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圆论坛

“多次盗窃”的理解

时间:2016-12-28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关义 刘长河    责任编辑:李阳

由古至今,中国人对“三”有着一种特殊的情结,《尚书•多方》中有:“至于再,至于三。”《荡寇志》一○九回: “……,一而再,再而三,我其危矣”。现代也常用“事不过三”告戒人们不要同样的错误一犯再犯。

“一而再,再而三”体现在刑法和司法解释中便是“多次”实施危害行为的情形。有的“多次”是成立情节加重犯罪的法定条件,如:“向多人贩毒或多次贩毒”;有的“多次” 是为了明确犯罪数额或者数量的累计方法,如:“对多次受贿未经处理的,累计计算受贿数额”;有的“多次”则是构成犯罪的定罪情节,如:“多次盗窃”。

盗窃罪中的“多次”,是相同性质危害行为的多次,是构成犯罪的定罪情节。正确理解“多次盗窃”的真正含义,是判断罪与非罪的关键。

一、法律渊源

盗窃犯罪是多发性的刑事犯罪,司法解释比较完善。

《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2013年《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盗窃公私财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数额较大”的标准可以按照前条规定标准的百分之五十确定:(一)曾因盗窃受过刑事处罚的;(二)一年内曾因盗窃受过行政处罚的。

第三条规定: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对《刑法》条文中“多次”的含义及构成盗窃罪的时效性进行了限定。

“多次盗窃”与盗窃“数额较大的”、“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都是构成盗窃犯罪的立案追诉条件,具有平等的地位。

二、“多次盗窃”的理解

曾因盗窃受过刑事处罚或一年内受到行政处罚之后又实施盗窃行为,就是“一而再”,可以视为盗窃的“再犯”(借用毒品再犯的解释)。对这次盗窃行为的评价是盗窃财物达到“数额较大”的50%就按盗窃罪处罚。这里的“曾因盗窃受到刑事处罚”,司法解释并没有对“受到刑事处罚”的时间点做出限制性的规定。只要行为人之前因盗窃犯罪受到过刑事处罚,再实施盗窃行为时,达到盗窃财物数额较大的50%,就构成盗窃犯罪。

(1)“多次盗窃”首先是指单纯的三次以上盗窃行为。

在没有受过刑事处罚和行政处罚的情况下,二年内有三次以上盗窃行为,即使三次盗窃财物的价值数额没有达到数额较大标准,也构成盗窃犯罪。这是以盗窃行为次数的累计作为构成盗窃犯罪的追究标准,而不是以盗窃财物价值为标准。

“一而再,再而三”的实施盗窃行为,足以证明对法律的蔑视和对社会秩序的挑战,证明盗窃习性难以改掉,社会危害性较大,必须用刑罚的手段予以惩罚,这就是一般意义的“多次盗窃”。

(2)“多次盗窃”包含盗窃“再犯”的情形。

盗窃“再犯”在盗窃数额较大标准减半的情况下,受到了刑事追究后,行为人仍不思悔改,继续实施盗窃行为的情形也属于“多次盗窃”。

此情形下的“多次盗窃”,可以是在二年之内受到二次刑事处罚后,又实施了一次盗窃行为;也可以是二年之内受到二次行政处罚后,又实施了一次盗窃行为;还可以是二年之内受到一次刑事处罚和一次行政处罚后,再一次实施盗窃。不论哪种情形下的再一次实施盗窃行为,按照盗窃次数的累计,已达到三次以上,因此也构成盗窃犯罪,不需再优先考虑盗窃财物数额是否达到数额较大标准的50%的情况。此种情况下,达到盗窃财物数额较大的50%构成盗窃罪,没有达到50%也构成盗窃罪。

(3)“多次盗窃”包含入室盗窃、扒窃、携带凶器盗窃。

首先“多次盗窃”是按照“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来计算盗窃次数的。而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包含受过刑事处罚。在这个意义上理解,“多次盗窃”包含因入室盗窃、扒窃、携带凶器盗窃被刑事处罚的情形,这是对盗窃次数的累计。

其次,如果因“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被立案侦查时既有入室盗窃,也可能有扒窃或者携带凶器盗窃等情形,以“多次盗窃”定罪还是以入室盗窃或者以扒窃、携带凶器盗窃定罪,都不影响盗窃罪的成立,没有必要过分强调以哪一种情形定罪,可在叙述犯罪事实部分逐一分别叙述。当然以“多次盗窃”概括会更加简洁些。

(4)“多次盗窃”的时间效力。

虽然司法解释中规定: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多次盗窃”,但从什么时间开始计算二年之内,司法解释没有明确。通俗的理解是从现在开始推算之前的二年内。

