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

血案背后的贩毒江湖

时间:2017-04-01    新闻来源:方圆    作者:张振华 张哲    责任编辑:王红蕾

2016年年末,山东省青州市气温骤减到零下五摄氏度。青州市看守所内,身着蓝色囚服的贩毒团伙成员色尔、子尔、拉比、杨森、徐新等人,在全副武装的武警及看守所民警的贴身警戒下,接受禁毒大队大队长崇利之、副大队长刘大田等人的提讯。

被捕至今,仅仅过了7个多月,这些昔日毒枭的嚣张气焰已不复存在。

出租屋里的无尸血案

4月29日,毒瘾发作的“瘾君子”杨森,正开着那辆11岁半的夏利车,心急如焚地满青州城寻找他的上线子色。杨森跟子色失联已经两天了。这两天里,杨森给子色打了无数个电话,但子色的手机一直关着机。

各种打听之下,杨森找到了子色位于兴隆大厦附近的住所,隔着厚厚的房门,他闻到了一股浓烈刺鼻的血腥味。杨森拿起电话,报了警,半支烟的功夫,派出所的民警和小区物业就赶了过来。

房门打开之后,杨森和民警发现,屋子里只有地面一摊闪着红光的血水,没有任何人。又过了10分钟,法医、刑警也到了现场。杨森告诉警方,根据他对子色的了解,子色应该和他的情人一起住在这里,子色32岁,他的情人阿呷44岁。子色与杨森是老乡,因为毒品买卖而认识。

警方迅速出动,开始寻找子色和阿呷。到底房间中发生了什么,只要找到两人中的任何一人,便能真相大白。

仅仅过了一天,4月30日晚上,一辆警车悄然驶进济南市中区的一栋居民楼下。青州市刑警大队副大队长陈有升,侦缉队队民警彭玉斌等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进一间屋子,控制住了正在屋子里熟睡的阿呷。

面对突然出现的民警,阿呷被刺眼的强光手电照着,呆呆地坐起在床上,不知所措。一名女民警随手扯过一件上衣为惊恐的阿呷遮住裸露的身体。

归案后,阿呷交代,4月28日晚上11点多,因与情人子色发生冲突,她在公寓房里挥刀杀死并肢解了子色,携5公斤毒品出逃到济南。协助她分尸、抛尸的人是她的侄子浩荣。

很快,根据阿呷交代,警方在青州一家网吧内抓住了正在上网的浩荣。浩荣告诉警方,他躲在网吧好几天了,一直没有敢回住处,他怕自己也像子色那样做了阿呷的刀下鬼。

两名毒贩的结合

阿呷也算是个苦命的女人。她从小家境不好,自小没有读过几天书,很早就嫁了人,生了3个孩子,前两个孩子又先后因为生病而夭折。最后这个唯一的儿子成了阿呷仅有的希望。

在儿子刚上小学的时候,不幸再次降临:阿呷的老公在一场车祸中身亡。没有了男人,一个农村女人带着儿子生活实在太艰难了,阿呷都不知道那些年自己是怎么走过来的。也就是在那段时间,阿呷认识了一个姐妹,染上了毒瘾,渐渐沉沦下去。

阿呷和子色的相识,缘起于一包海洛因。那一次,帮人“卖货”的子色遇到了毒瘾发作、正在街上四处寻找毒品的阿呷。子色慷慨救急,给了阿呷一些毒品。从此,阿呷便经常和子色联系,两人很快就发展成为情人关系。虽然阿呷比子色大10多岁,但是衣着时尚、皮肤白皙、长着娃娃脸的阿呷看上去一点也不显老,两人走在一起,反倒是黑瘦的子色显得岁数大一些。

跟子色在一起之后,阿呷跟着他一起吸毒、贩毒,在毒品与欲望中,一路沉沦到越来越深的黑暗之中。

禁毒大队大队长崇利之告诉记者,因为吸毒,阿呷和子色都染上了艾滋病。但是他俩都没有嫌弃彼此,可能也正因为两人都有这个病,反倒比别人少了一些束缚和顾虑。

与子色生活一段时间以后,阿呷发现,子色的脾气十分暴躁,遇到不开心的事、不顺心的人,经常拿脸色给阿呷看,有时候还动手打人。除了性格暴躁之外,子色还很小气,不舍得为阿呷买首饰和衣服,毒品交易的所有收入都紧紧地捂在自己的手里,哪怕是阿呷和他一起买卖毒品挣的钱,阿呷也分不到多少。

阿呷要抚养儿子,每次因为孩子问子色要钱都会挨骂,稍有反抗就会挨打。阿呷不记得自己挨过他多少拳头了,随着挨打、被冷落次数的增多,阿呷对子色的仇恨情绪也逐渐增多。

时间很快过去,阿呷的儿子慢慢长大,一眨眼已有了工作,谈了对象,到了该结婚的时间了。

2016年4月28日,阿呷和子色说起儿子结婚的事,说她知道子色新到了一批货,等这批货顺利出手,希望子色可以拿出一部分钱给她,帮助儿子装修婚房、买家具。

令阿呷失望的是,子色闻言却没有任何友好的表示,对儿子的婚事也漠不关心。阿呷很伤心,和子色大吵了一架,子色再次挥起拳头,打了阿呷一顿,然后倒头睡了。

阿呷回想自己跟着子色这些年的悲苦日子,越想越觉得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成天担惊受怕,就算给他卖命,帮他贩运毒品,却得不到任何真情和实惠。再加上子色一次次的欺辱,在多年的压抑后,阿呷的恨意和伤心终于集中爆发了。

