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富二代”创业闹剧

时间:2018-09-12  来源:方圆  作者:侯新明 刘丹  责任编辑:沈建华

经营二手车的人都知道,二手车赚的是从一手客户购车再卖给二手车购买人的差价,如果没有一手车客源,想赚到钱是不可能的,而吴孝恩缺少的恰恰是一手车的客户

文|侯新明 刘丹

“砰……”的一声,随着法槌落下,被告人吴孝恩被两位法警带进了法庭。这位昔日的“富二代”已经失去了往日的神采奕奕,只见他神色黯然,低着脑袋走到了被告席。

衔着金钥匙出生的富二代

吴孝恩的父亲吴意在39岁那年,才有了这个儿子。中年得子,那是喜从天降啊。吴孝恩出生在1989年的8月,开心至极的吴意给儿子起名孝恩。

20世纪80年代,我国曾经出现了一次比较大规模的公务员下海的浪潮。当时,还在浙江省杭州市某局担任副局长的吴意,有着很不错的前途,他和家人觉得他在官场继续升职的希望也是挺大的;但在这股经商浪潮的冲击下,吴意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下海,与他人合伙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在经过了一段艰难的起步阶段后,这家公司迅速发展壮大,没几年,房地产公司扩大发展成了房地产集团。作为创业者,吴意担任该房地产集团的副总裁。在并不长的时间里,吴家便积累了巨大的财富,吴意也成了本市有名的民营企业家。吴孝恩的出生,让吴意觉得自己有了继承人,备感欣慰。于是从吴孝恩很小的时候,父母便视他为掌上明珠,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掉了,含在口里怕化了”,对他疼爱有加。

但是由于忙于打理自己的生意,吴意常常无暇顾及吴孝恩的成长和教育。而吴母对于吴孝恩又过于溺爱,于是吴孝恩逐渐养成了一些富家子弟所常见的秉性和脾气。在社会交往中,他豪爽仗义,出手阔绰,花钱如流水。上学的时候,他从不吝啬,舍得给周围的同学花钱。正因如此,总有一帮同学追随着他,围着他转,这让吴孝恩颇有成就感。而让吴孝恩父母感到一点欣慰的是,虽然是富家子弟,吴孝恩却不像有的富二代那样,倚仗家中有钱,玩世不恭,打架斗殴,惹是生非。只要不打架斗殴,不惹是生非,父母对于吴孝恩就总是有求必应,要啥给啥。家里有的是钱,吴孝恩只要用钱,家里敞开了满足他。就这样,在金钱的强力支持下,吴孝恩走过了童年、少年、青年,一直到大学毕业。

盲目开公司陷入困境

儿子长大了,望着吴孝恩一米八健硕的身躯,父亲吴意觉得,子承父业是迟早的事情。于是,吴意开始把心中早有的想法付诸实践,他希望吴孝恩进入自己的公司,并有意识地创造各种机会和条件锻炼吴孝恩的经商能力。但吴孝恩并没有遵从父亲的意愿,而是希望一人独自闯天下。尽管父亲心中有一百个不乐意,但也是没有办法。后来,吴意考虑了一下,觉得让儿子一个人闯荡一下,多锻炼一下也没什么不好,于是父亲没有强行阻止吴孝恩的个人创业。

为了儿子创业,父亲甚至拿出了7000多万元的家产投给儿子,并把4处房产过户到吴孝恩名下。在父亲的大力支持下,吴孝恩先后在杭州市创办了广告设计公司、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等企业,但这些公司并没有获得多少利润。2016年5月,吴孝恩北上北京,找一位叫汪兵兵的朋友合伙开公司。吴孝恩是在一款流行网络游戏《梦幻西游》上认识的汪兵兵,《梦幻西游》是一款号称拥有3.1亿注册用户的大型回合制网络游戏,该游戏吸引了不少富豪子弟。网络游戏中,吴孝恩动辄充值数十万元,这让汪兵兵感到吴孝恩很有经济实力。因此,当吴孝恩找到汪兵兵谈合伙做生意时,汪兵兵便一口答应了。就这样,吴孝恩、汪兵兵和在网络游戏上认识的另一位富二代韩冷三人,以股份制的形式在北京成立了北京京杭控股有限公司。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投资管理、资产管理、经济信息咨询、企业策划等业务。然而,公司开业后并没有开展正常的业务经营,而是以吴孝恩个人的名义进行二手车买卖交易。汪兵兵、韩冷一共给这家公司投资了5000多万。而二手车的买卖一直由吴孝恩负责,卖车收到的车款都是打给吴孝恩,吴孝恩再转至汪兵兵的账户中。汪兵兵则负责账目往来和利润统一收支分配。

