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地方动态

从一则案例看审查起诉环节 非法证据排除规则的适用

时间:2017-09-09  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杨文娟  责任编辑:王路明

检察机关作为国家的法律监督机关,决定了其在行使刑事诉讼监督职能和公诉职能时必须承担客观公正的义务,对证据的合法性进行审查是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工作中的重中之重,其对于排除非法证据、保证案件质量、防范冤假错案以及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等方面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特别是2017年6月27日,“两高三部”联合发布《关于办理刑事案件严格排除非法证据的规定》(以下简称《规定》)进一步明确了检察机关对非法证据的调查核实职责,强化了检察机关在审前程序排除非法证据中的重要作用。本案系我院适用《规定》依法办理的第一起非法证据排除案件,对进一步适用和完善非法证据排除制度具有重要意义。

一、基本案情

2015年5月,张某某及其六名亲属涉嫌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一案被法院受理。张某某为使妻子李某免于刑事处罚,其本人及其他亲属能被从轻处罚,经人介绍认识犯罪嫌疑人郭某某,郭某某答应其找人帮助协调该案,期间郭某某编造了向省委领导、省市法院、检察院相关领导行贿的事由,先后收取张某某钱款合计55万元,上述钱款均由郭某某据为己有。公安机关以郭某某涉嫌诈骗罪向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其中郭某某关于诈骗罪的有罪供述为第2、3、4份笔录,第2份笔录系在公安机关刑警中队所作,第3、4份笔录系被刑拘后在看守所所作,该三份笔录供述内容基本一致。郭某某在被逮捕之后所作笔录均翻供。

郭某某在审查起诉阶段供述内容:其在侦查机关所做笔录均不属实,其仅是帮张某某介绍关系,未收取过张某某的钱款。且郭某某向检察机关办案人提出侦查机关有刑讯逼供情形:侦查人员殴打其头部,致头部肿胀;长时间坐着不让动弹,致使腿部肿胀,脚踢其腿部,致使现仍有淤青,双手捆绑至身后,用绳子吊起让其飞,致使肩膀肿胀,不给喝水、吃饭、不让其好好休息,有人拿枪威胁;第3份笔录不是在看守所作的,而是在刑警中队被胁迫下作出的有罪供述;第4份笔录有罪供述在侦查人员恐吓下所做的不实供述。

二、主要问题

1、审查起诉阶段如何审查判断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

2、审查起诉阶段对不能补正和作出合理解释的瑕疵证据如何认定?

三、问题分析

(一)审查起诉阶段如何审查判断是否存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

《规定》明确了审查逮捕、审查起诉期间,犯罪嫌疑人及其辩护人申请排除非法证据,并提供相关线索或者材料的,人民检察院应当调查核实。同时《规定》对“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范围作出进一步界定,明确了采取殴打、违法使用戒具等暴力方法或者变相肉刑的恶劣手段,或采用以暴力或者严重损害本人及其近亲属合法权益等进行威胁的方法,使犯罪嫌疑人、被告人遭受难以忍受的痛苦而违背意愿作出的供述,应当予以排除;明确了采用非法拘禁等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收集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应当予以排除。 最高检《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七十条规定了人民检察院对非法取证行为的调查核实方式:包括讯问犯罪嫌疑人,听取辩护律师意见、调取讯问笔录、讯问录音、录像,调取、查询犯罪嫌疑人出入所的身体检查记录及相关材料等。

本案中,犯罪嫌疑人提出了排除非法证据申请,并提供相关线索,检察机关应当调查核实。为证明侦查机关收集证据的合法性,公诉人调取了以下证据:一是调取查看郭某某在刑警中队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通过审查讯问录像观察犯罪嫌疑人在接受讯问过程中的身体状况、精神状态、语气语调、表情神态等,进而判断侦查人员有无刑讯逼供行为。从讯问视频可以看出郭某某在接受讯问过程中的精神状态及表情比较自然,语言表达流畅,且被讯问期间还可以喝水,可以自我辩解;二是调查询问侦查人员,均称其在讯问中举止文明,依法讯问,没有逼供、诱供的行为,更无任何刑讯逼供行为。三是调取郭某某的入所体检表,显示自述症状和体表症状均为“无”,未显示其体表有伤痕。四是调查询问同监室人员的证言,证实郭某某入所后体表显示无伤痕,身体无不适反应。综合上述证据情况,可以认定郭某某不存在被侦查人员以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获取口供的情形。

(二)审查起诉阶段对不能补正和作出合理解释的瑕疵证据如何认定?

