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陈伟华判案经得起用放大镜审视

时间:2016-10-21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石飞  责任编辑:冯艺

陈伟华判案经得起用放大镜审视

9月20日15时许,《法制日报》记者走进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时,该庭负责人陈伟华正在忙着调解一起案件。

“今天请你们来,就是确认一下赔偿款金额,如果你们双方没有意见,就这样办了。”

“谢谢陈庭长,为了我们这个案子忙前忙后,我们对赔偿金额没有异议。”

10分钟后,案件调解完毕。

中等偏瘦身材、身着一身标准法官服的陈伟华坐到记者面前,眉宇间透着一股浩然正气,他朴实精干、面相和善、言语不多,透出刑事法官特有的不怒自威。

谈话间,他没有华丽的语言,只是说着:“其实我没有多特别,只是做事认真负责,作为一名刑事法官,无论大要案还是普通刑事案件,作出的裁判、书写的文书都必须经得起用放大镜审视。”

20多本笔记记满办案点滴

陈伟华有一个笔记本,既是记事本,又是学习记录本。里面密密麻麻记着待办事项、人事变动,还有他对案件的疑问和值得总结的经验。过一段时间,他会在案件疑问部分补上后来的解决办法。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儿。把有难点的案件记录下来,之后再上网查、看书查,向相关专家请教,陈伟华告诉记者,多年来,他已经形成记笔记的习惯,甚至还会记录所判案件被告人哪天释放、判决书是否送达等,如今已记满了大大小小20多本。

面对法与情,陈伟华说:“法大于一切,面对家庭贫困的犯罪嫌疑人我会特别同情,但情不能代替法。”正因为如此,陈伟华在附带民事诉讼调解工作中追求案结事了,始终坚持“能调则调,当判则判,调判结合,案结事了”的原则,把调解作为化解社会矛盾的最佳途径。

2013年年初,陈伟华审理了一起交通肇事案件,交通肇事造成3死1伤的后果,因被害人家属诉请要求过高,第一次调解没能达成协议,被告人亲属面对巨额赔偿请求,当庭表示不再与对方协商了。面对这样的情况,陈伟华没有简单下判,而是耐心与当事人沟通,取得了当事人的信任,进而召集双方进行了数次调解,最终促使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陈伟华告诉记者:“面对当事人,法官不是冰冷的办案机器,更应该是情理与法理的化身。”

业务素质过硬勇于挑重担

盗窃的、贩毒的、抢劫的、诈骗的、制假售假的、非法集资的……面对形形色色的被告人,较真的个性让陈伟华办案中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2014年2月,被告人张某伙同另外4人入室盗窃6万元。由于同伙尚未抓获,张某在侦查阶段及法院庭审阶段数次翻供,拒不承认犯罪事实。

临翔区法院分管刑事审判工作的副院长张虹告诉记者,陈伟华通过认真阅卷和开庭审理,认为该案证据之间相互印证、环环相扣,足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遂在被告人零口供的情况下精心制作出逻辑严密、阐述透彻、条理清晰、适法准确的判决书,依法判处张某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两万元。

宣判后张某不服表示要上诉。但仅过两天,张某就从看守所写来一份撤诉书,表明其经过认真阅读判决书,未发现有什么空子可钻,所以服判不再上诉。

2013年12月,陈伟华审理的罗某集资诈骗案,涉案金额高、被害人多,共骗取临翔区10余人数百万元,至案发时尚有250余万元没有归还被害人,被害人多次信访、上访。

这起案件社会影响大,群众关注度高,审判工作困难多、压力大。陈伟华通过认真细致地阅卷,查阅相关法律,连续加班数日,最后将被告人绳之以法,被害人无不拍手称快。

说到陈伟华的办案能力,他的同事杜金宏佩服地说:“陈伟华承办的案件不仅是刑庭最多的,而且办案速度快、程序严谨。”

办案严谨、业务素质过硬,让陈伟华有了充足的信心挑起重担。审理云县黄桥郭某等39人恶势力团伙故意伤害、寻衅滋事一案中,犯罪事实多达20余起,仅案卷材料就有60余册800余万字。

张虹说:“陈伟华克服时间紧任务重的困难,连续两个月加班到深夜。他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书写阅卷笔录30余万字、审理报告20余万字,完成一份长达50余页、3万余字的判决书。该案庭审历时4天,充分展现出他娴熟的庭审驾驭能力和高超的法律专业素养,前来旁听的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法学专家都称赞‘这是一次平稳、理性、高水准的成功庭审’。”

回想这起案件陈伟华不愿多谈,只淡淡地说:“一个字就是累,压力太大,急得好几个晚上睡不着觉。”

服务群众不怕当出气筒

陈伟华坦言:“如今办案压力很大,但必须扛着。”

据了解,过去刑事案件只有被害人及其亲属一方思想偏激,强烈要求法官一定要满足他们的要求;但现在让法官不安和困惑的是,一些案件被告人及其亲属不但没有愧疚感、不反思,而且比受害方还偏激,甚至采取威胁手段恐吓法官。

陈伟华告诉记者,从他主审的刑事案件性质看,涉及盗窃、贩毒、抢劫、抢夺、非法集资等的案件较多。特别是近年来,刑事类案件频发,案件量逐年递增,法院案多人少,法官身心压力持续增长。

遭到被告方的“求情”和“威胁”,对陈伟华而言并不鲜见。一次,一名被告人接受审判前,陈伟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对方强烈要求判处这名被告人缓刑,否则将对陈伟华及其子女进行攻击。另有一名涉嫌盗窃罪的被告人亲属,判决后以被告人有疾病需要监外执行为由向陈伟华“求情”,遭拒绝后扬言,将对其进行报复。

陈伟华说:“审判再公平也不可能让每名当事人都满意。群众心里有怨气,情有可原。法官要服务好群众,就不能怕当‘出气筒’。”

临翔区法院院长赵勇告诉记者,审判工作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如果陈伟华没有过硬的业务能力、牺牲精神和承受能力,是很难出色地完成本职工作的。

据统计,自1999年从事刑事审判工作以来,陈伟华共审理刑事案件1440余件,判处被告人1800余人,无一错案,年结案率98%以上,服判息诉率达95%。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