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天降陨石归谁?美版拍案惊奇

时间:2018-01-03  来源:方圆  作者:俞飞  责任编辑:沈建华

“谁拥有陨石的所有权?这取决于你问谁——科学家、天文爱好者、二道贩子、政府、博物馆馆长,还是垃圾清洁工。”科普作家罗伯特打趣。

\

文|俞飞

秋夜火流星划过香格里拉。天降宝物,陨石猎人闻风而动。价格高昂的陨石究竟归国家还是发现者?各界争论不休。不满全国第二大陨铁被官方拉走,承包草场的新疆牧民一纸诉状,今年将阿勒泰市政府告上法庭。

就法言法,大陆法系国家德日类推适用《民法典》埋藏物规定:发现者和地主共享陨石所有权。普通法国家则主张陨石归坠落地点的土地所有人。

一百余年来,好讼的美国出现多起陨石归属官司。发现人、土地所有人、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史密森学会纷纷卷入。案件结局如何,堪称拍案惊奇!

1892年陨石第一案否决先占权

美国多数州承认陨石属于不动产,归坠落地主人所有;私地归地主,公地归州或联邦政府。这与法院对寻找宝藏所适用的先占规则(谁发现,谁所有)形成鲜明对照。

美国之所以在陨石所有权问题上,否决了发现者的先占权,这还要从125年前的戈达德诉温切尔案说起。2006年出版的《陨石学历史和重要的陨石收藏:火球、坠落与发现》感慨该案影响深远。

爱荷华州牧民埃里克森从地主戈达德租赁草原土地,不久,天降陨石。埃里克森约好友霍格兰淘宝,后者从地下三英尺处成功挖出一块66磅的陨石。随后霍格兰以101美元将陨石卖给温切尔。戈达德气愤不已,“啥,我的土地,霍格兰凭什么胡乱开掘?挖出陨石,不物归原主,反而从中渔利,岂有此理?”

一气之下,他向地方法院提出诉讼——临时归还令,要求法官主持公道。本案关键问题是:陨石到底是其坠落土地的一部分,因此属于不动产,归地主所有?还是属于无主物,其动产性质决定谁发现谁所有?

“法律上的动产不得被解释成一切可以移动的物。”法官判决:陨石坠入地下3英尺深处,已成为土地的一部分,由地主戈达德所有;被告温切尔承担返还原物的义务。本案确立陨石归属原则:土壤中的陨石都是土地的一部分(即不动产),不是无主的动产。没有地主同意,他人无权擅自拿走。

到手的鸭子飞了!温切尔不服,提起上诉。他主张:陨石是动产,绝非不动产。发现人霍格兰以先占方式取得无主物陨石的所有权,自己支付对价,买卖并无违法之处。一审判决要求归还陨石,实属强人所难。

1892年爱荷华州最高法院维持原判:本案涉及的陨石,系一种新的自然矿物。类似河流带来的泥土形成的土地,陨石属于土地的天然孳息,由地主享有所有权。霍格兰自始未取得陨石的所有权,故陨石买卖合同无效。温切尔须将陨石物归原主。可叹无视商业风险的温切尔,自尝苦果。

法官如此判决,其大前提为:发现动产,归发现者;发现不动产,则无论如何归土地所有人。岂不知,拉丁法谚:凡土地上的定着物,归属于土地。普通法向来重视对地主的法律保障。如果类似陨石的土地天然孳息都被视为无主物(动产),那么动辄适用先占原则,土地的经济价值势必严重受损。

美国法学院新生往往质疑:为何在本案中被告不适用“善意购买人”规则?教授提醒:美国《统一商法典》(UCC)1952年才公布,只适用于商人之间。另外UCC仅保护诚实买家,不应被狡猾或不诚实的人作为辩词。温切尔既非商人,也未尽到查证陨石真实来源的义务,无法受到UCC保护。

围绕美国最大的威拉米特陨石,同样出现一场官司。1905年俄勒冈州最高法院判决土地所有者俄勒冈铁公司拥有陨石,发现人休斯一无所获。

1906年美国通过《古物法》,以保护境内史前印第安遗址和位于联邦土地的文物。法律授权内政部土地管理局颁发许可证给正当的考古挖掘行为。依据该法美国设立多处国家公园,例如占地超过八十万英亩的大峡谷。

有意思的是,美国政府常依据此法,主张政府土地上发现的陨石归国家所有;陨石不符合1872年美国《矿业法》规定的“有价值矿物”的定义,政府不受发现者提交的矿产权利要求的约束。

