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法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与法 > 人物访谈

法官张亚洲:诺敏河畔的“老大夫”

时间:2016-10-26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史万森  责任编辑:冯艺

法官张亚洲:诺敏河畔的“老大夫”

“老大夫”是内蒙古自治区鄂伦春自治旗诺敏镇原副镇长、现旗人大常委会办公室主任侯杰送给张亚洲的“荣誉称号”,他们在诺敏镇一起工作了十几年,彼此再熟悉不过。

侯杰说:“所有的‘疑难杂症’到了张亚洲手里都能迎刃而解,这还不是‘老大夫’?”

张亚洲的儿子张欢告诉《法制日报》记者:“闹离婚的当事人,我爸一眼就知道是真离还是假离。”

张亚洲自我调侃道:“小西沟往西,半夜狗一叫,我就知道谁家男人外出了。谁家什么情况,我都基本清楚。”

张亚洲还有自己的小攻略:“谁家有红白喜事邀请我都去,特别是白事,去了磕3个头、给500块钱,以后,你有什么事,人家就会鼎力相助。所以,好多事我出面能化解,人家给面子。”

你问张亚洲是谁?他就是鄂伦春自治旗诺敏镇人民法庭的张庭长。在诺敏镇这个不大的地方,可是个不小的人物。

用老百姓听得懂的话讲理

镇里搞拆迁,遇到一户人家顶牛,老人家很硬气地甩出一句:“我是张亚洲的大舅!”

张亚洲把大舅请到家劝道:“大舅啊,‘十个全覆盖’可是给咱老百姓做好事做实事,老旧房子拆掉给您盖新房,您还不乐意!”几句暖心话,大舅回去后,痛快给出一个字——“拆”。

一名女子到法庭要离婚,说丈夫带人跑了。张亚洲劝她:“不要着急,不是就到齐齐哈尔、哈尔滨吗,过几天就回来了。”

张亚洲告诉记者,村里这种情况不少,有的男人有两个钱烧的,出去钱花完了,新鲜劲过了,也就回来了。

果然,过了几天,男的回来了。女的不干,还要离婚。张亚洲劝她:“多为孩子想想,你们离了孩子咋办?你就当咱家自行车被人骑了一圈又送回来了。”女子问:“自行车轮圈骑跑飘了咋办?”张亚洲答:“平一平不就好了。”

聊了半天,女的起身说了句:“拉倒吧,走啦。”结果,婚没有离,日子照常过。

侯杰说,基层法官不能光讲法言法语,还要讲情讲理,特别是老百姓能听明白的理。张亚洲正是把情理法结合起来开展工作,赢得了老百姓的信任。

张亚洲说:“两口子打架,浑身是土,牙也出血了,气头上,你给倒杯水,再说几句暖心的话,她的情绪一下子就平复了,气顺了,几句话后,人家就起身走人了。”

张亚洲也给记者倒了杯水,坐下来准备聊。这时,一对夫妇走进来,坐下来问:“张庭长,我那个律师明天来不了,能不能推一推开庭?”

送走客人,安顿好事情,刚坐下,电话铃响了:“张庭长,我向你咨询点事。”“我正有客人,现在顾不上。”“那我加你微信吧。”

其间,助手李磊问:“庭长,那个当事人说不愿承担连带责任,要追究对方刑事责任。”

……

整整一上午,张亚洲办公室人就没断,电话铃声响不停。他边与记者聊,边抽空处理这些事务,不紧不慢。

当然,也有让他挠头的案件。

老丛家的儿子小丛给姐姐出车受伤,在送往齐齐哈尔救治的路上,救护车又出了车祸,小丛不幸而亡。

处理事故的好多钱都是老婆婆花的,结果儿媳背着公婆与肇事方达成了赔偿协议,拿走了赔偿费。老婆婆生气了,就强行耕种了已经给了儿子儿媳的两垧土地。儿媳不干,开始上访。

这起案件张亚洲先后跑了十几趟,怎么劝都劝不和。有一次,老婆婆甚至硬要说法不让他走,还惊动了派出所。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张亚洲和镇司法所等部门的共同努力下,老婆婆和儿媳妇最后抱头痛哭,达成了和解协议。

事后,张亚洲叮嘱这位儿媳妇,要多带上孩子去看看老人。

源头化解立案量一半案件

张亚洲曾经的搭档、鄂伦春自治旗法院刑庭庭长孟立柱告诉记者,诺敏镇7800余平方公里,最远的村离镇有70余公里,办完案子需要送达、需要执行,好多地方都得徒步进去,还不一定能找到当事人。

张欢记得,他上小学时,妈妈有事,让爸爸接他,结果爸爸忙着到村里送达法律文书,把接他的事忘得一干二净。等到晚上回到家发现他已经在平房小门斗的鞋堆中睡着了,爸爸才想起接孩子的事。

张亚洲的父亲得了膀胱癌,他立即赶回吉林看望老人。回去不久单位来电,说一个离家多年的被执行人出现了。他连夜赶回镇里做工作,终于使被执行人履行了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当他再次返回老家时,父亲已经去世。

张欢说:“我大爷得心梗没了,爸爸没时间,就让我妈回去,气得我大娘骂‘家里死人了,都不回来’!”

