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足道店内的生死一小时

时间:2017-09-06  来源:方圆  作者:张振华  责任编辑:沈建华
  中弹之后,王伟居然没有停止动作,仍然举着刀子,试图伤害陈婷婷,来不及迟疑,Z又开了第二枪。第二枪打中王伟后,王伟身体一颤,顿时颓倒在地
 
  6月31日,黑龙江省安达市五道街上的森森足道店前,依旧是车来人往,一派繁忙景象。20天前发生的那起劫持人质案件,给这里带来的唯一变化是森森足道店的人去楼空。一些知晓劫持人质案件内情的人走过这里,会停下来指点议论一番。
\
 
  足道店内发生劫持事件
 
  6月10日9点30分,安达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市民王天梅电话报警称:有个男子手持双刀,闯进安达市五道街的森森足道店内劫持人质,现场情况十分紧急。
 
  10分钟后,警方赶到现场,得知被劫持的人质名叫陈露露,是森森足道店的老板,劫持她的王伟是她姐姐陈婷婷的前男友。劫持事件是由居住于安达市绿色家园小区的王伟和陈婷婷之间的感情纠葛引起的。
 
  不久前,由于无法忍受王伟的家暴和无端的猜忌,陈婷婷向王伟提出分手,王伟不肯。6月10日上午,王伟因为多次联系陈婷婷未果,气急败坏,便闯进陈露露开的足道店内,要求陈露露将陈婷婷喊到店里与他见面。因为担心王伟会伤害到姐姐,陈露露拒绝配合。王伟勃然大怒,掏出匕首来劫持并刺伤陈露露,还以杀害她相威胁,逼迫陈婷婷来现场见面。
 
  警方到现场后,企图说服王伟放下凶器,释放陈露露。见到警察赶来,王伟的情绪变得更加激动,用尖刀将陈露露的肩膀、腿部、手部刺伤,扬言如果在20分钟之内,陈婷婷不来现场,他就立刻杀掉陈露露,而且每隔5分钟,王伟就要刺陈露露一刀。
 
  此时,陈露露被王伟控制在足道店阁楼二楼最里面的一间小屋子内,这间屋子唯一的一扇窗户,已被王伟用棉被遮挡住,从外面无法看到屋内的情景,只能听见被扎伤的陈露露歇斯底里的哭泣和喊叫。考虑到现场事态有进一步恶化的风险,陈露露的生命正经受着巨大的威胁,警方一边与王伟家人吕某反复交谈,希望他劝说王伟停手,一边大声安抚陈露露情绪,立即派人去接陈婷婷来到事发现场。
 
  公安局长调转车头奔赴现场
 
  劫持事件发生时,安达市公安局局长郭宝庆正在赶往机场的车上。郭宝庆认为兹事体大,当机立断,命令司机调转车头,直奔案发现场。路上,郭宝庆给刑侦大队大队长李艳辉打电话,要他带上队里最精干的刑侦骨干,第一时间带枪赶赴现场,见机行事。
 
  到达森森足道店之后,郭宝庆迅速对现场进行了观察,凭着20多年的公安工作经验,他判断,解救任务极其艰难。一方面,现场解救条件极为不利,王伟挟持人质躲在足道店阁楼最里面的一间屋子里,窗子被遮住,二楼的楼梯又极其狭窄,只容一人通过,且楼梯为木制,人一踏上去咯吱响,王伟根本不让人靠近。另一方面,王伟的情绪已处于失控状态,一旦有陌生人出现在他面前他就持刀伤害人质,由于屋子里的人质完全被劫匪掌控,即便人质有危险,警方如果在楼下也无法迅速有效地冲进屋子。
 
  根据现场情况,郭宝庆迅速做出四条指示:一、迅速调集安达市医院的救护车和医护人员赶至现场待命;二、喊来熟悉王伟的相关人士与其进行谈判和规劝,力求感化说服他缴械投降;三、在确保人质安全的前提下,适时对王伟进行擒捕;四,如果人质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可以择机击毙劫匪。
 
  “有啥事跟我说,冲我来”
 
  郭宝庆等人走上阁楼查看情况,引来王伟情绪的躁动,他用尖刀抵在陈露露脖子上,大声喊道:“你们谁都别过来!马上让陈婷婷来,她不来,我就杀了她妹妹。”
 
