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原油现货”的亿元骗局

时间:2017-07-27  来源:方圆  作者:刘亚 李敏  责任编辑:沈建华
  一周做股票,不如一天做原油,就是如此任性。”近年来,打着诸如现货白银、现货原油、现货黄金旗号的交易平台广告经常出现在投资交流的论坛、QQ群里。
 
  对于资本市场而言,涨跌盈亏本来是正常的,但有这么一群人,他们在所谓的分析师指导下进行现货交易,一个月内几乎便将账面上的钱亏光,血本无归。王浩就是其中一员,2015年底,王浩在网上看到一篇名为《一周炒股,不如一日炒原油,每天都是牛市》的文章,署名为某大宗技术总监赵老师(后证实为浙江昊鼎聚富公司湖北分公司员工),里面讲的是投资现货原油如何稳健获利。
 
  王浩心动了,在这位赵老师的鼓动和催促下,于2016年2月26日开户入金10万元。前几天赚了2万元,后来在老师不断要求操作下,资金很快亏损一半,但老师说资金大能控制风险率,回本快,只要资金跟上就能回本甚至盈利,王浩又陆续入金,总入金金额达到18万。
 
  在中间的操作过程中,王浩几次提出行情可能要变,是否要平仓,老师只是一味地要求加大投入,且一再吹嘘自己喊单是经过慎重技术分析的,不会有风险。到2016年3月27日,账户资金只剩下2万余元。
 
  被巨亏亏得晕头转向的王浩不知道的是,今年4月,湖北武汉警方接连收到多起与他情况类似的报案。随着公安机关调查的深入,一起涉案金额高达3亿元以上,被害人数近7000人,遍及全国十余个省份的特大诈骗案渐渐浮出水面……
 
  花钱指导炒原油竟是全赔
 
  邓杨是武汉的一名生意人。2015年4月,一个自称是浙江某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A公司)下属会员单位浙江昊鼎聚富商品经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昊鼎公司)武汉分公司的分析师,通过QQ找到邓杨,说昊鼎公司是经营国内现货原油投资的,可以指导他投资现货原油交易,让他轻松赚钱。
 
  抱着试试的心态,邓杨加进了一个名叫“金盛天下”的QQ群,群里有几百名投资者,还有五名分析师,每天会发一些现货原油行情分析图,并且说有行情来了会指导大家交易。邓杨在群里观察了一段时间后,发现这些分析师在群里发的“盈利截图”,基本上十次有八次盈利,这让他信心倍增。
 
  于是,在分析师的要求下,邓杨把自己身份证的正反面拍照通过QQ传给了他,并使用A公司的交易软件在网上激活绑定,同时将自己的银行卡通过网银签约的方式与A公司绑定,便可以在手机和电脑上进行出入金操作了。
 
  4月21日,邓杨第一次在账户里入金20万元。很快,邓杨便在群里分析师的指导下赚到2万元,初尝甜头后,邓杨追加了几次投资,但都是赚得少亏得多。不甘亏钱的邓杨又在另一个分析师的鼓动下,使用妻子身份证和银行卡进行投资,但同样是亏得多赚得少。直到2015年6月,两个账户共计亏损125万元。
 
  事后,冷静下来的邓杨回忆起两个分析师的做法,感觉疑点重重。首先,这些分析师的指导风格过于单一,只是一味催促自己加快买进卖出的速度,一旦亏损之后,又责怪自己心态不好,守不住盈利,抓不住赚钱的机会;其次,每次想要咨询一些专业意见时,这些分析师只是一味要求自己追加投资金额,说入金越多,可以找到越好的“老师”指导操作。入金30万可以成为专属VIP、50万白金VIP、80万钻石VIP。而不管是什么VIP,自己都没有逃脱亏钱的命运。
 
  一个月猛亏125万,让邓杨心里很不是滋味,在撤出资金后,便上网查询了一下昊鼎公司,才发现有许多人跟他有一样的经历,说昊鼎可能是诈骗公司。惊疑之下,邓杨整理了一些材料向A公司投诉。之后经过协商,昊鼎公司同意退赔70万,并与对方签署了一份销户协议,要求邓杨不能在网上发帖、举报或做一些不利于该公司的行为。
 
  邓杨拿回了部分钱款,但他不知道涉入同一骗局的多数人没有他这样的“运气”。在短短一个月内,另外一位投资者王浩的18万元资金几乎全部亏完。
 
  绝不可能赚钱的“现货”平台
 
  和邓杨、王浩一样,许多投资者在短短一个月内亏光了本钱,这也让很多人觉察出了昊鼎公司的问题。一般而言,虽说投资有风险,但让大家都在一个月内损失惨重的,就不是简单地用“风险”就能解释得通了。当一部分人清醒过来,发现自己可能是掉进了昊鼎公司预先设下的圈套后,他们选择了报警。于是在短时间内,武汉警方收到了多起类似的报案,在并案调查后,初步查明这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诈骗案,受害者人数近7000人,涉案资金高达3亿元。而且随着案件的深入,这个数额还会进一步扩大。
 