瑕疵证据系存在轻微违法情节而导致存在瑕疵因此不得直接作为证据适用的证据。瑕疵证据的证据能力处于待定状态,能否作为证据使用取决于能否对其进行补正或者合理解释。根据2010年5月《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和《关于办理刑事案件排除非法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公诉机关的补正行为大体分为两种,一是针对可以重新收集的证据作出重新进行调查取证,二是针对那些无法重新收集的证据作出合理的解释或说明。刑事诉讼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收集书证、物证不符合法定程序,可能严重影响司法公正的,应当予以补正或者作出合理解释;最高法的司法解释中也列举了证人证言、被害人陈述、被告人供述收集程序、方式有瑕疵的可以进行补正,并明确规定经过补正后的瑕疵证据可以采用。

但是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对于“什么程度算是严重影响司法公正”、“如何补正”、“何为合理解释”没有具体的标准。就此,最高检《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六十六条第三款作出补充规定,指出补正是指对取证程序上的非实质性瑕疵进行补救;合理解释是指对取证程序的瑕疵作出符合常理及逻辑的解释。但是这种解释比较抽象,均未对具体的补正方式和合理解释的内容及合理性标准予以明确,在具体实践中仍要需要检察人员以此为基本标准进行自由裁量,这就要求检察人员明确自己的法律监督职责,以善意的态度权衡各方面因素综合作出综合性判断。以本案为例,针对侦查机关的取证行为存在多种违法行为,来具体分析对瑕疵证据的认定:

1、讯问过程违反法定程序。

(1)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七条第二款规定需要采取拘留、逮捕强制措施的,传唤时间不得超过24小时。本案中至讯问结束时间已经超出拘留后的24小时,第2份讯问笔录系超时半小时形成的。对此侦查人员的解释为该次讯问因疏忽没有注意讯问时间,以至于超时。(2)根据《规定》,犯罪嫌疑人被送至看守所羁押以后,侦查人员对其进行讯问,应当在看守所内进行。郭某某称其入所后的第3份笔录虽然显示是在看守所形成,但是实际上并非是看守所进行的讯问,而是在刑警中队。对此,侦查人员解释称该份笔录系在看守所所作,但侦查人员未能提供此次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也未能提供看守所当天的讯问录像和提审记录,不能排除其该份笔录不是在看守所讯问形成的情况。

2、存在非法羁押的嫌疑。

侦查机关对郭某某传唤结束时间为2017年1月19日12时,送入看守所的时间为2017年1月22日,期间4天时间案卷中未能显示其去向。郭某某称其一直在刑警中队被讯问。就该情况公诉机关进行了调查:询问侦查人员核实情况、由办案单位出具情况说明、调取的郭某某的体检证明,上述证据可证明在2017年1月19日下午侦查人员将郭某某送入看守所,因怀疑其有乙肝大三阳,被看守所拒收,侦查人员将其带至医院抽血进行乙肝DNA定量检查,至1月20日上午检查结果出来后证实无肝病,于1月22日将郭某某送入看守所羁押。期间两天郭某某均被羁押在刑警中队,未送看守所羁押,侦查机关的作法属于对犯罪嫌疑人的变相非法羁押,且不排除期间有继续讯问犯罪嫌疑人的嫌疑。

