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论坛

对村民砍伐自有林木行为应理性看待

时间:2017-01-17  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张国忠 杨慧波  责任编辑:李阳
  近年来我院积极开展行政执法与刑事司法相衔接工作,笔者也深入行政执法单位进行调研,在对林业部门的调研中,了解到目前农村砍伐田间地头林木及自留山上的林木,触犯法律甚至刑法的情况时有发生,但处罚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不佳,被处罚的村民很不理解,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自家种的树怎么就不能砍了?对于村民砍伐自有林木的行为,笔者认为不能简单以犯罪论处,应从立法本意,法益选择,社会危害性等方面重新考量。
 
  一、必须明晰立法本意
 
  盗伐、滥发林木罪规定在《刑法》第六章第六节破坏环境资源保护罪里面,显而易见,立法者的本意是为了加强对国家环境资源的保护,运用法律武器保护环境资源,处罚破坏环境资源的行为。明晰了立法者的本意我们就能更加客观的看待村民砍伐自有林木的问题。
 
  首先从主观上讲,村民砍伐自有林木,最直接的目的,最朴素的想法无非是卖点钱,做点家具,修缮一下房屋,最终是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村民不可能有破坏环境的想法,他们同样渴望“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优美环境。从某种意义上讲,环境的破坏农民是最直接的受害者,他们是本能地抵制环境恶化的。
 
  从客观上讲,村民砍伐自有林木不一定就破坏了环境资源,或者说很多情况下都不会破坏到环境资源。一方面,村民自有的林木本来就有限,砍伐的更是有限,多数情况下砍一些还达不到破坏环境资源的地步,另一方面,很多村民砍了成树还会种上幼树,或者砍了这种树种上那种树,以便有持续的收入,这样循环下来不会破坏到环境资源。
 
  二、重新考虑法益选择
 
  不论国别和时代,翻开任何一部刑法,都可以将纷繁复杂的法益明晰划分为三类:国家法益、社会法益和个人法益。保护环境资源,为我们的生活增添更多的绿色,让所有人尽可能呼吸到更加新鲜的空气,这显然属于社会法益,而砍伐些树木,或做成家具,或卖些钱,改善一下自己的生活,这显然属于个人法益。不可否认的是从价值位阶上看,社会法益大于个人法益,但我们是不是要牺牲个人法益去保护社会法益呢?社会法益与个人法益的选择上有没有一个平衡点呢?
 
  笔者认为,现代法治文明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对个人法益的重视,完全的牺牲个人法益,绝对地服从国家法益、社会法益是不符合现代法治思想的,具体到我们国家,我们不崇尚西方的个人权益至上,但我们也越来越重视对个人法益的保护,物权法的出台,刑法、刑诉法的修改,无不体现出对个人法益的重视,无不闪现出人性化的光芒,因此在村民砍伐林木的问题上,我们也要考虑村民个人的法益,在环境资源保护上与村民生活保障上选择一个平衡点。
 
  在司法实践中,村民在自己自留地、自留山、田间地头经常种植些林木,有的是供自己家里使用,有的是靠种点林木卖点钱,但是在办理案件的过程中,经常有人因为擅自采伐自己田间地头的树木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检察机关依法起诉,最后被法院判刑。这样的案件在司法实践中大量存在。但笔者认为这样简单的司法恰恰是忽略了个人法益,没有在个人法益与社会法益中间找到平衡点。笔者认为应充分考虑林木所有人的权利,允许其对自有林木进行砍伐,但不能破坏社会环境,侵害社会利益,这才是个人法益与社会法益的平衡点。
 
  三、充分考虑危害性
 
  法律规定某种行为构成犯罪是因为这种行为具有社会危害性,并且这种社会危害性是足以达到国家用刑罚来进行矫治的程度。对某种行为构成犯罪,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如何,我们要在实践中进行检验。而不能只在主观上进行思考,要把这种危害性造成的后果放在社会中进行检验。
 
  通过一系列的村民砍伐林木案子,我们可以进行深入的思考,把采伐自己家田地边的林木作为犯罪来处理是否合适,是否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村民砍伐自有林木用于生活,社会危害性到底有多大,把这种行为作为犯罪来处理能否达到刑罚所预期的效果,笔者通过了解公诉部门所办理的一系列村民滥伐林木案件发现,绝大多数滥伐林木者最终被判处缓刑。这也说明对于这一行为犯罪情节比较轻微,社会危害性不是很大。
 
  从另一个角度讲,在砍伐自有林木案件中,行为人在从种树到树木成材过程中,已付出大量资金和精力,客观上已为生态环境作出了贡献,即使某种利益因其行为受到一定的损害,但由于这种利益本身是由林木所有人为社会创造的,因而对砍伐自有林木行为不宜认定对社会具有严重危害性。特别是砍伐林木后,林木人及时补种,其危害性更轻。林木人如果不通过自己砍伐出卖林木收回投资,反而因未办采伐许可证而被判刑,势必挫伤群众植树造林的积极性,不利于生态环境的改善。
 
  综上,无论从立法本意考虑,还是从法益选择,社会危害性考量,都不易对村民砍伐自有林木行为简单入刑,而应区别对待。一般情况下,对村民砍伐自有林木的行为不再以犯罪论处,取而代之的惩罚措施是要求砍伐者及时进行补种,补种数量必须多于砍伐数量,并保障成活率。对于砍伐为改善生态环境、涵养水源、保持水土等目的而种植的防护林或者砍伐自有林木数量巨大,造成严重后果的则依法论罪,严惩不贷。笔者认为,这样区别对待,即体现了人性化执法,又维护了法律的尊严,也容易被老百姓接受,相信会取得更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作者单位:襄垣县人民检察院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