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从怀疑到痴迷:是什么让他们如此疯狂

时间:2018-10-12  来源:方圆  作者:沈寅飞  责任编辑:沈建华

对于传销,媒体曝光一次次地给受众以警示,公检法的一次次打击在敲响警钟。那么一个又一个的传销骗局为什么能够让如此多人深信不疑呢?那就是环环相扣、制造幻象,直至让人死心塌地的传销洗脑术

\

文|方圆记者沈寅飞

有了‘GK卡’,你去世界156个国家都不用办护照,并且可以在这些成员国的景点免费旅游。坐飞机坐火车更不用说了,一律半价优惠。除此之外,‘GK卡’能当身份证、银行卡、信用卡使用,真正达到‘一卡在手,走遍天下不用愁’!”如此诱人的推介,出自传销组织“中国人际网”代理员的口中。该组织成员甚至谎称,持“GK卡”,可享受“中国人际网”的原始股权持续分红200年,这些分红资金由国家财政部门及银行承兑,没有任何风险,真正突破“富不过三代”的魔咒。

同样疯狂的一幕还曾出现在山东省德州市。为了让消费者购买凯安尼公司的产品,2011年以来,以黄桦等人为首的传销团伙,大肆夸大产品功效,宣扬该产品不仅预防百病而且能够治疗如癌症等在内的绝症。无限夸大产品的用途,使得该产品被神化,成为一种包治百病的良药。经德州警方查明,该传销团伙涉案3600余万元,发展下线3万余人。

……

一个又一个活生生的案例触目惊心,涉及传销的违法行为不仅涉案金额高、涉案人数多,而且覆盖地域广,影响恶劣,很多传销活动的触角甚至伸进了十几个省份。令常人不解的是,这些传销活动存在很明显的问题甚至漏洞,比如不符合常理的高收益及治疗效果,但是为何还有如此多的人前仆后继地扑进这场骗局?

一位数次参加传销组织后被解救的“资深人士”披露心声:传销组织正逐步摒弃强行限制人身自由的传销模式,更加注重精神控制,让受害者深陷其中,无法自拔。而这种精神控制,被他喻为传销“洗脑术”。

“精神”洗脑,让人深陷其中

所谓洗脑,就是在外部信息干扰下替换当事人原有思想,并且使其内化的一个过程。洗脑几乎是传销的必经之路,为了发展下线,传销组织针对人们的心理,编制各种圈套,对人们进行“洗脑”,让人们对传销从陌生、怀疑到自愿加入、痴迷成瘾,陷入传销的圈套而不自知。

洗脑的威力在于,让你在不知不觉中相信他们勾勒出来的“大好前途”,相信参加他们的活动真的可以“一夜暴富”。令人震惊的是,这种精神愿力具备强大的生存力,甚至根深于部分参与者的脑海中。在被解救或驱散后,还有相当部分参与者自发的聚到一起研究如何“东山再起”或者“自立门户”,把投入的本金捞回来甚至赚取多倍。对于他们来说,“暴富”或“发达”的欲望已经充满了大脑,容不得半点异议存在。

“只要肯努力发展下线,轻轻松松躺着赚钱。”在这种理念的支撑下,江苏莫姓女子将丈夫发展成下线,丈夫又发展儿子做自己的下线。父子俩相继投入12万余元,只获得5000元的回报,却还在想着实现最终1040万元的回报,直到一家三口悉数被警方抓获后,才意识到自己加入了传销组织。

这是8月16日,江苏南京警方打击整治非法传销行动“1040阳光工程”中一个全家都被洗脑的案例。这一天的专项行动中,警方共捣毁226个传销窝点,抓获传销人员499名,涉案金额约1.1亿元。

