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从铁路快运里套出千万元工资款

时间:2017-10-12  来源:方圆  作者:沈寅飞 王志平  责任编辑:沈建华
  石大强没想到的是,李云还是偷偷地将账外账记了下来,并按月按年分类整理出来,藏在了家里。办案人员在她的住宅里调取的流水账竟然有数十本之多,摞在一起有二三十厘米那么高。根据这些账本记载,他们从业务运作中套出了一千多万元的工资款
 
  文|方圆记者沈寅飞王志平通讯员张军赖跃华孔凡军
 
  被告人席上,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原总经理王洋在最后陈述时,作出了颇让人感慨的悔过,“身为我国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我愧对组织的培养,也为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为铁路继续工作深表痛心”。假若他能一直遵纪守法,再过两年,王洋年满60岁,就可以从他干了一辈子的铁路事业上退休,但如今他却因为贪污,接受法律的审判。2016年10月20日,丹东铁路运输法院一审开庭审理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原总经理王洋贪污案。
 
  从1982年毕业分配到沈阳铁路局通化车辆段做实习生,一步步走到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总经理、沈阳铁路局物流中心副主任,王洋曾经是铁路系统中辽宁省内最出类拔萃的干部之一,30多岁就晋升处级干部,先后担任通化分局总经济师等多部门领导职务。他的工作表现得到了领导的肯定与认同,以至于当听说王洋贪污犯罪的事情后,中铁快运北京总公司的一位领导用“震惊”两个字来形容,因为中铁快运好多年都没出过这样的事情,现在这个涉案数额如此高的案件,竟发生在王洋这样一个“能力强的好干部”身上,太让人意想不到。
 
  一封来自内部的举报信
 
  2016年初,辽宁省检察院沈阳铁路运输分院(以下简称沈铁分院)收到了一封来自沈阳铁路局纪委转交的举报信,内容是反映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管理混乱,在担任沈阳分公司经理期间王洋和下属分拨中心主任石大强虚报工资合伙贪污等问题。这是一封一年前的举报信,内容有些笼统,主要反映了三点线索: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下属分拨中心财务管理混乱、分公司与分拨中心账目资金对不上、该单位有虚列账目大量套现的行为。
 
  无风不起浪,沈铁分院的办案人员觉得这些线索成案的可能性很大。而且他们从沈阳铁路局纪委处了解到,案件线索属于内部举报,真实的可能性更大。
 
  虽然在查办的前期,纪委的同志已先后多次与王洋等人进行了谈话,但因为缺乏证据,案件始终未能取得实质性突破。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在于王洋与石大强之间牢固的“革命友谊”。
 
  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密切。在石大强的心中,王洋对自己有知遇之恩。2000年左右,王洋还在担任沈阳铁路局梅河口车辆段的段长,石大强还是一个社会无业人员,闲来无事的时候倒卖一些废钢铁,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认识了王洋。那时候,王洋管理的梅河口车辆段正缺人手,而且段内干活的人人心不齐,但是自从王洋聘用了石大强负责废旧火车车皮的拆解工作后,他身上的痞气帮着王洋镇住了段内的乱象。后来,王洋担任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经理时,又将石大强带在身边,聘用他为分拨中心主任,石大强的身份也转属为国家工作人员。所以,这么多年来,石大强一直唯王洋马首是瞻,言听计从,王洋也把他当作最可靠的下属。
 
  但是,被举报行为的最早发生时间点距离调查已隔了很多年,纪委又进行了一段时间的调查,王洋和石大强已经有所防范和准备,两个人彼此使个眼色就知道是什么意思。如果贸然对他们采取措施,必然会适得其反,这让沈铁分院的办案人员一时间也有些不知所措。
 
  在沈铁分院李玉娇副检察长的带领下,办案人员对中铁快运的经营模式进行了分析。铁路总公司是国有企业,下设中铁快运总公司,总公司又在沈阳设立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主要负责辽宁地区铁路快运环节的装卸运输,分公司又下设分拨中心负责对货物进行分拨和配置。分拨中心将所用工人量及工资款等上报给分公司,分公司与派遣公司签订派遣协议,支付管理费、工资款等,派遣公司派遣工人到分拨中心做工。被举报行为发生的时间段,王洋是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的经理,石大强是下属的分拨中心的主任。
 
  摸清了中铁快运的经营模式,办案组确定了侦破方向,如果存在大量套取现金的行为,必然会留下相关记载,而记账人一定是提报和操作整个运营的财务人员,分拨中心出纳员李云就成了突破的关键。
 
