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法治
当前位置:首页 > 浙江 > 绿色浙江

浙江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时间:2016-12-09  来源:浙江广播电视台  作者:徐立  责任编辑:张莘彻

又是一个春天,钱江两岸春潮澎湃,一张张捷报不断传来:

“绿水青山”四季常在——相继揭晓的《中国省市区生态文明水平报告》、《中国省域生态文明建设评价报告》显示,浙江生态环境质量自2007年以来,一直位居全国省区市前列。

“金山银山”硕果累累——浙江全年生产总值突破4万亿元,位列全国省市区第4位;全省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连续29年位居全国各省区第一,也是全国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最小的省区市之一,原26个欠发达县依靠走绿色发展、生态富民、科学跨越路子,摘掉了“欠发达”的帽子。

上述成绩的取得,是浙江干部群众10年来始终牢记总书记的殷切嘱托,自觉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不断丰富发展经济和保护生态之间的辩证关系,坚持不懈地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走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

2005年8月15日,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安吉余村考察时,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这个科学论断,包含着尊重自然、谋求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价值理念和发展理念,包含着浙江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模式的宏伟战略构想,为浙江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指明了方向。

10年来,在浙江大地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已从盆景变风景、化苗圃为森林,成为全省干部群众内化于心、外化于行的自觉行动,呈现出神形兼备、丰盈充实的全域化格局,为建设美丽中国提供了实践依据。

2012年3月6日上午,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看望浙江代表团时,对浙江这些年来始终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保护一方青山绿水的做法表示赞赏,他要求浙江继续化压力为动力,加强节能减排、节能降耗,实现经济社会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同步推进,着力建设富饶秀美、和谐安康的生态浙江。

2015年2月1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京亲切会见2015年军民迎新春茶话会浙江代表时,听到浙江各地坚定不移执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推进科学发展时,非常高兴,鼓励浙江“照着这条路走下去”。

言犹在耳,情真意切。总书记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全局的高度,对浙江寄予厚望,充分体现党中央对浙江人民的巨大关怀,再次为浙江指明了航向,注入了干在实处、走在前列的新动力。

始终保持建设生态文明的战略定力

我们追求人与自然的和谐,经济与社会的和谐,通俗地讲,就是要“两座山”:既要金山银山,又要绿水青山,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习近平

早春三月,走进安吉县天荒坪镇余村村,入眼一片美景:远处,群山苍翠、竹海摇曳;近旁,草木掩映、溪水潺潺,一派和谐景象。

这是浙江的一个普通山村。在改革开放的浪潮中,余村人靠山吃山,凭着优质石灰岩资源,先后建起了石灰窑,办起了砖厂、水泥厂等资源型经济实体,在上世纪90年代,村集体经济收入一度达到300多万元。村委会主任潘文革说:“结果是,用挥霍绿山青山换得的钱袋子,造成余村的生态环境被严重破坏。”

2003年,在省委、省政府作出建设生态省战略的大背景下,安吉县编制创建全国第一个生态县规划。余村人痛定思痛,在“短收益”和“谋长远”之间作出了抉择,相继关停了矿山和水泥厂。

潘文革清晰地记得,2005年8月15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到余村考察,对村里关闭矿区、走绿色发展之路的做法,给予了高度肯定,并首次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重要理念。

“在简陋的村委会会议室举行的座谈会上,他告诫我们:‘不要迷恋过去的发展模式,下决心关停矿山是高明之举’。”潘文革告诉记者,习近平同志当时还说,不要以环境为代价去推动经济增长,这样的经济增长方式不可持续。生态立县或许会牺牲掉一些经济增长速度,但仍要舍去一些严重污染环境的高能耗产业。

“石矿关闭的时候,当地村民也曾犹豫过。没想到如今余村的旅游年收入已达到1500万元,是10年前卖石头的5倍之多。2014年,余村村人均可支配收入27677元,是2004年底的近5倍。”安吉县委书记单锦炎说。

从过去的卖石头到现在的卖风景,余村10年之变,成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重要理念的最生动实践样板。“两座山”绿色发展理念,推动着浙江开启一场波澜壮阔、影响深远的发展变革。

——认识在不断深化。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习近平同志的重要论述,深刻阐明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辩证关系,科学破解了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两难”悖论,体现了对自然规律、经济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的深化,是对发展理念的一次重要提升,充分体现了时任省委书记习近平同志对生态文明的觉醒、自觉和担当。

