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暴雨来袭时

时间:2018-09-12  来源:方圆  作者:毛亚楠  责任编辑:沈建华

文|方圆记者毛亚楠 摄影|方圆记者张哲

“这是我们村第一次遇到这么大的雨”,7月27日,在北京市密云区溪翁庄镇水库中学临时安置点内,来自石城镇黄峪口村的村民们纷纷向《方圆》记者描述他们村子连日来遭遇暴雨冲刷的情形,“像瓢泼的一样”,“到处有坍塌和积水,路也断了”,“没水、没电、没信号”……

13天前,也就是7月16日凌晨,北京突发暴雨,密云西北部地区出现了特大暴雨,部分河道还发生了洪水,15个雨量监测站降雨量超过200毫米,而最大雨量出现在了密云黄峪口村,1小时降雨118.5毫米。

黄峪口村位于密云区石城镇东北部的深山里,距密云城区45公里。村民们零散地分居在长约10公里狭长的山谷内,村里道路曲折,连日的暴雨已经将这座村庄围困成了“孤岛”。有的村民家的房屋出现护坝倒塌的现象,有两户已经进水,如果再出现泥石流或山体滑坡,后果将不堪设想。

从17日一直到22日早,暴雨没有停的意思。其间,有市消防总队的消防官兵搭建救援索道,横渡3条湍急河流和6个严重塌方路段,徒步7个多小时,为村民输送生活物资。但考虑到密云累积降雨量已达584毫米,山体含水量接近饱和,随时有发生危险的可能,密云区相关部门及时向北京市政府汇报了情况,市政府决定启动转移灾民的行动。

根据村民的反映,这简直是一次惊心动魄的救援。7月22日下午1时左右,一架直升机出现在了村子上空,由于村内没有适合的降落地点,首批被困村民通过索降上机离开。在村支部负责宣传工作的陈玉增告诉《方圆》记者,为了让他提前赶到安置点配合处理安置工作,他被选为登机离开的第二批人选。但10米高的索降并不适合大多数的村民,行动不便的老人、小孩及患病村民则由武警官兵和消防战士们徒步涉水用担架抬出。

“人心都是肉长的,都是些20多岁的小伙子,特别辛苦,特别不容易,能走咱就自己走。”刚做完股骨头坏死手术不到100天的退休干部老王心疼在激流里奔波劳累的战士,实在走不动的地方他再让人帮,一共走了差不多4个小时才走出黄峪口村,坐上了将前往水库中学安置点的大巴车。

老王今年68岁,在他的记忆里,村里1959年的时候曾发过一次这样的大水,那时候条件有限,没广播没电话,防洪防汛靠的是村干部的一条腿。“现在条件好了,政府把我们转移到了安全的地方,有吃有住,这在以前是绝对做不到的。”

7月27日这天,《方圆》记者探访了乡亲们在临时安置点里的生活。

“很舒服,等于是老天给我们放了个暑假,让我们体验了一把当学生的生活。”今年56岁的村民饶仕臣告诉记者,对于一位平时忙于锄草、收拾核桃的农民来说,这段特殊的时光实在是难得的清闲。他刚吃完了午饭,午饭是西红柿炒鸡蛋、炒土豆丝、鳕鱼、蔬菜蛋花汤和米饭,饶仕臣一家吃得都很干净,没有浪费。

安置点每餐都为村民们提供种类丰富的饭菜,为保证用餐安全,安置点的食材都经过密云区食药局的严格检验。食药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为方便给村民所用餐具消毒,区里还给餐厅配备了一台消毒柜,为满足村民对米饭、馒头的需求,又增买了一台新的蒸车。

“校长吃了吗?”一位年长的村民向站在餐厅门口的校长张克昌打着招呼,作为安置点的负责人,张克昌成了这个夏天最忙的人,为照顾到(实际在安置点居住的人有130多人,有些人住了一晚,就离开去投亲靠友了)村民生活的方方面面,他要求正在暑假中的老师全部到位,每天有18名教师帮助照顾村民的起居,其中6人专门值守在宿舍楼里,负责群众安全和随时解决相关问题。

除了吃住,学校还给赋闲的村民们安排了娱乐活动。饶仕臣每天晚上饭后就去餐厅广场那里看村里的广场舞团队跳舞。区里面负责社区文化建设的舞蹈老师会义务来给广场舞团队指导康斯百德健身操。每晚7点,这里还有电影放映。昨天放的电影是《青松岭》,村民们都很喜欢这种农村题材的节目。

宿舍楼里的日子加深了村民之间的交流,每个宿舍住4到6人,腿脚不便的老人都安排在了下铺。陈玉增负责村民每日的出入登记工作。与此同时,位于宿舍楼一层的医疗卫生室持续忙碌着,溪翁庄卫生院,以及来自密云城区鼓楼、果园街道社区卫生所的医生和护士们负责给村民们做日常的身体检查。

集体生活让村里的孩子们更加亲近了,他们在楼道间嬉戏追逐,欢声笑语不断。在镇上上小学3年级的李圆浩性格活泼,经常跑去一楼的教师值班室找值班的老师们闲聊。

一次校长过来了,李圆浩跑过去给辛苦的校长按揉肩膀,一边按还一边说,“校长,我好喜欢这里啊,我给你按摩,将来可以到你这里上学吗?”孩子的可爱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起来。

下午,村民们三三两两坐在楼前聊起了家常。预计他们还将在这里生活一周的时间,视雨情再择期回家。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