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黑矿石”骗局忽悠790万

时间:2018-07-18  来源:方圆  作者:曹小航 吕松乘  责任编辑:沈建华

在参加招待会时,听到何晓华描绘的公司发展前景,大家都深信不疑,因为每一次融资会都在上海知名的星级酒店宴会厅举办。会场布置十分恢宏气派,高档的红酒和丰富的餐饮琳琅满目

\

文|曹小航 吕松乘

“尊敬的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很荣幸与各位欢聚一堂,在过去的一年,河北富云矿业有限公司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我们计划近期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为上市做好准备。”回想起3年前这场春风得意、慷慨激昂的演讲,在监狱服刑的何晓华不禁露出一丝苦笑。2017年9月,上海市杨浦区法院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判处何晓华有期徒刑5年6个月,罚金人民币10万元。何晓华通过签订借款合同等方式,许以高息回报,吸收不特定公众参与投资,共计人民币790余万元。而这次入狱是何晓华“二进宫”,何晓华曾因盗窃罪入狱服刑9年,2013年刑满释放,没有想到,几年后,年近60岁的何晓华再一次触犯法律,锒铛入狱。

出狱后再思骗局

2013年5月,因盗窃罪服刑九年的何晓华出狱了。此时的他已经50多岁,没有一技之长,生活困难。出狱后,何晓华没有留在江苏南通老家,而是直接前往山东投靠了在监狱里结识的江苏同乡陈瑞祥,陈瑞祥把何晓华介绍到朋友张海君的公司里烧饭做杂务,何晓华倒也知足。

某天,陈瑞祥向何晓华抱怨错过了一个发家致富机会。原来,陈瑞祥有个朋友刘建云,在素有“中国黑矿石之乡”的河北省阜平县开了一家大理石矿场,近期要出售,曾问过陈瑞祥有无意愿购买。这家矿场已经有15年的开采历史,生产技术、销售渠道已经十分成熟。陈瑞祥告诉何晓华,如果能够收购下来,一定非常赚钱。因为河北省阜平县就是以黑矿石闻名全国的,其中墨玉花岗岩更是被誉为“中国一号黑”。但是7000多万元的转让资金让陈瑞祥望而却步。听到陈瑞祥的抱怨,何晓华却眼前一亮,蠢蠢欲动。当天晚上,躺到床上的何晓华翻来覆去睡不着,思索着如何利用这次机会发一笔横财,让自己“咸鱼翻身”。在辗转反侧之际,一个大胆的想法在何晓华心中萌生了:“既然我没有钱,可以集资来买啊,阜平黑矿石闻名全国,一定有人愿意做这个生意。”第二天一早,何晓华就找到了陈瑞祥,说可以找人一起合作把矿场买下来。陈瑞祥也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即便这个矿场他最终没有股份,但介绍他人购买后自己也会从中捞取一笔介绍费,何乐而不为呢?

打定主意的何晓华就把此事告诉了张海君以及陈瑞祥的另外一个朋友李伟,三人一拍即合,决定联手干这件“大生意”,并且把投资人所在地锁定在上海,因为三人觉得上海那边最富有,“有钱人多”。

为了取得投资人的信任,在陈瑞祥的安排下,三人和矿主刘建云见了一面,并向其表示了收购大理石矿的意愿。他们骗刘建云说,资金目前在外流转,需要过些时日支付转让费,但是先期可以先签订一份矿产转让协议。急于脱手的刘建云看是朋友陈瑞祥介绍的,也就爽快地答应了。三人暗自窃喜,心想:“有了这个转让协议,还怕弄不到钱吗?”为了让上海投资者相信,他们用何晓华的身份证陆续地注册了河北富云矿业有限公司以及上海分公司,由他作为董事长兼法定代表人,并且想方设法搞到了与福建三家不同的石业有限公司签订的近三个亿的订销合同。同时,为了说服投资者,张海君摇身一变成为对富云公司投资900万元的香港富商。一切准备就绪,三人奔赴上海开始实施犯罪计划。

虚构业绩吸引投资者

“尊敬的各位朋友,大家好!今天很荣幸与各位欢聚一堂,在过去的一年,河北富云矿业有限公司取得了不俗的成绩,我们计划近期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挂牌,为上市做好准备。”