3、讯问笔录制作未严格遵守实录原则。

《规定》规范了讯问录音录像和讯问笔录的制作要求,强调对讯问过程录音录像应当不间断间断进行,保持完整性。根据《公安机关讯问犯罪嫌疑人录音录像工作规定》第十条,录音录像应当自讯问开始开始,至犯罪嫌疑人核对讯问笔录、签字按指印后结束。讯问笔录记载的起止时间应当与讯问录音录像资料反应的起止时间一致。经公诉机关审查侦查机关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存在以下问题:(1)视频中仅有犯罪嫌疑人郭某某本人图像,均不显示讯问时间、讯问地点和讯问人,侦查人员解释该作法为为实践中习惯作法,对同录的制作没有具体要求。(2)第4份笔录供述内容和同步录音录像供述内容不一致,笔录中存在大量郭某某在同步录音录像中未供述的内容。(3)第4次讯问笔录与第3次讯问笔录内容基本雷同,包括讯问及供述的问题及先后顺序,甚至此次笔录的错别字和标点符号也与第3次供述笔录相同,存在粘贴复制第3份笔录内容的情形。对该项问题侦查机关解释称经讯问郭某某其本人认罪,供述内容与前述基本一致,故将前份笔录内容复制,未仔细核对,疏忽所致。

4、存在未让犯罪嫌疑人阅看笔录便签字的情形。

《规定》强调讯问笔录应当交犯罪嫌疑人核对。郭某某辩称其在刑警中队所作的笔录未阅看即签字。经调取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显示在讯问结束后,侦查人员将一沓笔录交给郭某某让其签字,郭某某在未阅看笔录的情况下签字,存在多份笔录合签,未让郭某某核对讯问笔录的情形。对此侦查机关解释为笔录已交郭某某阅看,是其本人不核对便签字,不存在强迫其签字的情况。

综合上述对瑕疵证据的审查和侦查机关所作的解释,我们认为侦查机关在收集郭某某的口供过程中,虽然可以排除其存在刑讯逼供等非法方法收集证据的情形,但其在程序上存在多处违法,该供述应当认定为瑕疵证据。侦查机关对瑕疵证据进行了多种解释,如何判断其解释是否属于“合理解释”?

首先,应当审查侦查机关解释瑕疵形成的原因,进而判断该瑕疵是否会影响证据的真实性、解释是否达到合理的程度。针对侦查机关解释的“疏忽”“失误”或“实践中的习惯做法”等理由要综合判断其取证瑕疵是过失还是故意,是否存在导致瑕疵的客观情况。如果不存在特殊情况,侦查人员出于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造成证据瑕疵的,侦查机关所作的解释很难让人接受为“合理解释”,而在无法作出合理解释的情况下就要将证据排除。如在本案中,侦查机关对犯罪嫌疑人因身体原因需要体检未能及时送入看守所的解释,有证据支持且属实际存在的问题,该解释可认定为合理解释,但是其他诸如讯问超时、超期羁押、笔录复制粘贴等问题的解释,仅以“疏忽”、“失误”等为理由就难以认定为合理解释。其次,应当审查该瑕疵不会导致虚假证据。比如在看守所之外进行的讯问应当直接予以排除,因为这种行为不但违反了刑诉法的规定,更是给人留下刑讯逼供的想象空间,足以形成刑讯逼供的合理怀疑;还比如对讯问笔录的复制粘贴,与犯罪嫌疑人供述不一致的,应当直接予以排除。最后对于“合理”标准的认定,我们认为解释应当达到排除合理怀疑的证明标准,其解释必须使审判机关和公诉机关对瑕疵的存在并未导致虚假证据形成较高程度的心证,才能采纳该证据。本案中侦查机关对郭某某讯问中程序上存在多处违法,所取的证据不能保证证据的真实性,如采纳这些证据,无异于放纵侦查机关的违法取证行为,也可能影响案件事实认定的准确性,侦查机关对瑕疵证据的解释尚不能达到合理性的标准。因此,对上述犯罪嫌疑人供述在侦查机关无法补正且无法作出合理性解释的情况下,该部分证据应当作为非法证据予以排除。(石家庄市长安区人民检察院 杨文娟)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