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长廊

传承是最好的怀念—— 一位检察官追忆父亲从警的日子

时间:2016-03-22    新闻来源:方圆法治网    作者:王玉平 王轶    责任编辑:

《父亲》这首歌,这是我最近几年浏览《人民网》和《新华网》法治频道时最爱听一首歌,之所以百听不厌,倾注了一个儿子对父亲无限思念。

2012年2月21日,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生命永远定格在79岁。光阴荏苒,岁月如梭。一晃4年多时间过去了,许多事随着时光流逝渐渐淡忘,但父亲生前谆谆教诲仍不时萦绕在脑际,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发生在昨天……

伴随着陇海线临潼车站首列火车轰鸣声,父亲出生在陕西省临潼县一个富裕农民家庭,故祖父起名“王站昌”。自幼16岁丧母,父亲以务农为本,早期启蒙教育主要靠知书达理的祖父和祖母。据曾祖母介绍,父亲从小天资聪颖,思维敏婕。在陕西省西安中学读完高中,考入西北大学法律系本科,1958年9月毕业分配大荔县公安局工作。在同洲大地上寒来署往29个春秋,把一生中青春最宝贵年华奉献给了公安事业。一生学法、执法,直至退休干特邀律师,法律与他结下不解之缘。

在十年动乱结束,中央十一届二中全会召开前夕,即1977年10月,做了19年刑侦治安科侦查员的父亲,总算迟迟等来了生命中的春天,递交过14次入党申请的父亲,这时被组织接收入党,调任城关派出所长。

1981年12月的一天,父亲正在办公室看案件材料,我坐在另一张桌子上浏览《人民公安报》和《陕西日报》,民警孙建勋走进来,对父亲说:“王所长,这是省属某企业给你发的年终奖60元,”“公安局已给我发过了年终奖,党员干部不能在企业领奖金。收受这些东西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明天迅速退回。”父亲讲,在民警离开后,父亲同该企业党委赵书记通了电话,讲明了退回奖金的缘由以及打击盗窃国有企业财产犯罪行为是我们公安机关职责等。尽管,当时国家考虑大学本科毕业党政干部工资偏低,每人连涨二级工资,父亲工资由57元涨至72元,但上有老下有小,家里经济状况仍不宽裕,有时还相当困难。但父亲深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坚持让退回这份奖金。父亲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了人民警察执行职务行为廉洁性。作为父亲的儿子,我为你点个赞!

这是1982年盛夏一时许,陕西农建师某部职工张军在宿舍熟睡之机,一瓶剧毒农药(3911)从门上风斗扔了进来,落地摔碎瓶子声将张军惊醒,农药味迅速弥漫整下房间,张军迅速跑出房间,在连队打电话报警,民警经过摸排,迅速锁定嫌疑人张立……

同年12月份,大荔县西寨乡东部一单位仓库二十余袋花生被盗,价值1470元,民警现场勘察,嫌疑人采取撬门扭锁方式进入仓库,根据案发现场遗留皮鞋脚印痕迹,嫌疑人刘林迅速进入侦查人员视线……

这两个案件在查处过程中,出现两个特殊说情人。1、与父亲在公安局曾经共事十余年很要好的同事王某,2、父亲大学同学张某,他们恳求父亲,手下留情,交些罚款从轻发落。顾及友情还是执行法律,父亲需要迅速做出抉择,对法律条、款、项、目熟悉的父亲认为,这两个案件均不具有法定的从轻、减轻、免于处罚情节。通过打击处理,让哪些有犯罪意图的人放弃犯罪,才能达到预防犯罪的目的,实现辖区社会治安根本好转,保一方平安……,他选择了依法处理。张立、刘林均被刑事拘留,后经原渭南地区劳教委批准,刘林被劳动教养四年,张立被劳动教养三年。