余村考察9天之后,2005年8月24日,习近平同志在《浙江日报》“之江新语”专栏上发表了《绿水青山也是金山银山》一文,对“两座山”作了系统阐述。2006年3月23日,习近平同志在“之江新语”专栏上发表《从“两座山”看生态环境》一文,再次系统论述了“两座山”之间辩证统一的关系。

“两座山”的科学论断,迅速在浙江干部群众中引起热烈反响,大家一致认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科学论断是发展理念、发展方式的深刻转变,揭示了现代化进程中生态文明建设规律,为浙江科学发展指明了方向。时任温州市委书记王建满说:“‘两座山’的科学论断对发展观作出了新诠释。我们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搞好生态市建设,在发展中实现经济建设与生态环境的双赢。”丽水市委书记王永康说:“‘两座山’科学论断启示我们,丽水发展归根结底还是要靠生态,只有生态才靠得住、靠得久。我们要牢固树立生态自信、发展自信,全力保持生态优势,加快发展生态经济,走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子。”龙游县委书记方健忠说:“10年来,龙游始终以‘两座山’的科学论断引领龙游后发赶超。我们绝不重复有些发达地区走过的高污染、高能耗的老路,而是在经济结构调整中,主动谋划,积极发展循环经济、生态经济,这才是龙游的后发优势之所在。”

由此,“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指引着浙江沿着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的目标前行。

——战略在持续接力。

在一脉相承又层层递进的生态文明建设中,几届省委坚持“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坚持一张蓝图绘到底,握牢“交接棒”,跑好“接力赛”,一任接着一任干,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战略坚持不懈、循序渐进、持续深化。

2010年,省委十二届七次全会率先全国作出《关于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决定》,提出坚持生态省建设方略,走生态立省之路,建设全国生态文明示范区。

2012年,省第十三次党代会将“坚持生态立省方略,加快建设生态浙江”作为建设物质富裕精神富有现代化浙江的重要任务,提出打造“富饶秀美、和谐安康”的“生态浙江”。

2013年,省委、省政府作出全面推进“美丽浙江”建设的决策,再次契合“美丽中国”的发展脉搏。

2014年5月,省委十三届五次全会作出“建设美丽浙江、创造美好生活”决策部署,提出要建设“富饶秀美、和谐安康、人文昌盛、宜业宜居”的美丽浙江。

从绿色浙江到生态省、美丽浙江、“两美”浙江,一脉相承、互为一体,体现了历届省委对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之路的坚定战略定力,体现了党的十八大提出的“美丽中国”建设实践中,浙江始终“干在实处、走在前列”。

既抓战略、又抓战术,既倒逼而“破”、又顺势而“立”。10年来,省委、省政府精准发力,连续发力:实施环保“811”行动、强势推进“五水共治”、“三改一拆”,深化“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建设美丽乡村,全面治堵治气治污,26个欠发达县集体“摘帽”,一幅绿水青山的美好画卷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

省委书记夏宝龙说:“我们要坚定不移走下去,不仅要保护不可多得的青山绿水,更要在保护和发展中不断增强群众的获得感、归属感和幸福感,使生态文明之路真正内化于心、外化于行,成为全省上下的自觉行动。”

省委副书记、省长李强说:“我们将牢记习近平总书记的嘱托,一以贯之坚持生态立省发展战略,争做‘赤金足银’的‘两座山’互动新标杆,早日建成富裕美丽幸福新浙江。”

2014年5月,全国生态文明建设现场会在浙江湖州召开,浙江的德清县、嘉善县、杭州市西湖区、宁波市镇海区、洞头县、天台县、长兴县、云和县、遂昌县、泰顺县等10个县、区被授予新一批“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称号。2014年7月,经国务院同意,浙江湖州成为全国首个获批建设生态文明先行示范区的地级市。

由此,浙江再次担负起生态文明建设先行先试的重任。

始终坚持走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发展之路

贯彻落实好环保优先政策,走科技先导型、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发展之路,才能实现由“环境换取增长”向“环境优化增长”的转变,由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两难”向两者协调发展的“双赢”转变。

——习近平

这是一番让人感慨的景象——随着春天的到来,长兴县又迎来栖息繁衍的数万只白鹭,它们一度随着长兴的“工业强县”而消失,如今又伴随长兴的“生态立县”而归来,成为评判绿水青山质量的指标。白鹭见证了浙江对护美青山绿水的坚定选择。

