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格桑花

时间:2017-12-19  来源:方圆  作者:吕学敏  责任编辑:沈建华
  有人叩门,我去开门。是邻居小陶。
 
  我开了门,他手里握着一枚花。见是我,立马醒了,知道叩错门了。叫了一声“叔啊”,绽一傻笑,就要折身去叩他的门。我便拉住他问,这是啥花?他笑着说,格桑花。他满嘴的酒气。哦,格桑花。我故意问,是给我的吗?他又笑了,这个笑比刚才那个还傻。门挨着,容易错,喝了酒,更易错。邻居间,这个错,要理解。
 
  格桑花我是见过的,竟没存在脑子里,忘了。原来对格桑花较陌生,很早时只听过一首唱格桑花的歌:格桑花,我心中的花……是唱西藏青海那里的歌,我就总以为格桑花是高寒地区才有的花。在今年七月份,我还去了黑龙江的伊春,那里格桑花也不少。就在路边草丛里,到处可看到。我细看了格桑花,还对一起去的那个朋友夸奖了格桑花。我对格桑花才深入好感起来。我以为,格桑花格调高,不俗。花不大,和枝株相衡,是恰当的。花大了,易俗。我对牡丹就有意见,过于雍容华贵,脸盘那么大,掠去了全部风采。荷花,也大了点。再像迎春花,细密得有些稠,是惹春的角儿。招惹得粉蝶乱纷。那个月季花,枝蔓得墙头受不了,花季长,还是花满庭芳,可也是太稠的缺点。也有坏毛病的不少花。唯格桑花,枝高,枝头一二花,树立在空里。格桑花八瓣,无论大小,八瓣。花色纯净,是红的就是红,白的就是白,也有略深的酱色,粉色的也清粉,间色的也分明,不污色。极若刚背包上初中的女孩子,清纯还光亮。净的品质尤可贵。这一点深得我的好感。它的花是刚好的大小。又挺立样,毫无驼衰态,只认风,唯风摇逗它,不认别的。花蕊是圆圆的黄片,就蹴在心里。逸淡香。我还特意把伊春的格桑花拉在鼻子上嗅,那个朋友讥我女人气。男人也要爱花。
 
  上个月被邻居小陶的格桑花惹了我一下。我记下了格桑花。这小两口恩爱,还没有孩子。去年才结婚的,正在热的时候。就是小陶爱喝酒,几次回来,腿有点软。但还没有叩错过门,那次是第一次。我还没有送过一次花。虽然我是个小作家,一辈子不给人送花,连少年时也没送过心仪女生花。到了现在,小老头了,更不会给人送花了,可受花也要有吧?至今还没有。活得有些寡味过了头。如果以后有机会我给谁送花,一定送格桑花。如果我受花,就受格桑花,因为我喜欢那样高洁无俗的花。
 
  前几天,我去了宜君。又见了格桑花,还不少。宜君在一个叫野狼沟的地方开发了游玩处,花溪谷,那个沟里长了不少格桑花,还没败,犹在妍艳时。这里的格桑花更能放得开,八瓣的朵,简直是撒娇般的开,无论大小,一齐努力,把那个沟搞得成花的碎烂样,弥香满芳。谁在这里种了这么多的格桑花,是要比过江南的花色和热烈吗?
 
  我不知道邻居小陶上个月那天酒后把格桑花给小娇娥媳妇送回去后会是怎样的情景。不会挨骂是肯定的,或许有热烈的亲吻。

吕学敏 作家、检察官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