在这两件事上,父亲不徇私情,秉公处理,虽没有给故旧和昔日同窗面子,似乎不近人情,但他无愧于帽上的国微。也为我执法处理同类问题提供了标准答案。

1979年2月份的一天,有一张姓犯罪嫌疑人家属,托了好几个人,恳求父亲:将张某户口的年龄由16岁改为15岁,他们以为案件在别的公安局查处,当地不知道这事。当时侦办此盗窃案的父亲外县公安局同学王某,急于刑拘人,打电话让将其户口证明速用挂号信发过去。事情严重性,父亲很清楚,改小年龄,意味着帮助犯罪嫌疑人逃避打击。他们在遭到严辞拒绝后,这些人仍不甘心,他们又托一县委常委当说客,欲摆平此事,父亲以“张某涉嫌犯罪,不能办,办了,就犯法了”的说辞。再次拒绝办这事。当时正在大荔中学读书的我,通过这些事明白了父亲对不符合政策的事不办或者顶着不办,这就叫坚持原则的道理。

1984年6月县委组织部一纸调令,父亲告别从警26年的公安机关,调任县人大常委会法制部门主持工作。法制部门扎实履职尽责,行使法律赋予人大常委会法律监督职权。

1984年12月,父亲和同事以24天的时间,通过调卷审查,听取工作汇报,对县公安局、检察院、法院,从1983年8月“打刑”以来,在办案中,特别是遵守办案时限,有无枉纵、干警执法等情况,进行了系统调查。他们工作做法被陕西省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工作简讯》1985年第四期以《关于对公、检、法机关执法情况的调查报告》为题刊载转发。这在80年代初期,县级人大常委会刚刚成立,刊载此文,对县级人大常委会如何搞好法律监督工作,具有示范引领作用。父亲立足本职,求真务实,以娴熟业务本领,将轰动全国的“83年严打”执法作为他们法律监督重点,依法监督,努力打造人大常委会工作亮点为我起到了很好表率作用。

上世纪70年代,父亲家乡南边七、八百亩土地庄稼(玉米),每年7、8月份,抗旱时节,玉米出现“拧绳绳”(指玉米叶子卷曲,这是庄稼缺水引起的现象),连年减产,为保收成,村上打了一口百米深井,但“488”水泵货源紧张,村上人跑了好几个地方,都未能如愿。情急之下,村长找到父亲说,看能不能帮忙给村上买一台水泵。第二天,父亲驱车返回家乡查看了庄稼长势情况,(从这里可以看出,父亲对养育他赖以生存的土地倾注的深情),迅速联系在水电部门工作同学李某,从其它地(市)调拨回了一台水泵,村上购回安装后,几天时间,几百亩地灌溉完了。玉米叶子渐渐舒展了,村民们看到丰收有望了。这是父亲为了家乡村民的集体利益罕见的一次“走后门”。

家乡的父老乡亲至今没有忘记父亲70年代为他们用汽车从大荔拉回五麻袋高产棉花种子,为村上砖场拉煤联系汽车,购买拖拉机等事。在村上乡亲有事我们回去时常提起。

像“书家孩子早识笔墨”一样,作为警察的后代,我童年时代,成长于公、检、法机关大院,过早见识手铐、警绳、德国手枪、高墙电网(看守所)、212北京吉普闪烁的警灯,参加过父亲在大荔县双泉乡宣布逮捕决定大会(1974年当时没有检察院,1978年检察院恢复重建),零距离目睹了荷枪实弹的县中队战士将抢劫犯张某绳之以法。走进过刑事审判大庭旁听审案,当时的治安处罚条例:“罚款五角以上,二十元以下,加重处罚不能超过三十元”。都记在心里……“法治”这些字眼在哪时候就在我脑海中打下深深烙印。父亲近一米八个头,人长得很帅,着一身警服,看上去很威武,一口很专业的法言法语,都留在我童年记忆中,像父亲一样,当警察抓坏蛋,这是我儿时的梦想。就这样,环境熏陶,耳濡目染,随着年龄的增长,跟随心走,我把自己的人生职业定位为公、检、法人员。在进入“勇于进取青年时代”,必须抛除杂念,勤于学习,向着这个目标奋力登攀。