浙江,“七山一水二分田”,绿水青山是大自然对浙江的珍贵赐予,是浙江得天独厚的资源禀赋。进入新世纪,随着经济快速发展,绿水青山受到侵蚀,既要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成为群众强烈呼声。

民之所望,施政所向。一场“山更翠、水更清、天更蓝、人宜居”的生态保卫战旋即打响。

——坚守生态红线。

习近平同志在浙江工作时多次强调,要整体谋划国土空间开发,统筹人口分布、经济布局、国土利用、生态环境保护,科学布局生产空间、生活空间、生态空间。他多次指示省发改委会同有关部门尽快研究制定不同功能区的划分标准、评价指标和发展政策,做好科学划分主体功能区的工作。

2005年,浙江先后着手规划建设浙东北水网平原、浙西北山地丘陵、浙中丘陵盆地、浙西南山地、浙东沿海及近岸、浙东近海及岛屿等六大生态功能区,实现对有限生态环境资源的源头控制、合理利用和有效保护。

2006年,浙江在全国率先开展以县为规划单元的生态环境功能区规划。开化县、淳安县、浙南山地重点生态功能区(庆元县、景宁畲族自治县、文成县、泰顺县)入选国家主体功能区建设试点示范名单。

2013年8月,省委、省政府在全国率先发布《浙江省主体功能区规划》,将浙江版图划分为优化开发区域、重点开发区域、限制开发区域和禁止开发区域,划定68212平方公里的限制开发区域和21109平方公里的重点生态功能区,明确生态红线,在空间上管制生态环境,形成硬约束。由此,全省形成了保护青山绿水的一张“生态安全网”。

从城市到乡村,从平原到山区,退耕还林、生态公益林建设、废矿复绿、水土保持、公路绿化、清水河道、湿地保护、自然区保护等一个个生态保护大手笔次第展开,让浙江大地更加郁郁葱葱,斑斓美丽。2011年,浙江启动了“1818”平原绿化行动,推动浙江平原绿化率以每年一个百分点的速度不断提高。目前,全省拥有林地面积近亿亩,建设公益林优质林3400万亩,森林覆盖率超过60%。森林生态效益补偿标准全国最高。

——铁腕重整山河。

2004年10月,在习近平同志亲自组织和指挥下,全省环境污染整治大会战——“811”环境污染整治行动打响。“8”指的是浙江八大水系;“11”既指全省11个设区市,也指当年省政府划定的区域性、结构性污染特别突出的11个省级环保重点监管区。

3年大治,有效遏制了全省环境污染和生态破坏趋势,并在全国率先全面建成县以上城市污水、生活垃圾集中处理设施,率先建成环境质量和重点污染源自动监控网络,浙江生态环境质量指数开始位居全国前列。

2007年,“811”环境保护第二轮3年行动启动;2010年6月,省委、省政府决定再度开展“811”生态文明建设五年推进行动……连续三轮“811”行动让人民群众对生态环境质量的满意度不断提高。

“小时候曾经游过泳的小河回来了。”2013年5月,省委、省政府以矛盾和问题反映最集中的浦阳江为突破口,轰轰烈烈地开展了一场由省委书记亲自挂帅的浦阳江水环境综合治理行动。截至2014年底,浦江县共关停水晶加工户19518家,拆除水晶加工设备9.5万台,在全省率先完成“清三河”。在浦阳江治水探索和各地治水初步实践的基础上,2013年底,浙江作出推进治污水、防洪水、排涝水、保供水、抓节水等“五水共治”的决策部署,一场治水攻坚战在全省范围内打响。2014年,全省清理垃圾河6495公里,治理黑臭河5042公里。为保护海洋,浙江积极开展全海域海水质量监测、启动“一打三整治”行动,全力推进海洋与渔业生态修复。

自2013年至2015年,浙江在全省深入开展旧住宅区、旧厂区、城中村改造和拆除违法建筑的三年行动。在这场破旧立新、重整山河的大行动中,全省上下攻坚破难、齐心协力,拆出了发展空间。在此基础上,大力开展“对公路边、铁路边、河边、山边进行洁化、绿化、美化的“四边三化”行动,浙江各地条条生态绿道生机盎然,片片河滨绿地花木扶疏,处处生机盎然。