著名的史密森国家自然历史博物馆依法负责收藏展示国有陨石。1943年美籍日裔公民宇志川朗夫在犹他州集中拘留所附近(联邦土地)发现“鼓山陨石”,美国政府无偿拿走,藏于史密森博物馆。目前全球共发现2.7万枚陨石,该馆收藏1.5万枚。

老妪山陨石案加州杠上联邦

陨石市场创始人克特韦尔克感叹:“在哪里它都是寻宝人和政府的故事。”但老妪山陨石案,却意外地使加州政府与联邦政府对簿公堂,山姆大叔不得不让步。

想象一下自己捡到一百万美元,然后让国家突然没收。这个悲伤的故事是这样的:1976年3月,迈克和戴维前往加州寻找传说中的西班牙征服者金窖,不料却意外发现一颗巨大的陨石。这颗庞大而美丽的美国第二大陨石(三吨重),一千多年前撞到地球,正躺在阳光明媚的老妪山上,和邻近的巨石牢牢依偎在一起,颜色异常显眼。

“我轻轻地敲了一下,马上就知道那是什么。我在学校见过陨石照片,我在博物馆见过。所以我敢肯定那是陨石。”迈克回忆。

你可以想象那天晚上营地的欢乐和兴奋,他们确切地知道自己发现了什么。这是一生中只有一次的幸运,接下来的几个月,他们与合伙人杰克根据《矿业法》,向联邦内政部土地管理局提出对“幸运金块”的确权要求。

陨石可以卖给大学或博物馆,不过当务之急是将陨石运下山。这可是个艰巨的工程。“雇个商业直升机来弄,再拍一部纪录片,还能卖给电视台。”无奈囊中羞涩,难以如愿。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们取了陨石部分样本,寄给洛杉矶格里菲斯天文台核查。台长检测出了铁,却漏掉了镍,一口认定这绝非陨石。8月16日戴维致信史密森博物馆,“能不能给我们一个这样的东西的价格,我们会联系你们卖掉陨石。”陨石专家爱德华回了电报:“照片显示可能为陨铁,我们非常感兴趣,随后复信。”30日戴维寄去样本,9月10日博物馆首席陨石专家克拉克回信,“你的标本肯定是陨石。我非常想尽快进行现场勘查。”

克拉克离开华盛顿前,怀疑现场位于29棕榈地,属于联邦土地,这样的话,陨石属于国家所有。20日他见到探宝者,约好次日勘查,随后只身前往附近的约书亚树国家公园,表示:“我要和陌生人勘查陌生地带,有必要让你们了解此事,以防万一。”

次日下午两点他们到达现场,克拉克如获至宝,不停测量和拍照。下午七点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那晚加州的夜空,可能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夜空。今天发现的是有史以来最伟大和罕见的陨铁标本!”他回忆。

23日克拉克告知土地管理局,陨石可能位于联邦土地,属于国家所有,必须赶快行动,史密森博物馆非常需要这块陨石。27日两名官员在他的陪同下,重返现场,最终确定陨石的确位于联邦土地上。

“我们勘察发现:陨石实际上位于公共领域,归美国政府所有。它具有高度的科研价值,受到《古物法》的保护——联邦政府保留在政府土地上发现物体的所有权。陨石的控制权已转移给史密森博物馆。”10月1日土地管理局回复戴维,三人的确权希望彻底破灭,

克拉克也写信给三人:“这不是你们希望收到的,不过我并不感到惊讶,希望你们做好心理准备,接受现实。”戴维马上找了一位律师咨询,可否打官司状告联邦政府。

将陨石从山上吊出来,即使对史密森来说也是一件困难的事情。1977年6月中旬,海军陆战队派出重型直升机中队,以一个粗壮的索具成功运出陨石。次年3月陨石送到史密森博物馆,一个942磅的切片被取下化验。

加州大学教授瓦森写信给两位加州国会参议员,请求他们留下陨石,“如果陨石被转移到华盛顿,那么大多数加州居民将永远无法看到它。我们刚刚失去了鹅湖陨石。我从政治而非法律角度看这个问题。”瓦森的信件如同催化剂,加州政府也要撕破脸皮,准备与联邦政府打官司。

1977年6月29日三位发现者提起诉讼,“我们有权拥有发现的矿藏,请求法官发布临时禁止令,扣押陨石,留在加州。”美国司法部代理史密森博物馆和内政部出庭应诉。法官维兰表示:不发布禁令不会造成立即和不可弥补的危害,驳回原告诉求。

