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有一种职业叫作陨石猎人

时间:2018-01-03  来源:方圆  作者:沈寅飞 胡俊峰  责任编辑:沈建华

一切源于陨石,社会上出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追随流星的脚步,像猎人一样,来到人迹罕至的沙漠、戈壁、草原、原始森林,寻找外太空陨落在地球上的星星。这些人被形象地称之为“陨石猎人”。

\

文|方圆记者沈寅飞通讯员胡俊峰

11月18日,在成都举办的一场珠宝展上,一块呈小山状造型独特的神秘“陨石”引发了众人围观。这是今年香格里拉空爆事件后,首块和公众见面的“香格里拉陨石”。据“陨石”的持有者,四川古玩收藏协会陨石专业委员会会长李波介绍,这块黑色的“陨石”就是今年中秋夜,坠落在云南香格里拉附近的那个“火流星”。它的市场价目前已被炒到了每克20万元。

然而展出没多久,就有陨石界的资深人士爆料,称那块“香格里拉陨石”是假的。国内陨石专家张宝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直言,“那不是真正的陨石,没有一点陨石的特征。”中国陨石网创始人赵志强说,“这根本就是一块炉渣。”

时至今日,“香格里拉陨石”的真假尚无定论,而陨石作为“天外来客”,近年来却在国内外众多爱好者中间掀起一波波寻找和收藏的热情。有些罕见的陨石其价值已经丝毫不亚于任何一个奇石品种,甚至远远超越金银珠宝等传统投资品。

与此同时,在爱好与利益等多方面因素的驱使下,有人以寻找陨石为业,他们中有真正的陨石爱好者,也有臆想“一石暴富”之人。随着队伍的壮大,衍生出陨石商人、鉴定中介等角色助推着陨石市场的发展,但也有不少人通过“埋雷”、诈骗等手段从中搅局。

事实上,在众人追“星”的热潮下,陨石市场缺少成熟的行业规范予以规制,即使是法律对陨石的归属这一基本问题亦没有明确答案。黑市交易、中介诈骗、所有权纷争等促成了陨石市场的一番乱象,而所有这些似乎都影响着这一新兴市场未来的发展方向。

十次九空、大海捞针

一切源于陨石,社会上出现了这样一群人,他们追随流星的脚步,像猎人一样,来到人迹罕至的沙漠、戈壁、草原、原始森林,寻找外太空陨落在地球上的星星。这些人被形象地称之为“陨石猎人”。

“现在究竟有多少陨石猎人没有精确的数字,保守估计得有上千人。”有着近十年猎陨经历的赵志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以最近的参与香格里拉陨石搜索的人员为例,有跟风寻宝者,他们没有陨石专业知识,只是听说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就跟风寻宝碰碰运气;也有另有所图者,想借用一下陨石猎人这个光环,借此机会炒作自己添加一些资本;只有那些已经拥有陨石专业知识,借着火流星事件的契机前去香格里拉区域开展猎陨实践活动的专业猎陨者才配得上陨石猎人这个称号。

广东的陨石猎人刘建东在这一行里已经混迹了几年,通过不断学习和实践对陨石颇有几分心得。接受记者采访时,刘建东刚刚从河北寻陨归来,之前的香格里拉“火流星”他也参与其中,前后总共花费了6万多元。粗略计算了一下,最近一年多他为了寻找陨石各种花费已高达30多万。而他的家里陈列着数百块大大小小他所认为的陨石,因为没有去鉴定、估值,所以也不知道价值几何。

刘建东说自己经营的饰品公司可以保证他的陨猎开销,所以寻找陨石的目的相对比较纯粹,主要是为了收集陨石,而在这一行里,大多数人寄希望于一石暴富。事实也如此,一石暴富的故事激励着很多人。最有名的就是2000年在新疆阜康发现的一块重达1003公斤的橄榄石陨石,经过辗转流通,最后出现在美国市场上,售价每克高达300美元,总价上亿美元。前不久,刘建东的一位朋友找到了一块“玻璃陨石”,拍图发在朋友圈里面后被一位台湾的收藏家看到,最终以200万元的价格被买走。

