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鬼故事”引来的杀身祸

时间:2018-03-01  来源:方圆  作者:汪宇堂 陈磊 德明  责任编辑:沈建华

两人将处于昏迷状态的董某抬起扔进了河水,生怕董某不死惹出麻烦,两人又找来树枝将董某往深水处捣了捣。随后把董某的衣服扔到了路边的一个草丛里,迅速逃离现场,到一家网吧冲浪

文|汪宇堂 陈磊 德明

“出于哥们儿义气,我不仅积极参与殴打他人致人死亡,害了他人,害得死者家人平添不尽的痛苦和悲伤。同时,也由于我本人的无知、盲从,害了自己,用双手将自己送上了不归路。我真的好后悔,有一百个后悔不该,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好好学习法律,重新做人,做好人,绝不再干傻事。”法庭宣判后,神情恍惚但又十分清醒的张某宁说出了他走向残忍、走向犯罪后深深的忏悔与感悟。可这一感悟来的太晚,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鬼故事招惹是非被室友投河溺亡

2015年6月初,河南省社旗县赊店镇19岁的刘某羽、张某宁在其同学李某之租住房内一起居住,期间,张某宁在网吧结识了无业人员董某。当闲聊得知董某从外地来到社旗,举目无亲,钱已快花完无处安身时,出于同情又喜欢交友的张某宁就主动伸出援手,将董某带回李某之租住房屋内一起居住。由于董某年少无知,说话不讲方式,使得刘某羽、张某宁、李某之经常因琐事矛盾对董某实施殴打。刘某羽因董某爱向其讲吓人的鬼故事、学鬼叫吓唬他,虽多次劝说但效果不佳,心中恼怒,想找机会狠狠教训一下董某,让其尝尝皮肉之苦,长长记性。

2015年6月10日晚,不知危险已悄悄逼近,董某又故伎重演,这让早已对其深恶痛绝的刘某羽忍无可忍。23时许,刘某羽走出门外,用手机上的QQ与去南阳市办事的张某宁联系,称晚上关灯睡觉时,董某发出类似鬼叫的声音吓唬他,不让董某叫,董某又讲鬼故事吓他,让张某宁回出租屋一起教训董某。为朋友可两肋插刀的“小江湖”张某宁接到好友的请求,当即应允,立马驾驶摩托车返回租住屋。二人一起将董某挟持至社旗县赊店镇豆腐街南寨墙处,先用拳脚对董某进行殴打,后又将董某挟持至南寨墙下坡处的河边进行殴打。刘某羽用胳膊勒住董某的脖子,张某宁用拳脚殴打董某。一顿痛打之后,将勒住董某的胳膊松开时,董某扑通一声倒在地上不动了,刘某羽、张某宁有点害怕起来,急忙呼喊,喊了几声也没反应。刘某羽伸手摸摸董某的胸口和脖子动脉都在跳动,认为董某是在故意吓他们。二人就把董某拉到了河边,对其呼喊仍没有答话,二人就用扇耳光、膝盖顶、胳膊肘打的方式击打董某的头部和胸部。

打了约两分钟,仍不见董某有反应,刘某羽就把董某拉起来,用胳膊使劲勒其脖子,张某宁用脚踢董某的腰,弯腰扇其耳光。约半分钟后,董某连一丝的蠕动都没有了,摸摸胸口和脖子,已感觉不到心跳和呼吸。喊了几声,还是没有动静,刘某羽就掏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朝董某右小腿上侧扎了一下,扎入约四五公分,想看看董某的反应,但董某一点反应也没有。“不好,人已经死了,这可咋办?”刘某羽慌乱道。

“快,把他的衣服脱了,扔河里冲走算了!”同样被吓坏的张某宁出了主意。

于是,两人将处于昏迷状态的董某抬起扔进了河水。生怕董某不死惹出麻烦,两人又找来树枝将董某往深水处捣了捣。随后把董某的衣服扔到了路边的一个草丛里,迅速逃离现场,到一家网吧冲浪。回出租屋后两人又将董某的东西取出扔进坑里,将董某的手机卡扔进了下水道,还编造攻守同盟,在任何情况下,谁也不许说出去。经法医鉴定:按现有材料,死者董某可排除机械性暴力损伤及毒物中毒死亡,因尸体高度腐败不能排除扼、勒颈部及捂压口鼻等所致机械性窒息死亡,考虑生前溺水死亡的可能性大。