顺应群众对改善空气质量的强烈期待,2013年,浙江省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出炉,计划用5年时间对空气做“大手术”,全面向以灰霾为代表的大气污染宣战,包括大气重污染企业搬迁改造,年淘汰20多万辆黄标车,所有设区市建公共自行车网,所有工地变成绿色工地……力争到2017年年底,PM2.5浓度下降20%以上。

——扮靓美丽家园。

在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的倡导和推动下,浙江在全省实施“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揭开了浙江美丽乡村建设的宏伟篇章。

经过5年努力,全省10303个建制村完成初步整治,其中的1181个建制村建设成“全面小康建设示范村”。2008年起,浙江把“全面小康建设示范村”的成功经验深化、扩大至全省所有乡村。

2008,成功创建全国第一个生态县的安吉率先提出建设“中国美丽乡村”;2010年,浙江省委、省政府进一步做出推进“美丽乡村”建设的决策。2014年作为美丽乡村建设先行区,浙江省出台首个美丽乡村省级地方标准《美丽乡村建设规范》,全省新农村建设从此“有章可循”。

秀山丽水、金色平湖、自在舟山、潇洒桐庐、梦留奉化、幸福江山……星罗棋布的宜居宜业宜游“美丽乡村”成为农民幸福生活的家园和市民休闲旅游的乐园,“美丽”两字正不断嵌入浙江人的幸福生活。

2013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认真总结浙江省10年开展“千村示范万村整治”工程的经验并加以推广。美丽乡村建设,由此成为美丽中国建设的一个实践范本。

2014年10月,在美丽乡村建设已经形成品牌、惠及广大农民的基础上,浙江又部署美丽县城建设。“美丽系列”正成为美丽浙江的一道亮丽风景线。

始终探索以生态为导向的发展方式

如果能够把这些生态环境优势转化为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旅游等生态经济的优势,那么绿水青山也就变成了金山银山。

——习近平

眼下,正值遂昌春笋开挖期。这些天,遂昌县农民周月根和父亲周根仁一早出门上山挖春笋,每天挖到的50多斤新鲜春笋一运回家就马上被上门高价收购。

勤劳的付出换来了红火的日子。翻开周家2014年的账本,收入约22.15万元,比2013年多挣了6万元。再仔细一看这些进项:乌井早、白茶收入7万元,三笋收入5万元,四季豆收入2万元……无一不是正正宗宗的山里土货。

近年来,得益于好山好水的滋养,遂昌春笋、云和黑木耳、青田田鱼、庆元香菇,这些山里人的家常菜,让城里人赞不绝口。

山里货卖大钱,是浙江各地将绿水青山转化为“金山银山”,实现绿色发展、生态富民、科学跨越的生动缩影。

10年来,浙江主动作为,探索建立起以生态为导向的发展方式、生产方式,架起“两座山”之间的桥梁,让美丽山水和科学发展的理念激情碰撞,迎来令人惊叹的乘数效应,“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相得益彰。

—— 青山绿水推动农业经济提升。

凭借青山绿水的生态优势,浙江大力发展生态农业、花果经济、苗木经济。在浙江,几乎每个县都有特色农产品,且多具规模,形成了品牌效应,从几元钱的茭白、竹笋,到几十元的山核桃,再到上千元的茶叶、铁皮枫斗,涵盖各层次的生态农业、特色农产品已经在浙江逐步发展起来。特别是衢州、丽水等地,农业产品凭青山绿水的生态而“金贵”。

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强调,推进欠发达地区加快发展,绝对不能再走资源消耗型、环境破坏型的传统工业化道路,要把生态优势转化为特色产业优势,依靠“绿水青山”求得“金山银山”。

地处山区的丽水,过去一些群众觉得守着青山就是守着穷,现在这样的观念完全被颠覆了。在“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和发展生态精品农业战略的引领下,生态潜力不断转化为农业生产力,日益造就了丽水农产品得天独厚的市场竞争力。

“梨树上种铁皮石斛,人工栽培就能转化为天然野生,身价翻了一番。”近日,松阳县佳佳乐家庭农场内农场主潘乐平正在向游客们展示他的“独山石斛”的特殊生长方式。这种全新的“一亩地,万元钱,不砍树,能致富”的生态精品标准化生产模式,在丽水大大小小的生态精品农产品生产基地上都可以看到。

衢州乌溪江库区的好生态,成了衢江区龙头坑村村民眼里的金山银山。地属库区地域的衢江举村乡,就是占尽了这种生态资源优势,在群山间形成了“生态香稻、黄栀花、香榧、中草药”的四大新兴产业。舒畅家庭农场总经理舒慧云说,仅种植中草药贝母,农民每亩毛收入达4.48万元。

