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卫生医药

“非法疫苗”发酵冲击生物公司业绩

时间:2016-10-21  来源:中国经济网  作者:董亮 刘凤茹  责任编辑:冯艺

“山东非法疫苗事件”的冲击波仍在继续,多家上市公司受此影响业绩出现大幅下滑。昨日,智飞生物(300122)交出了今年前三季度的业绩答卷。不过,受“山东非法疫苗事件”的影响,公司在今年前三季度归属净利润出现了逾九成的大幅下滑,对于近三年来业绩一直连续增长的智飞生物而言,冲击业绩四连涨的可能性已经微乎其微。

三季报净利降逾九成

智飞生物昨日发布三季报,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归属净利润均出现大幅下滑的迹象。财务数据显示,智飞生物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约为2.7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0.79%;对应的归属净利润约为676.13万元,较上年同比下降95.79%。对于业绩出现大幅下滑的原因,智飞生物表示是受山东疫苗事件的影响。

智飞生物主营业务为疫苗、生物制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市场领域主要为二类疫苗市场。对于智飞生物而言,近几年原本一直处在业绩的“甜蜜期”,2013-2015年,智飞生物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1.3亿元、1.48亿元和1.97亿元。然而,智飞生物的业绩爆发期却在今年遇到了麻烦。实际上,公司前三季度业绩不佳在今年半年报时就已有征兆。受疫苗事件的影响,今年上半年,智飞生物实现营业收入1.84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2.17%,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203.89万元,较上年同期下降88.87%。

据了解,由于山东非法疫苗事件,国家修订了《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主要核心内容包括:第二类疫苗由省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组织在省级公共资源交易平台集中采购,批发企业不能再经营疫苗,强化了疫苗流通过程的冷链储存、管理制度,构建全程追溯系统,疫苗生产企业应当直接向县级疾病预防控制机构配送第二类疫苗,或者委托具备冷链储存、运输条件的企业配送。疫苗新规则对智飞生物等相关疫苗企业的经营业绩造成了直接的影响。

多家上市公司受牵连

实际上,受山东疫苗事件影响的企业并不止智飞生物一家。

根据疫苗新政,二类疫苗由区、县疾控中心在省统一平台采购,由厂家直接配送到各个点,禁止经销商插手。而沃森生物子公司实杰生物就主要依靠代理二类疫苗获得收入。2016年3月22日,沃森生物接到实杰生物通知,国家食药监总局要求当地监管部门对9家药品批发企业立即进行调查,其中包括实杰生物。3月24日,山东省食药监局依法撤销实杰生物GSP证书,此后实杰生物被吊销《药品经营许可证》。

值得注意的是,实杰生物一直是沃森生物的香饽饽。实杰生物营业收入占沃森生物2015年度营业收入的73.67%。而在实杰生物出事之后,沃森生物的经营状况也明显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在10月14日,沃森生物披露的三季报业绩预告显示,公司今年1-9月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亏损23106万-23606万元,较2015年同期的亏损11167万元出现大幅增亏迹象。对于公司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沃森生物坦言是受“山东疫苗事件”的影响。

此外,卷入山东疫苗案的还有鹭燕医药的子公司。鹭燕医药在半年报中表示,因受疫苗事件直接或间接的影响,公司的子公司成都市仁邦医药有限公司、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福建省鹭燕耀升生物医药有限公司、福州市博研生物医药有限公司全额计提减值准备,计提减值准备金额合计约583.35万元。

各显神通谋“自救”

在北京鼎臣医药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看来,疫苗新政的影响十分巨大。“原来依靠商业系统销售的整个链条已经斩断了,不允许商业企业经销疫苗了。”史立臣如是说。

面对山东疫苗事件所引发的冲击波,相关上市公司纷纷通过不同的渠道谋求自救。诸如,在三季报中,智飞生物曾对今年的工作规划及展望进行过披露,其中,包括“持续推进AC-Hib三联疫苗的销售推广工作,增强自主产品盈利能力”。

“实杰生物肯定拿不到GSP证书了。而且现在这种环境,即便再拿到GSP证书,也没有经销疫苗的资格,整个产业链已被斩断了。”在史立臣看来,实杰生物已经变成了沃森生物的累赘。而受影响极为严重的沃森生物,则被迫选择了“断臂求生”。据了解,沃森生物于3月22日开始停牌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据沃森生物的重组方案,公司拟以现金交易的方式向德润天清转让实杰生物45%股权,向玉溪沃云转让实杰生物40%股权。在交易中实杰生物100%股权评估价值为8.2亿元,经交易各方协商,实杰生物85%股权的交易价格确定为6.97亿元。如果不是受山东疫苗事件的影响,沃森生物并不会剥离实杰生物。

而鹭燕药业同样在忙着甩卖相关资产。在10月18日,鹭燕药业发布了一份出售资产公告。拟将公司所持有的成都鹭燕广福药业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厦门谷丰元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转让对价为1251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昨日曾就“对于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公司有没有采取什么措施”等问题向智飞生物董秘办公室发送邮件进行采访,不过,截至记者发稿,智飞生物并未做出回复。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