘欣等11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在德州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审理。随着法槌的敲响,这起侦查阶段由公安部挂牌督办、多名犯罪嫌疑人被发出“红色通缉令”的特大组织、领导传销案尘埃落定,11名被一审判决判处罚金刑的被告人全部改判为有期徒刑。加上一审期间被判决有期徒刑的黄桦、王中涌等6人,德州市特大保健品传销案共17名被告人均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被判处有期徒刑。

高规格的“健康见面会”

2014年的一天,在德州市某高档酒店会议厅内,人头攒动,号称中医养生专家、国家一级营养师茂林先生的出现,引起一阵躁动,“感恩凯安尼——健康之约见证会”正在如火如荼举行。

在开场的PPT短片演示中,多位罹患癌症去世的名人,都成了癌患早逝的实例,让人以为这是一场不折不扣的高规格医学会议。

随后,茂林先生讲述了凯安尼主推的三款能治百病的植物药——新乐思、新舒康和尼多乐,并特别强调,该产品是合法进口并获取了香港正规标识,通过了美国GMP认证,其安全性和可靠性完全有保障,具有治疗癌症、高血压、糖尿病、恢复视力等效果。

多位凯安尼会员登台讲述自己因病结缘凯安尼的经历,嘉宾“中华名医理事会会长”张建华绘声绘色地讲述了他5天治愈帕金森病顽疾的经历,如今春风满面、精神焕发,并向在场人们宣告,有了这种“特效药”,患病不再可怕。到底是什么样的产品,能有如此神效?

“凯安尼国际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总部位于美国,号称美国三家富豪家族创办,采用的是纯植物萃取的方式。”这是网上搜索到的介绍。

说到凯安尼中国市场,就不得不提一个人——黄桦。现年64岁的她系广西南宁人,大学学历,某高校退休教师。2011年,退休后的黄桦不安于清闲,她看到身边一些人来钱很快,身为知识分子的她也在积极寻求发财之道。一次偶然机会,她买了一套产品,成为凯安尼会员。产品宣称纯植物提取,能治百病,黄桦决定将它作为自己的发展事业。

为此,黄桦专门设计了一套销售方案:进入该销售网络,至少交纳一万元购买产品,这是入会条件,还要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去分别发展3个人作为下线,三三复制,依此类推。依据发展下线数量逐步升级并获得推荐奖、消费奖、培育奖等各种奖励。凯安尼内部也有一整套升晋级制度,会员达到一定的消费或销售积分,其级别也相应上升。级别由低到高分为12级,最低为会员,最高为双红钻。

美好“钱景”让许多人深陷其中,一年半就发展会员认购20万余单。黄桦被誉为“凯安尼中国市场第一人”。

凯安尼内部员工众所周知,“中国市场两大巨头”,一是黄桦,另一人则是王中涌。

黄桦的三个下线团队中,其中以王中涌团队做得最好,下线人数达到1000余人。而这个王中涌究竟何许人也?

现年44岁的王中涌是宁夏石嘴山人,能说会道,善于交际。2011年底,他看到黄桦“事业”发展不错,他的心就更加不安分。他随即加入凯安尼,杨齐敏、赵虹、张鸿等人也纷纷加入王中涌的团队。

王中涌在公司原有销售奖励制度基础上,自行设计了一套宣传及返利制度,谎称凯安尼产品可以治疗多种疾病,并且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返利依据。在黄桦的指导、支持下,王中涌伙同赵虹、刘欣等7人为组织核心成员,将该组织取名为“林钻系统”,并经常组织自己下线团队聚会。

黄桦精心设计,将王中涌包装成中医养生专家、国家一级营养师,化名茂林先生,前往各地巡回演讲。张鸿则包装为“凯安尼网中国上海公司”负责人,为黄桦、王中涌等人发展传销组织提供所谓“合法性”掩护。

夸大“疗效”说服消费者

黄桦等宣称“凯安妮公司”总部位于美国爱达荷州,由美国三大财团创办,七大亿万富翁管理全球运营,具有国际背景和强劲实力,并且该公司还和国际慈善机构合作。该公司面向中国市场发力,将不断拓展在中国的业务,进一步开发中国市场,旨在普惠中国老百姓。