北京二手车市场到底是怎样的,这个圈子发展得有多快、水有多深,吴孝恩根本就不了解。盲目进入这个行当的吴孝恩如同盲人摸象一般。经营二手车的人都知道,二手车赚的是从一手客户购车再卖给二手车购买人的差价,如果没有一手车客源,想赚到钱是不可能的,而吴孝恩缺少的恰恰是一手车的客户。因为没有一手车卖主客户,吴孝恩竟然找经营二手车的公司购买二手车,再卖出去,而这些二手车的车商事实上早已留足了利润,赚走了中间差价,所以吴孝恩购买的二手车的价格是很贵的。吴孝恩这种高买低卖的行为,不仅无利润可图,反而是赔了不少钱。但为了制造生意兴隆的假象,吴孝恩居然一直硬着头皮继续着二手车的买卖。他从二手车经营公司购买的车,主要以奔驰G63、迈巴赫S400、路虎行政版、玛莎拉蒂总裁等高级轿车为主。比如,2016年11月,他以180万元的价格从北京某二手车经营公司购买了一辆奔驰G63,以163万元的价格卖给杭州某公司;2017年5月,他以260万元的价格从北京某公司手中购买了一辆奔驰G63,以159万元的价格购买了一辆奔驰迈巴赫S400,然后分别以237万元、149万元的价格卖给杭州某公司。仅这3笔生意,吴孝恩就赔了60万元。在他所做的六七十桩二手车生意中,正常情况下,他买卖一辆车平均要赔20万元,赔的最多一辆车是亏了50万元。另据北京某旧机动车经纪有限公司的一份购买清单证实,吴孝恩于2016年4月8日至2017年5月19日,共从该公司购买二手车16辆,金额计2795万元。而他把这些车卖给杭州市某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实际亏损了5百多万元。

到2016年底,吴孝恩经营的二手车生意实际上已经出现了财务状况恶化的情况。但是,生意亏了很多,吴孝恩却并没有告诉自己的合伙人,他的解释是,如果跟合伙人说了实话,生意就做不成了。而被蒙在鼓里的汪兵兵又相继给公司投入了2000多万元。

编造谎言坑骗合伙人

生意越做越赔,吴孝恩早已入不敷出,开始举债度日。2016年11月17日至2017年6月16日,吴孝恩从杭州某二手车经纪有限公司借款14笔,共计3971.7万元。之后,他又从同学、朋友、之前的公司合伙人等处借了数额不等的钱。

拆东墙补西墙,还本加利息,这些钱仍然不够他用。吴孝恩想到了同在游戏平台上认识的另一位富二代金鑫。提起金鑫,在《梦幻西游》网络游戏圈子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位赫赫有名的上海富二代,他家有着庞大的家族企业。要问他们家多有钱,有一件事可以佐证。一次,金鑫与网络上著名的富二代王思聪在微博上斗富,金鑫直接反问王思聪,到底谁更有钱?仅此一句话,金家有多么富裕就可见一斑。而在这款网络游戏的服务器上,金鑫从2012年前后,就一直霸占着跨服战冠军的位置。网传其在游戏中投入的资金至少过亿元,他的战队成员参加比赛都是由他的私人飞机接送。2016年吴孝恩结识了金鑫,将自己的一个游戏账号以320万元的价格卖给了金鑫,从此两人便交往不断。

