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法
当前位置:首页 > 社会与法 > 律师风采

江苏律师勇当“一带一路”马前卒

时间:2016-10-26  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王开广  责任编辑:冯艺

江苏律师勇当“一带一路”马前卒

“顺利落地墨尔本,感受到迎面而来的‘醉氧’和明媚阳光,今天开启澳洲维多利亚大学法学院的首日课程,由Kathy教授和维多利亚最资深的华人出庭律师Williams主讲,围绕澳洲多元、包容的文化,宪法渊薮以及华人在澳洲的发展历史等等,二位老师授课风格幽默有趣,很多艰涩的法学概念都让大家会心一笑。”

这是江苏东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秀明在近日发表的《赴澳之行:两位学员学习心得》中写道的。她所说的课程是首批赴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大学法学院业务培训项目。

据了解,该项目旨在为积极适应律师服务“一带一路”国家战略和知识产权强省战略,加强全省律师涉外法律服务能力建设,拓展高端涉外法律服务人才培养渠道。

此前,江苏省律协与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大学签署为期三年的合作协议,每年选派24名具有较高涉外法律服务水平和业务潜质的优秀中青年律师赴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大学法学院参加法律实务培训。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首届“涉外律师领军人才”、江苏省律师协会涉外业务委员会主任陈发云律师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是江苏省司法厅和江苏省律协响应“一带一路”的召唤而进行的涉外法律人才培养,也是中澳自贸协定实施的成果之一。

记者注意到,近年来,在“一带一路”和“走出去”的国家战略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布局海外。同时,“一带一路”涉及60多个国家,其法律体系涉及大陆法系、英美法系、伊斯兰法系等,这给中国企业走出国门和项目实施都带来不小的挑战。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处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交汇点上的江苏,已有“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沿海大开发、苏南现代化示范区以及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等多个国家战略的重叠,而“一带一路”则是贯穿的红线。

2015年,江苏省政府印发《关于落实国家“一带一路”战略部署 建设沿东陇海线经济带的若干意见》指出,连云港、徐州是国家“一带一路”战略规划明确的重要节点城市,是沿东陇海线经济带的核心区域,淮安、盐城、宿迁是紧密联系区域。

在江苏省司法厅厅长柳玉祥看来,“一带一路”建设作为一项创新的决策部署,推进过程中必然会遇到一些从未有过的法律难题,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和“一带一路”的重要交汇点,江苏将会面临更多法律和政策上的前沿问题。

如何破解这些问题?中华全国律协副会长、国浩律师事务所首席执行合伙人吕红兵指出,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中国与沿线国家在交通基础设施、贸易与投资、能源合作、区域一体化、人民币国际化等领域合作频频,会遇到诸多法律问题,产生相关法律纠纷,都需要作为涉外法律服务的“革命军中马前卒”的律师介入。

为发挥律师在涉外法律服务中的积极作用,江苏省司法厅和省律师协会开出了药方。

今年4月,江苏省司法厅出台《关于做好“一带一路”建设法律服务和保障工作的指导意见》,要求全省司法行政系统充分发挥法律服务专业优势,努力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优质服务和保障,为江苏企业“走出去”提供多样化跨境法律服务。

“江苏企业走出去,法律服务必须先行。”江苏省律师协会会长薛济民律师披露,今年,江苏律协将充分发挥专业优势,保障重大项目建设,防控企业法律风险,服务党委政府决策,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努力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优质服务和保障。

江苏省律师协会秘书长金小明告诉记者,为了加强风险防控实务研究和业务指导,江苏省律师协会将律师服务“一带一路”战略列为重点工作项目,责任到人。全省律师行业主动适应“一带一路”战略对律师服务的新要求,不断更新服务理念、拓展服务领域、拓展服务方式,提高服务水平。组织律师参加多个研讨会和活动,帮助企业防控风险。

据金小明介绍,江苏省律协和淮海工学院共同成立江苏省“一带一路”法律服务研究中心,推进“一带一路”战略下中国企业面临的机遇和挑战以及法律风险防范的理论和实务研究。组织召开江苏省“一带一路”法律服务研究中心工作会议,设立顾问委员会,并聘请29名律师和大学教授为研究员。围绕江苏企业参与“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国家的投资与贸易所急需解决的法律服务重点、难点、热点问题开展实际调研活动和课题组集体科研攻关,特别注重研究成果的实用性及可行性。

陈发云建议,对于跨境经营的企业而言,在合同起草、商务谈判、纠纷解决过程中应学会合理利用国际规则。尤其是遇到国际纠纷时,既不能“拒不应诉”,也不能“病急乱投医”,而要善于利用外聘专业法律资源,特别是中、外专业律师团队来维护自身合法权益。“不要把改革开放以来在我国适用的不规范投资行为带到丝路国家去。”陈发云如是说。



[ 相关新闻 ]

经济资讯

更多>>

安吉法院设企业破产援助金

安吉法院设企业破产援助金
企业倒闭资不抵债,想走破产清算之路盘活闲置资产,可是连看管厂区设备、评估财产等基本的费用都无从着落,这样的情形在司法实践中并不鲜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