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Y-STR检测技术:命案玄机

时间:2017-11-24  来源:方圆  作者:张振华  责任编辑:沈建华
  高承勇似乎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痕迹,专案组也提取到了他的指纹、足迹、生物痕迹等证物。但在过去的技术条件下,这些证物却无法帮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
\
  文|方圆记者张振华
 
  7月27日,天气阴沉。《方圆》记者在甘肃省白银市检察院与“白银案”第三公诉人、白银市检察院公诉处干警贾桐谈起“白银案”的侦破过程。
 
  令贾桐感动的是,从1988年的第一起到2002年的最后一起案件,公安机关始终没有放弃侦破此案,耗时28年,共有250多名警察、100多位刑侦专家、8任公安局局长参与其中。公安将案卷送到检察院时,贾桐发现有一些公安方面的侦查员名字都画上了黑框,这些是已经去世的老前辈,他们为侦破此案穷尽所有,有的人直到去世前,还惦记此案,遗憾自己在任时,没有抓获犯罪嫌疑人。
 
  7月19日,在法庭上,贾桐等公诉人代表建议法庭判处高承勇死刑,立即执行。在贾桐看来,高承勇必须为他罪恶的行为付出代价。
 
  Y-STR检测技术助警方找到真凶
 
  2016年11月底,白银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支队长刘同林和专案组其他几名成员,接受媒体采访时,详细介绍了“白银案”整个侦破过程。
 
  据刘同林介绍,自1988年5月26日案发至2016年8月26日,28年来,为侦破这起“世纪悬案”,白银公安局换了8任局长,28年来,公安机关共采集指纹23万枚,对比了至少10万枚指纹,各级公安机关有上百位刑侦专家参与此案。28年来,有几代白银民警生活在“白银案”的阴影下,有的民警甚至不好意思穿警服,有的民警直至去世仍然牵挂此案。
 
  白银市公安局政治部副主任杨丽说,破案的关键在于发现并抓获真凶,但是,这个过程却异常艰难。首案“小白鞋”案及“94·7·27”(即供电局宿舍楼石琳案)案件发生后,白银市公安部门调集警力,对“小白鞋”案案发地范围内所有15岁至30岁的男性及“94·7·27”案案发地白银市供电局生活区域内的所有男性,以及白银区所有有前科、流氓劣迹的人员逐一进行了摸底审查,均未取得实质性进展。
 
  为打破僵局,甘肃省公安厅协调各地多位公安刑侦专家来白银就此案进行会诊,深度刻画嫌疑人体貌特征。之后,专案组依据作案手段和指纹比对,将1998年的4起案件及“88·5·26”案件、“94·7·27”案件串并,六案并案进行侦查。
 
  甘肃省公安厅刑侦局局长胡义介绍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以及破案技术的升级,2001年8月,“白银案”的破案拐点出现了,公安部将该案定为部督案件,在以后的几年中,多次派出刑侦及法医专家与甘肃省公安厅刑警总队成员组成专家组,联手对案件进行会诊,扩大外延排查区域,对白银市三县两区、多个系统单位及兰州市榆中、皋兰两县等符合年龄段的男性开展新一轮专案排查。
 
  2004年,公安部首次将“白银案”涉及的所有案件合并,组成专案组进行侦查。
 
  据专案组成员张明彭介绍,2011年,白银市在公安部和甘肃省公安厅的支持下建立了DNA实验室,并且逐渐发展了对Y染色体进行检测的Y-STR检测技术。这也为专案组提供了新的破案手段。
 
  Y染色体,是男性独有的染色体,只能由父亲传给儿子。据悉,在遗传中,Y染色体有约95%的部分是不会改变的。通俗来讲,一个家族就像一棵参天大树,每个人长相、性格各异,但家族里男性的Y染色体却都基本是一样的。
 
  2016年3月,公安部开展命案积案攻坚行动,“白银案”被列为重点目标案件之一。公安部工作组先后4次带领刑侦专家赴白银市研讨案件,并派出了专家支援白银市公安局DNA实验室的工作。不仅如此,公安部专家进一步将Y染色体的特征位点增加到了27个,提高了准确度,还提供了可以进行自动对比的软件平台。有了公安部提供的软件平台,专案组决定将过去采集的一万多份血样建立Y染色体数据库,进行统一比对。
 
  2016年8月24日,专案组技术员在对一组血样检查时发现,这组血样的Y染色体,与“白银案”现场提取的犯罪嫌疑人的Y染色体的27个位点数据完全一致,这意味着,隐藏了28年的嫌疑人终于浮出水面了。
 
  顺着这份与凶手有相同Y染色体的血样,警方确定了凶手所在的家族为青城镇高氏家族。到青城镇之后,警方找到了高氏族谱,根据已经掌握的高氏成员的Y染色体数据,确定了犯罪嫌疑人是高家第十二代一名叫高某芝的人的后代。
 
  2016年8月26日上午,白银市公安局民警在白银工业学校学生服务部里找到了高氏第十八代子孙高承勇。将高承勇带回公安局后,警方立即对他进行了DNA和指纹的比对检测。检测结果显示,他就是白银案的犯罪嫌疑人。
 
  说起“白银案”的侦破工作,曾经参与过“白银案”的公安部刑侦专家张欣告诉《方圆》记者,此案最终得以破获,得益于刑侦技术的升级与进步,要是案件发生在现在,高承勇是逃不了这么多年的。
 