法庭的案件逐年增长,前年170件,去年182件,今年到9月已经达到230余件。李磊说:“我从今年才开始审理案件,以前都是庭长一个人审,太忙了。”

张欢说:“每年年底,他都哄我和我妈帮他干活,订卷宗、报信息,一干就是好几个晚上。”

鄂伦春自治旗法院院长梁学文告诉记者:“其实,有好多案件都被他提前化解了,根本就没到法庭。”

几名农民工被欠薪,找到了法庭。照理说,这样的案子立案审理就行了,也可计入法庭的工作量,还能收点诉讼费。张亚洲却不,一声“走,到你们工地去”,就跟着来人出去了。

到了工地,找到工头,张亚洲问:“活儿是不是他们干的?”“是。”“钱给了没有?”“没有。”“走,找施工单位去。”

找到施工单位,他说:“给钱吧,你们如果实在没钱,那我先给垫着?”施工单位哪好意思,问题解决了。

张亚洲说,能源头化解的,尽量源头化解,为什么非得立案诉讼,既浪费审判资源,效果也不一定比这好。

据统计,被张亚洲源头化解的案件至少是他立案审理案件的一半,而立了的案件又有50%被他调解解决了。还有些根本不是他管的事他也管。

七连(农场)一人从信用社取了14万元到农行还款,5000元一沓一共28沓,到了农行却成了27沓。失主急得找到了法庭。

张亚洲一分析,带着失主找到信用社,调出监控录像一看,有一沓钱确实从包里掉出去了,被一名妇女用手套盖住捡走。

再问柜台该女子是不是来办业务,说是,一查资料找到了女子的地址。他又带着失主找到女子的村里,追回了丢失的钱款。

垫付费用帮扶贫困行善举

张亚洲的菩萨心肠在小镇尽人皆知。

农民田某赊来1万余元的饭豆籽。那年雨大,种下去的饭豆颗粒无收。田某的媳妇跑了,他和父母咋也凑不上这1万元。

该执行了,看到这种情况张亚洲也心酸。他问:“你们能凑多少?”田某说:“也就3000来块。”张亚洲说:“哪好,余下的6000多块我先给你垫上,完了你们还我。”

田某后来到天津去打工,今年春节回来,找到张亚洲先还了2000元。

王某养的牛吃了张某的豆秸,张某用叉子打牛,被王某发现,双方发生争执,张某打了王某,张某被拘留。

法庭调解张某赔王某5000元,张某凑不上,说:“你们还是把我拘了吧。”张亚洲得知张某家庭困难,主动给张某垫了1000元。

为极度困难的当事人垫付费用,帮助镇里生活困难、严重病患家庭,资助多名家庭困难的学生完成学业,张亚洲的善举不胜枚举。梁学文说:“这是一名共产党员高尚情怀的充分体现。”

张亚洲却说:“我就做了一点分内的事,对得起党和政府对我的信任,对得起自己的良心,确实没有什么可宣传的,千万不要宣传我。”

脸上挂满笑意的张亚洲总是给人和和暖暖的感觉,他说他把每个当事人都当作自己的亲戚对待,这大概是众人信任他,愿意找他的原因吧。这样一个笑眯眯的人却在一年前查出了癌症。

本来是去北京办案,遇到熟人到北京体检,张亚洲苦笑着说:“我也检查一下吧,结果人家没事走了,我这顺便检查的被留下来。”

医生说,他肠子上长了息肉,有几个可能有癌变,家属来了,手术做了。讲起这些,张亚洲就像讲别人的事,有点云淡风轻。

医院要求3个月一复查,有时一忙就得往后推,这次已经推到5个多月了。

手术后本来应该休息,可从北京一回来正赶上村里选举,他又是包村干部不能不去,一忙就忙到了现在,一直没有休息过。



[ 相关新闻 ]

经济资讯

更多>>

安吉法院设企业破产援助金

安吉法院设企业破产援助金
企业倒闭资不抵债,想走破产清算之路盘活闲置资产,可是连看管厂区设备、评估财产等基本的费用都无从着落,这样的情形在司法实践中并不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