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纪实

落户“飞地”的驻监检察官张恩革

时间:2016-10-16    新闻来源:法制日报    作者:李松    责任编辑:冯艺

张恩革,北京市清河检察院驻清园监狱检察室主任。1990年,张恩革转业到北京市监狱管理局,在清河农场做狱警;1994年,调清河检察院,成为驻监检察人员;1999年,被正式任命为检察官;2011年,担任驻清园监狱检察室主任。从守卫监狱安全到监管服刑人员服刑,再到监督守护服刑人员的合法权益不受侵犯,在清河农场,张恩革这一守就是22年。用他的话说:“这里是我的人生坐标。”

年近50岁,张恩革在距离北京两个多小时车程的清河已经呆了30多年,从一名年轻的军人,到监狱警察,再到一名驻监检察官,张恩革与北京的这片“飞地”结下了深深的情缘。

从事刑罚执行监督工作22年,张恩革每天游走在其所负责的北京市监狱局清河分局清园监狱内,监督监管工作,纠正监所不当行为,维护服刑人员合法权益……老张说,自己工作的内容都是些监所内外的“零零碎碎”,可这些零零碎碎却关系着刑罚执行的合法规范,关系到每个服刑人员的切身利益,关系着法律的严肃与公正。

一丝不苟堵住刑罚执行漏洞

1994年,张恩革从清河监狱正式调入北京市清河检察院,任职于该院驻清园监狱检察室,1999年被正式任命为检察官。尽管社会上对驻监检察官不太了解,总感觉他们不像公诉、反贪等部门的检察官们办大案,在检察系统内似乎处于“二流地位”,可在张恩革心中,驻监检察官的工作不可或缺,他们担负着刑罚执行过程的监督职责,更是刑事司法程序的最后一道关口。“如果服刑人员轻易通过减刑、假释就逃过法律的惩处,那法律的权威和尊严怎么体现?公平正义怎样维护?”

正因为这种“坚信”,张恩革21年的驻监检察官工作自始至终一丝不苟。

2014年9月的一天,老张接到通知邀请他参加服刑人员孙某某的保外就医续保会议。“保外就医”原本是法律规定对部分患有严重疾病的罪犯准予在监外医治的一种制度,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却试图将其用作逃避法律惩戒的“特权”渠道。也正因为如此,监督保外就医的执行成了张恩革格外关注的一项工作,这一次也不例外。

参会之前,张恩革认真研究了孙某某的病历、案卷和相关外调的材料,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缕,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很快,一张普通的诊断证明书引起他的注意。这张证明书上寥寥十余字的病情诊断,竟分为手写和机打两部分,医师的诊断结论也含糊其辞,对于患者高血压的结论判断不明确。“我觉得这两点都不太符合常理,非常值得怀疑。”张恩革这样想,也在会上这样说。面对迫在眉睫的续保期限,张恩革当机立断,建议暂缓续保程序,立即开展外调走访,并联系北京市检察院法医鉴定中心对罪犯做重新鉴定。

经过一番严谨的鉴定和调查,权威的诊断结论显示,孙某某在续保期间病情转好,不符合保外就医的现实条件,也证实了张恩革之前的怀疑。听到这个消息,张恩革心里如释重负。后经领导批准,张恩革发出建议不予批准继续暂予监外执行、予以收监执行的意见书。

记者了解到,这也是清河监区第一例因为不符合保外就医条件被收监执行的服刑人员,而这第一例就出自张恩革的一丝不苟。

经张恩革的手处理类似事情不止一次两次。因为人手少,张恩革每天都要审核不少提请减刑假释的案卷材料,还要对其中有异议的部分展开调查,工作强度不小。但从他手下过的每一份材料,他都是一样的认真严谨。

2014年初,在审查罪犯任某某减刑的材料时,张恩革发现该人被判处追缴28万元违法所得,多年都没有履行到位,原因是任某某说自己没有履行能力,导致被害人长期上访上诉。对于这起案件,张恩革格外重视,对任某某展开了进一步调查。通过调取相关消费记录,并与其本人谈话,张恩革发现任某某月均消费达到约860元,明显属于消费过高,不属于他自己所称的无力赔偿。

鉴于此,张恩革再次发出检察建议,建议撤销对任某某的减刑。监狱最终接受了这份检察建议的内容,并将此案的标准作为服刑期间今后类似案件的参考。

短短两天也要帮忙找回来

在想要钻刑罚执行漏洞的服刑人员心中,张恩革是个不好过的“关”——查得太严。可对那些在服刑过程中遇到困难的服刑人员来说,张恩革则像是一个铁窗外的守护者——向他们伸出援手。