  财务偷偷记下千万账外账
 
  李云从大学毕业就在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分拨中心工作,主要负责调度、培训等事务,从2006年开始又同时兼职负责分拨中心的财务工作。从李云工作以来,石大强就一直是她的顶头上司,李云很快成了他的心腹。
 
  不过自从一年前纪委找李云谈话后,胆小怕事的她就一直心存余悸,尤其是被问及单位是否还有账外账时,她总是犹豫不决,含糊其词。事后,石大强还特意嘱咐她,让她镇定,否则就会连累大家。
 
  2016年4月,已经掌握了初步情况的办案人员直接对李云采取了强制措施,并在讯问中指出了一个一直以来都让李云胆战心惊的问题分——拨中心大量与账目核对不上的现金差额必须得有人对其负责,如果没有其他人承担,那她必然逃脱不了干系。
 
  因为曾经手被套取的大量资金,李云心里一直都很害怕,办案人员道破了这个问题,无疑是切中了李云的要害。其实,李云似乎对这一结果早有预想,在她看来,石大强指使她干的那些事情必须得有个记载,因此她自己偷偷记下了账外账,尽管石大强绝对不想让她留下证据。有一次,李云偷偷记下的一本账外账不小心被石大强发现,石大强对她进行了非常严厉的批评,并看着她在碎纸机上一张张销毁账目,并告诫她以后绝对不许再记录那些账目。
 
  让石大强万万没想到的是,李云还是偷偷地将账外账记了下来,并按月按年分类整理出来,藏在了家里。办案人员在她的两处住宅里调取的套取现金记载流水账竟然有数十本之多,摞在一起有二三十厘米那么高。根据这些账本记载,他们从业务运作中套出了一千多万元的工资款。这些账目显示了王洋、石大强从套取资金中分得大量现金,粗略统计,总数竟然高达一千余万元。
 
  据李云供述,这些账外公款主要来源于两部分,一部分是当地某电器公司租用分拨中心库房产生的房租和配送费,每年大概在30万元左右。另外一部分则是采用虚报工作量的方式将每月结余的工资款截留下来。从2007年开始,石大强就直接安排李云制作工作量表,同一统计项目里,按照石大强的指使,她会不断地重复计算工作量,并且衍生出多个其他子项目,每个项目的单价也开始上调,再加上完全虚列的项目数量,如此一来,分拨中心每个月的工资款就大幅度提高了。
 
  当石大强将这些工作量表报到分公司的人力和财务部门审核的时候,这些部门的负责人从一开始也对此产生了疑问,但在请示分公司总经理王洋的时候,就只听到相同的一句话,“你们只管签字就好了,其他的不用你们管。”多年的处级干部经历使得王洋在下属面前极具权威,他的决定没有人敢提出异议。所以,这些工作量表经过王洋的签字,就成了得到确认的“真实”工作量了。
 
  每月上供10万元
 
  石大强通过虚报工作量建立起来的“小金库”是有硬性上交指标的,他必须每月送给王洋10万元。所以,每个月末,石大强和李云都会风雨无阻地出现在王洋的办公室,恭恭敬敬地递上10万元现金,王洋则将它们锁进柜子里。对于他而言,点数很简单,10万元一捆,有多少捆就知道有多少钱。
 
  王洋说,这些钱起初他并不是想自己私占的,在2004年他正式担任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总经理的时候,单位就有一个惯例,年底的时候需要走访其他单位,并给职工发放一些福利,可是在他上任两年后,有关部门就做出规定,这些费用禁止使用公司财务账款进行支付。为了照顾员工情绪和维护关系单位,他就想到了通过石大强虚报工作量的方式,让分公司多付给分拨中心一部分劳务费,再让他们将提现的钱交回给他套现。
 
  王洋想到套现的方法后,他还特意与分公司的几个副总经理商量了一下,但是他们都含糊其词,所以他就自己拍板了。当然,这个想法告诉石大强后,他就开始不遗余力地去执行了。
 
  有了小金库,王洋办事格外顺手。逢年过节给下属发一些福利,出去应酬也可以礼尚往来。同时,看着保险柜里面快要溢出来的现金,王洋动了私心。他在想,这些套取的钱只有分公司的副总、财务等少数人知道是怎么花的,但不知道钱的总数是多少,而分拨中心的石大强只知道钱的总数是多少,却不知道这些钱是怎么花的。所以,这中间是有空子可钻的,自己从中拿一些钱应该没有人能知道。
 
