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为骗保,连杀父亲和小舅子

时间:2018-06-04  来源:方圆  作者:常海 高嘉辉  责任编辑:沈建华

李小军提议:自己把人约出来,卢俊强开自己的车从后面撞。从提议到定议,李小军都没敢说要撞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他担心这有违天理人伦的做法得不到卢俊强的支持

\

文|常海 高嘉辉

近日,李小军、卢俊强涉嫌故意杀人案被移交到了山东省烟台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据悉,为了骗取高额保险金,李小军、卢俊强二人竟然穷凶极恶地开车撞人并致人死亡,尤其是李小军,他的作案对象竟然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小舅子,此事真是闻所未闻,同时也令办案人员感到震惊。

午夜案发

2017年10月2日清晨,烟台市某区柏林庄村早起的村民发现本村附近南北通向的公路上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人,一动也不动,急忙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当地交警大队值班民警迅速出警,很快赶到事发现场。事故现场勘查结果为: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死亡,肇事车辆逃逸,现场遗留了车辆保险杠塑料碎片、漆片……

根据男子死亡倒地情况以及现场遗留物品,办案人员推测事发现场为一辆小轿车午夜时分从后方快速地撞上了死亡男子,使其被撞得直接仰倒在车前盖上,头部重重地撞上了前挡风玻璃。小轿车随即向右猛打方向盘,死亡男子从车上滚落到地上,当场死亡,小轿车随后逃逸而去。

死亡男子是谁?是意外车祸还是人为事故?当地警方将本案初步认定为一起重大交通肇事逃逸案,进行立案调查。

找到可疑车辆非常关键

经过走访了解,警方很快查明死亡男子身份:林小可,男,1989年出生,烟台市某区柏林庄村人,原定半个月后结婚。由于事发时正值深夜,没有目击群众。警方初步判断,林小可死亡地即为案发第一现场。

为了找到肇事逃逸车辆,尽快破案,烟台市某区交警大队办案人员对案发地周边的各个路口监控进行了仔细排查。很快,一辆蓝色的桑塔纳小轿车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因为这辆车在事故现场周围的监控下多次出现。

据办案人员介绍,2017年10月2日凌晨,正值国庆假期第二天,当时大部分人经过国庆假期第一天的玩乐后,都已经疲惫地进入梦乡,路面上基本上没有人和车。而这辆疑似涉案的蓝色桑塔纳轿车,却在午夜时分如鬼魅般地多次出现在烟台市某区柏林庄村南北通向的街道上,来回徘徊。而被害人这一时间也出现在街道上,这个时间街上几乎一个人都没有,被害人、嫌疑车辆都出现了就有些异常。且根据事故现场遗留的保险杠塑料碎片、漆片比对,很有可能就是蓝色桑塔纳轿车留下的。

蓝色桑塔纳轿车现在在哪?谁开的?找到这辆可疑车辆非常关键。

警方初步判定,这可能不是一起简单的交通肇事案件,有可能是人为案件!于是,烟台市某区公安局连夜成立破案领导小组。

虽然时值国庆长假,但办案人员一刻也没有休息,经过对林小可的社会关系进行调查,走访现场周边群众,核查途经车辆,结合天网监控对疑似涉案驾驶员的脸部截图等证据,办案人员很快将犯罪嫌疑人锁定为李小军。

丧心病狂的姐夫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嫌疑车辆的驾驶员李小军的身份非常特别,他是死亡男子林小可的姐夫。据家人和周围邻居透露,李小军和林小可的关系一直很好,从没有发生过不愉快。

2017年10月9日11时许,犯罪嫌疑人李小军接到警方电话传唤后,到当地派出所接受讯问。到案后,李小军开始对自己的犯罪行为矢口否认,但面对证据及侦查人员强大的讯问攻势,李小军很快交代了故意杀害妻弟林小可的事实经过。

犯罪嫌疑人李小军供述,他之前给林小可买过人身意外保险,撞死他就是为了骗保险公司的高额赔偿金。林小可死后,保险金就会兑现给他的父母。而林小可死了之后,李小军和妻子就成了岳父岳母财产的唯一合法继承人,也就是说,这笔保险金迟早都是李小军的。原来,丧心病狂的姐夫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把小舅子撞死的真实原因,竟然是为了骗取保险公司高额赔偿金。