在一次监狱内的例行谈话中,张恩革发现,服刑人员赵某总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监所检察工作时间长了,罪犯的这个状态我们都很敏感,他肯定是有要申诉的情况,要不就是在狱内遭到不公正待遇,要么是对自己要申诉的问题还没有把握,在公开场合不方便说。”张恩革告诉记者,在与赵某的单独谈话中,他认真询问了赵某的情况。原来,赵某认为,自己之前被采取过强制措施,好像有两天刑期未予折抵,因为即将要释放出狱,又只有两天,他犹豫要不要向检察官说明。

连赵某都觉得可能不值得说明的“短短两天”,在张恩革眼中却着实是个严重的问题。“刑期折抵直接关系到罪犯的自由权保障,被超期关押是对罪犯自由权的侵犯,只要符合法定条件,就算只有一天也应该折抵。”为了帮赵某“找回”这“两天”,张恩革立即调取赵某的裁判文书,还亲自跑去调查核实相关信息。

由于时隔多年,信息查询只能是蹲在相关单位档案室里翻案卷,可张恩革不辞辛苦,最终查明赵某确实存在两天未折抵的刑期。找到依据后,张恩革第一时间向法院发函,说明缘由,建议法院作出更正。法院据此展开复核,并很快作出了补正裁定。

当赵某拿到法院补正裁定时,对于这位仅仅为了他的“两天”不知奔波了多少个“两天”的检察官,已不知如何表达心中的感激之情。

对于张恩革来说,服刑人员的感激并不是他工作的目的,在他心中更重要的是国家法律的权威和严肃,而这种追求往往是要通过维护服刑人员合法权益才能体现出来的。

记者了解到,张恩革曾经在清园监狱内开展过一次大规模的财产刑调查问卷,向全监狱共477名被判处财产刑的罪犯发放问卷,了解目前罪犯财产刑执行履行过程中存在的现实问题。了解情况后,他主动和法院取得联系,努力解决部分罪犯缴纳财产刑法院不接收等实践中的难题。

张恩革总对身边的同事说:“对待罪犯也要保持一份关怀和念想,得把他们的问题放在心里,及时解决,做好服刑人员合法权益的维护者,才能做好法律的守护者。”

秉持专业精神守好监督职责

张恩革的家在北京,因为路程原因,他每周只能周末才能与妻子女儿团聚,要是赶上加班、值班,这一见可能就得个把月。艰苦的工作环境,远离家人的思念和对家庭的愧疚,都被张恩革转化为了全身心学习和工作的动力。

张恩革半路出家当了检察官,法律功底不如科班出身的同事们,他就在学习劲头上弥补。在清河的下班时间,张恩革基本上都用在学习上,读书自学、向业务专家请教、报名参加培训班……能获取专业知识的途径都被他用上了。法律知识一点一点地啃,使他很快便进入角色。如今,又赶上信息时代和法治建设快速发展的时期,他的学习丝毫不敢懈怠。

2015年初,是否履行完财产刑与罪犯能否减刑假释相关联的新制度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但是,部分有履行能力的罪犯依旧不积极履行财产刑,而是利用投机改造试图获得减刑假释的奖励。

今年4月份,张恩革出庭支持一起减刑案件,针对服刑人员潘某某不积极履行财产刑、投机改造等问题提出了扎实而充分的证据,建议不予减刑,最终法庭支持了检察机关的主张。这一案件使检察机关在监狱管理机关提请减刑假释案件中的地位被凸显,并推动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相关财产刑实施细则的出台。

记者了解到,日常工作中,张恩革从不拘泥于常规,总是争取突破,总能通过不断学习找到政策的关键点,并在实践中努力推动相关制度的完善。

早在2013年,张恩革就在清园监狱实行向罪犯发布《财产刑执行同步监督表》,作为每批次提请减刑假释罪犯必须抄送检察机关的材料之一,表中的内容有财产刑的现实履行情况、未能履行的原因、履行的相关证明材料等,较为翔实地展现了罪犯财产刑的履行情况。这一做法迅速在清河地区其他监狱推广开来,为检察机关开展财产刑监督创造了条件。

如今,年轻的同志们来了一拨又一拨,只要遇到问题,第一个想到的便是:“去问张主任。”张恩革也乐此不疲,他总说:“人活着就得活到老、学到老、进步到老。”

春华秋实,21年的光阴,张恩革也曾想过要调回北京,可领导希望他留下。而曾为军人的他,骨子里服从命令的天性和坚守岗位的使命让他一直坚守着。“铁打的清河,留下来的兵。”正是对张恩革最贴切的写照。如今,他所在的检察室已经获评全国一级规范化检察室,他肩上的担子更重了,而他的愿望就是一直把这个工作做下去,做得更好、更出色。



    [ 相关新闻 ]

    方圆论坛

    更多>>

    职务犯罪检察预防工作内容需厘清

    职务犯罪预防的根本目标是遏制、减少乃至最终消灭职务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