  当时年过50的王洋已经是十几年的正处级干部,他觉得自己的仕途也不一定有太大的发展,倒不如给孩子和家庭多留下一些财富。2009年,王洋从自己的保险柜中拿出60万元买下了一套140余平方米的房子。2010年,他又先后拿出42万元给儿子和儿媳妇各买下一辆私家车。另外,他还特意预留了一笔38万元的定期存款,计划留给他未来的孙子或孙女。
 
  可惜,事与愿违,王洋自以为可以瞒天过海的“小算盘”,却让自己身陷囹圄。结合李云交代的账外账,王洋最终承认了自己套取现金的行为。他每月从分拨中心提取10万元,共420多万元,除了发奖金、公务性支出外,自己买房子、车、高档家具用品等共花去157万元。
 
  用疾病来伪装
 
  有了王洋和李云的供述,案情已基本明了:首先由分拨中心每月以虚列工作量增加用工和工资收入的方式向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报送,依此工作量,铁快运分公司把资金支付给劳务派遣公司,劳务派遣公司再把虚报的部分付给分拨中心,分拨中心除去正常费用后,截留款项共1000万余元。但钱到王洋那里仅有400多万元,剩下的钱又去了哪里?
 
  显然,石大强作为分拨中心主任在这起套现侵占公款的案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如果石大强的犯罪行为可以被证实,这些事实也就同时可以与王洋、李云的犯罪事实相印证,这个案子才算办理清楚。
 
  然而,石大强到案后,却玩起了哑巴游戏,对办案人员的所有提问都闭口不谈。而且他的异常身体反应也让办案人员吓出一身冷汗。到案简短的审讯后,石大强突然手捂胸口,脸色煞白,看起来非常痛苦。原来,石大强有心脏病、高血压和糖尿病等多项慢性疾病。当时,他血压已经非常高,高压达到240毫米汞柱,低压为150毫米汞柱,身体状况很不稳定,审讯不得不停止。办案人员急忙将他送往医院,医生对他的身体状况进行检查评估,诊断结论为确实需要住院治疗,所以只能对他先采取取保候审的措施。
 
  住院几天后,本该在家休养的石大强却开始发挥他的“痞气”,几乎白天都去棋牌室赌博,晚上回家就开始酗酒,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当办案人员出现在他的面前时,他就立刻表现出一副身体虚弱、精神恍惚的样子。这与办案人员在暗地里观察到的、他外出时步伐稳健精神抖擞的状态完全判若两人。
 
  其实,石大强的内心是恐惧的,他不敢面对自己可能面临的结局,他私底下对儿子说,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哪天突然走了也好,就什么事情也不用承担了。不过他也在给自己想办法,半夜的时候偷偷打电话给相关人员进行串供。
 
  这些行为让办案人员不得不对他采取进一步的措施。2016年6月初的一个傍晚,在石大强从棋牌室回家的路上,几名侦查人员直接将他带到了医院进行检查,第二天在确认石大强各项身体指标都正常的前提下,将他送往了看守所进行羁押。一路上,石大强还在斥责,“你们带我干啥去,我身体不好不能羁押”。事实上,之后在看守所的日子,石大强身体并无异样,开庭的时候他的血压也很正常,高压是130毫米汞柱,低压是90毫米汞柱。
 
  “拿出证据出来我就认”
 
  石大强始终觉得李云是不太可能“出卖”他的,而且只要没有账本,就死无对证。当初,王洋授意石大强虚报工作量套取现金的时候,石大强在上交10万元后,就开始给自己也留下了一个小金库。
 
  到2008年8月,石大强的小金库里有了近百万元,石大强把李云叫到办公室对她说,这一年多以来她的工作很辛苦,让她自己在保管的这些钱中给自己留下15万元。李云当时正想买房又缺钱,就非常痛快地接受了这笔钱。此后,石大强又陆续以发福利的名义或五千或一万地给李云现金。李云知道,这是为了堵住她的嘴,并让她继续管理小金库。
 
  对于这个小金库,石大强用得非常自在,花小金库的钱如同花自己钱包里的钱。有时候,他儿子向他要钱,他就直接跟他说,找李云去拿。石大强的信用卡到了还款日期,他也指示李云去银行替他还钱,他还时不时地让李云将小金库的钱往自己的银行卡里存。
 
