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涅槃与洗礼:强戒所见与闻

时间:2018-02-11  来源:方圆  作者:张振华  责任编辑:沈建华

文|方圆记者张振华 摄影|方圆记者张哲

强制隔离戒毒场所,在普通人看来略带神秘感,它是公安机关教育感化戒毒人员戒掉毒瘾,帮助他们回归社会的场所。

日前,《方圆》记者走进北京市公安局强制隔离戒毒所与戒毒人员面对面。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吸毒者,每个人的身上都背负着不同的伤痛,有着不同的经历,他们打开心扉,讲述自己吸毒前后那些不为人知的经历和故事,展现了他们心灵深处的忏悔和转变,以及他们对管教的感激,对亲人的眷恋,对未来的向往和憧憬。

\

李静玲:被闺密教唆吸毒,撇下的却是自己一岁半的儿子

见到李静玲时,她正和搭档陆文浩一起主持当月的生日晚会,捧着话筒的她,风姿绰约,很有主持人的范儿。看李静玲的第一眼,记者怎么也无法把这个身材娇小,短发大眼,漂亮文雅的24岁女孩与一个5年毒瘾的吸毒者联系起来。

“你是怎么吸上的?”“一时好奇。”

在李静玲19岁那年,她回老家见到了几个发小,姐妹们闹哄着一起去泡吧,在酒吧里,几个姐妹拿出矿泉水瓶和吸管,告诉她说,这是当前流行的一种水烟,可以减压、健身。因为对冰毒的无知,李静玲对毒品没有保持警惕,听了姐妹的话,她很好奇,尝试着吸食起来。事后,姐妹跟她说,这是冰毒,别名叫“水烟”。姐妹还忽悠她说,冰毒不是毒品,只有海洛因、鸦片才是毒品。

李静玲心想,偶尔陪姐妹乐呵下,不是什么大事,无所谓。可冰毒很快控制了她,从此,难以自拔。最终在上海,她因为吸食和持有毒品,被警方管制、拘留过两次。解除管制回北京后,李静玲发誓再也不碰毒品,一切重新来过。后来,李静玲恋爱了,怀孕了。亲情的温暖,新生命的到来,让她在备孕和怀孕的日子暂时远离了毒品。可是,这样的日子没有维持多久,儿子满月办酒席的时候,李静玲之前的很多朋友、姐妹都来了。

人们为了这个新生命的诞生聚会在一起,这里面就有之前诱惑她吸食毒品的发小。李静玲好面子,面对发小的诱惑,再次沉沦于毒品。最终,李静玲因参加一次聚众吸食毒品事件,被人举报,来到强戒所。

一听说要在强戒所里度过两年的时间,李静玲几乎崩溃了。在她以前的认知里,强戒所是一个恐怖的地方,她无法想象这两年的日子怎么熬过来。在管教的教育、帮助下,通过多方面的学习,李静玲逐步认清了毒品的巨大危害,从思想上深刻认识到了戒掉毒品,重新生活的价值和意义。慢慢地,李静玲没有了来之前的恐惧与抵触。

管教特意安排有文艺特长的李静玲担任生日会主持、舞蹈队领队,可以培养她的自信心,平复她焦躁的心态,耐心矫正她之前的人生观、价值观,让她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感。在强戒所里,李静玲最牵挂的是自己的儿子,她每天都在想儿子,想他在干吗,想爸爸妈妈,想妹妹。她坦承,自己对不住父母,尤其对不住才一岁半的儿子。儿子这么小,正是需要母爱的时候,而她却因为吸毒,不能在儿子身边尽母亲的责任和义务。李静玲最担心,将来出去,儿子会不会都不认识自己了。

李静玲的新年愿望是,等自己成功戒毒出去之后,不要被人贴上“吸毒”的标签,受排斥与歧视。她彻底把毒瘾戒掉,出去后,坚决远离原来的朋友圈,重新创业,做一个对社会有用,值得儿子自豪,让父母放心的人。

