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疯狂的早恋

时间:2017-06-01    新闻来源:方圆    作者:纪萍    责任编辑:沈建华

我们男生在一起议论女生的漂亮程度时,董晴并不是排第一的。但我喜欢女生的标准跟其他男生不一样,不仅看漂亮还在意性格,温柔一些的我会把她往前排名。董晴比较温柔但是有点高冷,不大理男生,她越高冷我越想接近她。”在江苏省常州市一桩因为“早恋”杀人的案件中,犯罪嫌疑人范翔这样解释他对被害人之女董晴的感情。

为了准备强奸“甩了”自己的女同学董晴,范翔伙同另外两名“兄弟”巢雷、夏新新竟杀害了她的父亲董力华。2016年11月24日下午,常州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审理这起杀人强奸案,法庭上站着的是三名案发时均未满16周岁的被告人。

\

借领身份证打探案情的少年

2015年10月6日,国庆长假第二天一大早,常州市金坛区一个派出所民警接到110指挥中心转警,称其辖区内居民董力华被捅成重伤。民警赶赴现场后发现,被害人已躺在血泊之中,胸部颈部多处刀伤,惨不忍睹。因尚存微弱生命体征,民警马上通知120到现场抢救。但是因为有多处致命伤,董力华最终因为抢救无效在医院死亡。经法医鉴定,董力华系遭他人持单刃刺器刺戳颈、胸部致双侧颈动脉断裂、肺部破裂,失血性休克死亡。

40岁的被害人董力华是独子,白发人送黑发人,其父母悲痛欲绝,他们向警方反映:董力华在国庆节回家,主要为了看望独女董晴,因为董力华与儿媳周琴刚离婚,放心不下女儿,“这肯定是周琴干的,是我儿子坚决要离婚,她恨我儿子……”

经民警调查,董力华常年在广东搞建筑装潢,年收入十多万元,是家里的顶梁柱。可他也因为工作性质而不常回家。为此,长期以来夫妻间感情淡漠。2015年5月,两人经法院裁定离婚,女儿董晴随父亲生活,周琴搬了出去。

村民一致反映董力华为人忠厚善良、性格内向,从未与谁红过脸,更别说结下深仇大恨,在离婚这件事上也对得起前妻周琴,而且双方还有一个女儿,不至于杀戮相向。在案发时间上,周琴也有不在现场的证据,警方排除了周琴的重大犯罪嫌疑。

警方调取案发现场及周边监控录像发现:当日凌晨被害人家附近有三名可疑少年出现,一人行走不便由另两人搀扶,随即三人消失。上午8时许,其中一名少年再次出现,骑电动车至被害人家东侧农田,将之前被搀扶的少年接走……警方围绕监控情况进行调查。案发当天下午4时许,一位当地少年到派出所领取身份证,所长徐明华发现他衣着体貌及所骑电动车与监控录像情况相似,即将其扣留,这位少年正是监控视频中三名可疑少年之一:15岁的巢雷。

未经世事的巢雷不敢正视徐明华的眼神,额头冒汗、神情慌张。被讯问的第一个回合就交代了与同学范翔、夏新新欲对被害人女儿董晴进行强奸未果,范翔当场杀害被害人的经过。他说来派出所是想借领取身份证的机会打探案发情况,待领到身份证后即潜逃。当天范翔及夏新新也被抓获归案。

早恋里受挫的自尊

本案的第一被告人范翔到案后交代:“我们仨与董晴初中同班,初二下学期开始喜欢她。初三调整座位,她紧挨我左侧,距离很近,能闻到她的味道,偶尔会碰到她的手,像触电一样。我很喜欢她,下课了就主动跟她说话,开始她不大理我,渐渐地就理我了……”

天冷了,范翔见董晴怕冷经常搓手,即买来卡通图案电热暖水袋偷偷塞在她抽屉里再悄悄告诉她。董晴拿出热水袋看了看没作声,又塞进抽屉,算是接受了这份礼物。

董晴一心要考重点高中上大学,成绩排在班级前十名,连年获得三好学生。她没把范翔送热水袋当成男女交往,但发现范翔把这太当回事,就不再搭理他了。“我判断男生的标准必须努力学习,他成绩属于下游。他提出要加我QQ,我没搭理他,我只让夏新新加了QQ,他不像范翔那样(主动接近我),加就加呗,我加了好多同学,男女生都有。”

“议论女生时,范翔说他喜欢董晴,其实我也喜欢董晴,知道范翔喜欢她了我就不跟她套近乎了,放在心里罢了。”夏新新在接受讯问时说。

董晴没把加QQ这件事当回事,但在范翔看来并不那么简单。他觉得董晴接受了礼物就是接受两人交朋友,可过段时间又不理人,也不让人加QQ,却让夏新新加了。“给她写过纸条表达喜欢她,纸条是偷偷夹在她书里的,但她看都没看就当着我的面扔了,之后再也没搭理我,这些事让我挺受打击、挺伤自尊,感觉她把我给甩了。”范翔说。

留守少年的青春期骚动

范翔体型偏胖,厚背宽肩,小胡子拉碴,看上去比同龄人老成得多,像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是三个犯罪嫌疑人中的“老大”。范翔的学习成绩虽然不咋的,但在体育方面样样拿行,打架从不吃亏,这也是巢雷、夏新新愿意跟他“混兄弟”的主要原因。