7月洛杉矶县自然历史博物馆馆长米德抗议:“军事直升机蛮横吊运宝贵的陨石,送往数千英里外,无视加州民众感受,令人愤怒。今天不是19世纪。”他敦促史密森放弃陨石所有权,无偿移交给加州博物馆。加州州长布朗与全体州议员致信联邦内政部长,力挺归还。

7月20日圣贝纳迪诺县博物馆和加州政府分别提起诉讼,状告联邦土地管理局,要求扣留陨石。原告指责被告优待史密森,违反《古物法》。这一次法官发出临时禁令:扣留陨石,同时敦促各方协商和解。

28日加州联邦参议员格兰斯顿表态:“《古物法》作为联邦获得陨石所有权的说法存疑,擅自转移陨石是对加州人民的侮辱。希望联邦政府放弃陨石所有权,交由加州博物馆展示。”

8月22日威兰法官驳回三位陨石发现者的诉讼。司法部律师还未来得及开香槟庆祝,大批加州民众纷纷表达不满。民意压力如此巨大,联邦政府决定让步,与加州政府各退一步,化干戈为玉帛。

9月内政部宣布:“加州将会保留老妪山陨石。安德鲁斯部长决定将三吨陨石保留在该州。”《纽约时报》表示:“陨石留在加州,但依然属于联邦政府所有。1980年9月史密森博物馆将陨石送回加州展示。

逃过陨石砸顶医生先占后捐

2010年1月18日黄昏后的弗吉尼亚州洛顿市,一块网球大小的陨石从天而降、砸穿屋顶,击中盖里尼医师位于检验室的座位。若非一名病患取消约诊,他当时本来应该坐在那里,“我猜,大概我的大限未到吧。”同事齐安比则以“宛如爆炸”形容那个瞬间。

逃过一劫的幸运故事本可就此画下句点,但不巧被诊所的房东木特鲁听说,结果这块陨石的所有权在两位医生、房东、史密森博物馆间引发一场法律大战。

接受《泰晤士报》访问,齐安比表示:“在搞清楚它是什么后,我们的直觉就是把它捐给史密森博物馆。房东认为这是个很棒的想法。”

但没多久,陨石猎人纷纷现身。电视节目“陨石人”主持人阿诺德称这块陨石至少值5万美元。房东突然大感兴趣。数日后,两名医生收到对方电邮,“我派兄弟丹尼兹前往史密森博物馆,要求归还陨石。”

《华盛顿邮报》称电邮写到:“事实很明显,所有权归于地主。法院已有判例,因自然因素掉落地面的陨石为该土地的一部分,且所有权属于地主。俄勒岗州最高法院已否决发现者先占的观念。”看来房东已聘请到出色的律师。

双方僵持不下,决定诉诸司法。“祈祷尘埃尽速落定,陨石能留在博物馆。房东想强取豪夺,实在糟糕!”两名医生聘请律师,并通知馆方,在所有权确认前不要转让陨石。夜长梦多,多位专家抓紧研究陨石。

负面舆论排山倒海而来,房东口风变化:“家人目前没有物归原主的要求,陨石在博物馆是安全的,至少现在如此。”

“法官裁决最公道。”医生的律师米勒表示坚决要求法院依法决断,“北弗吉尼亚法律不同于其他各州,更倾向于支持陨石的发现者享有所有权。”

话虽如此,医生聘请的另一位律师马里诺主动联系母校威廉玛丽法学院资深财产法教授罗森伯格,他回应说:“我让学生检索过弗吉尼亚州法律,基本上没有陨石所有权立法和判决。”

初生牛犊不怕虎,两名法学院女生就本州不动产所有权历史记录提交备忘录,结论是:“鉴于陨石从天而降,十分类似丢失或遗弃财产。在这种情况下,财产权属于发现者,足以对抗真正的所有者以外的其他人。陨石又不像遗失的首饰或钱包,没有真正的所有者,所以陨石的所有权只能归于发现者,即本案中的租户医生”。

法学生的工作非常有帮助,论证有力。反复考虑后,房东放弃诉求,要求撤诉,“唯一耿耿于怀的是外界把我们说成是唯利是图的小人。我其实想把陨石捐给太太的母校,医生获得律师的无偿法律援助,我们只好就此放手。”

皆大欢喜,陨石留在史密森,医生将馆方提供的1万美元支票捐给无国界医生组织,“我们称这块陨石为人民的石头,它应该留在博物馆,让大家看到。”盖里尼医生表示。

“谁拥有陨石的所有权?这取决于你问谁——科学家、天文爱好者、二道贩子、政府、博物馆馆长,还是垃圾清洁工。”科普作家罗伯特打趣。

下次,当我们瞥见一颗流星划过天空的时候,祈祷有一个幸福的结局吧!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