对于“二年内盗窃三次以上”的理解:一是计算盗窃次数应当在二年的一个区间内来计算,这是前题条件。其二,多次盗窃构成盗窃罪,其法定刑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单处或者并处罚金。根据《刑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多次盗窃”的追诉时效为五年。因此,对于“多次盗窃”的追诉时效应当是在被立案侦查之前的五年之内中的某一个二年内的区间之内。其三,对于团伙犯罪,如果同案已经被追究了刑事责任,有在逃犯罪嫌疑人的,在逃的犯罪嫌疑人不受五年追诉时效的限制。

因计算“多次盗窃”是以二年为期限,如果行为人在二年内实施了多次盗窃后,经过五年(可以理解未满五年),从追诉时效来看,应当追究刑事责任。因此会出现“多次盗窃”的最长追诉时效为七年。

司法实践中,因行为人在实施“多次盗窃”后,经过五年没有再实施盗窃或其他犯罪行为,说明行为人已经自行改过,不再危害社会,属于《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规定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和《刑法》第三十七条规定的“对于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的情形。

(5)“多次盗窃” 包含括盗窃既遂和未遂的情形。

“多次盗窃”是以盗窃行为的次数为入罪前题条件的,不是以既遂和未遂来区分,因此当然包含既遂和未遂的情形。

三、多次盗窃应以盗窃数额较大财物为目的

从立法的沿革来看,最初的盗窃罪就是盗窃数额较大的财物才构成犯罪。随着立法的完善和打击盗窃犯罪的实践需要,《刑法》才逐步地增加了“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扒窃”和“携带凶器盗窃”。

“多次盗窃”行为与盗窃数额较大财物的社会危害性、应受惩罚性是一致的。在衡量是否构成犯罪的前题下,“多次盗窃”与盗窃财物数额较大是平等的。

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盗窃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第十二条规定:“以数额巨大的财物为盗窃目标的”盗窃未遂才构成盗窃罪。

我们应当从立法和司法解释中全面地理解“多次盗窃”的入罪条件,不能机械地套用只要实施了三次以上的盗窃行为,就认定为构成了盗窃罪。对比盗窃财物“数额较大的”和“以数额巨大的财物为盗窃目标的”盗窃未遂的入罪条件,不能脱离每次的盗窃行为都是以数额较大的财物为盗窃目的。否则,就扩大了“多次盗窃”的入罪门槛。

如:王某生活无着落,多次在超市偷拿少量小食品食用;李某的摩托车因没有手续,怕加油站不给加油,多次用矿泉水瓶在邻居的摩托车油箱中抽油,每次十几元、二十几元;一个饭店的服务生每天下班后,借工作之便,多次偷拿饭店的啤酒回宿舍饮用。这些多次的小偷小摸行为,与“以数额巨大的财物为盗窃目标的”盗窃未遂行为相比,明显地其社会危害性要小的多。因此,每次仅仅是以盗窃少量财物为目的,就不能以“多次盗窃”处罚。

盗窃行为中的小偷小摸行为属于《刑事诉讼法》第十五条第(一)项所规定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不认为是犯罪的”情形。对于小偷小摸行为应当予以行政处罚而不是刑事处罚。

在确定“多次盗窃”中的每次盗窃行为是否是以盗窃数额较大财物为目的时,应结合每次盗窃行为的地点、对象、目的等因素综合评判。

从盗窃地点方面看:盗窃行为地应存在数额较大的财物,或客观上存在致使数额较大财物受到侵害可能性的情形。

从盗窃对象方面看:实施盗窃行为之前,盗窃对象的选择一般情况下是具有不确定性和多样性的财物。

从盗窃目的方面看:盗窃的目是行为人主观恶性的体现,也是区别小偷小摸行为的界线。“多次盗窃”中的每一次盗窃行为的目的都是以追求数额较大的财物为目的,没有窃得数额较大的财物是行为人意志以外的原因所致,不是行为人不想,而是做不到或不能做,做了就要冒可能被捉的风险。如营业时间到超市行窃,行为人不可能想把电视机或冰箱偷走,而是选择易窃、易拿的商品。如服装、鞋帽、化装品等小件商品。

综上所述,“多次盗窃”是司法实践中经常遇见的案件。正确理解“多次盗窃”入罪的标准,防止适用刑罚过严或过宽,是“罪刑法定”和“罪刑相适应”原则的体现,也是执法能力、水平和司法公正的体现。

供稿:吉林省吉林市昌邑区人民检察院  关义 刘长河



[ 相关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