西装革履的何晓华站在富丽堂皇的上海某酒店宴会厅的舞台中央,向在座的几百位投资人慷慨激昂地读着这段由张海君为他精心准备的致辞。何晓华演练了无数次,有些不会读的字,标注谐音才能读出,现在已然烂熟于胸。何晓华致辞完毕,会议主持人接着邀请“香港富商”张海君上台,以他的三寸不烂之舌,讲解富云公司规划的前景。

2015年,何晓华和张海君等人以这样的模式在上海陆续召开了十多场融资会,成功吸引了80余位投资者入股。据本案被害人描述,他们在参加招待会时,听到何晓华描绘的公司发展前景,大家都深信不疑,因为每一次融资会都在上海知名的星级酒店宴会厅举办。会场布置十分恢宏气派,高档的红酒和丰富的餐饮琳琅满目。会中放映的宣传片大气磅礴,更是聘请专业的电视台播音员配音,里面还有用航空器俯拍的富云矿产所在地以及产品销往世界各地的画面。而且,每次与会者都会收到富云公司准备的精美礼品。财大气粗的形象展现在投资人面前时,被害人更坚定了投资富云公司的信心,心中都憧憬着宣传品中提到的“世界发展看亚洲,亚洲发展看中国,中国发展看矿业,矿业资源发展看中国黑矿石,中国黑矿石发展看阜平县”的美好未来。更加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据被害人朱某描述,在融资会上曾质疑过何晓华——宣传材料上的矿场不是你们的吧。当时何晓华并没有直接回答就匆忙走掉了,但迥异的行为并没有引起朱某的警惕,他当时也就是怀疑何晓华不太像董事长。直到后来,他发现本钱拿不回来,才意识到上当了。那么,并非财力雄厚的何晓华团伙又是如何设计好这一切,以至于即使有人意识到他并非矿主,但仍然愿意坚持投资的呢?

用“诚信”树立口碑

何晓华团伙的目标群体主要聚焦上海的中老年群体,由于现在存款利息低,很多人就想着做一些回报率高于银行利率的投资,防止自己的资产贬值,这就给了犯罪分子可乘之机。据被害人王某回忆,“我参加富云公司的开业典礼后,业务员经常打电话,他们态度很好,而且反复强调项目回报率很高,我就动了心,他们邀请我到富云宝山区办公室与他们面谈相关投资事宜,我看到办公场所非常气派,觉得实力雄厚,不会有资金短缺问题。”业务员向王某介绍投资形式是以签订项目借款的方式,约定借款期为半年,利息为月息2%,借款方式是先息后本。如果出借资金多于50万元还可以享受8%的折扣,比如投资50万元,实际上仅需出资40万元,这样相当于少投资10万元,而且每月还能拿到1万元的利息。另外再赠送一条蚕丝被,一桶五升食用油,还有一套玉石碗。

看到回报丰厚,王某就签约了。签约后,富云公司还邀请投资者去考察,说这是每个投资人享有的特权,如果不去的话可以将招待费折成现金1600元。富云公司的这一做法以及每月向投资者准时汇付利息的行为,让投资者进一步坚定了信心,认为自己找到了非常靠谱的理财方式。

事实上,富云公司也是借着这样的模式树立了“诚实信任”的口碑。很快,一传十、十传百,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加入了富云,何晓华他们也就有了庞大的现金流来支撑空壳项目的成本,以维持各种豪华办公场所的开销。据统计,富云上海分公司有两处豪华办公场所,包括了宝山区长逸路上面积400平方米的办公室,以及徐汇区文定路上面积800平方米的办公室,仅每月租金就达8万余元。而且,在2014年11月底,何晓华还特意组织这些投资者去河北阜平考察“中国黑”大理石矿所在地。这一切的费用都是从投资者的本金中进行支出的。尝到甜头,何晓华他们酝酿着扩充更大的骗局。

首骗得手后考虑扩大“业务”

看着账户里的数字呈几何倍数的增长,何晓华等人数着钱更加地肆无忌惮。一日,张海君对何晓华说:“上海这边的业务快要饱和了,我们需要往别的城市拓展。厦门的人也有钱,我们在厦门也成立个点,你还是以董事长的身份出席,其他事情交给我就行了。”何晓华犹豫道:“我们的盘子是不是做得太大了,整不好会出事的。”张海君劝道:“我们现在不开发新客户,不堵上之前花费的窟窿那才会出事。而且,现在业务发展得那么好,这对我们来说就是站上了风口浪尖,这辈子还愁没钱花吗?”何晓华看着手里的银行卡,咬一咬牙答应了张海君的要求。