  王伟犹如困兽,歇斯底里。期间,他几次用刀子扎陈露露,疼痛难忍的陈露露不时地发出尖叫和呼救。随着时间的推移,案发现场围观群众越来越多,任谁劝说也没能让王伟停手。
 
  10点15分,陈婷婷终于赶到现场,在楼下对王伟喊话,让其放掉妹妹陈露露,有什么事冲她来。
 
  听闻陈婷婷来了,王伟激动起来,大声要求站在阁楼楼梯上的警察全部退后,只留陈婷婷一人上到阁楼来,否则就立即杀死陈露露。说完,王伟再次开始倒计时,如果他数到十,陈婷婷不满足他的要求上到阁楼来,他就动手。
 
  为了保护人质的生命安全,郭宝庆决定由他和一名枪法准的刑侦大队民警Z持枪陪同陈婷婷上阁楼,其他人在下面待命,伺机抓捕王伟。同时,郭宝庆命令Z,如果情况危急,人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来不及警告的话,可以果断开枪射击、解救人质。
 
  郭宝庆很清楚,如果能说服王伟自动缴械,那无疑是最好的结局,击毙不是上策,再穷凶急恶的罪犯都是一个生命。
 
  为了给王伟最后的机会,郭宝庆再次苦口婆心地劝说王伟,“我是安达市公安局长,你不要冲动,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谈,千万不要走极端。你把人质放了,我在这和你谈”。同时,郭宝庆也郑重、严厉地警告王伟不要伤害人质,否则后果自负。
 
  与此同时,安达市公安局副局长李继成、王显刚,党委委员王绍山,刑侦大队大队长李艳辉等人及王伟母亲陈某也在楼下朝着王伟喊话,希望其放弃抵抗与行凶,缴械认罪。
 
  这个时候,被王伟控制并扎伤的陈露露已浑身是血,体力和精神都已近崩溃,王伟的情绪越来越暴躁,快要失去控制,现场所有的人都捏了一把汗。
 
  王伟曾骗走过陈婷婷儿子,并吞安眠药自杀
 
  据陈露露事后反映,王伟闯进足道店的时候,站在吧台前勒住了她的脖子,不停地问:“你姐呢?”陈露露边挣扎边说不知道。随后,王伟用刀顶着陈露露的喉咙,将她控制后,拉到楼上的屋子里,期间扎了她身体很多刀。她回忆,当时都以为自己快要死了。
 
  陈露露告诉警方,王伟和姐姐陈婷婷在一起四五年了,两人同居过日子,没有结婚。虽然是个男人,但是王伟心性很小心眼,一直怀疑姐姐有外遇,对姐姐控制得很严,不允许她跟任何男性来往,平日老是疑神疑鬼的。日子久了,姐姐受不了王伟的这种控制和猜忌,提出分手。王伟不同意,多次对姐姐暴力相向,打得她鼻青脸肿。
 
  为了躲避王伟,陈婷婷搬离了两人的住处,刻意避免见面,准备就此与他一刀两断,各走各路。王伟自认为这段感情付出很多,不甘心“被分手”,多次对陈婷婷发出恫吓,“如果你离开我,我不会让你好过,不是你死就是我死,你看着办吧”。但陈婷婷去意已决,不听王伟的电话,拒绝王伟的邀约。王伟数次求陈婷婷见面,都没有如愿,屡次受挫,性情愈发焦躁,成天借酒消愁。
 
  事实上,在案发前一天上午,王伟还干了一件混蛋事,他跑到学校,诱拐走了陈婷婷的儿子,将其藏在宾馆,试图引陈婷婷现身。然而,陈婷婷并没有接听他的电话。在胁迫无效之后,王伟吞服了安眠药,药效发作,昏倒在地,被人送到医院,抢救过来。
 
  要死要活的闹腾,始终没有达到目的,王伟更加怒火中烧,丧失理智。6月10日当天,王伟来到陈露露的足道店,持刀劫持了她,以此胁迫陈婷婷到店里见自己,警方判断,他想的是要与陈婷婷同归于尽。
 
  生命攸关时刻,民警连开两枪解救人质
 
  10点30分,看到陈婷婷上楼来,王伟对她大喊,“你把衣服都脱光了进屋子来”。陈婷婷说:“我身上什么也没有。不会带伤害你的东西,你把我妹妹放了,我就过去。”王伟见郭宝庆还站在陈婷婷身边,把刀一举,大声喊道,“你马上出去,否则我就杀人”。
 
