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只偷医生的药剂师

时间:2017-06-01    新闻来源:方圆    作者:李思    责任编辑:沈建华

“姓名?”“王杰。”“工作单位?”“河北北方学院附属第二医院药剂师。”3月22日上午,在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法庭上,被告人王杰平静地回答着审判长和公诉人的讯问。坐在两位法警中间的他看上去稍显瘦弱,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整个人看起来显得尤为镇定。

“由于职业原因,我对医务人员的某些做法极为愤慨。”法庭上,当公诉人让王杰陈述自己的盗窃目的时,他如此解释道。他本是医院的药剂师,平时经常出入各大医院,因此便利用自己医护人员的特殊身份做掩护,自2014年开始流窜全国6个省市40多家医院,疯狂实施盗窃近百起,涉案金额累计达13万余元。

“只偷医生的小偷太少见了。即使是因为医患矛盾去盗窃,也仅仅是针对某一位医生、某一家医院。”一人盗窃案中有50多个医务工作者被盗,西城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袁硕表示自己接到案件时也很惊讶。

“我只找熟悉的人”

“在讯问关于案件的情况时,几次问到有关于医生的问题时,犯罪嫌疑人都能立刻答出他盗得的不同数额所对应的医生姓名和个人情况。”袁硕告诉《方圆》记者,王杰将这些医生的信息都记得一清二楚。

今年38岁的王杰,是一名在医院工作的药剂师。多年的从医工作,使他认识了北京等多个地区的医生和专家,因此他的亲戚朋友经常托他帮忙带他们到他熟悉的这些医院看病。帮助亲朋好友本无可厚非,然而,他却因此和医生结下了“梁子”。

“我觉得那些专家、医生对我们态度也不好,对我来看病的朋友也不尽心。”王杰在供述时说道,他认为这些医生在看病的时候,对待病人态度特别生冷。“所以我就特别生气,但当时我还不能发作,于是我就记下哪个医院哪个科室的哪个医生,然后再找机会报复。”王杰说,他也没有别的能力去报复这些他记恨在心的医护人员,因此便想通过偷东西发泄自己的不满。

从这以后,他在带朋友去医院看完病回家或者看病的间隙,就会自己去带朋友看病的上一个医院去偷。他到医院之后就先到门诊,看“惹到他”的医生是否出诊,如果医生不出诊,他就不去了,如果出诊就去偷,门诊或者更衣室,哪里没人去哪。护士也同样如此,去护士站或者她们的休息室、更衣室,伺机盗窃她们的钱包。

为了偷窃,他搭乘火车,穿梭于京津冀的各大医院,攒下的火车票有上百张,有时他甚至在同一天内往返于几个地方的多家医院。

医院里的“幽灵”

从2014年4月起,王杰从北京、河北、天津、辽宁、内蒙古,由北到西偷遍了五省七市,偷遍了几十家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北京盗窃的医院遍布西城区、大兴区、海淀区,甚至远至门头沟区。

“和其他普通小偷的手法不同,他一般在医护人员的办公室内、更衣室内行窃。一般情况下,这些地方不会安装监控摄像头。因此,有的医院只有他在楼道中走动的视频,却没有他在房间里行窃的视频。”袁硕告诉《方圆》记者。

在一段医院楼道的监控视频中,只见王杰一只手背着单肩包,另一只手拿着手机打电话,随意地在楼道中来回走着。根据监控视频的时间显示,那个时段刚好不是医院的就诊时间,因此楼道里几乎没有人。他边走边留意着周围的情况,在看到一位医生走出办公室后,他便快速进入到那间办公室中。虽然他进入的办公室门是敞开的,但监控器的视线正好被一个拐角挡住,因此无法得知门内的情况。短短几分钟,他便走出办公室,迅速离开。从监控中可以发现,他走出来的时候,裤兜相较于进去之前,有一个明显的方形钱包印显现出来,而他的表情没有丝毫慌张。

“从始至终,从检察院的两次提审到开庭讯问,犯罪嫌疑人都表现得很平静,回答时情绪没有丝毫波动。”在袁硕的印象中,王杰心理素质很好,一点也不慌张,从盗窃,到取钱,到讯问到庭审,他都表现得特别淡定。