三个犯罪嫌疑人都是留守少年,和各自的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几位老人因为文化程度低、与外界缺乏交流,对孙辈的关心仅限于生活照料。在外的父母与孩子的交流则通过QQ或微信联系,一般只问问学习情况,很少涉及内心世界。三人晚上经常偷跑出去,玩到12点左右才回家。

范翔3岁时,父母就离异了。父亲在北京打工,母亲改嫁后再没联系,范翔连妈妈长什么样子都记不清了。在范翔眼里,“父亲每周通电话都是老套的那些话,不会走心。我有心事不会跟他说,更不会跟爷爷奶奶说。”巢雷的年龄是同年的三名犯罪嫌疑人中最小的,也和奶奶在一起生活,案发时还是一脸稚气。夏新新是三名少年中最受父母溺爱的,只是父母对他的“好”并没有体现在精神上。

从初三开始,范翔开始接触到一些和性有关的视频。在感官的刺激下,他体内青春期荷尔蒙如奔腾的野马般亢奋,强奸董晴的想法开始在他脑海里成形。

有一次,巢雷、夏新新到范翔家玩,范翔说:“我想强奸董晴,她肯定不愿意,你俩得帮忙。”巢雷、夏新新没拒绝,两人反而觉得好玩刺激,又都喜欢董晴,反正有范翔打头,也没觉得害怕,更没想到是犯罪……

中考后董晴如愿考入重点中学,三兄弟一起进入职高就读,都住校,开学不久即迎来国庆长假。2015年9月30日放假这天,三人坐公交车回家,车上他们看到了董晴。董晴依然一副冰清水冷的样子,当作没看到三个人。四个人在同一站点下车,范翔冲着董晴远去的背影狠狠咬了咬嘴唇。

10月5日,范翔把巢雷、夏新新约到桥下策划作案。

为了以后犯罪杀害同学父亲

2015年10月5日晚,三人准时碰头来到董晴家西边巷子里,范翔从包里拿出手套、塑料袋、泳帽,三人穿戴好后将手机放在一块大石头上,范翔吩咐夏新新看管手机并望风接应。

巢雷、夏新新托起范翔,范翔爬上院墙,见二楼东边卧室窗户开着,想爬过去查看,又怕体重太大踩破瓦片发出响声,便叫个子小一点的巢雷爬上去。巢雷由夏新新顶起来爬到二楼窗户处看了看说:“有个男的躺在床上玩手机。”范翔说这是董晴的爸爸,董晴应该在西边卧室,“等她爸睡着了再说”。

范翔与巢雷骑在院墙上商量,范翔对巢雷做了个抹脖子的手势,表示要杀了他。这时房间里传来了声音,两人凑过去一看,发现董父已不在房间。范翔让巢雷将准备好的包拿上,随后取出事先准备的水果刀,戴上白手套。做好准备的范翔示意巢雷协助,巢雷便奋力托起范翔,范翔得以爬上窗台跳进屋内并关上窗户。听到楼梯传来脚步声,范翔迅速钻进床底下……

董力华进屋后即关灯睡觉,不多时床下的范翔就听到了均匀的鼾声。他爬出来站在董力华床前犹豫了一会儿。范翔最后心一横,紧握刀柄朝董力华颈部猛刺,只听董力华尖叫一声,坐起来抓住范翔双臂。范翔说很害怕,怕他呼喊,又朝他捅了一刀,就听到楼梯有脚步声,赶紧从窗户跳到房顶上,再跳到地面时摔断了左腿,忍痛单脚跳着逃跑……之后便如监控录像所反映的:巢雷、夏新新左右搀扶范翔到一块黄豆地里后各自回家,第二天早上巢雷骑电动车将范翔送回家。

司法救助帮失依少女复学

40岁的被害人董力华是独子,年迈的父母经不住这突如其来的打击双双卧床不起。一年中董晴遭遇父母离异、父亲被害两次精神创伤。面对检察官,她神情木然令人怜惜,一说起爸爸就泪流满面:“爸爸每次回来都给我带礼物,他是这个世界上最疼爱我的人,爸爸不在了,特别想念妈妈,她不主动联系我,请检察官阿姨转告我妈妈,希望她能多关心我……”

2016年12月23日常州市中级法院不公开宣判:被告人范翔、巢雷的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范翔系主犯,巢雷明知范翔的杀人动机,虽进行过劝阻,但积极实施了帮助范翔进入作案现场的辅助行为,应属故意杀人共同犯罪的从犯。被告人范翔、巢雷、夏新新为强奸犯罪准备工具、制造条件,属犯罪预备;三被告人均已满14周岁未满16周岁,作案后均能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可以从轻或减轻处罚。被告人范翔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巢雷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被告人夏新新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三个月。

截至发稿时,作为范翔、巢雷的监护人的两人父母未主动赔偿被害人亲属,而不具有民事赔偿义务的夏新新及其父母自愿拿出3万元救助被害人亲属,这也成为夏新新被从轻判处的酌定情节。

案件终结后,常州市及金坛区检察院未成年人检察部门负责人数次登门探望,协调村委为被害人父母特办低保,会同心理咨询师与董晴交流疏导,联系她所在学校减免学杂费,启动司法救助程序给予3万元救助金。休学在家的董晴恢复了学业,悲伤的爷爷奶奶也渐渐走出阴霾。

今年2月16日,在春季开学前夕,常州市金坛区检察院未成年人保护志愿者团队“向日葵护苗之家”看望了被害人董力华的老母亲及女儿董晴。为能让失依少年董晴安心学习,“向日葵护苗之家”的检察官为其送上2000元慰问金,鼓励她战胜困难,努力进取。(文中涉案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