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在绝望的顶端,他选择了秋叶原

时间:2018-07-24  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俞飞  责任编辑:沈建华

加藤酷爱攻击性电玩,在虚拟的攻击和杀戮中感受莫大的快乐。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加藤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

文|俞飞

6月9日,日本新干线“希望号”列车上一男子手持凶器,见人就砍,致1死2重伤。22岁的凶嫌小岛一郎自称:“心情郁闷,杀谁都行。”这是新干线首次发生持刀砍人事件,媒体惊呼:“无差别杀人(意指无缘无故残杀无辜)重现江湖!”

谁人不知,十年前的一天,秋叶原爆发无差别杀人案,死伤惨重。此番小岛的供词,与秋叶原惨案凶手加藤智大的口供居然如出一辙,思之极恐。

秋叶原竟成修罗场

2008年6月8日,东京闹市区秋叶原摩肩接踵,人气爆棚。一到周日,这里就禁止车辆通行,供步行者专用,被称为“步行者天堂”。

街头咖啡店招揽生意的女孩,穿着女仆制服,满脸笑容地向过往行人递送纸巾和传单。谁能想到,一场惊天悲剧即将上演。

中午12点半,正好是御宅族圣地最热闹的辰光。一辆货车闯过红灯,悍然以时速40公里冲进行人专用区,横冲直撞,撞倒碾压5名行人,最后撞向一辆出租车。响亮的撞击声,一瞬间让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停下了脚步。

事发突然,人人都以为这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在场的警察立刻呼叫秋叶原警察局,要求火速派人支援,然后跑到路中央,疏导交通。众多市民,踊跃加入救援行列。

卡车停住后,司机加藤下车,一边疯狂大叫:“杀了你们这帮混蛋!”一边双手各持利刃,冲向路人和施救者。短短两分钟内,12位民众遭刺伤,横七竖八躺在路上,惨不忍睹。

那一刻,所有在场的市民都傻了眼:司机明明撞伤了人,却恩将仇报,用刀刺伤救助者。战后半个多世纪,东京街头还从未出现过这样的离奇事件。人潮汹涌的秋叶原,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血肉横飞,惨叫连连,无异一座修罗场。

增援警察五分钟内赶到现场。在周围市民的指引下,追踪夺路而逃的凶手。12点40分,凶手被警察堵在小巷中,夺下匕首,将其戴上手铐,以故意伤害现行犯的名义逮捕。

警方现场询问,袭击的目的究竟为何?“对生活感到苦闷、厌世,来秋叶原就是为了杀人,任谁都可以。”凶手回答。

下午1点,救护车到达现场。秋叶原无差别杀人事件造成7人不治身亡,10人受伤,成为日本30多年来最为严重的刑事杀人案,举国震惊。

一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记者叹息着说:“神话破灭了。安全的日本的神话破灭了。”一位在秋叶原经营了30多年电器的老板说:“秋叶原变了,变得我都不认识了,治安越来越坏,现在又发生了如此惨剧,恐怕客人会越来越少了吧?”

25岁的凶手为何陡起杀心,向无辜的市民挥起利刃?究竟是什么让他变成了日本社会的一颗“定时炸弹”?

斯巴达式的家庭教育

故事还要从头讲起。加藤生于本州岛最北部的青森县青森市,父亲在金融机构工作,家中还有一个小两岁的弟弟。小学时加藤是学校的游泳好手,在市级珠算比赛上拿过第二名。初中成绩也相当优秀。

在家沉默寡言的母亲,对儿子管教极为苛刻。每天只许看一集《哆啦A梦》,每周仅允许玩1小时的电子游戏,除此之外不许看漫画,不许看课外书,也不许私自买玩具。

邻居回忆,为了锻炼兄弟两人的毅力,冬天母亲强迫儿子穿着很薄的衣服。母亲禁止儿子去同学家玩。每天外出游玩的时间不许超过40分钟。回家后要向母亲汇报今天在一起玩的同学是谁、学习成绩如何。一旦发现他和差生来往,母亲就会禁止他吃晚饭。与女同学的交往更是被严加禁止。

“母亲过分爱我们,她相信好教育才有好前途。”弟弟接受记者采访,用“那人”来指哥哥。“加藤13岁时,全家四人坐在餐桌前,照常没有一句话……母亲突然对‘那人’发怒,她把报纸铺在通道上,把他的饭、汤和其他菜倒在报纸上。她对‘那人’说:‘你去那里吃!’‘那人’一边在一堆报纸上吃东西,一边哭。”

