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指控性侵需要准备哪些证据

时间:2018-09-06  来源:方圆  作者:谭雄 王苏燕  责任编辑:沈建华

这些勇于说出真相的受害女性,也不过是为了让同样遭到侵犯的女性挺身而出。请做好准备,打破沉默,说出作恶者的名字,大胆采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还色狼以颜色,不纵容其伤害更多的人

文丨谭雄 王苏燕

7月25日,一篇《章文,请停止你的伤害》的文章在网络上热传。文章作者称,自己今年5月15日曾被知名媒体人章文强奸,事后还遭到章文威胁。25日上午,《新周刊》杂志副主编蒋方舟也在朋友圈举报称也曾遭到章文性骚扰。

25日中午,章文在其朋友圈发布一则律师声明,称“鉴于网文作者是匿名,我本没有回应的义务,但要给关心此事的朋友们有所回应,我未强迫他人做网文中的事情”。在律师声明中,章文还表示,“某女士匿名信中所指控的强奸事实不存在”,并敬告该举报女士维权要讲证据,“如果认定自己确实被性侵了,你首先要做的,应该是去警局,而不是在微信微博中四处宣扬”。

7月26日下午,该女士告诉媒体,自己“决定报警”了,“一路走来大家对我的声援让我感受到自己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所以没有什么好害怕的”。既然大家都喜欢讲证据,那我们就来谈梳理下,指控他人性侵,需要做几手准备?

让自己冷静下来,尽量保留原始证据

性侵所造成的心理伤害,是常人无法想象的。一个资深心理咨询师曾告诉过我,发生性侵的时候,女性往往处在一种弱者或懵懂的状态,整个过程中是完全失控的一种非常状态。之后就会在女性内心产生极大的屈辱感和仇恨感。

再坚强的女性,在性侵发生的一周内,也很容易情绪崩溃,陷入忧郁不安和自我毁灭的旋涡,甚至当别人无意中触碰到身体的时候,也会立刻陷入惊恐。许多遭受过性侵的女性,往往内心就觉得自己的一生就被毁掉了,自己也被毁掉了,什么都完了。

这是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典型症状之一,受害女性需要认清现实,将自己从自责中拉出来,相信自己没有错,冷静下来用法律手段惩治施暴者,不允许作恶者继续逍遥法外。

在性侵事件发生后,建议受害女性尽量抑制冲洗的冲动,一旦冲洗干净,可能宝贵的生物物证也随之消失。所以,请保存好案发时候所穿内外衣物,所用的卫生纸、湿巾以及其他可能有用的相关物品。

除了不洗澡、不洗手、不刷牙、不换衣服外,另一方面还要忍受精神上的恶心难受,不管多反感,都要保留手机里的所有通信记录、微信等软件的聊天记录。

请记住,这些记录都是能把对方送上法庭的矛和剑。

及时大胆报案,速去医院验伤

审查性侵案件的证据关键有两点,一是发生性关系或者存在猥亵行为,二是违背女性意志发生的。指控性侵,就是在与时间赛跑。在性侵事件中,及时大胆报案可以说是最关键的因素。

第一,现场痕迹、伤痕、体液、指纹、酒精检验等均容易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消失,一旦错过收集证据的关键时间再报案,警方也爱莫能助。

第二,警方在固定、提取证据上,具有极强的专业性。有一个案例中受害女性是醉酒后被性侵,出现了记忆空白,在警方引导下及时进行了血液中酒精含量测试,形成了客观有力证据,最终将性侵者送上了被告席。

第三,及时大胆报案可增强警方对自己陈述的采纳程度。由于性侵事件具有隐秘性,言词证据常呈现出一对一的特点,受害女性与嫌疑人的言词证据往往不一致,若报案过晚,受害女性记忆容易出现偏差遗漏,又提供不出合理的理由,将自己陷于不利地位。

不是每一位受害者都有勇气面对警方的询问。此时,强烈建议受害女性速去医院自行验伤,拍照,保留好相关的病例记录,从而留下未来可能需要的证据。不管以后要不要采取法律途径,如果发生性关系时没有采取安全措施,建议进行传染病与相关疾病的检查。

受害女性没有及时报案,并不代表她手里的证据不足,更不代表她已经放弃行使法律权利,我们应该多一些包容和理解,少一些阴谋论。

适当沉默,做好反击思想准备

由于性侵事件大多数发生在熟人之间,所以与其在事件发生后大吵大闹,扬言报复,还不如沉默做好反击准备。在没有做好思想准备的前提下,请不要贸然联系嫌疑人或他的家人。

如果必须联系时,请做好通话录音,注意自己的措辞,在情绪激烈时挂断电话,也不要留下不利于自己的录音。千万不要心存侥幸,也不要在事后轻易接受对方的赠予或赔偿,这可能会给嫌疑人留下话柄。

办案老手就很明白,许多性侵案件的违背女性意志的要件定不下来,都是受害女性被对方狡猾地抓住了把柄。

曾经参与办理一起案件中,由于受害女性(有夫之妇)大声警告嫌疑人,她一定会去报案的。结果,嫌疑人有一些社会经验,在受害女性报案之前,找人帮忙把很多发生性关系的细节故意透露给了对方老公,企图形成受害女性报案动机不纯的假象。

所以说,性侵发生后,静静地报案更容易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让嫌疑人在惊慌之中漏洞百出,最终只能供述事实。同时,在报案之初,应避免与自己周围人随意透露报案意向,以防通风报信。毕竟,在警方面前讲的是证据,而不是嗓门。

陈述力求客观全面,信任办案人员

报案后,警方一般会请受害女性先自行陈述当时情况,一些办案人员在明了案情后,会根据被害人的陈述,提出一些细节性问题。但只有当事人是最了解事件情况的人,出于经验、精力等多种原因,办案人员可能会遗漏一些重要的细节。这时就要依靠受害女性自己来客观全面地陈述,把办案人员没有询问到的,但自己认为有用的提出来。

这一点是很多受害女性在陈述时可以借鉴的,仔细想想双方是如何认识的,之前有什么联系、去过什么地方、有无拍摄照片视频等。还有事件发生过程中的一些细节,包括双方的姿势、言语、神态、反应、肢体动作等。

另外,陈述中一定要信任办案人员,不要去回避一些自认为不利的情节,比如:言语调戏、饮酒、要求对方送自己回家等。这些细节并不代表自己愿意被性侵,更不代表自己愿意与之发生关系。

这些勇于说出真相的受害女性,也不过是为了让同样遭到侵犯的女性挺身而出。请做好准备,打破沉默,说出作恶者的名字,大胆采用法律手段保护自己,还色狼以颜色,不纵容其伤害更多的人。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