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教育

北京部分中考冲刺班学费超十万 单节课时高达500元

时间:2017-05-23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责任编辑:沈建华

原标题:中考冲刺班学费竟超十万

距离北京市2017年中考还有一个月,即将要参加中考的初三毕业生也进入了复习的最后阶段。

西城区一位初三老师近日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反映,班里不少学生都报名了以“中考冲刺”为名义的课外辅导班。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这种情况在北京各区的初三毕业班中较为普遍,甚至在有的毕业班里,八成学生都要参加不同程度的课外辅导。

普通级别的中考课外班费用要一万多,而有些“一对一辅导”、“中考冲刺班”课程的费用则要超过十万元人民币。

探访

“一对一”单节单科课时费高达500元

西城区一所中学的初三考生右右(化名)的妈妈为女儿报了一个中考辅导冲刺班,总价十万多元,这家教育机构称能够保证大幅度提高成绩。北青报记者以家长身份向该教育机构询问课程详情,该机构的一位老师表示,价格十万元的“套餐”属于一对一托管班,会承诺中考分数的提高幅度。这位老师还表示:“如果最后成绩达不到理想要求,我们承诺会退款。”

北青报记者在探访中了解到,海淀区某重点中学初三毕业班中有百分之七八十的学生选择了报中考课外班补课。有知情人透露:“各班情况都差不多,而且越到临考的时候报班比例还会增加。”在采访中,某培训机构的老师表示,家长之间也会互相推荐、互相影响,“经常出现连着报名的都是一个学校的孩子”。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除了十万元包干价,还有一种“一对一”教学方式颇受家长欢迎。北京某中考辅导教育机构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北青报记者,中考辅导班“一对一”价格分为三档,按照辅导教师水平和孩子目前的成绩划分,从200元/小时到500元/小时不等。500元/小时档的辅导教师一般是从名校退休的老教师,或是带过的学生考试成绩比较突出的教师。

北青报记者来到位于潘家园附近的一家中考培训机构,该机构是一栋简单的二层建筑,建筑外墙张贴着历年来通过该机构成功考上重点高中的考生名单。这家机构主要做一对一名师辅导业务,内部两侧走廊分布着七八间辅导室,里面的装修类似于写字楼的隔断工位,每间三到四个工位,每个工位配备两把椅子,方便一对一教学。当问及收费之后是否承诺成绩提高幅度,该教师则回答“无法保证”,同时表示这些费用还包括对孩子后期的心理疏导、压力分解等工作。

早上8点半,白纸坊桥附近的一家教育机构开始了一天的课程,孩子们准时来到教室,等待他们的是12个小时的封闭式学习,早8点半至晚8点半,他们都要在这里接受考前训练。全封闭学习不包含住宿,学生每晚8点半下课之后可以回家。北青报记者了解到,这种“全托班”成为近来中考生家长的新选择。海淀某中学初三教师曹老师表示自己班级里就有两名这样的学生,已经脱离学校的复习节奏,完全投入到课外教育机构的封闭式学习中。

据家长反映,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师在询问孩子的学习成绩和进度后,会优先推荐家长报全托辅导班。

调查

多数高价中考冲刺班不“明码标价”

北青报记者以学生家长身份询问“全托班”价格时,西城区某教育机构白老师答复道:“请您先填写我们的调查问卷,再带孩子来做个测试,我们会根据孩子的实际情况制定具体的学习方案,最终再确定价格,价格都好商量。”在北青报记者再三追问下,白老师才松口表示,“从现在起到中考大概四万多块钱。”

北青报记者又询问了五家教育机构,得到的答复都是如此:不以明码标价的形式出现在这些培训机构的宣传网页和宣传手册上,而是要求家长带着孩子来“面谈”。为什么家长这么信任教育培训机构的教学效果?北青报记者发现培训机构打出的教师招牌多以“名校退休”、“名牌大学毕业”等为噱头,另外还不乏有“中考命题组成员”身份的辅导教师,这样的师资让许多家长非常信任该机构的教学效果。有机构老师表示,有一些年轻的辅导教师,因为“风格活泼、与孩子们能够打成一片”,也比较有市场。

有些中考辅导班从初二暑假就开课了

北青报记者还了解到,关于中考的课外辅导课程不只是临近中考的几个月才有,不少培训机构从初二暑假就开始招揽生源,目标就是针对过了暑假即将成为准中考生的学生们。

据了解,这类培训班价格一般是明码标价,十天为一个周期的单科暑假课程标价从2400元到3600元不等,每天上课两个小时,一个班编制在5-15人,这样小班类型的辅导班在家长中间也比较受欢迎。

探因

中等生机会增多使考前冲刺班火爆

对于中考课外班火爆的原因,海淀区某重点中学初三老师分析认为,是因为今年中考在录取率和考题内容上都越来越平易近人。北青报记者了解到,今年中考的变化之一是要确保一般公办初中升入优质高中比例达到35%,将通过精准分配优质高中招生计划,提高一般公办初中学生升入优质高中机会。此外,如果中考分数达到500分,还可以报名“名额分配”“市级统筹”和“校额到校”中考录取方式。也就是说,只要让孩子考到500分,那么被录取到好学校的几率就会更大一些。

该老师还表示:“中考题越来越平易近人,分差越来越小,这对于中等生来说机会就来了,外面补补课,增加学习强度,报个班起锦上添花的作用。”某培训机构的辅导老师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表示来自己这里报名冲刺课程的孩子,很大一部分成绩都是处在中游,基础虽不错,但仍需要“努一把力”,增加考出好成绩的比率。

当北青报记者以家长身份与某培训机构的李老师咨询一对一补习班的学费价格时,李老师一再劝说可以多存一些学费,“现在距离中考时间比较近了,能上多少节课这个也不一定,但是我们通常推荐家长多存一点,可以享受折扣价。”李老师进而解释,“反正孩子上了高中也还是得继续报班,这样预存学费很划算,我们这儿有好多学生家长都这样。”

北青报记者发现,这样的营销手段吸引了不少家长“买账”:“初三用不完的钱,可以高一接着用,孩子初高中衔接过渡课程也都一块儿算上了。”

专家说法

家长需理性报班不可本末倒置

北京二十中初三教师曹老师认为:“自控力差的孩子才适合‘一对一’补一补。不过目前北京市许多学校的初三年级也会视学生成绩情况安排分层培优及补差课程。”

景山学校远洋分校初三教师周老师认为,家长需要理智思考报班这件事,“不能否认课外班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对孩子的学习进度和理解认知还是有帮助的,但是家长应该客观分析孩子的特质,再分析有没有必要报课外班,以及上中考课外班的频率和价格。”初三年级的冯老师则表示,对于大部分孩子来说,学好学校教授的知识就够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学者熊丙奇认为,学校教育和课外班两部分构成了当前义务教育阶段的部分教育现状,中考辅导班的高人气需要两面性看待。一方面他认为家长需要理性分析培训机构的资质和教育质量,再决定要不要把大量的钱投入到培训机构中,其中重点应该看是否有合法资质、合法经营权和教学效果等因素。

另一方面他表示,家长希望通过购买额外教学服务获得更好的成绩可以理解。“家长们急切希望孩子考个好分数、上个好高中,中考课外班符合的是家长的这类诉求和心态。”同时,熊丙奇呼吁相关方面作出积极引导,在市场需求和理性报班、学校教育和课外培训这两对关系中取得平衡,而非本末倒置。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