把银行卡里的钱取干净

在其中几次盗窃案发后,失主曾向警方报案,根据案件情况,警方也进行了一系列的调查,但是医院能够提供的证据却很少。“由于医院是公共场所,楼道中来往的人很多,即使有监控,也无法锁定犯罪嫌疑人。并且即使监控上见到一个可能进入过报案医生办公室的人,也无法立刻锁定他就是犯罪嫌疑人,因为线索还是不够。就这起案件来说,需要好几十起案子的线索串联,才能锁定犯罪嫌疑人。”袁硕介绍说。

据王杰交代,当时,他的举动也曾引起过别人的怀疑,但是当他们质问他时,他便告诉他们,他是患者家属,正在等他们看完病。他甚至称自己是某位医生的男朋友,因为他熟知这名医生的姓名,能够叫出名字,因此便打消了他人的怀疑。

在王杰的一次盗窃中,他走进医护人员的办公室后,目标医生有一个柜子,他的包就放在这里面,柜门刚好被一把老式的小锁锁住了,因此他就强行把锁撬开,拿走了包里面的钱包。

离开时,他瞥见门上挂着一件白大褂,就上前去翻兜,看见里面有钱包,也不管是谁的,顺手就拿走了。

“他偷过包括药品、宣传资料、一次性手套等物品,看到就顺手拿走,然后自己用或者送给他人。盗刷的银行卡金额从3000多元到7万多元不等,一共盗刷了六笔。”袁硕说道。

在一段银行ATM机的监控视频中,可以清楚地看到王杰的取钱过程。只见他先把钱包打开,从容不迫地首先一张一张将卡都拿出来看一遍,然后拿出现金,把钱包放在ATM机前的平台上,开始数钱取钱。

在另一段银行ATM机的监控画面上,能够看到王杰取钱时的不同表现。其中一段画面中,他一手拿着两张身份证,另一只手忙着输入密码,两张身份证分别是属于被害人和他的儿子。根据王杰的说法,很多人习惯用身份证来设密码,因此,他便通过偷来的身份证前几位、后几位、生日等试密码,“一共可以试三次,如果试开了,我就从里面取钱,试不开的话我就自己留下了,因为我有收藏卡的癖好。”王杰说道。

为了把卡里的钱都取出来,他还想方设法,把一张银行卡里的零头转到另一张银行卡里,来回转,直到凑够整数然后取出,直到把钱取干净为止。“据嫌疑人供述,最折腾的一次,他先从工行卡里取出200元,剩下31元之后,他又将北京银行卡里的50元和邮政卡里的40元转进去,然后从工行卡里取了100元。工行卡里剩下的21元,转到农行卡里,又从农行卡里取出了100元。”袁硕告诉《方圆》记者。

带着偷来的身份证到柜台取钱

在银行大厅的监控视频中,王杰随意地坐在第一排椅子上,跷着二郎腿,边看手机边留意银行的叫号声,不慌不忙,看起来和别的办业务的人毫无二致,在和柜员沟通取款时,也表现得十分淡定。“比如,其中一笔48000元的取款,因为他有银行卡主人的身份证,也知道正确的密码,所以并没有引起怀疑。”袁硕说道。

在王杰偷的上百张卡中,还包括一张北京的医保卡,王杰从里面取出5021元。在张家口,王杰还用盗得的医保卡去药店买了两次药,因为张家口医保卡的初始密码都是123456,自己也可以修改,但很多人都不修改,而在指定的药店里,可以直接用卡上的钱来买药。所以熟知内情的王杰就拿去买了些胰岛素给自己的母亲,或者买药给他的朋友。

在药店里买药的监控中,他在结账时顺利地输入密码,表现得和普通人并没有区别,同样没有引起他人的怀疑。

“他在试密码的时候,也会碰到失败。每次偷到银行卡后,他就去试密码,试成功的,他都把钱取出来;没有成功的,输了三次错误密码后就被锁死了。有的密码输错后,失主收到相应的短信,就把卡挂失了。”袁硕说道。