依托好山、好水、好生态,衢州、丽水经济发展速度走在了全省前列,已成为浙江新的经济增长点。

——绿水青山倒逼工业经济转型。

2005年,在习近平的倡导和主持下,浙江全面启动、有序推进循环经济,组织实施了发展循环“991行动计划”和工业领域循环经济“4121”工程。2007年12月,经国务院同意,浙江省被国家发改委列为第二批全国循环经济试点省。

10年来,浙江首创空间、总量、项目“三位一体”的新型环境准入制度;坚持关停淘汰一批、改造提升一批、整合入园一批、合理转移一批企业,整治提升重污染高耗能行业和低小散行业;通过建立以“亩均税收”为核心的综合评价机制,统筹推进“四换三名”、浙商回归、推动“个转企、小上规、规改股、股上市”等重大举措,打好转型升级组合拳。仅2014年,浙江就淘汰关停印染、造纸、化工企业1134家,原地整治提升企业2153家,搬迁入园企业342家,整治关停各类低端落后小企业1.88万家。

浙江持续推进节能减排机制创新,全省各县市实施主要污染物排放财政收费制度。2014年底,“国家清洁能源示范省”花落浙江。

越来越多的开发区(园区)实施生态化改造,企业逐步走上低能耗、低污染、高附加值的路子,实现美丽蝶变。正泰集团太阳能发电系统突破兆瓦级,众泰集团电动汽车实现批量生产,生态经济在崛起;富阳一年回收15亿只牛奶盒,台州一年可再生一座大型铜矿,循环经济在提速;浙江首个“低碳基金”开始运作,衢州10亿元打造节能灯生产基地,低碳经济在破题……

由此,浙江经济产业结构逐渐变“新”、发展模式逐渐变“绿”、经济质量逐渐变“优”。2014年,浙江实现地区生产总值40153亿元,增长7.6%。工业环境治理成效显著,全省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6.7%,实施工业节水、治污关联技改项目141个,年节水约达2000万吨。

——青山绿水孕育出经济新业态。

环境更加优美,基础设施、公共服务逐步完善,为我省各地农村巧借山水、盘活资源、经营村庄开创了机遇。“美丽乡村”孕育出多彩多姿的“美丽经济”。

省委、省政府提出,要在全省建设一批聚焦信息、环保、健康、旅游、时尚、金融、高端装备制造等七大产业,兼顾丝绸黄酒等历史经典产业,具有独特文化内涵和旅游功能的特色小镇。

在青山环绕、碧水中流的杭州转塘“云栖小镇”,阿里巴巴等一批互联网企业来此落户,上百家围绕云产业生态链的企业在这里聚集,信息经济正在绿水青山间孕育。

好山好水好空气,成为浙江农民兴办农家乐的好资本。2005 年以来,浙江各级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发展农家乐休闲旅游业。在全省各地,农家乐开一家旺一家。

遂昌县高坪乡海拔870米,山高林密、地少人稀,迄今已有农家乐经营户近百户。2014年,高坪乡共接待国内外游客28.8万人次,实现旅游综合收入2950万元,是5年前的9倍多。全乡居民的存款量增加到了6000万元,比5年前增长了近10倍。

以原汁、原味、原生态为卖点,桐庐美丽的田园风光和洁净的村庄环境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城里人。刚刚过去的羊年春节黄金周,桐庐共接待游客18.72万人次,旅游总收入达1.84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7.1%。

从农家乐到民宿游,乡村旅游的业态还在不断升级。在遍布全省的一个个美丽乡村,休闲观光、摄影写生、寻根探史蓬勃兴起,民宿避暑、运动探险、养老养生让大山成为城里人热门的度假目的地,把风景变成了产业、叶子变成了票子。

丽水青田县小舟山乡本是一个贫困乡,位于距青田县城26公里的海拔400米的山坡上。这里有一个很典型的自然景观——梯田。2013年以来,青田县为小舟山乡农户提供每亩300元的景观油菜花种植补贴和种子,引导农户利用荒田打造“创意油菜花”庄园,成功探索出山区传统种植农业向休闲观光农业转型的有效模式。目前,小舟山乡“创意油菜花”种植面积已达300余亩,日均接待游客3000余人。

