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检察影视

忏悔录里看腐败:红顶商人“朋友圈”成“共腐圈”

时间:2015-05-11    新闻来源:半月谈    作者:海斌    责任编辑:

  2012年以来,成都有多名国企高管被查处,其中6家国企一把手落马引起社会高度关注。这些政商双栖人的成功故事各不相同,落马的原因却如出一辙:作为从体制内走出的“红顶商人”,他们手中既握着政府赋予的“硬权力”,也握着企业和市场赋予的“软权力”。与双重权力伴生的双重风险最终吞噬了他们的良心和党性。

  戴晓明,曾先后担任成都市青白江区区长、区委书记,成都市经济委员会主任,成都工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2014年,戴晓明因受贿1400余万元以及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罪,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无期徒刑。

  平兴,曾先后担任成都高新技术开发区规划国土局局长、规划建设管理局局长,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2014年,平兴因受贿1118余万元、2万美元,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徐彪,曾先后担任成都市青白江区财政局副局长、局长,成都工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成都工投园区建设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成都汇厦住房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成都浦发工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2014年,徐彪因受贿270余万元,被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2年6个月。

  既然升不了官,就想着怎么发财

  戴晓明:我当上区长以后,一直有一个目标,就是希望有一天走上副市级领导岗位。看着与我资历一样或年轻很多的人一个个走上重要岗位,感觉自己在各方面都不比别人差,心里总感到委屈。特别是从经委主任到工投集团,从党政重要部门到企业,随着年龄的增长,感觉政治目标完全落空,人生的路越来越窄、越来越短,就想用金钱补偿。

  平兴:入党,特别是为官,就是选择安贫乐道,选择去直面种种诱惑的考验。我不是生活、工作在一个真空里,在市场经济日益发达的今天,各种潜规则层出不穷,社会上的攀比之风也日盛,要安贫乐道、为人民服务确非易事,我稍有放松,即同流合污。

  徐彪:在我内心深处,始终有个“私”字,它常常左右我的思想,令我不能以一种平静的心态面对一切。“私”字作怪,就会凡事以是否有好处、能否有回报的角度去考虑,在实际工作中的多个环节缺乏自我约束的能力。

  被“朋友圈”深度套牢

  成都国企系列腐败案表明,落马高管骄人的业绩背后,是钱权交易的罪恶勾当。而在权钱交易的背后,总有一个由掮客、商人和国企高管构成的“腐败共同体”。在这些国企高管的“朋友圈”中,潜规则吞噬了市场规律,暗中勾兑取代了公平竞争,国企高管们的一次次“顺势而为”将自己推向了深渊。

  戴晓明:一些朋友和老部下给我拜年、过生日,我想都是“人情”也就收下了。还有一些我帮助过的朋友,让他们的企业走出困境,出于感谢也十万、几十万地送我,我也当成“人情”收下来。在与人的接触中,我的社交圈迅速扩大,看到一些老板一掷千金的潇洒、花天酒地的生活、纸醉金迷的猖狂,想着无非是钱在支撑他们,心里就不服气。对于他们的拜年感谢,原来也不要,但想到是朋友盛情难却,是人之常情,就收下了。

  我的妻子交往圈子扩大后也和人家比,跟着人家学,投资购房、玉器,而要支撑购房和玉器的开支,没有大量的资金是不行的。这也助长了我后来对礼金、贿金不问青红皂白统统收下,让自己劫难当头。

  平兴:从我的违纪违法事实来剖析,除了一般交往中接受红包礼金的违纪情况外,接受大额现金或干股、好处费等情况均发生在交往多年、甚至十多年的一些企业和企业家身上,且几乎都对我做人做事方面有一些认同感。在这样的交往之中,渐渐模糊了工作与朋友关系的界限,在一些项目合作上,实际已蜕变为利益均沾的共同体。

  徐彪:在平时的交朋结友上,我良莠不分,平常一起吃吃喝喝、称兄道弟,关键时候却守不住底线。平时我的生活习惯不健康,常是吃、喝、唱歌、搓麻将,这些活动占据了我8小时之外的大部分时光,很少有心思去考虑工作上的事情。

  国企权力巨大,效益好就能遮百丑

  国企高管缘何频现“能干能贪”现象?反腐专家表示,这一现象表明,过去许多国企未把反腐倡廉建设融入企业中心工作,企业高管权力过大、运作透明度不高;企业监事会严重缺位;相关国资监管部门未能很好履行监督检查和日常巡查的职责。