2016年11月,吴孝恩向金鑫提出借款1000万元的请求,并约定月息8%。碍于朋友的面子,加上也能获取一些利益,再说感觉这点钱对自己又算不了什么,金鑫就同意了。但金鑫有个条件,借钱可以,但必须得有抵押物。抵押什么呢?一时犯愁的吴孝恩,打起了帮汪兵兵买的那辆蓝色的迈凯轮P1高级轿车的歪主意,他决定用汪兵兵的这辆迈凯轮P1做抵押,将金鑫的1000万元借到手。本来汪兵兵打算与吴孝恩一起购买这辆车,但因为汪兵兵太喜欢这辆车,又因为汪兵兵觉得这么贵的车不太好两个人共同拥有,于是汪兵兵就自己出资920万元,从重庆买回了这辆迈凯轮P1高级轿车。

拿定主意后,吴孝恩便给汪兵兵打电话,谎称想用用这辆迈凯轮P1车。当时正在三亚的汪兵兵觉得,自己的合伙人借车用一下,不好不答应,就同意了吴孝恩的要求。吴孝恩当即将车从北京拖到了杭州,之后叫上自己的专车司机开上迈凯轮P1,自己则开一辆阿尔法轿车直奔上海。2016年11月10日,在上海市新天地附近,吴孝恩隐瞒车辆的真实情况,与金鑫签订了借款协议。金鑫通过网上银行给吴孝恩打款1000万元人民币,约定每个月80万元利息。吴孝恩则将迈凯轮P1轿车作为抵押物抵押给了金鑫。

不久,汪兵兵从三亚回到北京,他要吴孝恩把车开回来。车押在金鑫那里,吴孝恩哪里能开回来,但汪兵兵催得紧,吴孝恩便打电话给金鑫,说要给车上牌照、做保养,遂让自己的专车司机去上海把车开回杭州,之后拖回北京交给了汪兵兵。过了些日子,金鑫这边见车迟迟不还回来,也一次次地催促吴孝恩。吴孝恩又向汪兵兵编造了杭州搞车展、借迈凯轮P1参加杭州车展的谎言,并承诺给汪兵兵车展费,汪兵兵于是信以为真。2017年5月7日,吴孝恩又将迈凯轮P1从北京市某小区汪兵兵的住处骗走,再次作为抵押物交给了金鑫。吴孝恩就这样循环运作,两头糊弄,两次将车骗来骗去。

之后,他还同样以车展为名,以每天1.2万元的展费,将合伙人韩冷的一辆价值700万元、银灰色兰博基尼LP700型跑车骗出,从北京拖到杭州,作为抵押物,进行抵押借款。

2017年4月10日,汪兵兵从香港买了一块黑色、内置玫瑰金骷髅头、价值411万港币的理查德米尔手表。吴孝恩知道后,趁五一假期时间专门赶到北京。在一家酒店里,吴孝恩向汪兵兵说借手表戴几天。汪兵兵想,自己好几千万都在吴孝恩手里,一块手表不算什么,就借给他戴戴吧。6月15日,汪兵兵在杭州见到吴孝恩,吴孝恩对汪兵兵说这块表在澳门,被他赌博换筹码了,抵押了280万元。

一掷千金只为博“网红”一笑

尽管负债累累,但吴孝恩花钱却一点儿也不收敛,富二代的派头依然十足。他开豪车、住豪宅、带保镖、穿高档名牌服装,他穿的一双巴黎世家运动鞋国内标价5650元,连司机穿的衣服,他都是给买三四千元一件的。出差游玩,配备的司机、保镖也和他一样坐飞机头等舱,住洲际酒店套房,一次往返差旅费就数万元。一起打游戏的朋友找他,他都安排住高档酒店,去夜总会、KTV唱歌玩耍。在酒吧里,他往往是小费随便给,一晚上消费几万元都是家常便饭。