“‘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头目打着‘资本运作’‘国家保密工程’的旗号,鼓吹合法性、可持续性,并许以可观的经济效益,在亲友、同学、同乡、战友等关系中发展下线成员,拉聚人头、交纳会费,以此骗取非法利益。”南京警方打击传销专案组的一位民警如此介绍。他们“忽悠”的核心理念就是发展下线,刚加入的成员需要缴纳6.98万元“会费”,购买21份、每份3800元的份额,入伙次月,“组织”会退1.9万元,实际出资额即为5.08万元。然后参与者的任务就是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分别发展3个下线,当发展到29人的时候,即可晋升为老总,开始每月拿“工资”,直到拿满1040万元,就从“组织”里出局,完成“资本运作”。所谓“1040阳光工程”也因此得名。

被1040万元收益刺激到的人不在少数,况且团伙成员还鼓吹这是“国家保密工程”,背后有国家支持等,即便有疑心,在美梦当前之下,成员大都选择了忽略。这正是该传销组织忽悠众人的“法宝”,暴富当前,谁能抵挡!被洗脑也就变得心甘情愿。

“事实上,只有顶层的极少数人谋取暴利,成千上万人为此倾家荡产妻离子散。之所以有很多人在从事传销,是因为他们都幻想变成那获取利益的极少数人,以至于被贪欲蒙蔽了理智。”一位经历过传销的人士如此感慨。如“中国人际网”传销案中,几十万下线蒙受损失,而组织高管朱美红一家竟然藏有1.9亿元现金,办案人员用坏了3个点钞机,分3次才将这笔钱运走。可以说,朱美红用几十万人的贪欲满足了自己的欲望。

当然,“中国人际网”能够“成功”,很大原因在于其宣传文案具备很强的洗脑特性,把国家发展经济的大战略套在虚假的项目中,甚至虚构国家项目,然后大肆宣传推广,这种亦真亦假的推广套路,让很多普通百姓上当受骗。除此之外,利用大部分人想获得高回报的心理,“中国人际网”用极具“贴心”和暗示性的语言进行宣扬。

比如“中国人际网”宣称他们的项目是由发改委发起,七部委实施,人际网总部管理的,目的是让5亿老百姓成为中产阶级,国家要经济转型,通过“商改”把财富这块大蛋糕分给老百姓,让老百姓翻身。并谎称这是政府提出“2020年全面实现小康社会”的最大底牌!这种虚虚实实的手段,让不明就里的群众难以分辨,很多人听说这项活动有国家支持,稀里糊涂的就参加了,但不可否认的是,高回报是参与者投入资金的重要考量。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刘仁文认为,那些传销或者变相传销活动的组织者和策划者抓住一部分人急于致富的心理,对其进行诱惑。被骗的传销人员加入后,因为缴纳了入门费,为挽回损失又去骗别人,形成恶性循环,导致大量的人员参与传销或变相传销。而绝大部分参加传销或变相传销的人都是因其本身经济状况不佳,想改变自己的处境。在没有其他机会可以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传销所允诺的短期暴富正好迎合了他们的期望。

然而,正是这种虚幻的利益诱惑却一直如病毒一样在各地肆虐。南京警方的此次打击行动仅仅是其中一个个案,据记者不完全统计,这种发源于两广地区的“连锁销售”(又称“资本运作”),如毒瘤一般在全国各地都曾出现过,贵州、云南、湖南、四川、江西、湖北、重庆、浙江、江苏等地是重灾区,大西北的甘肃、青海也有这些组织的活动。

升级版的网络传销更隐蔽更迅猛

“相比传统传销,网络传销发展速度更快,更能空手套白狼。”民间反传销人士李旭接受《方圆》记者采访时介绍,近年来,随着互联网运用的普及,传销也呈现“互联网+”的特点,消费返利型、游戏理财型、互助理财型、微商传销、金融传销(虚拟货币、原始股)层出不穷,隐蔽性更强,更难以辨别。

在沈阳警方新近侦破的“中国人际网”传销网络中,犯罪嫌疑人其实早在20年前就开始经营这个传销网络,但由于时代的原因,那时候网络不发达,人们的思想观念也比较保守,嫌疑人起初并没有发展到多少会员。直到2016年前后,这个团伙开始以“中国人际网”为平台,以近乎万能的GK卡为诱饵,宣称入会者通过缴纳会费3900元取得入会资格,届时每年可获得不低于15万元的收益。其中有两个月竟然发展人员近10万人,涉及辽宁、北京、天津等25个省区市,涉案金额达6亿元人民币。

