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退休前再收50万买辆车

时间:2018-09-12  来源:方圆  作者:卢金增 李明  责任编辑:沈建华

王永江利用节假日收受财物多达100多次,每次所收财物数额不等,少的有1万元,多的则高达20万元,这些财物明显超出礼尚往来的范围,且有具体请托事项,体现出利用职权换取贿赂的特征

文|卢金增 李明

“有些企业及个人为了讨好我、感谢我,就借着中秋节、春节的机会,给我送钱送物,我一开始,也是一切都拒之门外的,后来渐渐地,收下一些农副产品,再后来,就收钱收物。有了第一次收受,往往就再也无法拒绝了,自己一步步走上了犯罪的道路。我工作了42年,已经退休了,完全可以调养下身体,与家人共享晚年的悠闲生活,现在突然失去了自由,成了人民的罪人。我十分后悔,非常痛恨自己!”

3月28日,山东省淄博市中级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了山东省菏泽市委原常委、宣传部原部长王永江受贿一案,法庭上,王永江对自己的犯罪行为非常后悔,是无底的贪欲和思想警惕性的放松,让他一次次受贿不肯收手,毁了自己的晚年生活,也让家人遭受巨大的痛苦。

退休不久被查

1957年出生的王永江是菏泽市曹县人,2017年4月退休。

根据淄博市检察院起诉指控,2004年至2017年,王永江利用担任菏泽市单县副县长、代县长、县长,中共单县县委书记,菏泽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相关单位和个人在土地手续办理、政府扶持资金兑付、工程承揽、职务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妻、其子非法收受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1042万余元。

比如,2004年中秋节前至2012年春节前,王永江接受单县某集团公司请托,在企业发展、产品推销、厂址搬迁等方面为该公司提供了一些帮助,先后18次收受该公司给予的现金45万元及大众POLO轿车一辆。这些行贿款物,该公司均以“大客户兑现或奖励有功人员”为理由,进行做账处理。

2009年初,另外一家化工企业需要搬迁,这项搬迁被列入县委、县政府重点工作,王永江作为单县当时的主要领导,亲自调度此事并到现场督促进度,当年年底,该企业便顺利搬迁完毕。此外,王永江还受该某公司董事长请托,在该公司上市、厂址搬迁解决相关事宜等方面给予了一些帮助。

案发后,该公司董事长证实,为了感谢王永江平时在工作中的支持与帮助,他利用外出考察、过年过节等时机,先后9次送给王永江5000欧元,2.5万美元,20万元人民币,10万元购物卡和30克金条。

晋升与工程都成了收钱机会

据办案检察官介绍说,王永江担任单县县委书记的时候,对单县里的人事提拔重用问题,有向菏泽市里推荐的权力。2007年12月,菏泽市考察单县副县级干部,王永江受单县某镇党委书记黄某请托,推荐其为县人大副主任的考察人选,在他的帮助下,黄某很快被提拔。

2010年12月,单县再次进行干部调整,王永江主持召开县常委会会议,同意将黄某作为副县长候选人上报,不久,黄某即被任命为副县长。数月后,县常委班子再次调整,在王永江的帮助下,黄某又顺利当上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在黄某的这一路提升过程中,王永江真是着力扶持,当然,他也先后15次收受黄某送的现金、购物卡若干,折合人民币共计22.6万元。

王永江还承认,后来,自己在担任菏泽市委常委、宣传部长之后,黄某因工作变动,又成了自己的下属,黄某为感谢自己之前的“照应”,同时也想在以后的工作中能继续得到王永江的支持,再次送来了1.1万元的购物卡。

这样的情况并非特例。起诉书指控,王永江在为单县财政局副局长赵某职务晋升、某公司负责人宋某的女儿安排工作等方面为这些请托人提供帮助后,大肆收受不少财物。

2007年,单县某企业集团筹备建设工业园厂区,与经济开发区签订了一期、二期厂房建设合同和基础设施建设合同,按照合同约定,政府将给予该项目以资金支持。

从2007年开始,单县政府通过经济开发区管委会陆续给这家企业拨付承诺的配套资金,总额在1亿多元,但是,在现实运作中,也难免会出现有些拨付资金不到位的情况。当发生这种情况时,该企业的负责人便找王永江,恳请他协调帮助尽快落实政府在厂房建设、相关基础设施建设配套资金的拨付事宜。

检察机关当庭出具的证据显示,多位证人证实,王永江对该企业工业园项目非常重视,经常召开工作调度会,多次开会或者打电话安排,协调有关部门解决该企业建设中的资金、手续等困难。而与此同时,从2006年春节至2017年春节,王永江15次收受该企业负责人送去的现金157万元、价值10万元的银行卡。