高中毕业,我参加了工作,父亲希望我考取大学函授部接受系统学习,掌握一门专业知识。在1984年秋季,陕西省高教自学考试法律专业开考后,首次报考刑式逻辑、大学语文、政治经济学,三门课全通过,惊喜之余向父亲写信汇报情况,父亲及时回信予以鼓励,信结尾是这么一句话:“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练就一生真本事。只要长硬了翅膀,何愁没有飞向蓝天的机会。”我把它时刻铭记在心,凭着对法律浓厚兴趣,矢志不渝,潜心凝神于学习,最终取得法律专业本科文凭。通过国家公务员招考,成为西安市临潼区检察院一名检察官,实现了人生职业理想。这与父亲当初的教育是分不开的。

在我的心目中,父亲法学功底扎实,是位资深刑侦人员,19年历练承办过各种刑事案件,具有成熟的司法能力。在2004年我最初从事审查批捕工作日子里,常问父亲:公安机关侦查刑事案件证据主要存在哪些问题,主要是便于我在办案中加强这方面的审查。在我办理柏某故意伤害案和齐某故意杀人案审查完材料后,我将这两案事实和证据向父亲作了详细汇报,想听取一下意见,帮我把把关,父亲听完这样讲到:1、柏某故意伤害致人脑挫裂伤,《人体轻伤鉴定标准》头上受伤部位没有这个(名称),罪刑法定,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拟以柏某故意伤害不构成犯罪不予批捕。2、齐某故意杀人,公安机关定案仅凭多份嫌疑人有罪供述,没有其他证据相互印证。现场勘查尚未提取到脚印、烟头、指纹、毛发、血迹等,无法将嫌疑人固定在作案现场,拟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批捕。父亲话语中,已向我传递出防止错案,办案中要坚持疑罪从无的执法理念。我采纳了父亲的意见,提交会议研究(没有不同声音)。主要是基于准确认定犯罪事实,正确适用法律的考虑,每当办案,一有疑问,我就问父亲,反正他不会讨厌,会耐心解答。就这样,父亲成了我办案的指导老师。这也是外人不知道我办案胆正,敢下线的“小秘密”。

我至今还清楚的记得,在我转学至华清中学后,给母亲讲,山下这学校冬天太冷,父亲得知后,在渭南开完会专程来学校送来一套冬装新蓝警服(外罩、棉衣、棉裤、棉鞋、棉帽),我穿上感觉很暖和,整个冬天从未感觉到寒冷。父亲“雪中送碳”的行为,令我终生难忘。在父亲患病的14年中,“常回家看看”在我身上体现为每日必去探望(特殊情况除外),有时一天跑几趟,父亲的病情牵动着我的心,关注父亲的健康成为我生活重要内容之一。陪父亲看电视、按时购药、添件棉衣……,父亲骨折卧床后,为防褥疮,花一千余元购回气囊床垫。由于我的悉心照料,周全考虑,为父亲分担不少事务,不时的给予父亲带来愉悦心情,成为父亲患病坚强活下去的重要精神支柱,父亲战胜病魔,凭着顽强的意志走完了生命的最后一程。

作为父亲的儿子,客观真实记录下这些轶事,做最好的自己,传承是最好的怀念。在本职工作中,以父亲为榜样,不断鞭策自己,不断强化廉洁公正执法和规范自身执法行为,以程序合法和实体公正向人民交答卷,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这也是父亲生前希望我努力做到的,我将竭全力,尽全能为之。(文中嫌疑人和受害人均为化名)

作者单位:西安市临潼区检察院高级检察官王玉平、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王轶

(方圆法治网 责任编辑:杨峰)



    [ 相关新闻 ]

    方圆论坛

    更多>>

    职务犯罪检察预防工作内容需厘清

    职务犯罪预防的根本目标是遏制、减少乃至最终消灭职务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