“这些故事勾起了外行人猎陨的冲动,但却掩盖了陨石猎人找陨石不易的真相。”采访中多位陨石猎人都如是说。尽管现在陨石猎人使用GPS、金属探测器等现代工具,但是用“十次九空、大海捞针”来形容都一点不为过。赵志强说,“发现陨石的概率是小概率事件,能不能找到陨石靠的就是运气与经验。如找到香格里拉陨石的概率我认为不会超过1%。因为在那种环境里,又是在没有准确的目击坠落方向的情况下,要想找到它太难了。如果真的能找到,那真是交上‘天屎运’了。”

因此,每一次“火流星”坠落事件后,蜂拥而至的陨石猎人中,更多的是带着为数不多的个人积蓄匆匆而来,在“陨石坠落”的可能范围内待上十来天,精疲力尽仍一无所获,最后只剩下回程的路费,灰溜溜地回家。

陨石圈的水很深

陨石猎寻不易,当一些寻宝者们一无所获的时候,就会在金钱的诱惑之下,用各种方式从中去获取利益。

早在1997年就有人打起了这样的主意。那一年年初,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场陨石雨降落在山东。当时就有很多陨石爱好者和陨石商人闻风而动,当地农民捡到陨石后开始疯狂抬价。到了后来,有人用黑乎乎的煤矸石当成陨石进行买卖,陨石商人再将不值钱的煤矸石高价转手,即使有人发现陨石是假的,也不愿这个真相在自己手里揭开。

如此一来,对于陨石知识知之甚少的普通收藏者则有可能无端地交上很多“学费”。如山东商人王学良在网上看到介绍陨石高价格和高价值的内容后,就特别感兴趣,于是开始接触陨石。在起初的两年内,他陆续从市场上买了7万元的陨石,期待一段时间后增值,结果找到专业人士鉴定,才知道这些陨石十有八九都是假的,大多数都是地球岩石。

“现在假陨石太泛滥”,赵志强很无奈地说,真假陨石通过照片就能看出端倪,但是在百度图片一搜,95%的照片都不是真的陨石。还有一些人更过分,他们在公众号或微博上,大量转载天文台科学家的文章,把其中真陨石的照片,替换为他们自己的假陨石照片,来给入行新手错误的信息。

“不少陨石收藏者只盯着陨石升值带来的利益,却没有一点辨别真假陨石的基础知识。”赵志强记得最深刻的是一次展览会上,有对夫妻开车载着一块70斤重的石头兴冲冲地找到赵志强请求鉴定。在得知自己那块石头并不是陨石后,妻子号啕大哭,并哭诉说为了购买和鉴定这块石头,家里耗费巨资,已经一贫如洗。后来再有找上门的鉴定者,赵志强不再明确给出结论,而是推荐对方去学习陨石知识。

时至今日,随着陨石知识的普及,那些粗糙的假陨石似乎已经不能蒙混过关,一种“以真乱真”的欺骗手段开始浮出水面。这种手段业内称之为“埋雷”。埋雷者事先会准备同类的陨石,一般是价格比较低的陨石,拿到最新的陨石坠落现场,再当成现场发现的陨石炒卖。埋雷后的陨石价格会涨很高,可能升值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陨石越新鲜价值越高,包括研究价值和经济价值。在野外放置越久,空气、水、沙土会对陨石氧化和侵蚀,它的原生态被破坏,也意味着价值递减。”张宝林从科学角度说明了其中的原因。

一位有十多年经验的陨石猎人透露,埋雷者事先会准备同类的陨石,一般是一两年内掉落在国外的新鲜廉价陨石,拿到价值较高的陨石坠落现场,再当成现场发现的陨石炒卖。这种“以真乱真”的方式,鉴别就非常困难,无论是收藏者还是专家检测,想推翻结论都不容易。

陨石之外的圈套

随着陨石爱好者的增多和国内的陨石热日益剧增,网上出现高价出售的陨石,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收藏陨石。“一块成年男性头部大小的石铁陨石成交价一般在600万到1200万元之间。至于鉴定,90%以上的藏品光通过照片就能看个大概,再通过我们的专家把把关就可以了。”张宝林说。不过现在“求鉴定”的人实在太多了,有人甚至捧着自己的石头堵在专家上下班的路口要求给出答案。

在我国,只有一些官方的科研机构和高校里的科研室掌握着陨石鉴定的方法,但是个人并不能申请鉴定,而且即使有个例帮忙鉴定,其鉴定的时间周期也比较长。于是,一些民间组织嗅到了其中利益的味道,开始做起了陨石鉴定和组织拍卖的生意。