黄桦还巧立名目,大肆夸大产品功效。为夸大产品的构成,她称这些产品系阿拉斯加野生蓝莓、野生红三文鱼、南太平洋大溪地野生诺丽组合配方的最佳浓缩产品,产品成分有诺贝尔奖做支持。黄桦甚至宣扬该产品不仅能预防疾病而且能够治疗包括癌症在内的疾病。无限夸大产品的用途,使得该产品被神化,成为一种包治百病的良药。在黄桦的鼓动下,这伙人还邀请一些所谓的“托”现身说法,或者亲自上阵演说,讲述自己服用产品后身体好转的病例,尤其针对大多数老年人患有的糖尿病、高血压等有良好的作用,甚至宣扬使用这种产品能帮助癌症患者延缓或者挽回生命,让群众难以分清真假,对于那些身患慢性疾病的老年人具有极大的蛊惑性,使得他们情不自禁地就上当受骗,成为“冤大头”。

据承办此案的检察官介绍,这些犯罪分子在平时的宣传活动中,自称是“高级营养师”,对于营养学、食品的构成非常了解,能够帮助人们正确选择适当的保健品,借机向人们宣传“凯安尼产品”的好处,用一些普通人不了解的术语迷惑群众,使得人们误认为宣讲人是懂得相关知识的高端人士,容易误信他们的宣传。传销活动中的较高层级的人员一般都建立自己的工作室,专门用于宣讲产品和发展人员使用,对外显示其工作的专业化,增强迷惑性。

此案被告人还通过宣传公司产品的营销模式,吸引人们参与传销活动。这些犯罪分子首先将所谓的“营销模式”包装为“合法”行为,声称是“直销”活动,受到国家法律的保护,只要推销产品就会获得报酬且推销的产品越多获得报酬就越丰厚。推销产品的奖励方式多,随着发展人员的增多就会获得高额回报。宣扬有的人因为从事凯安尼产品推销,购买了房子、车子,又会安排人员现身说法,具有很大的迷惑性,使得人们认为该产品不但对身体有好处而且能够挣大钱。

为了给消费者“洗脑”,被告人采取灵活多样的宣传形式,甚至通过一些丰富多样的文艺娱乐节目吸引人们参加传销活动。

癌症病人被“神药”耽误

随着传销组织的逐渐壮大,越来越多的人上当受骗。2014年1月,王中涌在德州某酒店组织大规模集会时,被群众举报案发。鉴于该案涉案金额巨大,德城区检察院立即派出经验丰富的检察官提前介入侦查,引导取证。检察官发现,本案的关键点在于如何梳理层级分布和主要组织者,办案人员注意到,从凯安尼网站调取的电子数据中,清楚地记录着发展下线人员及获得奖励金额等,这恰好是梳理关键点所在。

办案人员就该案传销活动的基本结构、运营模式、已到案犯罪嫌疑人的基本情况、现有证据情况、继续侦查情况等多次讨论。在提前介入期间,办案人从言词证据出发,引导公安机关通过调取聊天记录、梳理网络人员结构图、调取银行交易记录等搜集证据,并针对电子证据形式要求公安机关全面补正。

最终办案人员得出清晰的结论,所谓凯安尼制度,实际是以发展人员来计算利益,所谓的产品只是该传销组织的一种道具而已,因为没有下线人员就不会有上线的收入。

同时,通过对产品调查发现,凯安尼产品并未取得在中国境内合法的经营资质,作为一种食品进行销售是完全违法的。凯安尼产品含有普通维生素、微量元素、添加剂等成分,虽没有危害物质但不是药品,也不具有治疗的功效。

王燕燕就是受害人之一。2011年王燕燕患口腔癌,通过介绍认识了凯安尼成员之一的赵虹。此时的王燕燕正处于人生低谷,在遇到赵虹之前,王燕燕想不到,自己患了癌症,还可以治愈。2012年1月,王燕燕通过赵虹买了一套价值1万元的凯安尼产品,服用后不仅没有效果,而且病情加重。王燕燕找到赵虹,赵虹担心露出马脚,便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套说辞搬出来:“凯安尼是以自然治愈力为中心来治病,对细胞充分供给氧和营养素,促进细胞的新陈代谢。但是你现在服用的剂量还不够,只有加大剂量,才能杀死体内的癌细胞。”按照赵虹的说法,王燕燕又买了三套产品,增量服用。一年后,当王燕燕病情扩大到整个口腔的时候,才知上当,可是为时已晚,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间。