李小军交代,当时总共给林小可买了两份保险。第一份保险是人身意外保险,投保人和被保人都是林小可,保险受益人是法定受益人,也就是林小可的父母。这一份意外险,李小军一共给他买了两份,工作日出现意外每份赔偿10万元,国家法定节假日出意外每份赔偿100万元。第二份保险是大病保险,之所以买这个险种,李小军交代说,当时考虑如果只是买人身意外保险,出了事之后,担心保险公司怀疑他骗保。所以,李小军又给小舅子买了一份大病保险。购买保险时,业务员说需要林小可的身份证照片、本人银行卡照片,还需要两张生活照片,不用本人签字。

李小军根据保险业务员要求,很快去筹集这些资料。当时,李小军对林小可说:“以你的名义帮我办张银行卡,我用来存钱或买东西。”林小可想都没想就同意了。2017年2月份,李小军带着林小可到当地一家工商银行开了个户,办了一张银行卡。在办理银行卡期间,李小军用手机给他身份证的正反面都拍了照片。办出银行卡后,李小军直接把银行卡拿走了。在开车送林小可回去的路上,李小军在车上用手机给他拍了一张生活照片,另一张生活照是在林小可的QQ空间里找到的。

后来,李小军就把这三样东西交给了保险业务员,业务员就为林小可办理了人身意外保险。按照规定,保险合同里面有需要本人签字的地方,但在李小军的诱导下,“善于做事”的业务员主动代劳了。李小军交代,这份合同里所有的签字和需要写的话都是保险业务员替林小可代签的,业务员把保险合同送给李小军时合同上签字的地方都已经签了林小可的名字。也就是说,已经死亡的林小可生前根本不知道购买意外保险的事。

根据保险公司赔付规定,由李小军替林小可购买的两份人身意外保险的保险收益总金额是200万元。

精心设计的套路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然而,就在李小军快要动手的时候,意外出现了。这个意外差点让李小军打消计划。

林小可有一个感情甚好的女朋友,一直计划结婚。2017年的8月份,两人到当地医院体检,检查结果显示林小可女朋友已经怀孕了。为此,他们必须尽快结婚。经过简单商量,他们计划2017年10月15日办喜事。就在一家人准备办喜事的过程中,李小军也备受感染,心生不忍,准备放弃之前的计划,感觉撞死小舅子骗取保险金的罪过实在太大了。

但没过几天,林小可又不打算结婚了,李小军一打听,原来是林小可的准岳母向林小可要了高额的彩礼钱,林小可不想出这么多钱,便不想结婚了,计划好的婚期也只好取消了。消息出来后,一家人都很沉闷,只有李小军心里格外欢喜。李小军感觉林小可还是光棍一条,撞死他也连累不了其他人,于是,撞死林小可骗取保险金的想法又死灰复燃了。

毕竟是自己的小舅子,平时关系一直不错,当日作案前,李小军一直心里打鼓,迟迟下不了手。于是,他便驾车在街头来回徘徊。但是,随着林小可在街道上的准时出现,李小军那冰冷的心肠顿时硬了起来。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功。此前,为了撞死小舅子,李小军一直精心设计,处心积虑。

2017年8月的一天,李小军从同村村民手里买了一辆报废的桑塔纳轿车,然后把车开到了一家汽修厂,把发动机号和大架号毁掉,这样防止撞人事件暴露后有人认出车与他有关联。

李小军还在网上买了一个不用登记实名的电话卡,他准备作案时用这个号码打电话。万一事件暴露后,公安机关侦查时查不到他的头上。

李小军购买的报废车本来没有车牌,但他弄了一副假的外地车牌装上去了。之所以这么做,还是为了干扰办案人员视线。之后,李小军又买来胶带,把车前面的灯全部粘了一遍,李小军担心撞人时,车灯被撞烂了留在现场会给公安民警留下线索。

一切都是反复推敲,看似天衣无缝。准备妥当后,李小军开始按计划进行。2017年10月1日晚上10点左右,李小军从朋友家里打麻将出来后,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停放桑塔纳车辆的位置,然后开车到了林小可家附近,并在此兜了好几圈,压抑有些慌张的心情。

接近午夜12点时,李小军看大街上已经没有人和车走动了,就准备实施作案。他用在网上买的不记名的手机卡给林小可打电话,让他出来到马路边的位置等候。林小可特别相信姐夫,接完电话后赶紧从家里出来,按照姐夫的要求往马路边走。大约过了2分钟,李小军又打电话给林小可,问他到哪里了。林小可回复说,已经出来了。此时,坐在车里的李小军已经看到小舅子在南北大街路西侧步行向北走。林小可既没有防备,更没有想到姐夫会开着一辆破旧的桑塔纳。