\

吴康:我曾是中国甚至世界上最棒的操盘手

“我曾是中国,甚至是世界上最棒的操盘手。我曾经有过辉煌的人生,我曾成就过好多人,帮助他们拥有巨额财富。没有当过操盘手的人,没有体验过那种成功的人,是不知道那种神一样的快感的。”见到记者,吴康的眼睛刹那间亮了。他坐在马扎上,手舞足蹈,滔滔不绝,精神变得极度亢奋。

吴康曾是个操盘手,有时会几天几夜地盯着电脑,累了,坐在椅子上迷糊会儿,饿了,饭菜让人端到眼前。他的生活轨迹,完全围绕着那台电脑转。几十个小时耗在电脑面前,精神和身体都受不了。

在朋友的介绍下,吴康接触了海洛因。吸食之后,他能几天几夜不休不眠。他觉得自己战胜了时间,把控了时间,他就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在厮杀、征战中,体验着无比的快感。那时候,吴康认为,毒品让他有了超强的体力,凭借超强的体力,他有了巨额的财富。他认识不到毒品在给他刺激的同时也扼杀了他的健康、意志和所谓的“辉煌人生”。

最终,他沉沦毒瘾,难以自拔,因为毒品,他失去了手头的一切,财富亏空,妻子和他离婚后,带着孩子去了美国,年近九旬的父母,双双瘫痪在床,靠70岁的大哥照料,而他,在强戒所里,无所作为。

吴康摆着手,不让记者提及他的家人,他说,不敢提家人,提家人就觉得无地自容,自己什么也不能为他们做,回不去,管不了。无法面对!不能接受!眼圈泛红的吴康说,他非常厌恶现在的自己,不人不鬼的,正在“一点点地死去。”

“毒品把我干掉了,一败涂地。”一度吴康以为自己是神,他可以操纵财富,操纵成败,可是,后来他明白了,在毒品面前,他是个失败者。他连自由都失去了,不能亲自打理自己的股票,或者探望下父母,连一个正常人所拥有的生活都没有,谈什么人生辉煌,就像神仙从天上掉到了凡间。

初到强戒所,吴康对身边的一切人,一切事,都是充满抵触和怀疑的,他自视甚高,觉得这个地方不是他待的地方。吴康甚至连身边的管教也不放在眼里。他是个有过人生辉煌的人,普通人和他不是一个世界,骄傲,填满了他的心。第一个让吴康佩服的人是李所长,李所长拉着他聊家常,嘘寒问暖,跟自己家兄弟一样。通过和李所长的聊天,他慢慢明白了,今日一切都是毒品害的,不是别人有问题,是自己有问题。管教不是敌人,毒品是敌人。管教是救自己的,毒品是毁自己的。

吴康从心里感谢举报他的人,管教他的民警,他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依靠毒品维持超强的精力,身体,成就辉煌,本身就是个谬论,一切架构在毒品之殇的辉煌和超然,都是虚幻的,暂时的,最终将为此付出极大代价。好在,吴康还不算老,从新来过,还有机会。他想成功戒掉毒瘾,开始新生活。他希望自己从这里走出去的那天,就像一个离开母体之后,从新清洗干净的婴儿,一切都是新的。他相信,凭自己的才智,会把所有的耻辱和失败,都抹掉,堂堂正正活出来。

钱红:儿子问我,妈,我要找对象了,对象问我,你妈哪去了,我咋说?

42岁的钱红是土生土长的北京本地人,自己开着一家店,做小买卖。

钱红的老公有糖尿病,总觉得身上没有力气,吸食海洛因后,感觉精神振作不少。老公吸食毒品的时候,不回避钱红,总让钱红也品一下,就这样,老公把钱红“带上道”。第一次试吸过之后,钱红再也没有放下,一吸就是5年。这些年,夫妻俩为了吸毒,做买卖赚的钱,全搭进去了。老公由于吸食毒品,加之糖尿病并发症,双眼几近失明,连走路都要靠人领着。

钱红说,自己是个任性的人,家里有俩哥哥,自己是最小的孩子,父母和哥哥一直都宠自己,生活中遇到困难,他们都会解决,自己就以为,干什么都可以,就算惹了麻烦,也会有人帮她。

以前,钱红并没有觉得吸食毒品有什么不对。“虽然接受过几次处理,但是,总觉得这东西没有啥,自己买,自己抽,不害人,瘾也不很大,断断续续的,吸也可以,不吸也可以,没有啥。”到强戒所之后,经过管教的教育,钱红才算是对毒品对管教生活,有了深刻的认识。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毒品把人变成鬼,没有尊严,没有健康。而强戒所,把鬼变成人,从身体到心灵,拯救他们。

最让钱红牵挂的是他20岁的儿子。儿子跟她说:“妈,我要找对象了,对象问我,你妈哪去了,我咋说呢?”