  案件的诸多线索最终都指向了以崔一达和徐英兰为首的诈骗集团。2014年11月,广东茂名人崔一达发现签约现货平台进行投资,可以快速赚取利润,并且交易平台市场尚缺乏监管,有机可乘,于是便拉拢昔日的同事徐英兰等人,在浙江杭州注册成立浙江昊鼎聚富商品经营有限公司,2015年初,他们又在武汉先后成立昊鼎湖北分公司及武汉分公司。
 
  崔一达担任公司法人,负责公司整体运营,徐英兰等人为公司经理,下设主管、业务员。该公司先后签约成为浙江A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平台、湖南某有色金属商品交易平台的会员单位。A大宗是由买卖双方进行公开的、经常性的或定期性的商品现货交易活动,具有信息、物流等配套服务的场所及互联网交易平台,成为其会员单位后,公司就可以进行经纪业务。
 
  拿到“正式身份”后,昊鼎公司便大肆开展了贵金属投资、原油现货交易等业务。
 
  尽管贵金属、原油属于大宗商品,根据相关规定,贵金属是允许交易的,但任何从事原油、成品油进出口、批发、仓储、零售的企业,都必须具备法律法规所规定的资质条件,取得相关政府部门的经营许可。截至目前,商务部尚未批准任何一家交易市场从事原油、成品油交易。
 
  昊鼎公司并没有这些资质,也就是说,该公司披着上述机构的“会员单位”进行的是非法交易,其在平台上宣传的“原油现货”,但实际上他们并非进行现货交易,而是在现货平台诱导客户采取期货的形式进行交易。平台也是封闭的,投资者所有的资金也根本没有进入国际市场。也就是说,分析师鼓吹的产品行情虽然是国际行情,但产品交易却不跟国际接轨,没有产生实际的现货交易,而是在平台自有账户上运转,客户买卖的标准化电子货物仓单也是虚假的。
 
  按照平台交易规则,客户与昊鼎公司形成对赌关系。客户的交易对手就是昊鼎,平台是自动反向下单,客户买涨,昊鼎自动买跌。也就是说,客户亏损的资金就是公司的盈利,产生的交易手续费由平台和公司按比例分成。交易过程中,业务员明知客户与公司经济利益对立,仍向客户隐瞒交易规则,冒充专业分析师,故意提供反向行情,引导客户频繁操作,致使客户资金亏损,并产生巨额交易手续费。公司则通过上述手段快速获取客户钱财,由公司成员按级别分成。
 
  公司的经营模式主要有三种:一是频繁交易,业务员诱导客户反复多次地出入金,导致产生大量的高额手续费。客户手续费包括交易手续费和过夜费,手续费就是客户每买卖一次就收取一次手续费,过夜费也叫仓息(如果客户当天买入现货又没有卖出时,需要缴纳的费用),由交易中心收取,平台分得其中的一部分。而客户投资资金必须使用固定的资金杠杆,手续费和过夜费都是按照加杠杆后的总金额进行计算的。二是止盈不止损,利用客户想赚钱或者想挽回损失的心理,只要客户赚钱,就让其赶快出金,如果客户亏钱,就让客户再加大投入,让其不停地亏钱。三是加杠杆,依照合同规定,客户要使用高杠杆重仓买卖,这样也就提高了交易风险。因为许多客户是新手没经验,在行情波动的情况下,客户在短时间内很容易亏损直接爆仓,由此保证公司获利。
 
  为了吸引更多投资者,经理还会对新来的业务员进行培训,在投资论坛发布软文、虚假的盈利截图和虚假的专业“分析师”团队,来引诱客户到签约平台进行投资交易。之后,由所谓的分析师让投资者进行反向操作,并采取让投资者少亏一点或先赚一点的模式,刺激投资者“翻本”及“赚更多”的心理,从而获得更多钱。在这样的对赌模式下,投资者根本没有盈利的可能,钱最终都落到了徐英兰等人的口袋中。
 
  17个“战队”诈骗7000余人
 
  2015年是昊鼎公司的鼎盛时期。当时,公司员工已达到2000多人,老板是崔一达,徐英兰等3人是副总,加上14个总监,并称为公司的“十八罗汉”。
 
  之后,因为利益分配问题,2016年4月,徐英兰脱离崔一达单干,带领浙江昊鼎公司大部分人员开办武汉九州正信公司,后更名为武汉九州群星咨询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九州公司),并签约呵呵匠心宝平台、青西大宗商品交易中心平台等四家平台。该公司采用金字塔式管理,分老板、总监、经理、主管、业务员、人事助理、策划等7个层级,分为17个“战队”,采用原来昊鼎的老方法,继续行骗。
 