2016年年初,北京海归女博士杨女士从美国带回来一块1公斤的陨石,一家民间陨石组织得知她手中的这些陨石有意出售,便帮她进行筹划。没多久这家陨石组织就给了她一个十分惊喜的回复,有收藏家愿意出5000万购买她的半块陨石,但要求陨石得有相关的证书。于是,热情的陨石组织工作人员提出帮杨女士以公司的名义去做陨石切割和鉴定,费用是1.5万元。

等到一切办妥之后,这家陨石组织又帮忙传话,那位收藏家觉得500克陨石太多了,希望买其中的四分之一。于是,杨女士又委托他们继续切割和再次做鉴定。不料,买家又有了新的要求,希望先买一块更小一点的品鉴一番,然后再买更多的陨石,喜欢的话甚至可能把杨女士的陨石全部收购。此时的杨女士有些起疑,而陨石组织则拿出了一张对方5亿元的验资单,表示让她放心。已经花费了几万元鉴定费的杨女士再次花钱进行了切割和鉴定,与卖出陨石获取的千万利润,这点前期投入似乎微不足道。就这样,杨女士总共前后21次,花费35万元让那家陨石组织反复帮她切割和重新鉴定。等到经人指点后才知道自己是被那家陨石组织骗了,而此时,一直联系她的工作人员也没有了踪影。

类似杨女士遭遇的骗局在陨石圈中已经不是新鲜事。2016年3月,上海警方宣布捣毁26个假文玩团伙,这些涉嫌犯罪团伙聘用社会闲散人员假扮藏品买家、鉴定师和评估师等,假借提供藏品鉴定、拍卖等名义,骗取受害群众鉴定费、检测费、展览费和拍卖费等各种服务费用。对陨石的鉴定和拍卖也是他们经营范围内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这26个团伙似乎仅仅是冰山一角。

“上百家假陨石组织泛滥,甚至抛开科学家认定的标准,建立了一套自己的陨石鉴定标准。而敛财的方式主要是收取高额检测费,开具不合法的检测证书等。”赵志强说。

事实上,有些着了迷的收藏者似乎特别迫切需要这样的“认可”。前几年,赵志强遇到一个玩玉石的古稀老人,拿着十几块陨石做成的小物件到他那里鉴别。他一看,明明是褐铁矿。老人不服,坐着火车到山东找人鉴定。花了600元得到了“洪山陨石”的答案和一纸证书,“他们一点地球岩石的知识都没有,都是各取所需。”

“几个外行用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形式,在决定陨石真假这样严肃的科学问题,这好比让文盲给高考试卷打分,这样做只能爆出低等笑话。”南京师大地球科学馆名誉馆长周易杉曾如此评判这种随意出具鉴定的行为,他还发现一些打着“中”字头的协会貌似国家协会,实际在香港或海外注册,在鉴定证书上签字的所谓专家,并没有天体学、矿物学或和陨石相关的研究背景。

国内陨石界目前存在的一个不争事实是,没有资质的陨石机构遍地而起,陨石拍卖行业并不规范,价格没有统一标准,业内人士对陨石的认识浅薄,大部分客户只在乎能否拍出高价。

“如今,这种现象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日益庞大的假陨石组织依靠网络和现场演说,传播符合假陨石特征的信息,对初入行的陨友进行洗脑式的‘科普’,如传销一样倾销他们手中的假陨石。”赵志强对此十分忧心。

所有权归属尚未定论

陨石市场中存在的一些乱象确实让人叹为观止,不过反观国外,陨石的交易似乎也一直都是偷偷进行的。据了解,在美国南部亚利桑那州的沙漠小镇,来自世界各地的陨石猎人每年都会在中国春节前后参加这里举办的“陨石黑市”。这个市场在业内很有名气,但交易也相对隐蔽。其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来的人都知道规矩,不问陨石的出处和寻找过程,因为大部分国家对陨石的所有权并没有特别规定,陨石交易也就游离在法律之外。

在我国,陨石的归属问题也一直存在争议。曾参与物权法起草论证的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尹田表示,“陨石作为物应该归属谁,现行法律肯定是完全没有考虑的,这点不用回避。”