“中国人际网”为什么会在短时间内吸引几十万会员并涉案数亿元?据办案民警介绍,“中国人际网”利用互联网进行宣扬,传播力度、参与人员和涉案金额等方面都获得了不可思议的“升级”,以至于传销活动的覆盖面及传播力越来越广。

“传销的模式在升级换代,邀约的方法也在变。之前都是通过电话邀约自己的亲人朋友,现在的传销组织开始借助于网上推广,邀约一些自己不认识的人。”李旭介绍说。这些人员通过网上邀约加网友,然后用一起发财、谈恋爱等方式把人骗过来,或者虚构冒充一家企业,虚构一些招工信息,把人骗过来。骗过来以后想法设法把人控制住,最终从人身控制到精神控制,然后交钱加入。

重庆某大三女生小杨受某“网友”邀请,只身一人去了陕西宝鸡旅游。到了宝鸡才发现,平时在网上对她嘘寒问暖的“网友”竟然是一个“新柏兰”传销组织的传销人员。幸好小杨父母和老师觉察出不对劲并及时报案,警方的不懈寻找给该传销组织造成压力,小杨被主动放出。

“互联网的优势被传销分子非法利用,网友稍不留心就掉入他们设计好的陷阱当中。而网络传销日益猖獗,他们打着虚拟货币、原始股、消费返利、电子商务这些旗号来行骗。有的还注册成很正规的公司,甚至有产品,通过这种模式来发展下线。”李旭认为,网络传销更加隐蔽、发展速度更快,造成的危害后果也更大,对此要密切关注网络传销的传播态势,以便做出相应的打击措施。

受害者竟成了加害者

2017年5月,23岁大学生李文星之死,令传销再次触痛公众神经。据警方调查证实,传销组织“蝶贝蕾”传销组织成员陈某利用手机和邮箱在“BOSS直聘”网上冒用“北京科蓝软件系统有限公司”之名,发布虚假招聘信息。李文星投发简历后,被诱骗至天津市静海区误入传销组织,后李文星在被传销人员送往火车站途中失踪,两天后在水坑中被发现溺亡。

类似的以自己生命、健康付出代价的还有山东德州传销案受害人王燕燕。身患口腔癌的王燕燕通过介绍认识了传销人员赵红。此后,王燕燕通过赵红买了一套价值1万元的凯安尼产品,服用后不仅没有效果,而且病情加重。王燕燕找到赵红,赵红担心露出马脚,便将事先准备好的一套说辞搬出来:“凯安尼是以自然治愈力为中心来治病,对细胞充分供给氧和营养素,促进细胞的新陈代谢。你现在服用的剂量还不够,只有加大剂量,才能杀死体内的癌细胞。”按照赵红的说法,王燕燕又买了三套产品,增量服用。一年后,当王燕燕病情扩大到整个口腔的时候,才知上当,可是为时已晚。

王燕燕实际掉入的却是一个传销骗局。这个传销组织有一套专门销售方案:进入该销售网络,至少交纳一万元购买产品,这是入会条件,还要发展3个下线,3个下线再去分别发展3个人作为下线,三三复制,依此类推。依据发展下线数量逐步升级并获得推荐奖、消费奖、培育奖等各种奖励。而凯安尼这个产品本身,既不是药品,也不是能在国内合法经营的食品,更不是王艳艳翘首以盼的“神药”。警方查明,为了发展下线,忽悠更多的人购买凯安尼产品,该传销团伙还把成员包装为国家一级营养师,通过召开产品介绍会、现场诊治会等多种形式的活动推荐众人甚至病人购买这款三无产品。很多病人轻信了该团伙的虚假宣传,购买服用后并无任何作用,反而延误了治病时机。

办理此案的检察官向记者介绍,在传销组织“讲师”们的“授课”中,传销往往被披上金融投资的神秘外衣。其最明显的特征就是“金字塔式”发展下线“拉人头”,像“击鼓传花”一般,把自己手上的风险,以最快速度、最大限度地转嫁给下一个人,从中吸取钱财。而被吸干的这个人,再以同样手段,寻找下一个受害人,给参与人造成了巨大的精神和物质上的损失,“传销是极少数人敛财的把戏,绝大多数参与者都会血本无归,甚至倾家荡产”。