为了进一步就有关事实进行核查,社旗县检察院侦监部门干警专程来到羁押被告人张某宁的看守所讯问相关问题。当检察官突然来到羁押张某宁的房间时,张某宁神色慌张,急忙将手中的稿纸往被子下面塞。这一举动和神情的异常,使得检察官产生疑问,并立即做出反应,从被子底下取出了刚才藏进去的两页稿纸,原来是一封写给刘某羽的串供信。顺着两页不起眼的串供信,进而牵出了发生在两年多前的另一起没有告破的杀人案,并挖出了真凶。

又一起命案浮出水面

2013年1月16日上午,社旗县公安机关接到群众报案,称其在赊店镇第一中学南寨墙外边的赵河内,发现一具面部朝下的男性尸体。死者头面部有边缘不整齐、创角钝、创壁间有组织间桥的创伤及多处皮下出血,头皮及颞肌出血,符合钝性凶器所致创伤。死者头面部损伤均属于轻微伤,系最后一餐后6小时左右死亡。根据尸体解剖情况来看,死者系生前溺水死亡,由于种种原因,该案一直未破。

检察官从串供信上看到,该串供信是张某宁写给刘某羽的,以发生在2013年1月的那起凶杀案提醒刘某羽,让他把杀害董某的事情自己扛起来。不然的话,一旦2013年的案子败露,两起命案累加,他和刘某羽都得判处死刑。如果刘某羽一个人把杀害董某的罪责扛起来,他张某宁就不至于被判死刑,出来后还可以照顾刘某羽的家人。串供信牵涉到另一起未破的命案,检察官没有迟缓,立即将该线索向公安机关予以反馈。

2013年1月16日下午4时许,张某宁和李某安、乔某良、王某振在社旗县城文化广场闲逛时,迎面过来一个约四五十岁,提着一个灰色布包的中年男子,说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希望行行好给点买饭钱和回家的购票钱,说着伸手向乔某良要钱。几个人看其可怜兮兮,就动了怜悯之心,王某振给了该男子几元钱,该男子接到钱后又继续向王某振身边的乔某良索要,乔某良等人就又凑了几十元钱给了该男子。之后,该男子并没有立即去买饭,而是走到一个小卖部买了香烟,抽着烟到不远处一个算卦的老汉那里说话去了。看着该男子不像是没有钱买饭和没钱回家的样子,想着可能是个专门骗钱的骗子,像这样的人,给了他钱,他也不会心存感激,甚至会认为给钱的人是傻子,所以几个人感到非常生气。张某宁等人就决定去找该男子将刚才给他的钱要回来,不能便宜了他。

在一小学门口找到要钱的男子后,就问其为什么要钱?该男子自知理亏,不予回答,围观的人群中有人指责说,这个人是个骗子,天天在此转悠,向行人要钱。于是,张某宁就指挥他带来的朋友围着该男子拳打脚踢,该男子双手抱头一声不吭,打了几分钟后,准备将其送派出所处理。途中遇到刘某羽和他的朋友袁某。有人提议,这样的人就是欠揍,不如将这家伙带至南寨墙下面好好修理修理,使其以后不再骗人。正值青春期的六个小伙伴碍于朋友面子,没有反对,一起将该男子带到了南寨墙外的河边。

刘某羽和袁某从旁边拔起一棵小树,用树干、砖头、拳头对该男子的小腿肚、迎面骨、臀部、头部进行殴打,边打边问被打者以后还骗不骗人。尽管该男子头流了血,并发出痛苦的哀求,但感到十分刺激的几个年轻人却没有体会到树棍打在他人肉体上的切骨之疼,原有的善良和怜悯之心被抛却到了脑后。每打一下,听到被打者痛苦的呻吟,就感到十分的解气,压根儿没有想到躺在地上的被打者已经超出了正常人承受的极限。

随着树棍一次次地落下,被打者的呻吟也越来越小,直至没有了声音。看到该男子的抽搐停止了,张某宁认为被打者是在装死,让同伙把被打者拖进河里往水里摁,于是,几个人架着被打者来到河里,将头摁进水里,摁一会儿,拉出来,再摁进去。然后将已奄奄一息的该男子抬上岸,用折断的杨树枝挖了一个长一米、宽两尺的坑,李某安、袁某、乔某良将该男子拽进坑里准备埋掉。谁知,刚把该男子拽进坑里,该男子却突然坐了起来。见此情景,张某宁等人吓的拔腿就跑,刘某羽和袁某追上说,没事,别害怕。张某宁问刘某羽咋办,其中一个参与者说,如果让该男子跑掉的话他肯定报警,我们几个就是故意杀人未遂要吃官司,不如干脆将其扔河里算了。接着,几个人又持树棍、砖头轮流对该男子进行殴打,直至不动后,几个人抬起该男子扔进了河水中。