听到儿子这话,钱红一下蒙了。她是个要面子的人。如果自己不戒掉毒瘾,以后如何面对儿媳妇,如何面对孙子呢?都要当婆婆、奶奶的人了,不能不要脸。在学员里面,钱红的年纪算大的,最小的学员比她的儿子都小。钱红是个热心人,常以自己的人生经验,开导小学员,帮助她们梳理不良情绪,带领她们积极改造,凭着超高的人缘,她成为3班的班长。

“自己错了,不能再看着年轻的她们再错下去了。自己努力改,也带着她们改,希望早日出去,跟老公、儿子、父母和哥哥一家人团圆,做一个好妈妈,不让儿子丢面子。”钱红说。

孙小娟:我想换个新地方重新开始,找个男朋友结婚生子

如果不是在这特定的场所,记者很难相信,眼前这位靓丽、活泼、大方,还透着几分“稚嫩”的22岁云南女孩,竟然会是一位有两年吸毒史的吸毒女!

孙小娟说自己之所以吸食毒品的原因是难以承受父母闹离婚带来的压力,以及和男朋友发生情感纠葛所导致。刚上大三那年,孙小娟得知父母在闹离婚。刹那间,她感觉天塌下来了。接着,她因为心情不好,总跟男友吵架,最终俩人分手。

孙小娟学的是舞蹈,经常跟同学一起去酒吧表演。有一次陪客人去酒店,有人拿出冰毒吸食,也劝她一起吸,说可以忘记烦恼。她虽然知道毒品的危害,但还是忍不住吸了起来。从此,走上歧路。染毒后,孙小娟放弃了学业,开始在酒吧做伴舞,这个时候,她已经离不开毒品了,她赚的钱,全用来吸毒。后来,因为吸食毒品,她被公安部门处理过,留下了案底。

孙小娟说,3个月前,她到北京旅游时,在警方的一次例行检查时,发现她吸食毒品,送进强戒所。现在,她已经习惯了清晨6时与这座城市一起醒来的感觉;习惯了起床之后,把被子叠成标准的“豆腐块”,然后有序地洗漱、整理内务、打扫卫生,出操,休息,吃饭,反思,看新闻,做总结,按时休息的规律生活节奏。

如今,通过管教的帮助、医生的治疗,孙小娟生理上已摆脱了对毒品的依赖,她有信心打赢这场战斗。等戒完毒,孙小娟不打算回老家了,她想避开之前的朋友圈子,换个新地方重新开始,找个男朋友,结婚生子,把妈妈接到身边,好好过日子。

刘强:上苍原本给我一副好牌,却被我给打毁了

48岁的北京人刘强,不是第一次因为毒品犯事了。从2009年第一次吸毒算起,他已经有9年毒龄,已经几次被警方处理过。2013年至2015年,在承德的一所监狱里,他待了两年时间。可惜的是,从监狱出来,不到两年的时间,刘强又重蹈覆辙,再次沦陷在毒品的诱惑里。

刘强最初吸毒,也是因为好奇,在哥们儿的引诱下,步入歧途,一发而不可收拾。吸毒之前,他算是个风光人物,开一家婚庆公司,员工几十个,生意红火,业务繁多,北京的几个大区都有他的客户。十多年来,他每天带着员工奔波在婚庆现场,见证了无数亲人走进幸福的殿堂。

因为吸毒,刘强散尽了家财,撕裂了家庭,离婚后妻子带着儿子走了。原本以他为骄傲的亲戚朋友,也不搭理他了,谁见了他都觉得晦气,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这让他深受刺激。