“她总是检查我们的作业,我们把这称作‘审查’。她事事追求完美。如果发现错误或字体丑陋,就会下令我们重写……不是要我们用橡皮擦纠正,而是要我们扔掉整张纸,从头来过。”弟弟回忆。

15岁时加藤开始有暴力行为。进入名校青森高中,加藤的成绩迅速下滑。他觉得自己失去了母亲的关爱,弟弟看见哥哥对母亲大喊:“你不要我了!”弟弟表示:“那人一定还非常怨恨父母。”

对母亲怀恨在心,加藤每晚怀着一腔愤怒,用裁纸刀在墙壁上挖洞。三年高中之后,他屋中的洞已经直径接近半米。每当考试成绩不好、与同学发生口角,他会赤手空拳打破窗户的玻璃,将碎玻璃捏在手中。

高中毕业,加藤没有考上心仪的北海道大学工学院,理工科精英的美梦彻底破灭。无奈之下,进入中日本汽车短期大学。失望至极的母亲,切断了对儿子的经济资助。雪上加霜,加藤日后找到的几个工作,无不以辞职收场。

沉溺电玩酿恶果

从小自视颇高的加藤,看不起高中毕业的同事,时时炫耀自己初中毕业考试全校第一的荣誉。每次辞职,总爱扬言:“没了我,这家公司肯定就垮了!”

从小缺乏基本的社交能力,所以加藤并没有多少朋友。进入社会、遭遇巨大反差的日本年轻人,很多都在电玩等虚拟世界里寻找寄托,难以自拔,加藤也不例外。

他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打游戏,在网上发帖聊天,吐槽自己的工作环境:“天天身上沾满了锯末,真是恶心死了。耳朵里总是轰鸣着电锯的声音,还有这些工人的喊叫声,特别不爽。一帮只有初中文化的人,凭什么来命令我。”

2006年加藤自杀未遂,父亲忍不了母亲的苛求,提出离婚。在家养病期间,他考取大型货车的驾驶执照。为排解心中郁闷,每逢周末他都去秋叶原朝圣。

加藤属于偏爱少女的“洛丽塔御宅族”的“秋叶原系”,沉溺于玩家本人作为主人公登场的“萌系列”电玩中,那里有众多少女、幼女出现,围绕在他的周围,他保存的DVD、CD和漫画也属于这个系列。

“我非常喜欢秋叶原!”他多次去过女仆咖啡馆,感觉太爽啦!“女仆咖啡馆”针对“御宅族”多为独身、不善交际、沉湎于自己爱好的特点,特意制造一种“女仆侍奉主人”的“家庭情调”。客人来到店里,穿着电玩人物服装的小姐就娇滴滴地迎上去,道一声∶“您回来啦,我的主人。”这些“女仆”还给客人做购物向导,陪客人吃饭、唱卡拉OK,这使长年沉浸在亚文化中的“御宅族”得到“主流”和“主人”的感觉,受宠若惊。

另外,加藤酷爱攻击性电玩,在虚拟的攻击和杀戮中感受莫大的快乐。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加藤一步步走向犯罪的深渊。

无限孤独的他在网络上写道:“朋友为0人,可以交谈的人为0人。”“世界上有人需要我吗?没有!”他自轻自贱,说自己就是垃圾。高中毕业后8年来的人生完全是失败的。他痛恨所谓的“成功人士”:“所有的胜者都死掉吧!”

2007年11月,加藤被人才派遣公司派遣到“关东汽车”下属的静冈县裾野市工厂里做工人,月收入约20万日元。“派遣社员”是日本一种非常不安定的职业,收入低下,不能参加养老保险和失业保险,说被解雇就被解雇。

受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5月29日工厂通知他下个月解除劳动合同。与此同时,劳务派遣公司也通知加藤:派遣合同在6月底结束,他必须搬离宿舍,找到新住处。苦恼万分的他对同事说:“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工作,我也没有一个固定住址,找工作不是那么容易的。”

6月5日加藤来到工厂,发现工作服不见了。情绪莫名激动的他,见到车间负责人,将桌上的咖啡拿起来,向着墙面狠狠地摔了过去,大叫:“为什么工作服没有了?这是什么破工厂?”然后捶胸顿足又撞墙,从工厂里跑了出去。

6日加藤在论坛上写道:“马上就要被轰出宿舍了,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太绝望了!想做的事情:杀人。自己的梦想:成为综艺新闻的主角。”