李旭指出,大多数传销人员都有着双重身份,既是受害者,又是加害者。在没有洗脑之前,没有受胁迫之前,也许他算是一个受害者。当他被洗脑以后,或者被胁迫做了一些坏事以后,他也从一个受害者变成了一个加害者了。这一特征在一些小头目身上更显现得淋漓尽致。

今年3月份,山西临汾警方破获了数起传销案,其中,犯罪嫌疑人陈仁忠就是典型的从受害者演变为加害者。陈仁忠同样是和网友见面时遭到拘禁,但在四年时间里,陈仁忠一步步发展为犯罪嫌疑人,他完全有机会逃脱,但是却深陷泥潭难以自拔。

“回去以后怎么跟家里人说,毕竟在那待了几年了,不甘心投了那么多,不捞回来不行。”陈仁忠从受害者一步步成为了传销组织的老总,留下来的原因是为了捞回本钱。

防范洗脑必须保持理性冷静

工商部门和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联合发布的《腾讯2017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共识别出3534个疑似传销平台,平台参与人数高达3176万。2017年,公安机关侦破相关网络传销案件1.5万起。

对于传销,媒体一次次的曝光给受众以警示,公检法的一次次打击在敲响警钟。那么一个又一个的传销骗局为什么能够让如此多人深信不疑?那就是环环相扣、制造幻象,直至让人死心塌地的洗脑术。

一位曾经被“洗脑”的反传销人士讲述了自己被洗脑的经过,传销人员利用国家政策曲解夸大某行业,然后宣称这是不为外人所了解的“国家战略”,大家可以一起参与致富。当你发现是传销的时候,他们并不忌讳,而是不否认也不承认,只非常友好地要求你给他们几天时间,然后会慢慢渗透他们小额投资获取高额利润的模式。当你好奇地想知道哪有这么好赚钱方式的时候,便是洗脑的开始。

“听着他们似是而非的歪理,一天比一天糊涂;听着他们的恭维,一天比一天自大。再加上宗教般的仪式、军队般的纪律、日日灌输的谎话,再坚定的人都会动摇,从怀疑到茫然,从茫然到相信,从相信到狂热,一步步落入彀中。”慕容雪村说。

“贪婪降低智商,无知导致疯狂。传销规则迎合了部分人的贪婪心理,他们企图不劳而获、一夜暴富。”德州市检察院的一位办案人员说,传销之所以屡禁不绝,并不是其骗术如何高明,而是其游戏规则在有着“不劳而获”心理的人面前有吸引力。

我国司法机关一直持续致力于对传销活动的打击,可传销现象并未销声匿迹。李旭认为,其中的原因之一是传销形式的升级明显快于“打传”的法制建设。目前刑罚只是针对传销团伙的组织和领导者,对大部分参与人员以遣散、教育为主,缺乏法律震慑力。现实的情况往往是传销头目被抓后,传销人员往往换一个名目换个地方,又重新聚拢起来。

这一点,与传销案高发的江西新余一位办案民警向记者描述的现象相印证,在他参与打击的多个传销案件中,即使他们将传销窝点的房门钉死,没收销毁各种传销工具和宣传手册,然后陆续将来自全国各地的受害人遣返,可是他们重新聚拢,找新的地方,制作新的资料。“他们很穷,可是他们满怀信心。他们无知,可是他们满怀信心。他们倾家荡产、家破人亡,可是没关系,他们满怀信心。”

经历了多年的反传销工作之后,李旭认为,“要打击传销的主体是政府,而防范传销洗脑还是靠公民自己。”传销的形式无论如何千变万化,套路都离不开迎合人们期望“不劳而获”“一夜暴富”的心理,人们只有摒弃浮躁贪婪,保持理性和冷静,不相信那些一夜暴富的“神话”,才能避免成为传销洗脑的目标。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