德清冷坑里自然村位于莫干山脚下。3年前,外出求学归来的本村人钱继良租下了村里几座破败的老房子,将其改造成民宿“西坡29号”,散发着淡淡的乡愁,引得城里人纷至沓来。

钱继良的民宿,售价最贵的一间房,一晚房价1580元。可即便如此,仍一房难求。有一位外地客人,一年之内连续来了15次。

“这1000多块钱的价格中,至少四成卖的是生态,四成卖的是服务,只有两成卖的是房间的硬件设施。”德清县委书记张晓强说,像“西坡29号”这样的民宿,德清共有64家,而且家家生意红火。据统计,去年全年,德清民宿业态共接待游客23.4万人次,其中境外游客7.9万人次,实现直接营业收入2.36亿元。

“美丽经济”的兴起和蓬勃发展,不仅丰富了浙江城乡居民生活,推动了农村产业结构调整,而且促进了农民就业增收。据统计,目前全省已有农家乐休闲旅游村856个、乡村旅游点2336个、直接从业人员14.3万人,2014年营业收入达141.2亿元,是2010年的2.6倍。

始终强化党委政府领导、全社会参与的生态工作体系

这“两座山”要作为一种发展理念,一种生态文化,体现到城乡、区域的协调发展中,体现出不同地方发展导向的不同、生产力布局的不同、政绩考核的不同、财政政策的不同。

——习近平

从钱江新城到下沙江东大桥,一路风景如画卷般徐徐展开,始终相伴的,有错落有致的宽阔绿化带,“日落江湖白,潮来天地清”的大气江景,以及“水草依依,白鹭飞芦”的湿地美景,串起了杭州第一生态景观大道的一路美景。

当经过雪松、水杉长得茂密的一段绿化带,陪同的同志告诉记者那里有2006年2月,习近平亲手栽下的三棵雪松和一棵水杉。

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同志坚持每年参加义务植树活动,高度重视开展系列群众性绿色创建活动。10年来,全省上下已经形成了包括生态文明建设组织领导、工作协调、考核激励、要素配置、社会参与等方面的社会行动体系,充分体现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施政方略。

——组织领导体系不断健全。

在推进“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施政实践中,浙江成立了由省委书记担任组长的生态省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形成党委政府领导、人大政协推动、相关部门齐抓共管、社会公众广泛参与的工作格局。

省委、省政府每年下达生态省建设和环境污染整治工作目标责任书,将生态建设、污染整治、污染减排任务层层分解落实到各市、县(市、区);省政府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都将环境污染整治和污染减排列入省政府10件实事;省人大常委会每年开展环保执法大检查,对突出问题进行挂牌督办;省政协把生态省建设列入民主监督的重要议题,积极建言献策,形成“千斤重担大家挑,人人肩上有指标”的责任体系。

在省里的示范带动下,由各地“一把手”负总责、环保部门牵头、各部门配合的生态工作机制成为常态。

——考核“指挥棒”逐步完善。

“富一方百姓是政绩,保一方平安、养一方山水也是一种政绩。”浙江把生态省建设任务纳入各级政府行政首长工作目标责任制,每年签订省市长生态省建设目标责任书,对领导干部进行考核时实行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一票否决制”。

2005年,浙江首次将万元产值主要原材料消耗、万元产值能源消耗、万元产值水资源消耗、万元产值“三废”排放总量等指标引入统计指标体系。对不顾环境容量、偏离科学发展的行为,坚决亮出了“红灯”。

2006年8月,浙江在全国率先出台了《市、县(市、区)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综合考核评价实施办法》,实施生态文明建设考核评价制度,把环境保护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考核体系,改变了长期以来GDP至上的政绩观。

2013年,省委对丽水等地作出“不考核GDP和工业总产值”决定,转而调整为考核空气质量和区域断面水质达标率等生态指标。2014年,衢州对钱江源头的开化取消GDP和工业经济考核,将资源消耗、环境损害、生态效益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评价体系,同时将污染物排放总量、出境水水质、森林质量与财政转移支付挂钩。2014年,省委、省政府取消了对淳安、开化等地的GDP考核,取而代之的是以生态为先、民生为重的单列考核。

2014年11月,省委修订出台了《关于改进市、县(市、区)党政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实绩考核评价工作的若干意见》和《市党政领导班子实绩考核评价指标体系》,更加突出了生态文明建设鲜明导向。