事实上,阿呷起杀意已经很久了,她曾经让侄子浩荣替自己购买了斩骨刀、锯条、垃圾袋、保鲜膜、编织袋等物品,都藏在了出租屋内。当天晚上,趁子色睡着,阿呷从厨房拿来一把刀,照着熟睡的子色的心脏部位狠狠桶了进去,子色就这样死在了睡梦中。

对着子色的尸体哭了半天,数落半天不是之后,阿呷用斩骨刀和锯条切开子色的身体,将十多块尸体用垃圾袋分装好,装在几个编织袋里。

打扫完现场之后,阿呷打电话叫来侄子浩荣,然后乘坐侄子的车,将子色的尸体运到了济南机场高速公路上。半路上,两人找了个偏僻的沟渠,将尸体抛了下去。后来,阿呷带着警察找到尸体的时候,现场惨不忍睹。子色的脑袋从身体上断了下来,沾满了蛆虫和苍蝇,他的两只手臂及两条大腿也被齐根斩断,整个躯干被分割成几大段,内脏也被掏出来,装在一个平时子色用来装毒品的黑垃圾袋里。

杨森报警那天,警方在出租屋里发现了一滩血迹,从洗手间里也提取到了一些人体组织的痕迹。可见阿呷当时离开得非常匆忙,犯罪现场并没有精心处理。从出租屋离开的时候,阿呷还带走了子色刚买来的5公斤海洛因。

子色的“家族式”贩毒网络

阿呷也没有意识到,她带走的5公斤海洛因,背后潜伏着一条跨越全山东省数十个市县的几十名贩毒成员的毒品黑色链条。

在出租屋杀人案水落石出之后,警方对子色与阿呷的毒品犯罪进行了更深入的调查。根据警方调查,被阿呷杀死的子色是一个特大毒品贩卖团伙的头目。“子色很狡猾,具有极强的反侦查能力,他知道自己做的是什么生意,接触的人越少,他的安全系数就越高。”办案民警告诉记者,子色将他的3个哥哥、他的情人阿呷、情人阿呷的侄儿浩荣等人都发展成他的“下线”,组建成了一个严密的“家族式”贩毒网络。

平日里,子色都是通过电话、网络遥控毒品买卖,长期隐藏在潍坊青州、潍城等地,居无定所、行无踪迹。

子色的上线是掌握制造、加工毒品技术的毒枭拉比。60余岁的拉比凶狠狡猾,有过和境外毒品贩子交易的经历。拉比负责给子色提供加工后的高纯度毒品,子色则将拉比的高纯度毒品运回山东,稀释后掺入杂物,增加重量,然后高价出售,从中获取暴利。

子色的3个哥哥,分别是潜伏在徐州某屠鸭厂的大哥色尔、潜伏在潍城某市场的二哥子尔、潜伏在青岛某小区的三哥各海。在子色各种亲属的下线下面,还有一层下线,包括杨子、聋哑人春玲等人,子色和他的哥哥们通过杨子和春玲等人,与本地更小的毒贩联系,将大批量的毒品迅速分散售出。

为了保住毒资的安全,子色的贩毒团伙往往在收到货款的第一时间,及时取现和分散资金。子色还善于利用聋哑人或者孕妇肚子里的孩子掩护犯罪行为,抵抗警方侦查抓捕。

“侦破毒品案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毒品案必须要当场人赃俱获,才能固定涉毒犯罪的证据。”崇利之告诉《方圆》记者。

8月11日,在山东省潍坊市潍城区,警方在一个老旧小区里发现了子色贩毒团伙的主要嫌疑人——老二子尔的踪迹。由于对现场情况不是很熟悉,警方扮成物业前去敲门,子尔开门后被迅速控制。与此同时,在徐州涉嫌贩毒的老大色尔、老三各海也被警方抓获。

8月17日,山东省青岛市机场,从新疆库尔勒飞往青岛的SC4970次飞机缓缓停稳,一名男子和一名大肚孕妇立刻被青州市公安局副局长霍炳东、禁毒大队大队长崇利之等人迅速带离,在众人护送下,押上等待已久的开往青州的防爆车。这名男子就是毒枭拉比,那个孕妇就是他的妻子窝底。

随着子色贩毒网络的所有主要嫌疑人相继落网,这起特大贩毒案基本侦破、抓捕工作圆满结局。

霍炳东告诉记者,在为期4个月的专项禁毒行动中,警方一共缴获海洛因5110.73克,一举抓获以色尔、子尔、子色、各海兄弟4人为首的贩毒团伙15名贩毒成员,彻底摧毁了这条从四川渗透至山东,以潍坊潍城、青州、临朐、寿光、徐州、滨州、青岛等多地市县为基地,集运输、贩卖于一体的地下贩毒通道。该案也是青州市自建国以来破获的最大一起贩毒案,

《刑法》第347条的规定:对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海洛因或者甲基苯丙胺五十克以上的,以及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集团的首要分子,将处以十五年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没收财产,对多次走私、贩卖、运输、制造毒品,未经处理的,毒品数量累计计算。等待子色贩毒团伙的将是法律的严惩。(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