早在2005年时就有科学界的全国人大代表就提出陨石立法,像文物和化石一样收为国有,这一立法建议却延宕数年后悄无声息。

出于科学研究的角度,曾有一位中国科学院的专家公开表示,陨石并无普通的经济利用价值,更多的是科学研究价值,所以陨石属于国家所有,捡拾者应该交给国家机构。这样的说法很快招致不满。有陨友反驳,对陨石的研究和保护同样是公民的权利,并不独国家所有。一旦陨石定为国有,将会刺激走私,中国陨石将大量外流,科研机构更拿不到。张宝林也认为,这种说法会导致不好的结果,导致捡拾者可能直接跳开科研机构,偷偷将陨石高价售出。

在业内,不少陨石猎人单纯地认为,找陨石往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和金钱,捡到陨石归谁的问题就像在路边捡到一块石头据为己有道理一样简单,当然是谁捡到归谁。而且这些年,他们也形成了自己的分配规则,单独行动时找到陨石归个人,组队猎陨时共同出资平均承担花费,找到的陨石碎片归拾获者,找到陨石主体则大家共有。大家按此分配、相安无事。

然而,新疆阿勒泰陨石“安拉之泪”之争却不得不让大家再次直面这个问题。陨石在我国物权法规定属于国家所有自然资源中并没有被明文列举,而在其他法律中也找不到相应的依据。因此,有人认为,陨石的所有权取得应当依据民法原理,从天而降的陨石应该属于无主物,而法律对待无主物的原则是先占先得。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杨立新则指出,民法上无主物的“先占”是取得所有权的一个方法,但我国立法上并没有规定“先占原则”,因此并不适用这一原则。

事实上,“先占”原则在许多国家民法中均有明文规定,即对无主物,先占者先取得所有权,这源自人类古老的取得财产的自然方式。但是由于与民法通则无主物归国家所有的规定相冲突,我国物权法制订时回避了先占制度。

那么,阿勒泰市政府提出陨石收归国有的理由是否充分呢?阿勒泰市政府认为《物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森林、山岭、草原、荒地、滩涂等自然资源,属于国家所有”,其中的“等”字意味着自然资源不仅限于以上七类,陨石也应当属于自然资源,其所有权应归国家。但这只是推定,确实没有法律明文规定陨石的所有权归属。

建立陨石与科研的良性互动机制

如今,新疆阿勒泰陨石案尚未宣判,在该案代理律师孙毅看来,此案的意义远不止案件本身,这个案件的判决甚至可能影响国内的整个陨石市场。一些陨石爱好者则寄希望于国家能够从鼓励人们去寻找发现陨石的角度,让国家、个人都得到好处。

“科学家与捡拾者,应该达成愉快、和谐、阳光的合作关系。”张宝林主张发现陨石后,先满足国家科研需求,提供少量陨石作为样本,原则上20克左右即可,随后个人可以收藏,但应该进行登记。孙毅也持有相似的观点,他建议,法律上可借鉴其他国家无主动产先占取得的制度,其中包括陨石,其所有权归属于发现者。同时,为了保护陨石,法律也严格限制陨石出境。

现实中,赵志强似乎慢慢地摸索到了一个兼顾多方利益的解决方法。2012年,他与多位陨友深入罗布泊地区猎陨,21天里发现并收集到16块“疑似陨石”。从罗布泊回来后,赵志强就带着那些石头赶到中科院南京紫金山天文台进行检测并联系捐赠等事宜。经鉴定后,其中13块被确认为陨石并获得国际命名。南京紫金山天文台切割下陨石的20%作为标本。最后,赵志强将那一批罗布泊陨石分成60份赠予陨石爱好者和收藏家,还有一部分赠给了国家科研机构。

现在,每天都有十几位新人加赵志强的微信好友咨询、求鉴定。大家也都知道其中的规矩,如果经紫金山天文台检测是陨石,就会捐赠20%左右的样本用作科学研究。赵志强粗略算了一下,自己在中国陨石网上处理了2万多个求鉴帖,有的是一个帖子就有好几块石头求鉴,保守说两万块石头中,但最终被确认的陨石仅有57块。网站推荐到紫金山天文台检测并申报国际命名的只有32个。

做的这一切,赵志强认为很值得,至少让陨石市场和科研机构形成良性互动。他还有一个计划,希望在中国陨石网上开个旗舰店,建立一个陨石标本供应中心,让初学者“见标本识陨石”,然后再建一个陨石博物馆,让更多人真正了解陨石,而不仅仅看到陨石背后的利益关系。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