不久,何晓华等人在福建厦门、湖北武汉等地又成立了富云公司分公司。何晓华按照角色的要求,在盛大的投资会议上,依然一板一眼地向广大客户介绍“中国黑”矿石项目的运营前景,以不断吸收客户的资金。

但是,好景不长,因为富云公司并没有真正的项目,也没有其他合法的收入来源,渐渐开始入不敷出。那么,从投资者那里吸收到的资金何晓华团伙又是如何安排的呢?其中50%作为团伙中各级成员的提成和奖金下发,20%作为办公费用,剩下30%支付借款合同中约定的到期利息,因此,没有任何其他收入的富云公司债务越来越庞大,负债的泡沫也越来越庞大。半年不到,即2015年5月,富云公司就无力支付投资者的利息。

深陷骗局的被害人王某也发现了没有收到往常按时汇入的利息,但是他抱有一丝幻想,并没有及时上门催讨,转眼一个月后,需要返还本金的日子,当天手机银行依旧没有短信提示有存款汇入。此时,王某慌了,他来到富云的办公地点想要讨一个说法,原本门庭若市的富云办公区哪还有一丝人影。后来,陆续赶到的投资者也汇聚到了富云公司门口,但无一例外找不到富云公司办公人员。群情激奋的投资者们才发现自己上当了,纷纷报案。

铁证如山终认罪

那么到河北阜平考察矿场的真实情况如何呢?据陈瑞祥和刘建云所述,2014年底和2015年初何晓华打电话给刘建云,称要带一些游客去山里旅游,顺便参观一下矿场。当时,刘建云因生病一直在医院治疗,分身无术,他就让员工负责接待。何晓华就带领几十名投资客“考察”了矿场。避开矿场的工作人员后,何晓华向投资者吹嘘道,这个矿场是他和朋友们买下的,正在进行开采。张海君也顺势夸大其词,称说他们已经投资了近千万元,而且派了专员来监督开采矿石,希望大家放心投资,回报率会很高。

为了让投资者确信无疑,何晓华当时还向投资客们出示了《矿产项目收购协议书》《黑花岗岩买卖合同协议》等资料。据侦查此案的民警介绍,在签订收购协议后,何晓华他们并未支付过刘建云一分钱,而且河北富云公司的注册地竟然是刘建云的家庭住址,当地税务部门的完税记录上,他们根本没有任何缴纳税款的记录。其实,刘建云的矿产许可证早在2012年就到期,并未申请获批延续,所谓转让也属违法。而《黑花岗岩买卖合同协议》都是伪造的,谎称的与基金公司合作挂牌上市,与上海、山东等基金公司进行股权转让、资产并购等事实,当然也是谎言。

到案后,何晓华辩解自己无罪,是被人利用了。他并不知道自己是公司的法人,工商局相关资料上的签字并不是他签的。他把身份证和银行卡都交给张海君管理了。自己每次参加公司招待会,都会从张海君那里得到2000元左右的报酬。而事实上,在何晓华被抓获的宾馆,公安机关从他的手包里查获了《河北富云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致辞》《河北富云矿业有限公司阜平矿简介》《黑花岗岩荒料买卖合同》《矿产项目收购协议书》和《发言稿》等50多页文件。这些文件证明了何晓华不仅以公司董事长身份鼓吹“中国黑”矿产项目的经营情况,还有虚假宣传该公司将在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成功挂牌等信息。这些文件里,留下了何晓华多次亲笔修改的字迹,包括一些错别字。《黑花岗岩荒料买卖合同》需方上面填写的福建省南安石材公司也都是子虚乌有的,而矿产转让协议上,刘建云根本就没有签字。至于买卖合同协议书等一系列文本资料究竟是谁起草的不得而知。但是,何晓华在那些文稿里一笔一画的修改,和他在各种会议上的鼓吹有目共睹,铁证如山。

据此,上海市检察院第二分院认为,何晓华对其身份证被多次用于公司注册是明知的,他以董事长的身份在各种会议上进行虚假宣传也心知肚明,他的银行卡捆绑在上海分公司POS机上,收到的钱款都是以公司名义吸引的投资款,至于被转往何处进行挥霍、挪用,只有他和同伙清楚。2017年6月13日,上海市杨浦区检察院对此案提起公诉。(文中涉案人物皆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