2015年2月,浙江26个欠发达县正式“摘帽”。今后这26个县将不再进行GDP总量考核,转而考核生态保护、居民增收等内容,以此激励坚定不移地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加快成为浙江乃至全国的“绿富美”。

考核“指挥棒”指向绿水青山,换来的是各级政府对环境换发展的“零容忍”。平阳水头, 原有的1200多家制革企业经过十年整治整合,最终重组为8家标准化生产的企业。安吉县规定,凡坡度在25度以上的山坡一律不准种植白茶,因为怕造成水土流失。

——生态制度创新全面推进。

在浙江工作期间,习近平同志主持省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浙江省大气污染防治条例》、《浙江省海洋环境保护条例》、《浙江省森林管理条例》、《浙江省渔业管理条例》、《浙江省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条例》、《浙江省环境污染监督管理办法》等11部地方性环保法规规章,初步形成了与国家生态法制体系相适应的地方立法体系,为生态省建设提供了良好的制度环境。

2005年,浙江在全国率先出台了完善生态补偿机制的若干意见。当年,省财政共安排生态环保建设专项资金比上一年增长107%。如今,浙江已对全省八大水系源头地区45个县(市、区)实施生态环保财力转移支付政策,也是全国第一个实施全流域生态补偿的省份。2014年,省级生态环保投入达近70亿元。

2009年,浙江在全国率先出台排污权有偿使用和交易试点相关规定;2010年,浙江开始实施最严格水资源管理制度,并率先在全国建立围填海规划计划管理制度;建立健全节能量交易制度;2014年,探索建立与污染物排放总量挂钩的财政收费制度、与出境水质和森林覆盖率挂钩的财政奖惩制度;健全亩产效益综合评价体系,建立资源要素差别化使用激励约束机制,探索构建资源要素高效流动的市场体系……一系列市场化的要素配置机制的创新,有效引导着各类市场主体主动承担起护美绿水青山、做大金山银山的责任。

——绿色文明新风逐渐形成。

习近平多次强调,在浙江这片美丽的充满生机和活力的沃土上,需要每一个人都来珍惜每一片森林、每一条江河、每一寸土地、每一座矿山,走节约资源、保护环境之路,使人与自然永远和谐相处。创新公众参与机制,树立绿色文明新风,浙江先行先试,成为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宝贵经验。

去年,浙江推出“河长制”,确定“条条河道有河长”,干部当河长,群众来监督。公布河长名单,百姓看到河水污染,一个电话就能找到河长,极大地调动了群众监督的热情。

不仅是治水,在浙江许多地方,环保部门为市民参与环境保护开辟了多条渠道:建设项目能不能批,市民代表有否决权;抽查哪家排污企业,市民有“点单权”;在参与环境行政处罚评审时,市民有发言权……群众成为环境监督的重要力量。

在浙江人眼中,生态文明就是人人参与生态建设的自觉行动。2010年,浙江省十一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次会议通过决议,决定每年6月30日为“浙江生态日”。大批环保志愿者和公益使者积极参与环境保护和生态建设,绿色企业、绿色学校、绿色社区等不断涌现。截至目前,全省累计建成16个国家级生态县、45个国家级生态示范区、7个国家环保模范城市、581个国家级生态乡镇。

春潮天地荡,风帆征途扬。

10年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浙江探索,实践的是构筑科学发展的格局之美、珍惜山川河海的自然之美、回归资源节约的朴素之美、追求人文风化的制度之美,开启的是浙江通往永续发展的未来之门。

2015年3月24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了《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正式把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写进中央文件。这一科学论断正在美丽中国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2015年3月25日,省委举办学习贯彻“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专题研讨班,明确提出,落实“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浙江将坚持以“八八战略”为总纲,照着“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路子走下去,继续干在实处、走在前列。

春天,浙江再出发。



[ 相关新闻 ]

浙江检察

更多>>

省检察院王育君组长赴衢州市检

省检察院王育君组长赴衢州市检察院调研指导工作
9月18日下午,省检察院党组成员、纪检组组长王育君一行赴衢州市检察院调研指导工作。会上,衢州市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叶伟忠汇报了今年以来全市检察工作情况,

法治报道

更多>>

2017年度电子商务领域专利执法

2017年度电子商务领域专利执法维权推进会在浙江举行
8月24日,2017年度电子商务领域专利执法维权推进会暨“雷霆行动”启动仪式在浙江省桐乡市乌镇举行。省科技厅(知识产权局)副巡视员杨春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管理司副处长王志超出席会议并致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