尾随医生去盗窃

按照王杰的供述,在一个房间内作案时,假如还看到其他的物品,比如衣服,他也会顺手偷走。

“公安机关移送审查起诉的事实有70起,这其中部分被害人是主动报的案,也有一部分是警方根据在王杰家中起获的赃物查出来的。检察院根据证据最终认定的盗窃案是56起。赃物清单上盗窃的东西有听诊器、白大褂、酒精、注射液、银行卡、医保卡、购物积分卡、身份证、医院就餐卡,甚至还有医学影像资料等等。”袁硕说道。

关于偷窃医学影像资料这一事实,据王杰供述:“我自己本身就是医生,然后我会把这些资料发给我的患者,让他们去看看。”

在王杰的这56起盗窃案中,有三起案件不是发生在医院,但“偷的也是医生,两起在商场,一起在一所大学里”。

其中一起在北京石景山区的万达广场,他供述称:“我就是要去偷这个医生,他带他的小孩儿去那儿上英语课,所以我就跟着去了。”其实,他偷到的钱包不是这个医生的,而是培训机构的工作人员的。

还有一次,“有一个人,我知道他是医生,我看见他从医院出来,就想找机会跟着他,去偷他的钱。我本来以为他是去商场的,但他却进了一所大学的办公室。”于是他就进去把那个人的钱包给偷了。

“还有一起是发生在商场里,他说他在商场的一家餐馆里偶遇一个人,认出他是某医院的医生,就偷了他的钱包。”袁硕说道。

落网源于偷完饭卡还想偷

2016年4月28日的晚上,和往常一样,王杰带着他的朋友和朋友的儿子去唐山工人医院看病。由于朋友的儿子得了过敏性紫癜,因此他找了唐山工人医院儿科的医生来为他看病。“4月29日上午,孩子先抽了血,准备过阵子再来拿化验单。当天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我在儿科的办公室和护士站拿了两大塑料袋医疗宣传资料,打算拿回去发放。然后我就在医院里等着朋友和他儿子。”王杰说道,没想到,他等来的却是医院的保安。

“王杰最后一次盗窃的财物是一张工人医院的饭卡。上午的时候,他用这张卡在医院里花了300元。饭卡的失主在发现卡丢失了之后,便告诉了保卫科。下午,王杰回到了医院,根据王杰自己的供述,他回去就是想看一下那个大夫的情况,关于那张饭卡,他并不承认是偷的,只说是他捡到的。”袁硕说道。

但实际上,这张饭卡就是王杰偷的,也因该起案件受到了行政处罚。

“据医院保卫处的人说,嫌疑人是想偷医学资料,被抓获时,手里还拿了一个大塑料袋。上午饭卡的失主报案后,保卫科的人也在监控里看过嫌疑人,因此当嫌疑人再次进入医院的时候,就把他抓了。”袁硕告诉《方圆》记者。

2016年4月29日下午5点左右,工人医院的保安以扰乱医疗秩序,将王杰带到了保卫科。在他的皮包里发现数张银行卡后就报了警。警察去医院将他带回派出所,查清事实后拘留了10天。

“因为当时他是因为盗窃了300元的饭卡,盗窃数额没有达到入刑标准,也没有其他行为,因此就被处以10日的行政拘留。”袁硕解释道。

王杰被拘留后,由于全国公安信息是联网的,关于他的消息很快就到达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西城分局当天就派人去唐山。在他拘留结束后,迎接他的不是自由,而是冰冷的手铐。在王杰家里,警方起获了上百张银行卡,通过细碎的线索和信息,警方才查出了整件案子的始末。

在法庭上,对于给被害人造成的经济损失,王杰坦言没有能力偿还。“我出去之后,会通过自己的工作,慢慢地赔偿。”

对于王某的行为,公诉人认为王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盗窃他人财物,数额巨大,应当以盗窃罪追究其刑事责任,建议法庭对王某判处有期徒刑5年6个月至6年6个月,并处罚金。3月22日,法院开庭审理此案,未当庭宣判。(文中涉案嫌疑人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