李小军将车发动起来,一个油门追了过去,以每小时50公里的车速直接从林小可的屁股位置撞了上去。车撞上之后林小可直接仰倒在车前盖的右侧,面朝上,头已经枕到了前挡风玻璃上。然后,李小军就向右打了一下方向盘,林小可就从车的右侧掉到了地上,一点动静也没有。

撞完人之后,李小军将车开到了青岛市莱西南墅镇才停下,最后把车放到了南墅镇的一个小区内。

作案后,李小军异常清醒镇静。第二天晚上,他让朋友开车拉着他又去了一趟莱西市南墅镇,在距停放桑塔纳轿车很远的地方,李小军让朋友停车等候。之后,他走了一段路来到了桑塔纳车跟前,先把车又向北挪了挪,然后把车牌卸下来了,还用红色自喷漆在车身上喷了“欠债还钱”四个字,然后把车牌放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内回到了别克车内。在返回的高速路上,李小军将后车座的车窗摇下,将桑塔纳车的车牌扔了出去。

意外牵出案中案

李小军精心策划了这起事故,他的疯狂举动令办案民警和亲戚朋友大为吃惊。人赃并获后,办案人员本以为可以结案,然而,办案人员与当地人员交流时发现了一个疑点:李小军的父亲李大军前几年也死于交通事故,肇事方逃逸,至今未被抓获。2013年8月20日5时39分,某区公安局接到群众电话报警:烟台市某区徐格庄大桥桥北20米处躺着一个人。警方迅速出警,现场勘查发现:在位于莱高路徐格庄小学路口的位置,一名50多岁的男子当场死亡,肇事车辆由南向北逃逸,现场遗留右前车大灯碎片。

警方经过深入调查,发现李大军一案另有隐情:李大军生前也曾投有巨额人身意外保险,早已经理赔完毕。

凌晨、路边撞人、保险、逃逸……李大军被撞案情与林小可案情经过惊人相似,难道天下有如此巧合的事?

烟台市某区公安局办案人员重新梳理证据后,再次提审李小军。起初,李小军拒不供述,表示对父亲死亡原因毫不知情。

然而,经过不断的政策教育、亲情感召和扎实审讯,李小军最终低下了头,向办案人员坦白了伙同他人弑父骗保的犯罪经过。2012年,李小军通过朋友介绍联系上了某保险公司的业务员,业务员就向李小军介绍了保险业的相关知识,李小军无心其他,只关心哪种保险赔得多。当得知人身意外保险和大病保险赔得多后,就花了4000多元为其父亲李大军购买了人身意外险、健康意外险及大病保险,保额共计110万元,投保人和被保人都是李大军,受益人是李小军。2013年8月20日,李大军出车祸死亡后,李小军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公司调查核实后共计赔偿李小军110万元。

至此,一桩悬了4年之久的无头案,真相最终浮出水面。

处心积虑的撞父计划

卢俊强,烟台市某区本地人,曾因其他犯罪被山东省烟台市某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2011年10月减刑释放,2016年经营烟台市某区一家生态化肥店至今。

蹲过监狱的卢俊强和李小军是发小,两人关系非常要好,经常在一起玩耍。一天,李小军找到卢俊强,说有个人买了意外保险,咱们把他弄死,就能得到一大笔保险金。虽说这是要命的违法行为,但在两个既缺钱又目无法纪的人眼里,法律犹如虚设,卢俊强当时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之后,李小军和卢俊强就详细商量怎么把人弄死比较妥当。开始,他们想到了高空坠物、液化气爆炸等方法,但感觉那样太明显了,容易引起警方注意,还是制造车祸最普通,不容易引起别人怀疑。李小军提议:自己把人约出来,卢俊强开自己的车从后面撞。卢俊强很快同意了。从提议到定议,李小军都没敢说要撞的人是他的亲生父亲,他担心这有违天理人伦的做法得不到卢俊强的支持。

另一方面,李小军处心积虑地给李大军买保险。在保险业务员的帮助下,李小军很快为父亲购买了人身意外险、健康意外险及大病保险。签完合同后,一段时间内,李小军内心挣扎纠结,很是矛盾,迟迟下不了杀心,要撞的人毕竟是亲生父亲啊!