  “战队”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以经理级别为首,下设主任、主管、业务员三个层次,业务员以90后居多,有一部分人甚至是大学毕业后直接被招进公司的。他们主要的工作就是通过在网上发帖,发行情分析、产品介绍和一些交易技巧,并以分析师或分析师助理的身份介绍自己来拉客户入局。业务员按照客户买卖次数和手数(原油50桶为一手)提成,每做成一手,就能提成80元到100元左右,每月做成25手达标,可拿底薪1000元,如果不达标就没有底薪。如果超过130手,再加奖金3000元。按照业务量的大小,一个业务员每个月能赚到数千到数万元不等。
 
  金字塔往上走,便是主管、主任级别,他们的工作是指导业务员与客户沟通。主管的提成是所带业务员的交易手数,业务员每做成一手,主管可提成25元。也有主管自己做业务的,收入则按业务员标准单独计算。主任是业绩优秀的主管,其提成也是所带的所有业务员的交易手数,不同的是,业务员每做成一手,主任可提成35元。
 
  主管、主任之上,便是“战队”的负责人——经理,他们的工作是管理手下所有的主管、主任和业务员,其收入包括两部分,第一部分是提成手下人的交易手数,另一部分,则是客户亏损额的30%,客户亏得越多,经理赚得越多。负责管理“战队”的,是公司总监,每个总监手下带“战队”,提成方式与经理相仿,据这些总监供述,每年依靠诈骗的收入都在百万以上。
 
  作为金字塔的顶端,九州公司的老板徐英兰共骗取了2000多万元。发财之后的徐英兰很快将钱变成了房产和车产,包括2套碧桂园房产、2套万科房产以及其他3套房产,以及保时捷卡宴、奥迪A4L等豪车。为了鼓舞员工士气,徐英兰还经常让财务人员从银行卡里取出现金,再将厚厚的现金发到员工手里。
 
  由于大多数投资者在平台上都亏损得厉害,九州公司还专门设立了负责客户投诉退赔工作的岗位。有的客户亏损后来公司闹事,公司为了避免麻烦都会选择退款,与客户签订补偿协议。此外,徐英兰和崔一达等人为防止亏损的客户找到自己,还采取“狡兔三窟”的做法,以昊鼎、九州公司为总部,旗下成立多家分公司、子公司,同样设立人事部、财务部、行政部等机构部门,频繁更换公司和地址。
 
  158名嫌疑人被批捕
 
  今年3月7日,拿到部分赔款的邓杨仍然心有不甘,便向公安机关报案。武汉警方以此线索为突破口,经过一个月的侦查查实,徐英兰和崔一达等人开办公司,以在现货交易平台投资原油、贵金属、天然气等大宗商品为由,开展网络投资诈骗活动,造成群众巨额财产损失。
 
  4月19日,武汉警方精心组织近300名民警,分成多个行动小组,在武汉、上海两地同时展开抓捕行动,抓获涉案嫌疑人282名。令人大跌眼镜的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是80后、90后。目前,警方已追回涉案资金1200余万元,8辆宝马、奔驰、卡宴等豪华车辆,冻结涉案银行账户63个,同时收缴涉案电脑290余台、手机300余部以及一批涉案账本、银行卡。因为涉及的账户太多,涉案金额还在进一步扩大。这也是全国涉案人数最多的一起特大网络诈骗案。
 
  4月20日,收到公安机关对此案的通报后,武汉市洪山区检察院立即指派批捕部负责人带队提前介入,引导侦查取证。针对该案社会影响很大,又系涉众型经济犯罪,洪山区检察院抽调8名检察官、12名检察官助理分4个小组组成办案专班。该院检察长杨屹东要求办案专班成员“必须有效利用时间,充分考虑各种突发情况,准确研判案情,正确适用法律,务必在法定期限内审结”。检察院完成了170人的审查批捕工作,最后批准逮捕158人,对12名涉案犯罪嫌疑人不批准逮捕。目前,该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在武汉市洪山区检察院检察官缪陈晨看来,该案实质是打着现货交易名义进行电子期货交易,从隐瞒对赌的交易规则到反向提供行情,里面的操作没有一项符合证券交易规则。
 
  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及文件已经明确规定,除依法经国务院期货监管机构批准认定从事期货交易的场所外,任何单位一律不得以集中竞价、电子撮合、匿名交易、做市商等集中交易方式进行标准化合约交易。“投资大宗商品并非不可,但关键就在于现在市场上有太多的此类骗局,所以在进行此类投资时,投资者首先要看平台资质。目前仅有上海、大连、郑州期货交易所和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四家系证监会批准成立的合法期货交易所。”缪陈晨告诉《方圆》记者。
 
  “其次,非正规平台一般都会宣称高收益,并承诺一定赚钱等,对于这些字眼,投资者一定要提高警惕。”缪陈晨同时提醒,期货等交易本身就具有很大的风险性,特别是对于那些在社交网站内发布的炒股、期货理财信息一定要谨慎对待,在选择投资时一定要通过正规途径了解,并选取正规平台。(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