2013年6月,被害人方玉祥购买了凯安尼产品。服用半个月后觉得眼睛模糊,就去找凯安尼成员之一的苏红秀咨询,苏红秀用同样的说辞让其加大剂量。4个月后仍不见好转,方玉祥去了医院才发现是得了眼部肿瘤,一个眼球不得不摘除。

有了多名被害人的口述证明,办案人员对这起案件胸有成竹。检察官对犯罪事实进行梳理,对证据进行分类和固定,经过仔细审查,终于让纷繁复杂的案件事实和证据条理清晰,一目了然。

截至案发,黄桦、王中涌等人在山东、江苏、上海、珠海等地组织骨干并发展下线3万余人,非法获利3600余万元。

“这是我们接手的迄今为止数量最大的一起传销案件,涉案人员情况较为复杂,审查时有15人,经审查发现仍有两名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的犯罪嫌疑人,遂向公安机关发出建议书,追捕两名涉案人员。后17人全部批准逮捕。”德城区检察院侦监科科长李娜说。

不劳而获的梦想破灭

“这是我办理案件中单次起诉人数最多的案件,案件卷宗多达162册。”德城区检察院公诉科副科长李磊说。这个案件涉及人员多,涉案金额大,牵扯群众利益广,开庭审理时面对31名辩护人的出庭辩护,这无疑将是一场硬仗!接手案件,李磊也深深地感受到肩上承受的巨大压力。

整整一个月,检察人员讯问犯罪嫌疑人近20次,形成了体系完整、内容翔实的讯问笔录300多页,至庭审时仅“三纲一书”就有100多页。

庭审中,被告人俞伟莲的律师辩称,俞伟莲是消费者,没有引诱他人参加,更不知返利制度,声称自己也是受害者。同时,黄桦、王中涌等人声称销售凯安尼是直销活动,更是一种防病治病的高尚行为。

经控辩双方第一轮法庭辩论,法庭归纳双方的主要争议焦点为凯安尼公司经营模式是否系非法传销,被告人是否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各被告人是否是共同犯罪;确定涉案数额的法律依据等。此后,控辩双方针对争议焦点展开辩论。

公诉人在公诉意见和法庭辩论中用充分扎实的证据论证了三点:第一,凯安尼公司的经营活动实质上是传销活动。在计酬方式上,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数量作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只有层层发展会员才能拿取返利。第二,凯安尼所谓的制度违反直销条例、反传销条例的规定,直销人员的经销对象是终端消费者,严禁消费者再继续发展消费者。第三,被告人黄桦等17人在凯安尼传销活动中应当认定为组织者、领导者。几个人均不同程度地通过会议形式、授课形式传播产品及功效、制度及奖励,参与了传销活动的发起、策划和操纵。最终17名被告人全部被法院一审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作出有罪判决。除黄桦、王中涌6人外,其他11名犯罪嫌疑人被判处单处罚金刑。后德城区检察院向德州市中级法院提起抗诉。

2017年5月,二审中11名被告人全部改判为有期徒刑。至此,德州市涉案人数最多、涉案金额最大的传销案终于落下帷幕。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凯安尼会员说,抱着发财梦入会的会员,大多是花钱替上线买了业绩,基本上难收回本金,但同时又都会抱着捞本的心态去继续发展下线。

“传销规则迎合了部分人的贪婪心理,他们企图不劳而获、一夜暴富。”办案人员说,传销之所以屡禁不绝,并不是其骗术如何高明,而是其游戏规则在有着不劳而获心理的人面前有吸引力。

“识别传销主要看三个方面,一看加入是否需要认购商品或交纳费用;二看是否需要发展他人成为自己的下线,并对发展的人员以其直接或间接滚动发展的人员数量为依据给付报酬;三看是否以直接或间接发展人员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报酬。”办案人员分析说。(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