  平兴:国企拥有巨大的权力,掌握着对土地、建设、项目、资产、资金、资源等巨大的支配权。由于国家的法治环境、公众监督的体系尚在逐步完善的过程中,微观制度也未达到科学的程度,具体工作中“人治”的情况仍较为普遍。在此环境中为官或经营国企,对人的考验是巨大的。特别是市场经济在完善过程中,存在巨大的利益“黑洞”,各种利益集团会盯上政府或国企在资源配置上拥有的主导权,让权为利所用。

  成都高新投资集团进入快速发展期后,企业规模扩大迅速,我没能在风险管控上进行专业化的建设,加上我在组织的信任下,董事长、总经理一肩挑,权力进一步扩大,导致在几个开发项目的合作中都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就工作层面来分析根源,公司制度缺失,流程不完善,风险控制手段不足,我作为主要负责人决策权过大。

  戴晓明:一方面自我安慰收的只是朋友的礼金,都是他们主动送我的,不是权钱交易的结果;另一方面,企业以经济效益为中心,只要效益好就一肥遮百丑。每次中心组学习会上,我也大讲廉洁从业,要求每个国企领导做人有原则,做事有底线,交友要谨慎,权力莫乱用。而自己恰恰在这个问题上犯了错误。(半月谈记者 吴光于)

  记者后记

  成都国企系列腐败案中,落马高管无一不是业绩能人。他们本可发挥自己的才干,为国家做出贡献,却无一例外地倒在了贿赂之下,令人痛心。净化市场、破除潜规则亟须从完善国企监督机制入手,完善国企信息披露制度和职业经理人制度已成当务之急。国企的发展不仅需要精通业务和廉洁从业的“能人清官”,更需要科学合理、监管有力的制度设计。

  最强的杀伤力来自“朋友圈”

  在许多落马官员的忏悔书中,或多或少地谈到一个共同的细节:交友不慎。在畸形的政商关系影响下,在最大的腐蚀力量作用下,一些官员的“朋友圈”演变成沆瀣一气的“共腐圈”。心怀贪欲的官员成了被熟人、朋友、老板们“围猎”的对象,一步步逾越党纪国法的底线,暗中进行利益勾兑,最终沦为阶下囚。

  “熟人的杀伤力最强”

  河南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原厅长、党组书记刘洪涛,2014年接受组织调查,目前,其涉嫌受贿犯罪案已被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

  刘洪涛:熟人面前,容易失去原则,经不起劝说和诱惑,该收不该收的都收了,该做不该做的都做了,最终自己陷进去了!更加严重的是在熟人面前容易丧失警惕,理智失去控制,防线失守,底线突破,干出犯法的事。我犯的几笔大额案件都在这种情况下发生,所以说熟人的杀伤力最强。

  驻马店市原市委书记刘国庆,2014年接受组织调查。他曾长期在河南省公安厅工作,历任政治部主任、副厅长、常务副厅长。正是当年的那些同事、朋友将他拉下了水。

  刘国庆:我刚到驻马店工作,几个曾做过公安的老板就围上来,整天围着我转,好话说尽。其中一个从为我鸣不平开始,对我说:“老首长太亏了,全省公安机关的同志都知道上面对您不公,我们一定支持好您。别的大忙帮不上,当好您的经济后盾和服务员,随叫随到。记住,您在哪,我一定会在哪,一定得把您捧上去。”我听了很感动,就放松了警惕,跟人下水。有的主动攀亲戚、山盟海誓,结果是打着我亲戚的旗号出去办事。回想起来,都是一场场骗局,我则被人当作了“道具”。

  周口市原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朱家臣腐败案,2015年2月被中央政法委通报。他的所谓“朋友义气”实质上是慷国家之慨、行个人方便。他的不少个人花费是在当地政法委机关财务支付报销,有些则是在基层单位随意报销,以至于有些基层单位对朱家臣唯恐避之不及,心生厌恶。2007年至2013年间,朱家臣将个人宴请及购物的费用交由所属政法机关财务报销,贪污公款44万余元;此外,收受贿赂650余万元;收受下属单位和个人的红包、礼金183.8万余元;与他人通奸。