“大家都去死吧!我也被大家瞧不起,用车撞可以吧!反正这个月就会被炒鱿鱼嘛!就让我为所欲为吧!你们这些人生胜利者都去死吧!”他继续不停地在论坛上发着帖子:“想在东海道铁道上卧轨自杀,结果却被别人抢先了。东海道全线停运,真是什么都跟我作对!路过了长良川。那些在河岸上卿卿我我的情侣们,真想把他们杀了扔到河里去。买了5把刀,回来了。”

惨案当天5点21分,他在网上留言:“先用车撞,车用不了就下车用刀捅。再见了大家。”6点02分,“我扮演一个好人已经习惯了,轻松地就可以把大家都骗了。”7点30分,“准备这么充分,没想到下了大雨。”7点47分,“下雨了街上人就少了,不过没关系,能杀几个是几个。”10点53分,“堵车很严重,不知道能不能准时到。”11点45分,“到了秋叶原。今天的秋叶原是步行街,真幸运。”12点10分,“动手的时间到了。”惨剧的序幕缓缓拉开……

在绝望的顶端,他选择了秋叶原,那是他的圣地,那是他的舞台,不仅有他喜欢的“洛丽塔”,还有把他奉为主人的“女仆”。对于他,杀人似乎不是死亡,不是痛苦,不是罪恶,而只是一次淋漓尽致的“点击”。

死刑判决

2008年6月10日,加藤自称患有精神病。同日,加藤父母接受记者采访,向全国人民谢罪。“我们的儿子犯下了如此重大的案件,给社会带来了很多不安,实在是对不起。在此我们再次为在事件中不幸死难的人们,和受到伤害的人们致歉。”

11日,加藤开始对杀人罪行道歉。6月20日,警视厅对事件中做出贡献或救援的72人颁发感谢状。同日,根据加藤的供述,“在网上世界和现实世界都是孤独一人,想做出网上的人都知道的大事”,并承认用货车和用刀杀伤他人,警方正式再次逮捕加藤。

7月7日,东京地方检察厅宣布加藤是凶手并无疑点,但需要鉴定加藤的精神状态以确认其责任能力。10月6日专家完成精神鉴定,判定加藤并无严重精神病,可正常分辨善恶,而且持有强烈的杀意,有计划地做出行动。10月8日警视厅送检,10月10日检察官以杀人、杀人未遂、妨害公务、持有违法刀械等罪名正式起诉。

他制造了血海,制造了死亡,制造了多少家庭撕肝裂胆的痛!但是他悔悟了吗?审讯期间,加藤口中念念有词说:“要怪社会,要怪社会,要怪社会。”他认为是母亲的斯巴达式教育摧毁了他,所以:“我没有错!”

2011年3月24日,东京地方裁判所结案宣判。辩护律师希望以加藤丧失部分记忆为由,可能处于精神障碍或精神失常状态来减轻罪行,但加藤从侦查开始时就已坦承犯案,检方也对加藤进行精神鉴定,认为加藤具有完全的责任能力,因此摒除精神异常之行为。检方指控他的犯行是“人性泯灭的恶魔所为”,法官村山浩昭认为28岁的加藤具有完全责任能力,以“犯罪行为极其残酷,毫无人性可言”判处加藤死刑。

2015年2月2日,东京最高裁判所对加藤宣判死刑判决定谳。加藤目前被羁押在东京拘置所等待执行死刑。

哥哥被捕后,弟弟曾多次申请探望,但都被其拒绝。弟弟的女朋友提出分手,原因是“你一家都不对劲”。此前,二人曾谈婚论嫁。2014年加藤的弟弟在家中上吊自杀。

在遗书中,弟弟留下了这样的话:“我其实就是我哥哥的一个复制品,而我们两个,都是我们妈妈的复制品。复制品得不到爱,也得不到承认,终生只能生活在原型的阴影之中。但是,我跟哥哥不一样,请不要把我也看成杀人狂。”

2009年,日本国会修改《枪刀剑管制法》,将加藤行凶所持的刀具列入管制范围,原则上禁止持有刃长5.5厘米以上的双刃匕首。法务大臣鸠山邦夫表示,日本存在治安恶化危机,必须全力应对犯罪问题。

无差别杀人犯罪频发,引发日本社会痛苦地追问。“全世界犯罪率最低的日本真的安全吗?日本社会能否正视自身的问题?”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