如果不是在强戒所,或许他现在正在带孙子孙女,带着自己公司的年轻人为新人们添加喜气。一念之差,全毁了。在强戒所,想起这些他就心口疼,上苍原本给他一副好牌,自己给打毁了。

总结自己过去戒毒失败的主要原因,刘强认为,学习不到位,对毒品认识不到位,是主要原因之一。这次在强戒所,他对毒品及毒品的危害,认识透了,毒品就是他最大的敌人,这个敌人把自己变成了鬼,他要战胜这个敌人,把丢掉的幸福、财富、尊严,再争回来。

刘强最自豪的一件事就是,他结交了一个小他十多岁的小女友,对他不离不弃,坚持等着他出去和他结婚,这是他涤荡灵魂最大的动力。这次一定戒毒成功,他就娶女友,把婚介公司的生意再做起来,找回那个令家人骄傲的自己。

杜永华:才华横溢的副导演,自己的人生却演砸了

出生于1984年的杜永华,大大的眼睛上面架着一副眼镜,帅气的脸庞,时尚的发型,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小几岁。

17岁那年,杜永华的父母就离异了,他开始一个人混生活。中专毕业那年,他当了一段时间的导游,后来就不干了。因为他喜欢迷笛音乐,去参加音乐节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搞演艺的朋友,兴趣相投,就跟着朋友一起闯荡。经过几年的辛勤努力,杜永华从一个跑龙套的到成为演员、继而做了副导演,最辉煌的时候,他参与了某大导演的作品,虽然只是个小角色,但是,在他这个岁数,已然是个不小的突破。说起以往的光辉岁月,杜永华喜上眉梢,但因为吸毒,如今艺术梦想没有了,健康没有了,声名也狼藉了。

杜永华说,自己沾染毒品完全是意外,在跟朋友踢球的时候,他不小心踢伤了腿,在医院治病的时候,朋友说,可以借助毒品减缓疼痛,回家之后,朋友就把毒品送来了。那时候,他没有想到,自己会因此染上毒瘾长达10年之久。

后来,生活的奔波,创作的压力,令杜永华疲惫不堪的时候,他就利用毒品来缓解。戒毒,复吸,再戒毒……杜永华为此吃够了苦头。

因为吸毒杜永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不少债务。由于毒瘾严重,无法正常生活和工作,他曾经的演员梦,导演梦也搁置了,这是一种极大的损失。

如今,杜永华已经习惯了强戒所里的生活,“人总得面对现实,适应环境”,他认为,强戒所与社会上最大的不同就是,“这里没有歧视,每个人都一样,就连管教对学员也很尊重。”

现在,杜永华对毒品的危害性有了充分的认知,当初吸食毒品后感觉不错,思维跳跃,甚至创作灵感喷涌,全是错觉。这种寻找所谓创作灵感的行为完全是“饮鸩止渴”。实际上,毒品对人的记忆力、注意力会产生极大的影响,长期吸食毒品会造成记忆力、注意力严重下降,对认知功能造成损害,严重者产生幻觉妄想等类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另一方面,长期吸食毒品对身体各个器官包括心肝肾等脏器有损伤。他希望广大青少年朋友以他为戒,提高警惕,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杜永华很有才华,懂策划,能主持,会弹吉他,谱曲,会写剧本,能导演,会演戏,他未来的计划是,成功戒毒后还出去接戏。但是,他要脱离原来那些“毒圈”朋友,不离开他们,肯定戒不了。他最想出去看望他当音乐老师的女朋友,最近感觉她对自己有些疏远了,很害怕失去她。

杜永华说,出去后,一定好好干,成家立业,孝顺妈妈,绝对不再碰毒品,做个真正男子汉。但同时,他也有些担心,害怕自己难脱心瘾,惧怕社会上对吸毒人员的歧视:大家如果知道他曾经吸毒,他再想做回普通人,会变得非常困难。(文中人物皆使用化名)

夜幕下的强戒所非常宁静。

钱红看着操场陷入沉思中,她说想自己的儿子了。

生日会上,管教给学员买来了生日大蛋糕。张强华在水房洗脸。

集体生日会非常温馨。除了做主持人,杜永华弹吉他也是把好手。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