  朱家臣:随着个人地位的上升,加上人们“称赞”我“平易近人、热情诚恳”,使本来就很在乎朋友看法的我,在与朋友的交往中显得过于“洒脱”“大方”,“别人敬我一碗水,我还别人一桶水”。对有恩于我的人,我定期看望。尤其是在与书画界和异性朋友的交往中,我更注重个人形象。为此,我先后购买了许多针织品、工艺品和文化用品,并馈赠与人。这样日积月累,不少国家的钱财就挥霍掉了,自己也在自我陶醉中毁掉了。

  “朋友圈”里老板多,官员易患“红眼病”

  平顶山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市规划委员会原副主任王金山,曾先后担任过平顶山市卫东区副区长、区长、区委书记。他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205万余元;先后索取、收受他人财物共计507万余元。2014年8月,他因贪污、受贿获刑18年。王金山的心理失衡分两个阶段,具有一定代表性。

  王金山:走上区长、区委书记岗位后,手中有权了,说话算数了,找我帮忙办事的人也多了。看到与我打交道的煤矿主、房地产老板,一个个都非常富有,年收入动辄几百万、上千万,我开始心态不平衡,有了“红眼病”。认为他们赚钱很容易,而自己工作那么辛苦,还要承担很大的责任风险,工资又那么少。在这种扭曲的攀比思想支配下,自己开始私欲膨胀。

  到人大工作后,权力缩水了,前呼后拥的场面少了,请吃送礼的少了,失落感也逐渐增加。业余时间,我经常去个体、私营企业的老板朋友那里喝茶聊天、吃饭喝酒。在朋友感情、哥们儿义气的驱使下,我利用在人大分管城市建设和市规划委员会副主任的权力,积极答应帮助个别朋友、企业老板。不该为他们督办的问题,也帮助督办了;不该对他们企业过问的事情,我也过问了;不该为他们企业解决的困难,我也帮助解决了。从逢年过节收受他们的礼金,到违法加入企业入股分红,以至于后来一发不可收拾,自己把自己推向了犯罪的深渊。

  “小意思”积成“大金山”

  河南省水利厅原副厅长、党组副书记王建武,在省水利系统工作长达30多年,是水利领域的学者型官员。目前,其涉嫌受贿犯罪一案已被提起公诉。

  王建武:由于我长期在一个系统、一个岗位上工作,结识了许多同事和朋友。由于没有正确地看待和处理好工作和友情关系,养成了逢年过节送钱送卡就收的风气。任职副厅长初期,当他们送来礼金礼卡,打着“人之常情、利益之交”“钱是小意思,心意要收下”等理由时,我也曾拒收过,弄得双方非常难堪。在我收受的大量礼金、贿金中,有许多款项是在单位同事朋友“小意思”、“没问题”的再三劝导下收受的,由最初的2000元、3000元上升至5000元甚至上万元,导致“小意思”积成了“大金山”,“没问题”积成了“大问题”,最后自己难以自拔。(记者 甘泉)

  记者札记

  以利相交,利尽则散;以权相交,权失则去。河南省5名厅官的忏悔书,为那些喜好前呼后拥、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领导干部敲响了警钟:交友当慎重,底线应牢记。

  社会上有很多想钻权力空子、投机取巧的人,往往从那些意志不坚定的官员那里寻找“突破口”。一个人能否廉洁自律,最大的诱惑是自己,最难战胜的敌人也是自己。有些党员干部之所以能被拉下水,根本原因还在于自身免疫力不强,给腐败留了“口子”。

  厅官们的反思也为构建新型的政商关系带来启示。构建新型的政商关系,必须切实转变政府职能,厘定和严守权力边界。领导干部亲商安商、优化发展环境是职责所在,但担起责任,还要坚持原则,应和商人朋友结成公私分明、公开透明、相敬如宾的君子之交,关系从“过度亲密无间型”变成“适度保持距离型”。

  对企业来说,贪腐贿赂行为、潜规则、暗箱操作等,都是市场经济、企业发展的共同敌人。企业可以享受政府提供的服务和便利,但应仅限于法律框架内,不能拿利益去贿赂权力。(方圆法治网责任编辑:霍海斌)



    [ 相关新闻 ]

    方圆论坛

    更多>>

    职务犯罪检察预防工作内容需厘清

    职务犯罪预防的根本目标是遏制、减少乃至最终消灭职务犯罪,