冬天的白日非常短,此时天色已黑,冷风飕飕的河滩上除了上述几个人外,早已没有了其他的人影。该男子被抬起时没有反应,可被扔进河水后,却突然扑腾着动了起来。但此时的挣扎却显得那样的微弱,那样的无力,一番挣扎却没能挣脱死神的魔爪。

“人已经死了,咱们走吧。”确定该男子已经没有生还的可能后,张某宁带着几名犯罪同伙像没事一样,离开了现场,有的回了学校,刘某羽、董某朝、张某宁一起去上网玩通宵。

据死者的兄长介绍,死者程某系驻马店人,65岁,在外流浪已经近二十年了,经常在驻马店、泌阳、社旗等地以要饭为生。2011年底,弟弟领着一个精神病女人在他家住了两个月,出走后就没有回去。2012年村里给弟弟盖了两间瓦房,但一直没有回去住。公安局发布告后,从死者的照片分辨,死者的头发、面部五官都可以确认,死者就是他弟弟程某。

两起命案成功告破

案发后,张某宁通过QQ告诉合租房的室友李某之,说大前天的晚上,在南寨墙的河边他和刘某羽把姓董的那娃打死了,问李某之啥时候退房?还说打董某时,屋里有血,让李某之把血迹处理一下。李某之吓得不敢留在所租的房子,顾不上处理屋里床垫上的血迹,编造理由急忙退了房,将自己的被子拿走。当晚十点左右,张某宁骑摩托车送李某之回朱集镇,行至郝寨镇年庄的桥上时,张某宁让李某之将被子扔到了桥下。

据被害人董某的母亲证实,2015年5月25日下午,在郑州汽车总站,给儿子董某买了到南阳的车票,又给了两百元钱,以后就没有联系。6月13日,她在QQ上给儿子发了一条信息,也没回。没想到此次见面,竟成了母子俩的永诀。

2015年6月13日晚上11点左右,刘某羽的叔叔接到电话说他哥哥刘某广在县城的河里淹死了。得知哥哥出事后,他第一时间与侄儿刘某羽联系,可电话关机,又发短信让速回电话。14日早上刘某羽回到家中,为其父亲守灵一天,晚上12点刘某羽对三叔说要去厕所,就偷偷离开了家,连其父亲15日出殡都没有参加。后来刘某羽给哥哥发短信说:“我走了,你们也别找我了,爸这个事我受不了,想出去冷静冷静,等我想明白了再回来。”刘某羽走后,家里人到处找也没找到,之后就一直没有和家里联系过。

李某之退房后,房东收拾屋子时,发现屋里乱糟糟的,床垫子的一个角上有脸盆大一片血渍。在此之前,李某之的母亲去该出租屋时,就发现了床上的血迹和墙上的血迹,问血迹是咋回事,李某之骗母亲说是屋里进贼了,室友们打贼打的。还告诉母亲,说被子上有血,退房时就扔掉了。

侦查机关提交辨认笔录及照片证实,刘某羽、张某宁指认作案现场、逃跑路线、抛弃作案工具地点、匕首购买地点、烧坏被害人手机地点的情况及李某之指认出其与张某宁一起扔掉染有董某血迹被子的地点,经李某之对打捞物品进行辨认,辨认出一至十六号物品均与刘某羽有关联;刘某羽、张某宁还辨认出被害人就是董某;刘某羽辨认其作案时使用的匕首;经董某的表姨辨认,二号、十号、十四号、十六号、十七号等物品均为董某的物品。

侦查人员在检察机关的提前介入和引导侦查下,通过剥茧抽丝等艰苦努力,使两起命案成功告破。被告人刘某羽、张某宁的亲属与被害人董某的亲属达成赔偿协议,刘某羽亲属一次性赔偿董某的亲属各项经济损失10万元,张某宁亲属一次性赔偿董某的亲属各项经济损失21万元,取得董某亲属的谅解。

近日,综合被告人到案后的表现及其被告人家属对被害人近亲属做出的经济赔偿,南阳市中级法院以被告人刘某羽、张某宁犯故意杀人罪一审作出判决,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生。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