据办案机关统计,2004年至2017年的13年间,王永江先后100余次收受他人贿赂,地点或在办公室、宾馆、家中,或在单县、菏泽市里,甚至在出差开会的北京、深圳等地,他都没有停止捞取贿赂财物的行为。

这些收受的钱财,据王永江交代,有的被他放在家里陆续花销了,有的积攒了一段时间后,存入了银行。但是有时候,为了“安全”起见,王永江也会琢磨出一些“绕个弯的方法”,以掩盖自己的受贿事实。比如,他常以借为名收受贿赂,他收受的车辆,有的是落户在他人名下的,同时,他还将不少受贿所得放在亲属处保管等,妄图逃避法律的制裁。

被双规前几天他还收了20万

王永江在担任领导干部之始,面对别人送来的钱和银行卡,也曾有过坚定的拒绝。可惜的是,他没有坚持到底,最终没能抵制住诱惑。

王永江自己也坦言,后来,自己在成绩面前,没有把握住自己,放松了思想的警惕性,明明知道那些企业和个人感谢自己、讨好自己,是各有目的,自己却忍不住一次次收受财物,数额由小到大,渐渐地,一发不可收拾。

乃至,直到退休前夕,他的受贿行为依然是照常进行。王永江在单县任职时,曾多次为某房地产公司在土地竞标、规划审批、协调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该公司董事长时某先后17次共送给王永江104万元现金、2万美金、700克金条。2017年1月,为感谢王永江帮助其公司协调资金,时某再次送给王永江10万元现金。当时,王永江便提到,自己快退休了,以后就没有车用了。时某考虑到王永江一直以来的“关照”,提出让王永江退休后到自己的公司当顾问,王永江说,自己的工作单位是有纪律规定的,当顾问是不被允许的。时某便提出,那就给王永江50万元,让他买辆车,并表示过年后就打款给他。

2017年3月,王永江给时某打电话说,自己已经联系好买车的事情了。随后,时某向王永江提供的账户转款50万元。

另外,王永江还曾利用担任中共菏泽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赵王河上游生态公园工程建设指挥部指挥长等职务上的便利,为某公司在项目推进等方面提供帮助,先后2次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赠予的人民币,共25万元。其中,他收受地最后一笔钱是20万元,收到钱几天后,王永江便被山东省纪委双规了。

正如老百姓常说的,自己做出的事情终究还是要自己承担其后果,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

2017年9月22日,山东省纪委发布消息称:中共山东省纪委对菏泽市委原常委、宣传部部长王永江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纪委的通报中说,经查,王永江违反组织纪律,不如实报告个人有关事项,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干部选拔任用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违反廉洁纪律,收受礼金。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并收受财物,涉嫌受贿犯罪。

2017年9月21日,因涉嫌受贿犯罪,王永江被刑事拘留,9月30日,山东省检察院对其决定逮捕。本案经山东省检察院指定,由淄博市检察院侦查终结,于2017年12月25日移送审查起诉,淄博市检察院于2018年2月9日提起公诉。

3月28日,本案开庭审理,由淄博市中级法院刑二庭庭长担任审判长,淄博市检察院公诉二处副处长等三名检察官出庭支持公诉,山东省检察院公诉三处派员对案件审查起诉及出庭公诉全程予以指导。

本案中,王永江利用节假日收受财物多达100多次,每次所收财物数额不等,少的有1万元,多的则高达20万元,这些财物明显超出礼尚往来的范围,且有具体请托事项,体现出以职权换取贿赂的特征。行贿人要么有在建工程有求于王永江,要么是王永江的下属,在职务晋升上有求于王永江,不管行贿者希求的是何种形式的利益,均是指向王永江手中的权力。而对于行贿人送钱送物的意图,王永江也是明知的。对此,王永江在庭审过程中也是供认不讳,并作出忏悔。

淄博市检察院审查认为,被告人王永江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通过庭审以及相关材料,我们可以看到,王永江在单县任职期间,工作也算是务实积极,作为县长、县委书记,王永江经常开会研究推进当地重大项目建设,亲自到项目现场督促进度,到外地招商引资,确实为单县的经济发展和建设做出了一些努力。但这些履职行为,却也被王永江当作敛财的理由和为请托人谋利的手段,让王永江最终落入了权钱交易的贪腐泥潭。这种结局,就着实令人叹惜。

“我痛心自己的行为,给党抹了黑,对不起组织、对不起人民,对不起领导和同事,对不起自己的亲人,悔恨自己对于自我要求不严,悔恨自己对法律不够敬畏,我认罪,我悔罪,坚决服从判决。”庭审现场,王永江在最后陈述时说。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