2016年,被称作“网络直播元年”。这一年,吴孝恩通过观看映客直播,结识了网红女主播杨艺。这位95后的网红女孩,容貌漂亮长相迷人,大眼睛、长睫毛、高鼻梁、V型脸,白皙的皮肤吹弹可破。一副魔鬼身材,凸凹有致。吴孝恩一见倾心,便对杨艺展开了猛烈的追求,疯狂地向杨艺和她的朋友打赏,送“游艇”“火箭”,二人随即打得火热,并成了情侣关系。吴孝恩带杨艺去迪拜、香港游玩,为了博得其欢心,吴孝恩还买了不少奢侈品送给她,诸如价值6万的梵克雅宝四叶草钻石手链+吊坠,55万元的爱马仕喜马拉雅鳄鱼皮铂金包,价值20万元的铂金格丽serpenti手镯,香奈儿全系列运动装备等。不仅如此,只要杨艺要钱,吴孝恩都痛快地给她。杨艺交房租、过春节发红包、过女生节发红包等,都是找吴孝恩要的。吴孝恩记得4次给杨艺转账13.5万元,还当面给过她几万块,总数超过20万。

和大多数情侣一样,2017年2月,杨艺带吴孝恩回重庆老家见父母,她打算着6月与吴孝恩结婚。彼时,广州市天河区某高档楼盘刚开始发售,杨艺要吴孝恩在这里购买房产作婚房。

但其实,吴孝恩已经结婚了,还有个孩子,只是吴孝恩从来没有对杨艺讲过自己有家庭,所以杨艺一直被蒙在鼓里,但吴孝恩还是答应为杨艺买房,他带杨艺去了广州。然而,捉襟见肘的吴孝恩,账户里只有12.3万元,买房连首付都不够。正当吴孝恩急得团团转的时候,汪兵兵和生意上家涂明分别给吴孝恩账户上转了280万和172万元的购车款,吴孝恩拿着购车款支付了买房的定金和首付款,签了房产认购合同。

骗局事发终陷囹圄

此时,生意深陷泥淖,情人欲壑难填,吴孝恩焦头烂额。他决定去澳门赌场试试运气,兴许能翻回本钱。2017年4月15日至6月13日,吴孝恩13次去澳门赌场赌博。然而,事难遂愿,吴孝恩不是赌场老手,在澳门赌场屡次赌博中,他都血本无归,前后输了3000万左右。有一次他赌输了,还被赌场的人跟着,不让他离开赌场,最后他求朋友帮助还了100万元的赌债才被放行。

就在吴孝恩赌场惨败之时,汪兵兵因自己的车总是还不回来,怀疑被骗而报案。2017年6月24日,民警在杭州市某餐厅内,将吴孝恩抓获。

2018年7月6日,北京市检察院第三分院依法提起公诉,北京市法院第三中院依法审理了此案。

法庭上,吴孝恩表示认罪。他说,从2016年年底开始生意就有比较大的亏空,但是具体数额不知道。2016年他还把汪兵兵、韩冷做二手车的投资款私下放了高利贷,总金额在1700万元左右;但因放高利贷又没有抵押,其中有700多万元,又被“跑路”了。

吴孝恩承认,汪兵兵、韩冷给的二手车投资款有5000多万元,再加上两台车的钱,一共大约有7000多万元。债台高筑,吴孝恩不仅将父亲给的7000万多元钱花光,还先后将父亲过户到自己名下的房产中的三套做了抵押,因无力偿还借款利息,导致不动产被拍卖变价执行。而他给杨艺在广州买的房子,全款为2600万元,因首付款没交到800万元而被收回。

谈到从二手车商高买低卖二手车时,吴孝恩说他觉得二手车应该能挣到钱,但总是判断错误。而且,就在吴孝恩被警方控制之后,抵押手表的人还给吴孝恩打电话,问他抵押的表还要不要,不要的话就卖了。而这个电话正好被警察接到,这也成了一个笑话。本来盼着6月就能与吴孝恩结婚的杨艺,在得知他早已结婚生子的事实后,也离他而去。

检察机关指控,犯罪嫌疑人吴孝恩以与被害人合作做二手车生意为由,以高价买入低价卖出的形式制造二手车经营的假象,在明知不可能实现经营盈利的情况下,继续从被害人手中获取巨额二手车经营资金,骗取合伙人1.7亿元人民币。他将大部分二手车经营资金用于个人之间资金拆借、归还个人借款或高息、购买房产、赌博以及其他高额消费,至案发前,尚有人民币2000余万元未归还。犯罪嫌疑人吴孝恩编造虚假事实,具有非法占有他人投资款的主观目的,以涉嫌诈骗罪提起公诉。(本案涉及人员皆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