  事实上,从1988年发生的第一起案件,到2002年最后一起案件,高承勇似乎从来不掩饰自己的痕迹,专案组也提取到了他的指纹、足迹、生物痕迹等证物。但在过去的技术条件下,这些证物却无法帮警方锁定犯罪嫌疑人。虽然高承勇在现场留了很多物证,只能说是认定犯罪证据比较扎实充分,但揭露犯罪,撕开这个案子真面目的手段、手法非常少。
 
  “案件以Y-STR染色体检测这种出人意料的方式取得了突破。否则,警方根本不可能在尚未进行过传统式排摸和接触的情况下就精确锁定犯罪嫌疑人。”张欣说。
 
  两日庭审,被害人家属终于见到嫌疑人
 
  7月18日至19日,白银市中级法院在白银市白银区法院第一法庭,对被告人高承勇故意杀人、强奸、抢劫、侮辱尸体及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进行了一审审理。
 
  因案件涉及个人隐私和未成年人,依照《刑事诉讼法》第183条第1款的规定,白银市中级法院决定不公开开庭审理。公诉人是白银市检察院负责公诉的副检察长王护民。
 
  甘肃省白银市检察院起诉书指控: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被告人高承勇以谋取钱财、强奸妇女、满足变态心理为目的,在甘肃省白银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采取尾随女性、入室作案等方式,实施故意杀人、强奸、抢劫及侮辱尸体犯罪,共致11名女性被害人死亡(甘肃省白银市白银区10起、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昆都仑区1起)。检察机关指控认为,被告人高承勇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以暴力手段强奸妇女、劫取财物,侮辱及故意毁坏尸体,应当以故意杀人罪、强奸罪、抢劫罪及侮辱尸体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高承勇一人犯数罪,根据《刑法》第69条之规定,应数罪并罚。建议判处高承勇死刑,立即执行。
 
  开庭当天,到庭的除了7位被害人的家属之外,还有高承勇的堂哥、堂侄女。有媒体记者认出了他们。两人坦承,他们是来探听消息的,也想找机会看看高承勇,哪怕远远地看一眼。
 
  “其实我们也想不到(高承勇的犯罪事实),也没法面对这些被害人家属,不敢说话。他影响的不仅是我们整个家族……”高承勇的堂哥说。“想不通他怎么成了这样一个人,他太内向了,可能是没法发泄内心的苦衷,心理上出了问题,做出了可怕的事。他以前在家的时候不是这样的。”高承勇的堂侄女说。
 
  高承勇的堂哥和侄女理解被害人家属的愤怒和忧伤,不敢跟他们走得太近,也不敢太张扬自己的身份,他们神情凝重,躲在大门的一角,沉默地蹲坐着。
 
  连续两天庭审,高承勇的妻子和儿子都没有露面,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说,他们可能自觉无法面对被害者家属,所以选择缺席。
 
  庭审当天,在法庭西门入口,记者遇到了白银连环杀人案中的第4起案件的被害人、白银区水川路邓某的外甥亚飞(化名)。
 
  “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了,一想起我二姨,我姨父就痛哭不止,他一直认为是自己害死了我姨,他要是早点回家,不在小区传达室跟看门大爷聊天,我二姨也许就没有事了。”亚飞告诉记者,他们家委托了律师代理此案的民事赔偿事宜,诉讼请求是判令高承勇赔偿各项经济损失共计200余万元。
 
  亚飞说,其实要求赔偿只是一个形式,就算高承勇真的赔偿了,二姨也不能复生。
 
  现场的几名被害人家属也表示,“案件最终尘埃落定,是所有被害人家属唯一的盼望”。
 
  7月19日,“白银案”庭审继续进行。《方圆》记者在法院大门口见到了“小白鞋”的哥哥白龙(化名)。
 
  白龙说,高承勇在庭审时曾和部分家属有过目光的对视,然后很快又低下头,神情有些慌张和不自在。这是高承勇面对世人流露出来的少有的情绪,与往日他所保持的镇定、冷静不一样。
 
  提起妹妹的遇害,白龙仍然难以掩饰内心的悲伤。“父亲现在79岁了,昨天看到新闻说高承勇出庭受审了,情绪一直不稳定,也不怎么吃饭,平时还经常出去走走,这两天也闷在家里,寝食难安”。白龙说,他们家提出了一共100多万元的经济赔偿。“说心里话,我们对能拿到这个钱没有多少信心”。
 
  对于法院即将对高承勇作出的一审判决结果,情绪愤慨、泪眼婆娑的被害人亲属邓女士则认为,就算审判结束马上执行死刑,她和家人的心理创伤也是永远弥补不了的。“我没有告诉妈妈这两天来参加庭审了,等最后结果出来后,再跟她说,让她知道自己的闺女当年是怎么没了的……”
 
  被害人崔某的弟弟崔先生则向记者表示,此案审判之后,他不想再看到这件案子的信息了,希望这一切尽快过去。
 
  第二天下午,庭审结束前,做最后陈述时,高承勇的态度有了明显的变化,他对着被害人家属鞠了三个躬,表示愿意捐献自己的器官,能赔多少就赔多少。
 
  庭审结束后,高承勇的辩护律师朱爱军被记者们团团围住。朱爱军对记者说,整个庭审结束后,此案进入合议庭合议,并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后,择日宣判。朱爱军表示,高承勇捐献器官的可能性不大,“这是个非常复杂的事情”。
 
  审讯的过程很累
 
  7月20日下午,《方圆》记者再次来到白银市检察院,对“白银案”公诉人、白银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王护民作了专访,他讲述了庭审前后的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