  趁着王伟呼唤陈婷婷的刹那,郭宝庆将持枪民警推进阁楼楼梯口的一间小屋内,随时准备出击解救人质。
 
  这时,陈婷婷眼见自己的亲妹妹浑身是血,危在旦夕,突然发力,猛然推了挡在她前面的郭宝庆一把,一头冲进屋子里。由于阁楼空间狭窄,郭宝庆被陈婷婷推到了楼梯口。等郭宝庆再次快步重进屋子里时,陈露露已挣脱王伟的控制,边跑边喊“快救我姐”。郭宝庆顺势用手臂环住浑身是血的陈露露,将她推送给楼梯上接应的同事,回过身来直面王伟。
 
  此时,王伟已控制住了陈婷婷,左手摁住她的身体,右手举起刀子准备扎向陈婷婷。在王伟抬起手臂挥舞尖刀的时候,他的胸部和头部恰好暴露出来。机遇稍纵即逝,陈婷婷性命危在旦夕,郭宝庆当机立断,对着与他同步冲到门口伺机待命的民警Z,做了一个射击的手势,低声说了句“打”。
 
  接到局长指令,Z果断举枪射击,第一次枪响之后,子弹命中了王伟的脖子。中弹之后,王伟居然没有停止动作,仍然举着刀子,试图伤害陈婷婷,来不及迟疑,Z又开了第二枪。第二枪打中王伟后,王伟身体一颤,顿时颓倒在地。警方一拥而上,将陈婷婷救出,送到楼下的救护车里,同步将王伟救起,送上了另一辆救护车上。
 
  送医后,王伟不治身亡。
 
  真枪实弹击杀劫匪是平生第一次
 
  Z是安达市公安局刑警大队的副中队长,回忆起开枪的经过,他对《方圆》记者说,当时他接到出警通知时,正在刑警大队值班。赶往现场已经是上午10点多了。开枪之前,他距离王伟大概有6米远,在接到郭宝庆手势后,即开枪击毙了匪徒。
 
  Z对记者说,他之所以开两枪是因为,一是要保证人质的安全,二是要把疑犯击倒。开完第一枪后,王伟身体上没有什么大的变化,手里甚至还握着刀,具备再次伤害陈婷婷的可能,所以就又开了一枪。尽管此前Z也参与处置过多宗事件,在射击比赛中得过几次冠军,但此次却是他首次真枪实弹的击毙罪犯。
 
  击毙王伟后,Z长舒一口气,抹去额头的汗水,举枪退膛、卸弹、交枪,然后随着政治处邓喜军主任,去心理理疗室做了心理辅导。之后,很快就重新上班了。
 
  陈露露在医院治疗出院后,希望到公安局致谢,其姐姐陈婷婷和父亲给安达市公安局送来了表扬信和锦旗。“你们不只救了我和我妹妹,还拯救了我们整个家庭。”鞠躬致谢之间,短短一句话,表达了陈婷婷内心所有的感激。
 
  检察院认定警方开枪时机恰当、处置合法
 
  采访中,郭宝庆对记者介绍,当时他下令民警开枪的时候,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王伟劫持陈露露的时候就已经体现了其伤害欲,后来又伺机想杀害陈婷婷,求死的心比较坚决,并且任凭众人百般劝说,他的想法和态度也没有丝毫的回转,始终对人质做着持续的伤害。因此,在陈婷婷受控制,生命安全受到严重威胁的时候,击毙王伟,做法完全正确。
 
  6月31日,记者在郭宝庆办公室采访期间,他接到了安达市检察院出具的正式调查报告:认定安达警方在“6.10”劫持案现场开枪时机恰当、处置合法。
 
  原来,解救人质行动结束后,安达市公安局依照法定程序,提请安达市检察院介入调查。安达市检察院详细调查后认为,安达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中队长Z作为一名刑警,在危急关头开枪将持刀劫持人质的犯罪嫌疑人当场击伤致死,成功解救人质的行为,符合《人民警察法》和《人民警察使用警械和武器条例》的规定,是合法行为。
 
  郭宝庆告诉记者,类似王伟这样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大都有很强烈的占有欲,主要表现在感情上的过于自私与自我,具有强烈的占有欲和毁灭欲,“我得不到的,你也得不到”。这类人,在失去一段感情之后,不但不知悔改,反倒企图通过某种决绝的方式来重新获得感情,其实是非常危险的。(文中王伟、陈婷婷、陈露露均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