转眼到了2013年夏天。此时,保险期就剩一个月左右就到期了。李小军思来想去,面对巨额保险金的诱惑,把心一横就决定干了。

2013年7月初的一天下午,李小军给卢俊强打电话,约他谈事。在卢俊强的车上,两人商定:由李小军把要撞的人叫到靠近徐格庄大桥的路上,让其从南向北行走,待走过徐格庄大桥后,由卢俊强驾车从后面撞。时间定于数天后的一个凌晨。事成以后李小军付给卢俊强10万元费用。

2013年8月19日晚上12点左右,卢俊强按照约定,开车到达李小军住处。李小军坐到副驾驶座后,两人开车赶往案发地点。在路上,李小军用手机给其父打电话,让他马上出来拿鱼。过了几分钟,李大军从东向西到了预定公路上,然后向北走,赶往李小军指定的位置。午夜时分,当人影出现后,李小军当即指定:“就是他,跟上他!”

卢俊强一看李大军过了大桥了,就猛踩油门加速朝这名男子的后背撞了过去。此时的李小军不忍再看,马上闭上了眼。撞完之后,卢俊强、李小军开车逃走了。次日早上7点左右,一位朋友给李小军打电话,告诉他公路上有个人被撞死了,特别像他爸李大军。李小军装着很吃惊的样子,说马上去现场看看。之后,烟台市某区交警大队对此案进行了立案。大约半年后,保险公司就把赔偿金赔给了李小军。拿到钱后,李小军第一时间联系了卢俊强。在当地一家工商银行门口,李小军按照事先的约定,交给了卢俊强10万元钱。

童年的记恨

犯下弑父大罪的李小军究竟对父亲有何成见?为何如此仇视、下此毒手?难道是仅仅为了钱吗?原来,仇恨的种子在李小军童年时就已经种下。

到案后,李小军向办案人员讲述了童年时的遭遇。李小军小的时候,其父李大军在外面做买卖、赌钱,很少回家,从来不管他和姐姐以及母亲,以至于李小军从小受了不少苦。从那时起,李小军的性格就发生了变化,非常记恨父亲。

之后,李大军生意不顺,外人经常到家里来催债要债,李小军感觉很没面子。从那以后,他对父亲的怨恨更深了。

后来,李小军的腿磕断了,无法出行,每天只能在家里看电视。一次偶然的机会,李小军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公司经理因经营不善欠了别人好多债,他给自己买了一份保险,后来他得病死了,保险公司赔了他一大笔钱,这个经理的家人不仅还完了欠款,还剩下不少钱。李小军看了之后深受“启发”,就想到给其父买保险,然后撞死他,骗取高额保险金。

为了欺骗李大军买保险,李小军当时和他说,自己想买一辆出租车经营,需要贷款,但是他在银行信誉不好,贷不出钱来,想请李大军以他的名义帮忙贷款,李大军很快同意了。接着,李小军说,要想贷的钱多就需要提高自己的身价,去买份大额保险就能提高身价,李大军就相信了,同意了儿子的意见。2012年的一天,李小军带着父亲去保险公司,找到熟悉的业务员具体商量保险事宜。之后,保险业务员把保险单拿到了李小军家里,帮李大军办理了保额为110万元的意外保险。不承想,就是这份意外保险,葬送了李大军的生命。

2017年11月9日,烟台市某区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烟台市某区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李小军、卢俊强,目前本案已经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案件背后的反思

检察官提审李小军时,这个涉嫌杀父、杀妻弟的犯罪嫌疑人出乎意料地表现得比较平静。提及诈骗所得100余万元保险金去向,他坦陈除了给卢俊强的10万元,其余的均被其赌博挥霍掉了,所以他将魔爪又伸向了妻弟。

本案在震惊世人之余,一些细节也引人深思:是否因为父母关爱、家庭管教的缺失,导致李小军成为杀人狂魔?为何李小军妻弟林小可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能成为意外保险的被保险人,从而成为午夜车轮下的冤魂?本案出现过的多辆车辆,均为无牌报废车辆,且卢俊强为无证驾驶,即使没有本案,如若卢俊强驾驶报废车辆发生意外交通事故,仍是较大的社会隐患。据此,相关部门对脱保、脱审、报废车辆及无证驾驶者的监管力度有待提高。

法治道路任重道远,但愿所有的人都能对此引起高度重视。(文中涉案人物均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