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晨曦母女的沙盘测试

时间:2018-01-04  来源:方圆  作者:钟心宇  责任编辑:沈建华

文、图|钟心宇

见晨曦(化名)是在北京市丰台区检察院的未成年人谈话室。这也是检察官金朝和案件承办人陈莎莎第一次和晨曦母女在这里谈话。

晨曦的家在陕西省,她的母亲一直没有固定工作,父亲则身患重病,虽然拮据,但她们一家的生活还勉强可以维持。去年,晨曦来到北京进行技校毕业前的最后实习,即将走上工作岗位的她似乎可以给这个艰难的家庭带来新的希望,但今年初的一个夜晚打破了晨曦一家的宁静。

那晚,在晨曦实习单位的宿舍,因为怀疑被舍友偷拍,晨曦和舍友发生了争执,舍友的姐姐也加入到其中。争执演变成了扭打,处于下风的晨曦随手抓起床边的马扎将舍友姐姐砸成了面部骨折。之后,丰台区检察院未检部的陈莎莎作为案件承办人接触到了晨曦。

在与金朝和陈莎莎的交谈过程中,晨曦一直攥着双手低着头,回答也只是简单的“嗯,是”。“通过之前的接触,以及司法社工的反馈,我们发现晨曦对于这件事充满了委屈和不解,我们很担心她因为这件事而产生更严重的问题,所以今天想对她做一些心理上的测试和疏导。”陈莎莎说。司法社工对晨曦母女进行心理方面的调查时,陈莎莎在旁边认真做着记录。陈莎莎介绍道:“晨曦这件案子,首先受害人是有严重过错的,而晨曦一直也是本本分分,所以对她作出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希望还是很大的。不过现在我们最担心的是她对整个社会产生抵触。”

沙盘测试中,晨曦构造了一个荒凉的原始环境,在很多漂亮的人偶当中她却选择了很多恐龙,也许她眼中的世界就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地方,而对于自己的形象,晨曦选择了一个孤独的渔翁。随后轮到妈妈摆放沙盘,妈妈在代表晨曦的渔翁人偶周围建起了一座小镇,并说:“我觉得她太孤单了,我希望她能重新融入社会。”当妈妈完成剩下的沙盘时,晨曦坐在一旁低着头,虽然嘴上表示愿意让妈妈帮她完成剩下的沙盘,但她并不关心妈妈摆放了些什么东西。从妈妈摆放沙盘到最后离开丰台区检察院,晨曦再也没看过沙盘一眼。在晨曦母女俩离开以后,陈莎莎和司法社工一起分析了她们摆放的沙盘,“你看,虽然妈妈说希望晨曦回到社会,但她却将渔翁困在了一个小镇里,小镇的人物和房子都紧紧地包围着渔翁,我感觉可能妈妈心理上也存在着一些问题。”司法社工分析道。

经过半月的调查、审核,检察院为晨曦做出了附条件不起诉的决定,这一天陈莎莎来到了晨曦母女租住的旅店,将这个消息带给她们。

为了节省开支,晨曦母女在北京就蜗居在这样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房中,晨曦不得不蹲在地上写字。陈莎莎在房间内为晨曦妈妈讲解着附条件不起诉决定的含义,并说:“阿姨,我们已经为晨曦申请到了一个环境不错的观护基地,在那里晨曦将得到一个实习的机会,希望您放心让她在北京重新融入社会。”这时,晨曦在门口一边翻看陈莎莎送来的法律图册,一边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9月初,晨曦母女在金朝、陈莎莎的陪同下来到了北京卓然青年成长促进发展中心,在这里晨曦将度过为期6个月的考察期。当看到这里整洁的环境和正规的管理方式后,晨曦妈妈的心似乎放下了一大半。“能为晨曦申请到这个观护基地,其实我心里是很高兴的,在这里她可以学习文秘方面的技能,对她以后的发展会很有好处。”陈莎莎介绍道,“不过,我发现她对这里还是有些陌生,慢慢来吧。”虽然经过心理疏导,晨曦的防御心理有了很大改善,但面对新的环境即便是在室内她还是戴着帽子,并把帽檐往下压了压。在来到观护基地之前,陈莎莎曾经问过晨曦妈妈对于女儿今后发展的想法。当时妈妈说:“我其实不想让娃在北京了,这里太复杂,我想让她回家。”

经过一个月的帮扶,陈莎莎再次来到观护基地,在办公室的门口,陈莎莎远远地看着正在工作的晨曦,这次见面陈莎莎能够体会到晨曦开朗多了。

办公室里,晨曦老远就笑着说:“莎莎姐,你来啦。”交谈中,陈莎莎询问了晨曦在这里的生活,并说:“刚才我可听你的小师父说了,最近工作很认真呀,你都学会什么了跟姐说说。”晨曦回答道:“是吗,小师父已经教我用Excel做表格了。”

在做完阶段评估后,陈莎莎和晨曦还有晨曦的小师父告别。“这次见面她真的变了很多,讲心里话,像晨曦这样的小孩最能体现附条件不起诉制度的优势了,你只要帮她一把,她就能回到正路。”陈莎莎感慨道。

在工作之余,晨曦给老家的妈妈打着电话,“我一般隔两三天就给我妈打个电话,怕她想我,不过她现在已经放心多了。”晨曦笑着说。当问到以后,晨曦回答说:“我现在觉得北京挺好的,我想一直留在这里工作。”

每年,丰台区检察院未检部办理的未成年人检察案件超过150件,这其中非京籍嫌疑人占到80%。“北京作为首都承载着千万人的梦想,我们不希望这里成为他们梦破碎的地方。”未检部主任检察官金朝说。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