  2012年秋,石大强买下一套160多平方米的房子,除去首付,剩余的部分是贷款,每个月需还月供一万多元。那段时间,石大强在调养身体,就让李云帮忙去银行还贷款。虽然他没有明确说用小金库的钱,但是李云也没有收到石大强给的还贷款的钱,就自动动用了小金库的钱。每次存款后,石大强都会有短信提示。至于让李云一共帮他还过多少次贷款,石大强说,自己都记不清了。
 
  “只要你们能拿出证据来,我都认。”案发后,石大强每次的态度变化都让办案人员费尽周折。开始的时候他是一句话都不说,后来是提到贪污的事情就发火爆粗口,再后来就是要证据。
 
  但最终,检察机关还是查证了事实:石大强在担任分拨中心主任期间,利用套现的资金让李云帮他还了11万余元房贷,30余万元的信用卡借款,同时指使她分11次向他个人交通银行的储蓄卡中存入79.5万元。
 
  尽管石大强一再狡辩,办案人员经过详细的调查,取得了一系列证据,尤其让石大强万万没想到的是,李云私底下做了详细的账单。面对这些证据,石大强不得不承认自己从套取的现金中贪污113.82万元的事实,同时也交代了李云、王洋贪污的经过,这些交代印证了整个犯罪过程。至此王洋、石大强和李云三人贪污经过得以清楚呈现。
 
  一个电话挖出53万赃款
 
  原本案件到此就可以告一段落,但是办案人员却觉得其中还有疑点: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为什么能够屡屡违法提现?虚报工作量与其中的劳务派遣单位是否有预谋的利益链条呢?
 
  这个疑问并不是空穴来风。办案人员在对石大强取保候审期间的相关监控信息中,发现了石大强串供的派生证据。有一天深夜,石大强与和分拨中心有合作关系的一家劳务派遣公司人员余学生通了电话。石大强提示他,如果有检察院的人来问每月往他卡上打钱的事情,就说是余学生自己藏私房钱,所以,先把钱开支到石大强的卡上,最后石大强返还给他。
 
  正是因为这个电话内容,办案人员觉得石大强与余学生之间可能也存在钱权交易。调查发现,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一直与沈阳德信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四平德信人力资源有限公司有业务往来,双方签订派遣劳务合同,这两个公司的业务都是由余学生负责。余学生是怎么打开沈阳分公司这个市场的呢?
 
  原来余学生是石大强推荐给王洋的,沈阳分公司与其签订劳务派遣合同。然后,余学生就按照石大强的指示,扣除管理费后,将一定比例的回扣款转到李云个人的银行卡上,李云再将回扣款转给石大强。这在审查石大强存款时,也得到了印证。石大强的银行卡上每个月都有定期汇来的固定款项,且精确到元角。这些钱从哪里来?石大强无法解释,只得承认,在与余学生谈合作时,自己就产生了受贿的意图。余学生为了长期保持合作关系,也心领神会,将自己得到的7%的手续费拿出来3%,定期给石大强汇去,前后他共给了石大强回扣款52.98万元。这也是石大强受贿和余学生公司单位行贿罪的犯罪数额。
 
  后来,王洋调离了沈阳分公司,该公司管理规范化,更换了劳务派遣公司,石大强原先的套现模式也被迫中止。尽管公司加强了管理,但石大强依然授意李云编造假名多报工资量,继续骗取公款,石大强还以儿子名义开设银行卡,先后打入公款4万余元。父子俩因此构成了贪污犯罪的共犯。
 
  用六页纸回复检察建议
 
  2016年底到2017年初,王洋、李云贪污,石大强贪污、受贿,余学生单位行贿,石大强与其子共同受贿,五人窝案全部查清,并陆续开庭审判。王洋、石大强、李云、余学生等人分别被判处拘役两个月至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不等,被告人没有提起上诉。
 
  在查办此案时,承办案件的沈铁分院和丹东铁路运输检察院两级院认真剖析了发案原因,对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的管理提出检察建议,中铁快运沈阳分公司在收到建议后,用了整整六页纸内容进行了回复,包括原因剖析、总结教训、整改措施、完善制度等多方面内容,十分详尽而深刻。
 
  “对于一封检察建议回复这么多内容并不多见,足见他们内部对此案也非常重视。”沈铁分院职侦局局长杜文明表示,“这起窝案的成功办理,得益于与纪委的密切配合,得益于一体化办案机制的充分发挥,更得益于捕诉联动的准确定性。今后,沈铁分院及各基层院将继续利用这些体制和经验,做好铁路检察预防、查办职务犯罪工作。”(文中人物除检察人员外皆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