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窗前有棵柳

时间:2016-05-26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周灿    责任编辑:

窗前一株柳,伴我足三载。一个中年人告诉我:此柳乃其幼时所插,如今不觉已三十个年头了。

一枝弱柳,朝汲晨露,夕浴晚风,在三十个年头里,它渐渐硕壮、高大、峥嵘、茂密,而今,成为了我窗前的一道旖旎风景。

因了这风景,我的生活多了些情趣,少了许多单调。

残冬的余寒还蜷缩在大地,春风已经悄悄拜访了柳树。柳枝在晕晕的阳光里,在袅袅的轻风里,添了几分带着绿意的润泽,告别了往日的凌乱与萎靡。

一场春雨淅淅沥沥,湿润了我的梦境。清晨起来,我发现柳枝上萌动着一个个鹅黄的小芽苞,鼓鼓的,仿佛就要破裂开来。

没几天,枝条上的无数芽苞在不经意间全裂开了,抽出两片鹅黄的对称的叶芽,嫩嫩的,胜过清明前夕最嫩的茶芽。

一团鹅黄的烟雾,轻笼着我的窗,迷离朦胧着窗里的世界。在梦幻般的色彩里,我尽享着掩藏不住的喜悦。

芽上的叶儿由两片变为四片,鹅黄的色彩中渗进些许绿意。柳枝也不是从前的稀疏了,微风过来,竟有些飘逸的意味,我的窗前似乎又多了一帘黄绿。夕阳西下,余晖金黄,柳树成了待嫁的新娘,晚风习习中,越显风姿绰约。娇羞的新娘啊,陶醉于无限的幸福遐想中。

一天的工作结束后,我搬一把椅子,泡上一盏茶,于阳台上静静地欣赏,幸福地沉浸于遐想的惬意里。

一只斑鸠不时地光临柳枝,没两天,又来了一只。后来的一只频频地找机会向先来的那一只靠拢,不久,就见它们出双入对地活动于柳树下的坝子上,时而追逐游戏、时而相互给对方啄理羽毛。这恩爱的一对,很快就相中了柳树上的一个枝桠,它们开始衔来小木棍、毛发等营造巢穴了。工作进展得很顺利,没过多少日子,就见一只斑鸠整日蹲在巢里,另一只则不停地衔回食物。

阳台上,多了一道温馨的风景,多了一个系我心情的理由。

一天夜里风雨交加,我躺在床上担心着柳树枝桠上的斑鸠一家。第二天一早醒来,我急忙穿衣来到阳台,只见斑鸠的巢血安然无恙,我额手称幸。可是窝里的斑鸠却不知去向了,我踮脚仔细搜寻,突然发现窝里竟晃动着三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再看柳树,才发现因为这一阵子总是关心那对斑鸠,不觉之间,柳叶已茂盛如一幕绿缎垂挂在窗前。清晨的阳光明澈似水,不含纤尘,柳枝湿湿的,还有些雨水残滴,在阳光下闪耀着晶莹光芒。那一瀑柳叶光滑如玉,泛着点点银光,挑逗着阳台上我的眼睛。

盛夏时节,柳叶愈加繁密,我的窗前仿佛挂上了一匹碧绿的锦缎,沉沉的绿意浸染了我的窗、我的小屋,使我的起居、休息顿感神清气爽。

三五之夜,我信步于树下的院坝中,四野的虫声、蛙声此起彼伏,竞赛般地一阵高过一阵。近处的草丛,脚步到处,虫声顿敛,移步开走,复又次第响起。仰首天穹,繁星点点。天宇深蓝,宛如新洗,纯净可爱。月儿来迟姗姗,千呼万唤始露半边脸颊,那害羞般盈盈而出的橘黄脸蛋,圆润光洁,饱含水汽,似刚刚出浴。远近的山岚,氤氲在一片柔和橘黄的色彩中,蛙鼓也愈加响亮了。

皓月当空,似水清澈,如银锃亮,柳树稀疏的枝柯投下了婆娑的阴影。夜风轻拂,那些黑点、白点竟欢欣地跳跃起来。月华如水,我蓦然发现,自己竟是一条穿行于黑白光影中的游鱼了。

槐花盛开,灿然的花串沉甸甸地散溢着甜美的馨香。山里的风雨来得迅速走得利索,当明澈的阳光再次眷顾大地时,依旧灿然夺目的槐花映衬着浴后的柔柳,是那样娴静,那样温柔。

而今,那山中岁月渐行渐远,唯有小屋窗前的柳树,尚温存于我的记忆中,慢慢酝酿,化作了傍晚夕霞一般温柔的诗意。


 
(方圆法治网  责任编辑:王红蕾)


    [ 相关新闻 ]

    方圆论坛

    更多>>

    职务犯罪检察预防工作内容需厘清

    职务犯罪预防的根本目标是遏制、减少乃至最终消灭职务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